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十九章 功亏一篑又失足
    成功男人的标志:3岁,不尿裤子;5岁,能自己吃饭;18岁,能自己开车;20岁,有性生活;30岁,有钱;40岁,有钱;50岁,有钱;60岁,有性生活;70岁,能自己开车;80岁,能自己吃饭;90岁,不尿裤子。

    人生就是一个轮回。

    寇东泽之前给我讲过这些,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讲完后,他还对我说:萤萤啊,前面的我都符合,但我现在没有性生活啊。

    他总想从我这里获得性生活,我感觉这就是他接触我的目的,就像每一个嫖娼的男人一样,就像每一个接触我说喜欢我的男人一样,他们只是为了从我这获取什么,仅此而已。

    起初每一次见面他都百般纠缠要与我去开房,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他就像无赖一样一直赖着我,没脸没皮。

    我们是做小时工认识的。

    刚认识时,起初他一直念念不忘性,每次见面吃饭,他都说他不回去了,说他肚子疼回不去了等等,编造各种各样拙劣的借口。

    他总是没脸没皮,对我动手动脚,他总是赖着我不走,打都打不走,那时我极其反感讨厌他,我觉得他简直是天下最不知廉耻之人。

    后来他被我打击到,总是因为我伤心和痛苦,他对我放尊重些了,不再死皮赖脸地动手动脚,他还说之前总说出去住都是逗我玩的。可我并不这么认为,他每次都是一副极其认真的嘴脸,而且都很坚持。

    那时我经常到各个酒店做小时工,有的酒店一小时九块,有的十块,最多的十一。

    最开始1月份刚开始做时,酒店里总是很多的各种各样的开公司年会,后来天气转暖了,每周末便是铺天盖地的婚礼,每个酒店同一天都要举办三四场甚至更多的婚礼。

    全称目睹参加了数不清的婚礼,我已经厌倦了大同小异基本上千篇一律的婚礼形式、流程,极少新意。大多数都很水,没什么看点,偶尔看到一场特别的,别出心裁的、有趣儿的,我感觉真是不错。

    我想以后我结婚时,就领证就好了,不必办什么婚礼,已经没有新意了,我也没有任何朋友。

    做小时工时我还认识了一个女生,朱嫣,经常能见到她,可见她做的真是非常勤的。她说她每个月工资都不够花的,所以她才做兼职。

    她做小时工时也一直和她对象保持联系发微信之类的,我很羡慕那些女孩都有男朋友,男朋友都对她们非常好,都从早到晚一直联系,都是真心对待,是真的细水长流稳定安全的爱情。

    而且我发现好多都送她们苹果手机,感情和真心可见一斑。

    有一个很胖其貌不扬的女孩,她说她用的苹果手机也是她对象给她买的,她们都还是学生,就送了昂贵的礼物。

    那些酒店管理我们的人总以为我们都是兼职学生,我们当中是有学生,有高中生有大学生,但其实我们当中很多人都不是学生了,都有正式工作,只是看起来年轻而已。

    我和朱嫣经常见到,便比较熟识了,我了解到她也有正式工作,可巧的是,还是和寇东泽一个单位,后来我就对寇东泽讲朱嫣,他说他不认识,他说公司很大,不是一个部门也不认识。

    朱嫣还给我讲过她的恋爱经历,她大学时的对象处了好多好多年,得有七八年那样吧,最后却分手了。

    有一次居然在单位又遇见,平时走在那个走廊她都不会朝旁边看,就是那天,走到那个位置,她像旁边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他,就好像是一切早有安排,但再也回不去了。

    她说以前上大学时,每个月他俩钱都放在一起花,先花她对象的钱,花完了再花她的,她花钱大手大脚,总是不够花。她现在也是如此。

    我很羡慕他们的关系,我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可以这么好。

    从没有人对我这样,我没有得到过有安全感的爱情,我爱一个人只是每天撕心裂肺的痛苦每天歇斯底里,这就是我爱情的形式,导致我以后也无法忘记这些每一天每一天的可怕记忆,时常回想起,伴随多年可怕的记忆,导致我一辈子也无法成为正常人。

    后来做小时工时又遇到一个女孩,我发现她和朱嫣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我就问她认不认识朱嫣。

    她想了想,没想到她真的想起来了,真是特别特别地巧,这世界是有多小。她居然真的认识,她们还不是一个专业的。她说不是很熟,但是印象里有这么个人,每次见到她她都和她对象在一起。

    我真的好羡慕,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没有真正地恋爱过,就是那种踏实的感觉。

    朱嫣性格好,所以男孩子会喜欢,总是有对象每天黏在一起。

    她现在这个对象和她关系也很好,每天不停联系,发微信、QQ,打电话,晚上做小时工很晚结束,他对象还来接过她。

    我好羡慕这些很有爱的情侣,从没有人对我好,否则我也不会自暴自弃自求毁灭发泄痛苦,我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后来有一次和寇东泽在大商吃饭,他总说什么他心里只有我,他微信什么的把不认识的都删了,也不再加附近的人,陌陌也卸了,说他对我多么的多么的忠心。

    我说:“我一点也不在乎你和谁聊,你爱和谁聊和谁聊,因为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没有一点喜欢你。”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他居然还要求我怎样怎样的。

    他的思路总是清奇。

    我说我都没有网,从没有用过陌陌,智能手机也坏了,也不上网,和外界都没有联系,你觉得世界上还有人比我做的好吗。

    后来他和朱嫣真的认识了,他们通过加陌陌好友认识的。

    因为朱嫣比寇东泽大,就称呼他老弟。

    大商五楼有很多吃的,一楼的超市也卖各种各样的吃的,都很便宜,我们常去买饭吃饭。

    没过两天,在大商吃东西时,我和寇东泽闹着玩抢他手机看到他陌陌里一堆陌生女的妖艳头像,我看到他们的聊天会话,他说话粗俗,我看到一个会话是他对某个头像美腻的女的说逼长啥样啊,我没见过啊。

    就这一句,没有得到回复。

    他还是往死狡辩我看错了,他从来没有说过,他说他卸了又安装的,我需要的话,他再卸了。

    我说无所谓的,我根本不在乎。

    我跟他说过八百遍我不喜欢他,他就是对我不放手。

    我真的对他不在乎,我心里一点他都没有,从没有,我在乎的人只有温文凯。

    寇东泽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爱一个人因为痛苦总会变的反复无常吧。

    我从头到尾说过无数次我不可能和他处对象,最多是普通朋友,他也说接受。

    他说以后对我做的事,不再是渴望我能和他在一起,我手机坏了,他还送我了一部新手机。

    他一直要给我买手机,我的那部智能手机已经死掉了,我一直用的是老式机器,只限于打电话和发短信,基本不能够上网,反正我也没有网。

    我一直跟他说,我用不着你买,我自己有钱,我想买的时候我自己就买了,你买了我也不会要的,我真的从来不要别人东西。

    但他铁了心要给我买手机,后来有一次他对我说:“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呗,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给你买苹果6,但你不答应,我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就给你买个其他的吧。”

    我不让他买,结果他还是买了。

    那天我俩在吃馄饨,他带来了他在网上买的那部新手机送给我,我当然不会要,我说你退回去吧,他就一直说一定要给我,都已经买了。

    我最终收下了,我要给他钱,他拒绝。

    收到礼物还是很惊喜的,这种事对我来说极少有,没想到真的发生了。

    他这样真诚,我想他对我好,也许慢慢有一天我会喜欢上他吧,我想给彼此一个机会,也许有一天我可以感动与喜欢。

    后来我还是没有喜欢上他,我不喜欢他,我不想给他希望却让他失望,我觉得不妥,多次提出要给他两千块钱,他都拒绝了。

    在丰茂城我又一次跟他说给他钱,他特别地生气说:“尹诗萤,你以后真别提还我钱的事了,你要再说我真跟你急眼。”

    5月30日是我的第103人胡远辉。我还是破戒了,除了温文凯,我又破戒了。

    我爱温文凯,他是我已过的生命里最爱的一个人,可我如今回想起,我对他只剩下恨。

    5月31日周日晴

    周五晚上听歌又哭,很伤怀,鼻子里有鼻涕,喘气不顺,没法睡。

    之前是培训,周六是上班头一天卖险,说的不好。

    晚上见寇东泽,吃的喜家德水饺,后来接到胡远辉电话,回来后我给他回了过去。

    我不想过现在的生活了,我的金盆洗手浪子回头终是功亏一篑,我的从良之路就这样以失败告终。

    于是我去了紫杉街锦州路附近的如家。晚上戴套了,做了一次,我上去动了动,他就泄了。早上没有戴,不知道会不会怀孕。

    寇东泽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单身公寓,他跟家里说他要学习,这样他就不用每天从家坐很远的车上下班了,节省了许多时间。

    在寇东泽的再三邀约和强烈建议下我今天去了他的公寓。

    开始不想去,他说你去上网呗,而且那块三面环山,风景空气都特别好。他来找我,我们便一起去了。

    他有网站资源,在他公寓,我还拷贝了好几部AV。

    开始还正常,后来不知是临时起意,还是蓄谋好的,他非要同我发生关系,我不同意,他几乎要强奸我,一直用力控制我,把我往床上推搡,按住我,我拼命反抗还把他脸抓伤了。

    没有做成,他有火没处发泄,在公寓里砰砰的拍篮球,我都有点害怕我也很无奈。他要出去打篮球,就留下我一人上网。

    我看他这样也很同情他,我觉得他好可怜,是个可怜的人。

    我有点愁,寇东泽和我很难有什么结果,我对他没有感觉没有激情,他火大,一是因为想做爱没人和他做,二是我总喜欢跟他提温文凯,他特别生气。

    女生很容易被感动,男生没有那么容易,我一直等着被寇东泽感动,但我终究没有感动过也没能喜欢上他。

    在他的公寓,他一直要强暴我的架势,有那么一刻我也思考过要不要就从了他。

    但我想要的是一份正常的感情,我知道对我来说所有感情的东西只要一牵扯到性,就会像中毒一样,变得极其扭曲痛苦和复杂,让我生不如死,感觉极其不值,我不想总是一味成全别人委屈自己,那样只会陷我在痛苦扭曲畸形的漩涡中永远无法脱身永远无法抽离痛苦,所以我还是拒绝了他。

    清儿和菲菲对她们深爱的人都没有在婚前付出性,为什么我要迎合一个我一点都不喜欢反而很讨厌的人呢,我为什么总是那么下贱永远被人伤害,别人都可以有人疼有人爱有人保护都可不必失身,我却得不到一点真正的爱,我天生就不配有人疼有人爱只配被别人利用来发泄某种欲望吗,我很伤心我一直的遭遇,所以我没有动摇一直反抗他的强暴。

    后来我俩出去溜达。

    这里是个软件园,比较僻静,环境很好,住的都是年轻人,很有年轻人的氛围,不像老城区熙熙攘攘、环境不佳,这里风景很好也干净美观。

    在路上,我也在想,我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呢,我一直追求最纯洁的爱,但是每一个喜欢我的男的都仅仅是为了从我这里获取性,别的女孩都能得到正正常常的爱,而我无论如何都得不到。

    我以为寇东泽一直对我很好会感动我,但我也没有被感动,我觉得他也没有对我好,他一直都极其自私,他没有为我考虑过,他没有理解过我,他只是一直在逼迫我和他处对象以及强迫我和他发生关系。

    从寇东泽公寓回来路途遥远,在公交车上我突然想到自己很可笑,我总在给温文凯打电话,今天他在打牌,昨天约他无人接。

    今天我又突然很想他很想很想念他,约他出来住他也没法出去,他说明天还要上班。

    周二26号那天给他打电话时他说有同事在身边,他也没有好好配合我听我倾诉,没有理解我的感受、心情。

    周三晚上寇在公司给我打的电话。

    周四温给我打了电话。周五寇在公司给我打电话,我又给温打了电话,周六是昨天我感到无助给他打,今天又给他打,和他相处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总是这样心里没招没落,我爱他爱的很难很难。

    这一生究竟要怎样过呢?工作不像工作,感情不像感情,人没人的样子。

    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是那么无奈。凡事又何必认真呢,只是玩玩,一认真,就烦恼,心里不再安宁,再静不下来了。

    这一周过去了,下一周该怎么过呢?和他相处应该在哪个度呢,我若不联系他,他多久会联系我?

    很多事情我发现我还是困扰,下一次的话索性朝他要150元,如果我怀孕了还要他陪我做人流,心里还要依靠于他。

    我发现我做不到不要钱,就算100也得要,否则不公平,会让我因为心里难受痛苦无法排解更加疯狂从别人那里赚钱陷落更恐怖的深渊。

    从别人欠我那一刻起心里片刻安宁都再不可得。

    偶然看到初恋时的日记,看着看着感觉很奇怪,开始是好奇,那样纯真圣洁的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那时的感觉真是强烈的离谱,第一次接触男孩,神经那样敏感,被碰一下浑身无比酥麻,好像有电流流经全身,很持久很强烈。

    最后,我意识到我就是天生注定要遭受各种劫难,从初恋就看得出来我心里多么脆弱、异常,注定是要变质,要经受一番劫难,要蜕变,要成熟。

    越是痴情就越是多情,越是期待就越是痛苦。是性格决定了我一生的命运,我这悲惨的一生恐怕最后也不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应该买份保险,出了什么事也不拖累家庭。只有父母让我放不下。也许有一天我应该回A市跟严子阳一起卖保险,他一直说喜欢我,他说等我想结婚了就可以和他结婚。(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