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30章 我害怕楚翔的背弃
    第一弹担心怀孕

    6月10号周六,我身体还是有点难受,以后不想再和男孩子接触了。我很怕怀孕,我一直心理压力极其大。

    我第三次见了我的125人,那个我来C市见的第三个人那个93年的高高大大的夸我是极品的男孩。

    之前两次我们度过的都很愉快,像是情侣一样,我依赖他,我主动抱他,我们手拉手。

    第一次见面3月26号,我们完事后没有分开,还像情侣一样溜达,还去参观了一些景观,拍了一些照片,一天都在一起,我们一直很亲近,搂搂抱抱,会拉手,就像情侣。

    之后第二次见面是4月3号,那天早上我是肿着眼睛,肿的不像样,我见他后问他你看我眼睛有没有不同,他说并没有,可见已经慢慢恢复了。我们也很好,依旧很亲密,也很和谐。

    这一次我们已有两个月未见,可能是我本身心境不够好,我身体难受,我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但还是调整不好,情绪非常不在状态,也有可能也有他的原因,总之这一次我们从见面开始就很不融洽,我们很生分,毫无亲切。

    我们约在老地方见面,我紧张兮兮地看见他过来,我见他变样了,晒黑了。他也说我晒黑了。夏日的阳光温暖而炽热,却让我变得更丑。

    我身体很难受,激素紊乱,我变得更丑了,很丑很丑,他应该也嫌弃我变得很丑了吧,我知道自己的样子不好看我不敢看他。

    后来也很折磨,应该是由于我的原因,我对他失去喜爱,我对他并不亲,气氛不够好,而且我身体不够好,导致很不容易,他应该是很难受,反复试了很多次,我也感觉很折磨,最终他放弃了。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不知道这样难受我图的是什么,我不想这样,我无数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因为和楚翔那次,我特别担心怀孕,我心里惴惴不安,我有点慌不择路。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要是真的怀孕了该找谁来陪我,我想到“红包拿来”,后来我又和“红包拿来”见第二次,做第二次,我还是担心有怀孕可能,我让他体外的。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的了,以后不会再和男孩子接触了。

    第二弹没有语言的尴尬

    6月12日周一,我发现我是一个没有语言的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6号周二的时候回家后我一直边在电脑上打字边哭的停不下来,一直到今天6月12号周一,我发现我一直没有可以和室友说的话,这样相处一直很难受,我很尴尬很不自在。

    尤其周六周天,我们三个都在屋里呆着,我还是没有话说,就很奇怪,觉得尤为尴尬,只有我是这样,另外两个室友,她们每天一直都聊的很好,聊天开玩笑讨论明星综艺什么的,从早说到晚,其乐融融,我无法融入她们的欢快气氛,我就像空气像静物一样没有语言,我是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存在,我倍感尴尬与自卑。

    我想起初中和高中,我也是如此,放学的时候,大家都拉帮结伙一大帮一起走,我却形单影只自己走,我妈听别人这样说后觉得我极其丢人。

    我永远都融入不进群体,我还找不到自己的症结所在,我每天在学校没有语言不说话,我觉得自己很丢人很自卑,我妈也觉得我这样不合群很丢人。

    大学毕业后到了第一个单位,我和同事的相处也是不融洽,她们都能和别人相处的很好,有说有笑,我却不知怎么融入进去。

    由于融入不到集体,这种快乐的缺失让我诉诸于温馨美好的爱情,所以我当时只指望着温文凯,只有和他在一起我可以感觉到亲切自然舒适,我开心快乐兴奋,他是我生活唯一的乐趣。

    如果我是一个正常人,和别人都能融洽相处能融入群体,我就不会总是孤单无助而总是去寻找外界的依赖,去寻找温文凯的陪伴,去依赖于他给我带来犹如朋友间的温暖亲切和快乐。

    如今,我们三个女生生活在一个屋里,我却没有话说,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问题从2003年初中起就一直困扰我。第六个工作当托管班老师,我和另一个老师带同一个班同处一室却也是一天天地都没有话说,我那时怀孕每天实在是难忍的难受,但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但就算我身体康泰我可能也是不会聊天,我没有那种与人交际的能力。

    我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我难以接受自己,我却难以改变自己。

    不过我告诉自己,不管出现怎样的人际危机,我都不要再做错事,再去寻求另类的生活,寻求另类的温情,我不想再认识不该认识的人,我不想再和男生有任何接触。

    我只求我不会怀孕,能快一点来月经。6号和楚翔之后我就时刻担心又会怀孕,我没有吃紧急避孕药,我总是在和自己赌。如果又一次怀孕,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已不想再和自己赌任何了,我不想再有不正常的生活了。

    第三弹我害怕楚翔

    13号又是一个周二。

    楚翔问我:约吗美女。

    我:我戒了,以后不做了。

    他说:我支持你。

    这就浪费了一个周二。

    看到他回复的一瞬间我心里很难受,止不住想要流泪,我觉得我们就此别过了,他不要了,我又被遗弃了。

    我知道我离开他是对的,我却如此心痛,我十分担心怀孕,我想如果真的怀孕了,我也要自己面对结果。

    我很伤感,我觉得我又被遗弃了,在单位坐着,心里却是一刻也不能轻松,想到楚翔总是泪眼婆娑,我一直都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流下眼泪。

    中午和同事一起吃饭,我问她你发现怀孕的时候孩子已经几周了,她说3周,我想到去年我大概是7月末怀孕,8月末我已十分难受,9月初我确认是真的怀孕了。我一直抑制着我所有的悲伤和眼泪与她说话,我心中是万千的悲苦。

    我真的十分担心我又一次怀孕。下午楚翔又理我:忙啥呢。

    他又理我让我松了口气,我才确定他没有直接不要我,他没有遗弃我,他还会和我说话,我心里感到极大的疏解。

    14号周三我对楚翔说:我觉得我一点都配不上你,我觉得我长得太磕碜了。

    他说:别总这么想,我觉得你很好。

    我: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会舍不得你的。

    15号周四我:我想你了。

    楚翔:乖,我也想你呢。

    晚上他又发:宝,我想。

    我:我不想,我没脸见你。

    他:又咋啦宝宝。

    我:太黑了,像非洲人。

    他:哈哈,屁股白,大腿白。

    我:你还没嫌弃我,真好。

    他:不会啊,怎么会嫌弃你呢。

    我:自己都嫌弃自己。我没有想到我会遇到喜欢的人,遇到你之后我就只有喜欢你,我觉得遇到你我实在太幸运了。

    我十分担心,我问“红包拿来”:如果我怀孕你也能陪我做手术吧,我有很多钱,你只要陪我就行,我总是担心,一天不来事我就一天心里不踏实。他回:肯定可以。

    16号周五我问楚翔: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找我。

    晚上我依旧很担心,我忍不住又向“红包拿来”求助:你会帮我吗。

    他:会,肯定帮你,呵呵,咋帮啊。

    我:如果我怀孕你陪我一个小时就行,帮我拿包。

    他:可以的,必须的,我们是好朋友。

    我:因为我去年七月末怀过,所以我每天都担心。

    17号周六“红包拿来”回复昨天我说的:呵呵,你太搞笑了,你和别人有没有吧,如果没有,肯定怀不了。

    我:因为药物说明书说初次服药10—15天来一次月经,我3号吃的应该是13号—18号,我今天17号来月经了。

    17号下午我给楚翔发:今天来看我啊,我想你的。他一直没有回我,傍晚我给他发:你不要我了。

    从6号开始我就每天十分忧虑,担心我又一次不幸命中,直到6月17日,我才终于松了口气,我才停止每天担心忧虑,如释重负,我才获得了解脱,好像身陷囹圄久盼自由的囚犯终于刑满释放。

    我之前不敢问楚翔,我并不想给他添任何麻烦,我也从没有想过要他陪我去医院做手术。这次终于来了月经了,我终于梦想成真了,不用继续担心了,我才敢问他,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问:如果那个药没有起作用,如果我像去年似的怀孕了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第二天6月18号周日,我有点不敢看他的回复,最后鼓起勇气看他给我回的了,他说没问题。这对我很重要,我想知道他对我的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这说明我爱的是一个值得爱的人,我是一个靠感情靠爱情生活的人,爱对我来说很重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