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十四章 四月 金盆洗手回头是岸
    4月25号那天,我坐了一天的火车从B市去A市考公务员,因我不想花三百块钱坐三个小时动车,所以,我花了82块钱坐了9个小时火车。在车上没有人说话,怕手机没电我也没有玩手机,就那样干熬了九个小时,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真的太熬人了,无聊原来是那么无聊,都要疯了。

    而接下来的折磨则更加难以忍受。

    那个人如约来接我,这是我第三次见到他,但我觉得他和我想象的记忆中的样子并不一样,没有我记忆中那么阳光、好看,变得陌生。

    我和韩超岳第一次见面是在2014年1月11日,那是我大四上学期的末尾。

    他提到他经常来我们学校体育馆打篮球,他还有好多要好的同学朋友经常聚会。我是一个离群索居的非正常人。我好羡慕他人缘那么好,我很羡慕这样有朋友的人,有健康正常的人际关系,我都有点崇拜。

    那天他就是又和同学聚会结束后来找的我,我们事先约好了。

    当时挺晚的了,他们回来路上路过麦当劳还买了麦乐酷,来到宾馆后,他把麦乐酷放到了窗台,他说他不吃,我说你不吃为什么买,他说以前觉得挺好吃的,路过就顺便买了,你要吃你吃吧。我也没有吃。

    我又很喜欢他这一点,因为我从来没吃过麦乐酷,我感觉他比较高级,他知道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我一直觉得自己与世界与社会脱节,我一直有着深深的不安,一直妄自菲薄。

    第二天我发现化了。

    我们聊天时他给我讲过他高中开始做的,她对象很喜欢做还尤其喜欢肛交,有一次,他们同学聚餐结束,他喝多了,她对象就带他去了旅店,他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他对象“噌”地拿出湿巾给他擦那块……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一起在床上时他还接到他哥们的电话,同他聊天,聊自己新交的女朋友,聊了好久。那个女孩特别漂亮,他哥们很喜欢那个女孩,看到之后分外惊喜,给她花了不少钱。

    他们聊了很久,他还劝他哥们长个心眼,别最后被骗了之类的。我很羡慕他有那么多关系好的朋友,我一直不善社交,没有朋友,正因这一点我生活太过无聊空虚痛苦,我又始终妄自菲薄,导致我走上了盲目寻求爱情的不归路。

    他在我心中起初留下的印象温暖而健康,拥有很多要好的朋友,我羡慕与崇拜。

    最后留下的印象却是胜过恶魔。

    快到时我心里十分紧张,我有点害怕。他给我打来了电话与我联系。

    我下了火车,出了站,他打电话责怪我怎么从北站出的,他开车到这特别堵怎样怎样。

    终于他来了,他见到我,表现的对我并不满意,觉得我没以前好看,但是在路上走时他就迫不及待摸我胸。

    我还没来得及吃饭。我们去吃饭,吃了牛腩柿子。全程我都很不自在,我很自卑,我很尴尬。吃完饭去宾馆路上他又摸我胸,我真的不喜欢这样。我不太喜欢这样,不喜欢别人这样耍流氓,我居然无法拒绝,我感慨于自己的处境。他对我做时我要钱,他说先别提钱好吗。我觉得我很丑,没有自信,很自卑,更没有勇气去再提钱,我无法开口,一个丑八怪要钱多么可笑,一个女孩张口要钱多么下贱。

    他对我并不好,只是单纯利用我,他还嫌弃说你胸现在怎么这样了,以前多好,多紧撑,摸着手感多好,现在怎么这么样了。我胸确实没有以前大了手感也不好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这样的。

    我问他之前都和谁做来着,他说他与A市某个大学的女孩,又讲了讲那个女孩,说那女孩不好,不爱说话,总是一副不开心的表情,像个受气包似的。只有一次,他买了一个带刺头的套,那个女生才有激情,说老公我要我要什么的。他说那个女生放假回家时,他给她拿了几百块钱让她买点东西,她也还是苦大仇深的那个。

    他又讲有一个岁数大的中年妇女,那女的就是喜欢做,并不要钱,是他朋友和那女的做又介绍给他的,四十如虎,如狼似虎的,总找他,他都不愿意搭理了。

    做爱是了无生趣的,一向做,已无新意,又同无爱可恨之人,全程心里都难受,我感觉自己只是麻木地任人宰割,我没有选择,心里只有对自己、对性达到顶峰的厌恶,厌恶至极。

    韩超岳这次和我做却没给我钱,这不是我预期的,这对我并不公平,我是相信他会对我好,给我钱,对我公平,才去找他,可是这次他没有。

    是他,让我体会到万念俱灰,我极其绝望,我希望自己死,活在这世上失去了所有意义,如此丑陋、如此不堪,如此肮脏下贱,被人嫌弃,又任人踩踏,如此难受痛苦。

    我总是希望自己死,我总是觉得自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配。

    那是我彻悟的一晚,我对自己的厌恶从未达到如此深,或者又一次达到如此深。我觉得自己好下贱,随便被一个男人干,被人嫌弃瞧不起,居然连钱都得不到,我失去了最基本的尊严。

    我厌倦这样的生活,厌恶于这样的自己,厌恶到从未有过的程度,这样的自己再多活一秒都要死掉。我在床上躺着,我希望自己睡着赶快到明天好逃离这恐怖的地方,却一直睡不着,我此刻的意识全是痛苦,全是对自己的厌恶,对整个世界的恐惧怀疑,我只希望噩梦赶快过去,今天赶快过去,这恐怖赶快过去。

    我一生每一天积攒的厌恶绝望此刻全部爆发,整个人生只剩下灰暗,被别人这样,却没有一丝感情,只是被利用,像垃圾一样,不值一文。而我因为丑因为自卑居然都没有勇气反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是绝望地希望今天赶快过去。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如同困在炼狱中,被各种黑暗恐怖吞噬,想逃离却不知如何逃,困在这床上,我只觉得恶心,他的恶心,我的下贱,性的恶心。

    他对我没有一点感情、一点爱,只是利用,却连交易都不肯对我公平,我就是为了钱而来,却连钱都得不到,钱是我最后的尊严,我面对他,我失去了我所有的目的性,我失去了活着的意义,我失去了最后的尊严。那一刻,我感觉我就像垃圾一样,真的失去了所有作为人的尊严。

    很失望,很绝望,很厌恶,厌倦这一切的一切。我觉得我活该,我活该这样,我活该死。

    那是最厌恶的一次做爱,没有得到应得的对待,我整个人生观都崩盘了。

    第二天早上他很早凌晨四点就走了,说是帮家里卸沙子。我也走得很早,我退房后收藏了夹房卡的小纸夹,另退了一点点押金。惯于节省,从手机地图上查看到考场并不十分远,我便决定走路过去。

    在清晨的路上走着,快一年了,居然又回到了A市,回想着以前的血雨腥风,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我何时能走出这样丑陋卑贱的命运。

    这一次,从始至终的氛围是这样尴尬,感觉不到一点爱和温情,只是被嫌弃丑和被残忍利用,没有得到一点回报,我像一个死人一样,默默念道我活该。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该回头了。

    这不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绝不是永恒的痛苦,不是自轻自贱的人生,不是任人踩踏的情感,我想要一个正常的生活,就算孤傲孤立如一座孤岛,也不要轻贱地繁华、虚假地幸福。

    如果这个也可以称之为一种工作,这工作古而有之,今天也有很多人无数人,但真的并不适合我,这样的自己再多活一秒好像都会压抑窒息死去。我不能再这样痛苦下去,我无法忍受,无法承受,我退出了。

    从A市回来,我回到了家,我的心,终于可以平静安全着陆了。我的情绪是崩溃中的平静,崩溃的是我对自己对性交对他人极度的厌恶和失望,平静的是我准备过独自一人纯洁安宁的生活了。

    这样的生活再多一天,不,再多一分多一秒我都过不下去了,我希望可以重新开始生活,我对着厕所的镜子剪断了长发。然后,我感觉到轻松,我觉得一切可以从头开始了,我可以斩断以前的一切,过只有自己一人的安心的生活了。

    我从第一份外企工作辞职后,便有想法搬离原来900块一个月的房子,我跟谭欣蕙讲过。谭欣蕙并不想同陌生人合厨,正好她同事的一个朋友想换住处,过来看房子相中了,这促成了我的离开,我转租给她便要搬走了。按我妈的话说,我混的连房子都没有了。

    走之前我还特意对谭欣蕙说,如果以后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我不在B市了,回家了,不回来了。

    4月30日,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搬了一天的家,搬到新租的寝室,寝室环境并不好,很老的楼,很老的寝室,水泥地,各种设施都很旧很简陋。寝室里有个小女孩在学习,她准备专升本考试,她并不怎么搭理我,我一趟趟搬家,她也没有说帮帮我。

    公考回来我想就此隐居,我刻意没有去联系温文凯,我不能再去爱他再去同他做了,我不能再去同任何一个人发生关系了,那样会让我再度崩溃。可我对他真是没脸没皮。

    我累的要死要活搬了一天,那天正是新商场开业的日子,路上很多商场保安,还有请来的表演人员,穿着异域风情的装束,站着围成一小圈表演各式各样的乐器。

    我从早晨搬到了晚上天黑,这时,温文凯联系了我,我居然又没有抵制住他的诱惑,我还是同他见面了,当时我还没有搬完,还有一点东西在原来家里。

    他来了后,我收拾了最后的一点东西,有一个长方形的纸壳箱子,我放里一堆塑料袋和一袋米。还有一个电饭锅,我也想带走,我说你帮我拿电饭锅吧,他劝我别拿了丢掉吧。

    他说:“你看我像拿锅的人吗。”

    我便认真问他:“那你像什么人。”

    他笑说:“我像丢锅的人。”

    还真是可笑。

    那天晚上送了最后一趟东西后,我愉快地离开了寝室,同他在一起共度美好时光,我好像终于可以逃脱一样开心,我还是害怕这样一个我谁也不认识的新环境的。

    他使我的情绪高涨,达到了这一天的峰值,本来我一直情绪低落,我在路上一趟趟的人力搬家,太重了,真的太沉了,感觉十分无助感觉自己很像收废品的,我真的抬不动,很困难的一直抬或者抗或者抱,一趟一趟,顶着自己剪的奇怪的头发,一整天抬着太沉重的东西,像个小丑一样,我想路上的人也会觉得我很奇怪,一趟趟走在路上我感觉尴尬。

    我们去了黄里桥小学附近的日月明。他解救我于无边的孤独,这是和凯的第34次,他就像我的家人一样,有他在的地方,就像家一样温暖,是我最安心的避风港,我的安乐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