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二十五章 天上掉下来的工作
    17年2月又在网上同清儿聊天,问她是不是在A市,我想回A大开个证明。

    她说2月20日回去呢,我们假期没结束呢,在家猫着。

    我接着说我说我考了个机关事业单位,想回去准备政审材料。清儿向我道恭喜。

    这就像天上掉下来的工作,我没想到那么多人考试,我笔试会考第一,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妈也难以置信,觉得不可思议,她说你好好看看,可能看错了吧。我居然考了第一。

    然后面试,然后体检,然后政审,一直在等待通知走这些程序,一切在艰难焦虑地等待中走完,却还是迟迟没有通知上班的消息,我还是极其不安。

    只要没到通知上班那天我心里还是没底,越来越担心,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点安全感,一生中受到过太多的惊吓,想到以前所有的事我一直感到恐惧,我每天忧心忡忡惴惴不安,很怕出现什么变动。

    能上班就好了,在家呆了眼瞅半年了。

    我问清儿:你们几号放的假啊,那么晚上班。

    她回:1月18号,放的。

    我:那么早啊,你们这单位真神奇

    清儿:嗯呢过年放一个月

    我:就从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单位,想都想不到,之前我们都可忙了,节假日银行营业,我们都上班,休息全是串休的。

    清儿:我们施工单位嘛,冬天没事儿

    我:但你也不在工地呀,我认识好多施工单位的人,他们都在工地上班,也挺苦的,而且还常年出差,都不敢结婚,说不放心媳妇自己在家

    清儿:我们干投标嘛,冬天投标也相对少一些,部门领导人还可以,过年这段时间基本上不安排工作

    我:你干那个就是死工资吗?有外捞吗

    清儿:单位就是基本工资还有加班费,部门有奖金,我们部门有额外收入,所以有外捞,其实感觉我们就指外捞活

    我:你们单位每年都怎么招聘啊

    清儿:我们单位一年就招一个两个,而且不对外招

    我:那都怎么进去,职工家属吗(我想到李菲没考上公务员,后来亲戚介绍去了一个事业单位,她说她们单位不对外,全是职工家属的孩子)

    清儿:算是职工家属吧,还有老师推荐的

    我:其他人有拿钱进的吗,这么好的单位

    清儿:目前我知道的没有,都是职工家属或者老师推荐

    我:这么好的单位估计要个十万八万也会有大批人掏

    清儿:我们部门的话十万八万一年就回来了,我才没去多久,去年也整八九万,我基本工资只有2800,都靠奖金活着

    听她说到这,说到钱的时候,我顿时情绪不能自已,眼泪控制不住开始不停地淌。

    我的嫉妒心太强。这对于我来说像是噩耗,以前得知她挣4500时就已经每天耿耿于怀,眼红得不得了,每天都像是在遭罪,这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很痛很痛,眼泪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我开始拿剪刀剌手腕,心很痛的时候剌一下会感觉肉很疼但心里就好过一点,总是要发泄一下。

    我泪眼婆娑地继续给她发:那也挺好的,坚持干吧,千万别辞职,不知道再找能不能有这样的了

    清儿:英男快毕业了,到时候再说吧,感觉这个工作干不长了

    我:怎么会呢,他找着什么好的了吗

    清儿:目前没有

    我:说不定你得养他了

    清儿:那我只能呵呵了就

    我:你一年挣八九万太多了,英男会有很大压力的,还没找着工作呢,他还有那么乐观吗

    清儿:可乐观了,心大

    我:这是个优点啊,要是我愁死了

    清儿:优点,哈哈

    我:真感觉他以后得指你了

    清儿:不能吧,别吓我

    人们总是对陌生人宽容,却看不惯身边人的飞黄腾达。

    我一直泪流不止,手腕也剌坏了好几处。

    我想与别人说,这命的不公,却没有朋友可以倾诉,于是在微信上,我给上次去顺河报名考试认识的一个男孩吴鹏飞发去了让我心碎的截图,给我妈发了截图,又给弃我的方书茗发过去聊天截图。发的是这段

    截图一

    清儿:我们部门的话十万八万一年就回来了,我才没去多久,去年也整八九万,我基本工资只有2800,都靠奖金活着

    我:那也挺好的,坚持干吧,千万别辞职,不知道再找能不能有这样的了

    清儿:英男快毕业了

    吴鹏飞回话:干传销的啊。

    我又继续给他发过去几张截图

    截图二

    我:那么早啊,你们这单位真神奇

    清儿:嗯呢过年放一个月

    我:就从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单位,想都想不到,之前我们都可忙了,节假日都上班,银行营业,休息全是串休。

    清儿:我们施工单位嘛,冬天没事儿

    我:但你也不在工地呀

    截图三

    清儿:我们干投标嘛,冬天投标也相对少一些,部门领导人还可以,过年这段时间基本上不安排工作

    我:你干那个就是死工资吗?有外捞吗

    清儿:单位就是基本工资还有加班费,部门有奖金,我们部门有额外收入,所以有外捞,其实感觉我们就指外捞活

    我:你们单位每年都怎么招聘啊

    截图四

    清儿:我们单位一年就招一个两个,而且不对外招

    我:那都怎么进去,职工家属吗

    清儿:算是职工家属吧,还有老师推荐的

    我:其他人有拿钱进的吗,这么好的单位

    清儿:目前我知道的没有,都是职工家属或者老师推荐

    我又把这后面三个截图给我妈和方书茗发了过去。

    吴鹏飞又回了句:吹牛逼,你啥都信,我也没办法

    我说:她是不可能骗我的

    吴鹏飞说:不跟你争论,没意义

    我说:这个不可能有假,她从来没说过假话

    吴鹏飞:真假跟我有啥关系呀?

    我:跟我有关系,跟你没有

    吴鹏飞:那你跟她聊呗,不用跟我说,没兴趣

    他果真是不知道也不在意我的感受,这样甩我脸,我刚和他认识时我们每天都会聊天,我以为他会在意我的感受,我又说:是阳原委下面施工单位,阳原水利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我总是去相信每一个人,可是但凡我跟别人说的,别人就总是不信,总会说,他骗你的。这让我感到可怕,这世间最稀有的便是信任。

    吴鹏飞总是不相信别人说的话,说别人说的都是假话,说“这你也能信”。

    之前坐火车去C市考公务员,在火车上听两对夫妻一直聊天,那两个女的是同事。

    其中一个男的A说他一个月基本工资就两千多,然后还有点能力工资,另一个男的B说他在顺河纪委工作,他提到他每个月就是死工资两千多点,也没能力工资。

    A又说:公务员福利待遇好,过年过节不都给点东西吗?

    B说:我们就是管这个的,别的单位可能还偷摸给点,我们是啥也没有。

    B还说:像别人平时随了礼还能去吃个饭,别人结婚啥的我们随了礼也不能去。

    A又问:你说现在公务员考试公平吗,没有啥走后门的吗?

    B说:公平吧,我那年不也是自己考上的吗。他又说了说自己那年考公务员的事,平时工作的事。

    吴鹏飞总说现在公务员事业单位工资都挺高的,基本都四千以上,我跟他说我在火车上听到的谈话,他说不可能,那人说的假话。后来又说到过其他一些事情,他就说你怎么什么都信,他总觉得别人说的都不是真的。

    而且他总认为事业单位考试有很多内幕内定的。我总是觉得这个世界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不会总像他们觉得什么都有内幕都是内定的。

    方书茗那边也回过来信息:什么单位,感觉像传销

    我是奇了怪了,怎么所有人都说像传销,原来他们都看的是我最先发的截图里的这句话:

    清儿:我们部门的话十万八万一年就回来了,我才没去多久,去年也整八九万,我基本工资只有2800,都靠奖金活着

    所以才误认为是传销。

    我跟方书茗解释:阳原委下面施工单位,不是传销

    他说:哦哦,那招你去啊

    我:不是,我进不去的,每个人命不一样

    他:哦哦,这样啊,你那个工作不是落实了吗,也挺好的

    我:就是有点嫉妒,感觉妒忌罢了

    他:做好自己就好,人和人的机遇不同

    我:是啊,有点心痛罢了(我始终哭的痛彻心扉,感觉心痛不已,用生命在哭)

    他:怎么了

    我:没事,看见身边的人飞黄腾达有点嫉妒罢了

    他:是啊,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想自己好不是

    我:对,就是有点嫉妒

    我爸从彩站回来后,我与我爸说,清儿过年休一个多月,清儿去年挣了八九万,我爸也不信,就说是她骗人呢。我妈说比她挣得多的人有的是。看来我妈是相信清儿的,她这样说是安慰我。

    不管是富翁还是乞丐,不管贫穷还是富有,总是要活下去。

    一个人生命中遇到一个贵人就可以了。我哭了好久。我伤心我遇到的是无数魑魅魍魉、豺狼虎豹,不知我前生造的什么孽。

    后来如愿以偿地来到了新单位,在家蛰居了大半年,没有一个朋友,连一个狗都没有,终于重见天日,我与世界又得以重新构建了联系。

    我开心又兴奋。

    我好不容易到这里,这便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了,之前报名、笔试、面试、体检、准备政审材料、调档案等等每一项感觉都是大费周章,我一直都惴惴不安,每天夜不能眠,总在担心这中间出什么岔子。

    笔试第一,不知道面试会是什么内容,毫无头绪,总是担心面试会出岔子,晚上睡不着,十分焦虑,每一件事都让我十分焦虑,似乎每件事对我来说都差不多是致命的打击似的,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过度焦虑彻夜不眠竟让我迷迷糊糊梦到了张洋轩,三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又梦到了他,因为我做毕业设计时我不会画CAD,他想帮我,他总是尽可能地想要帮助我,他帮我找人咨询什么的,他有朋友在设计院,他找了好几个人想让他们帮助我。所以我又梦到了他。

    不管我到哪个单位,都有人说屈才,当我最终来到了政府机关,还是有人说我那么好的学校来这白瞎了。

    人们不知道我根本就找不到工作,连服务员、卖货这样的工作我去了都不要我,说要有经验的,人们不知道我找工作经历了多少磨难,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工作,这已经是我能达到的最好的状态了,我再没有任何一个去处,这就像我的救命稻草,我的唯一的依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