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二十六章 方书茗(一)幻想爱情
    心里很沉重,我那样辛苦地出卖皮肉,遭了那样多的罪,却挣不来几个钱,想想清儿那样轻松的刚去没多久一年就赚了八九万,感觉自己很不值,所有的痛苦和辛酸都不值。

    那时最怕别人问起工资。

    尽管在银行上班,这个工作的招聘要求里是只要211和985高校的学生,工资却是一个月不足两千。

    有好几次有客户跟我闲聊问我工资,我便说;“挣的不多,都不到三千。”

    那个阿姨说那真不多,我儿子挣一万如何如何,另一个同她一起来的阿姨说:“现在一万多还多呀,也不够干啥的。”

    她们又开始唠起来,孩子上幼儿园贵啊,等等,各种各种的事。

    爸爸在家挣的也很少,家那边工资更低,他在某个工厂食堂打工,每天都上班,下午三点下班,一个月700块钱,这样干一年的工资,也是没有清儿一个月多的,而且还不算清儿的五险一金。

    就如同我一年的工资,也没有很多人一个月多,有些人就是很厉害,一个月就能挣几万。

    后来爸爸又找了一个饭店,一个冒牌的黄记煌,每天生意火的不行,那个商场里的饭店就火他家,别的都黄了不知多少家。

    我爸每天从早到晚的干活,九十点才能回家,没有一天休息,一个月也是不到两千,和我在银行的工资差不多,不过我还有五险一金和休息日呢。

    每天接触来来往往的客户有几百个,我最常做的就是帮客户买理财,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买,有一些客户比较有钱,还有一些超级有钱的私行客户,资产过千万,还有两三千万的,真是不知道他们怎么那么厉害。

    每天都见到形形色色数不清的客户,有的穷一些、有的富一些、有的蛮横可怕、有的待人温婉随和,还时常有刁钻暴戾的客户来找茬,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

    有时自己并没做错什么却莫名其妙被人一顿骂,各种脏字儿,各种难听的话,这种时候又一次感觉自己果真是操着卖白粉的心挣着卖白菜的钱啊。

    在那历练了一年,人际交往和工作中做错了很多事,也见识过了不计其数难缠的客户,希望以后自己的情商能力各方面都能有提高。

    这样一番沉痛的想自残和稍微自残,哭了一大通后,我又想到几点:

    第一,健康和快乐也是一笔财富,是一笔无形的财富,更加珍贵。试想我都没钱了,已经够惨了,要是再不健康不快乐,岂不是更惨?

    第二,知足常乐。你还在抱怨自己的鞋不如别人的昂贵时,没有脚的人他不知有多么羡慕你。你身体健康健全,你不应该每天高兴庆幸吗。

    第三,想想清儿一年挣八九万也并没有很多。

    我们身边一个月工资七八钱的不是大把的人嘛,一个开火车的一个月还挣一万多呢,还有不少人上班一个月挣好几万呢。

    一个做医疗美容割双眼皮切下眼袋注射针剂的,一天就很可能挣一万多啊。

    有人一个月挣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不都大有人在吗。那些明星的身家不都是过亿的吗。这其实也没什么。

    第四,别人不认识清儿,说她骗人。我恰恰是看到了清儿诚实的可贵,她对我好才愿与我讲话,才会与我讲话,才会关心我。清儿从来有什么说什么,实话实说,这是她的坦荡。

    火车上时常有各种奇遇,这一次却又是情劫。

    上个月坐火车去面试,也就是17年1月13,我又乘坐那趟火车又去C市,早上在火车站候车时,对面有几个人聊天,其中有两个中年男子。

    A问B:“你女儿现在在哪工作。”

    B陆续说,“在大连,做的会计,她是主管,一个月能挣五千。”

    “那也不行,太累了,给个人打工哪叫工作呀,都没有休息的时候。”

    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她也和其中一个男的讲话,他们是巧遇,他们聊了些那个女的家的治肝病的方子,说是可以治酒精肝、肝癌这样的。

    后来附近一个年轻小伙子听到了,还特意过来要了那个女的的电话号说他家有人得酒精肝。

    好多人都这样说,给个人打工不叫工作,在公家上班才是工作。

    凭我二十五年的生活经验,我发现最好找公务员事业单位这方面工作的两类万能专业是会计财务管理这类和汉语言文学这类,几乎每个部门都要这两种专业的人。

    从B市回来后,我每天都在看招聘公告,在想着找工作,只是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报考要求一般都限制了专业,我这个专业着实不易找。

    例如这次国考,我报的是某海事局,这是附近几个省份里唯一要我这个专业的一个岗位,与此同时,岗位表里却有无数要会计、财务管理专业的岗位。

    我所报的某海事局招两个岗位,各要一人。

    岗位一是现场执法岗,要航海技术、轮机工程、环境工程这三个专业,结果有将近两百人报名,估计附近省份学环境工程专业的人都来了;

    岗位二是综合管理类,要的是会计、财务管理专业,为期十天的报名时间里,起初只有两人报考,最后一天报名网站上发了《关于报考人数较少职位情况的特别提醒》的公告,最后才又增加了两人。

    因为招这样专业的岗位太多了,大家根据自己的地域等一些方面的考虑报的就都分散开了,所以此岗位最后才有四个人报考。

    一个1:4的比例,这样多好考啊,一个1:200的比例,得多优秀才能脱颖而出,是多么的困难,这就要求了很高的水平。

    火车上,我对面是两个空座。

    待我坐到了下一站,上来一个小孩,初中生的模样,瘦瘦高高老实巴交的,坐到了我正对面的位置。

    我一直看着他,心想他可能是一个人吧,没有大人陪同。

    稍许,又上来一个男子,文质彬彬的,坐到了对面的另一个座位。

    我一直看着他们,看看小孩,又看看男子。男子在聊微信,小孩就一直瞅着他聊微信。

    坐火车对我来说一直都很无聊,我没有任何事情做,如果遇到一个可以聊天的人就好很多。

    我从一开始见到小孩便想与他说话,打破静默,聊聊天,问问他多大了,却到现在也没有开口。

    直到开始检票,乘务员让准备好车票和身份证。到我们这里时,小孩对乘务员说他还没有身份证。

    我站上车座去拿行李架上书包里我的身份证,检完票后,我终于故意发言来打破静默:“早知道我就说我也没办身份证呢,省的拿了。”

    男子开始发言,他说:“你说了不像,他们也不能信。”

    这便算打破了僵局,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开聊了。

    你一句我一句就再也没有停。我们聊了工作,聊了学习,聊了家庭,聊了考试,聊了去过的地方,聊得很好聊得很嗨。

    小孩儿经常插不上话,他总说:“让我说一句吧,你们让我说一句吧。”

    足见,我们仨的热闹。

    那个十五岁少年看我穿白衬衫说以为我是当经理的,我觉得有趣,我说:“我都小半年没上班了。”

    后来他又问道你有零花钱吗,不上班有人给你零花钱吗。

    我心里笑笑:姐的钱就算不上班也够花几年了。

    他说他每天十块钱零花钱,考得好还会涨。

    我好像不是我,是另外一个自己,我给自己设定了另外一个角色,我变得幽默风趣活泼开朗乐于交际总是开玩笑,不是那个整日一言不发闷闷不乐空虚无聊至极的我。

    后来男子要加我微信,他毕业后在C市工作过,后来回家那边的小县城当的老师,要微信的时候他说:“没准什么时候又回C市了。”

    小孩说:“你们现在都用微信哈。”

    我说:“那你呢?”

    “我没有微信,我有QQ。”

    后来到了安庆站,男子背着书包下车了。

    他是初中历史老师,寒假在安庆找了个补习班挣外快。

    只剩下我和初一男孩,男孩儿对我特别好,他带了一大兜子吃的,全是俄罗斯食品,纷纷拿出都要送给我,这小孩可真大方,都要整个全部送给我,感觉是毫无保留。

    我感到很幸福,他对我这样大方这样好。

    男孩要坐到终点站,下一站我也快到了,男孩要求加我QQ,他没有智能手机,随身带的是一个老式手机。

    他之前一直腼腼腆腆的,这时他拿出本子,又急切地到处管别人借笔,着急要记下我的QQ。

    我甚至感到了特别的情愫,他应当是喜欢我的,我一向不受观迎,很少被人喜欢,但他应当是喜欢我的,很内向很腼腆但一直在主动表示对我好,年幼时的感情应当是最纯真的,他待我好,应当是最纯真的。

    我说,我来加你好啦,可是火车上我的手机总是没网,一直加不上,我的手机一直都是这样很不好用,我便截图记下男孩QQ,说,我一会等有网了就加你,你回家之后再上QQ同意就行啦。

    男孩后来还反复提醒我别忘了加他。

    我一向不受欢迎,这次,却感觉很受待见,被人又加微信又给所有吃的又要QQ。

    平常空无一人,闲无一事,偶尔坐一次火车,我都感觉分外充实。有个人聊天,我更加开心兴奋,又被各种给吃的,简直受宠若惊,这简直不像我,像陈依依,或者像清儿。

    他喜欢我,被人喜欢可真好。

    他也喜欢我,被人喜欢可真好。

    那个老师真的没有白加我,加了后他会和我聊天,晚上他积极和我聊天,白天他也和我聊。拿起手机看,就发现他又发过来消息,总问我干嘛呢。

    就这样一来一往的聊,我每天的新鲜事新鲜感就是他同我说的话了。

    一开始我对他毫无感觉,但他总是关心我主动询问我同我讲话,耐不住他的热情主动,我对他产生了好感,对他敞开了心扉,很快我开始沉迷于他。

    我在C市住了两晚,第三天从C市返回家后他继续同我聊天,我问他多高,他说182,那一刻我就彻底心动了。

    他有我喜欢的职业,长的样子我回头想了想,很斯文,我也喜欢,如今他说的身高,我一听便觉很好,甚好,身材长相都很棒,我瞬间启动了花痴幻想模式,迷恋上他。

    我幻想着那样的画面,如果能抱他一下会超级幸福的。

    从那一刻,我便心心念念的向往,他的身材,他的面庞,他那样好的人,让我感觉那么亲切可靠,很想去抱一抱。

    我沉迷于对他的幻想不能自拔。

    从小到大一直在上学,接触最多最信任的一直都是老师,想到他会是一个和蔼和亲的好老师,我很向往这样的他。

    我又时常想到以前初中时一个对我很好的历史老师,他那时给我们当代班班主任,对我格外关心。

    方书茗应该也是一个对学生很好的老师,他会保护爱护我的吧,就像帮助爱护他的学生。我一直停不下对他的美好幻想,如果抱一下他,一定会感到好温暖好甜蜜。

    方书茗他也觉得我好,他夸我漂亮而且非常有气质,我觉得这很不可思议,我头一天晚上一宿没睡着,第二天早上我也没有化妆没有做任何修饰,我那样的丑,状态那样的差,他居然觉得我漂亮。

    连我妈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妈觉得我是世界上最没有气质的人了,方书茗居然认为我很有气质,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妈说这人什么眼光。

    难得有欣赏我的人,我更加想珍惜他的独到眼光,他或许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不胜期待暗暗认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