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49章 终于又见到关旭 第六面
    第一弹周五病重

    9月8号周五14:44我:想你了

    他:今天十一点才能到C市

    我:十一点很晚了是吧

    他:嗯,你能出来么那点

    我:当然了,我就怕你太累

    他就没有再回复。他每次一不回复,我就会一直等着,心里空空的,觉得他不太喜欢我了。

    我在朋友圈发:周三开始感冒难受,流鼻涕,周四晚上睡觉前突然恶心的不行,今天周五了,现在还在恶心难受,像是食物中毒。肚子难受恶心想吐,感冒发烧头昏发热,嗓子疼,眼睛疼,牙疼,各种难受。

    后来18:49他问:怎么了?感冒了?

    我:你是不是回家就睡觉了

    他:你跟我睡觉么

    我:想来着,可我又觉得不好意思

    他:那我下车直接去找你?怎么了?

    我:我觉得自己砢碜死了

    他: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没有啊

    我:反正是个人都比我好看

    他发过来一个拥抱表情。

    20:26我:十一点到C市,那你打车回家吗

    他:打车到你那啊

    我:到我这得几点了

    他:你出来么

    我:那你还给我两百块钱吗(我之前也一直犹豫见面之后我没法开口朝他要钱,开口很难,我得先要钱,公平交易,心里才有底)

    他:怎么问到这个

    然后他给我发了红包

    我:你给我钱我就和你啊,必须问的,否则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你几点来啊

    他:到你那估计十一点二十左右吧

    我:哦哦,你不难受吧

    他:不难受,你咋样了

    我:我每天都难受,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难受的想死

    他发过来一个拥抱表情。

    21:06我:你想见我还是见不见都行啊

    他:想见你,就是怕你感冒难受

    我:难得你想见我,难受你就多担待我一点,我尽量不传染给你(我非常非常难受,恶心想吐,一阵阵的,我想到就算见面,我也没法像之前三次那样给他,甚至做都费劲,我只是想见他,太想见他)

    他:我不怕传染

    我:那是你没难受,我戴眼镜行吗(我又发烧又恶心,没法戴隐形眼镜,平时戴隐形眼镜我眼睛都难受,所以这次见他我想戴框架眼镜)

    21:15他:隐形眼镜?

    我发了一个哈哈哈的表情

    他:那带眼镜盒啊,还有护理液

    21:19我:我感觉恶心,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啊

    21:28他:不能吧,一个流汗表情

    后来他到了,但是我一阵阵地恶心的厉害,我万分想见他,身体却是恶心到极点,我想出去,我想见到他,我想触碰到他,但我实在没法出去,身体不行不行的,我也觉得我就算去了,我这样静静地躺着都难受的要死,随时感觉想吐,恶心到极点,我很怀疑我是不是又怀孕了。我已没办法给他口,就算做,我可能也做不了,于他也是无用。

    我之前一直不断地幻想着我们见面,始终在幻想,一直在幻想,我幻想着另一个环境,到了他家,夜已深,不必开灯,黑暗中他不会看清我的容貌,我感到安全,黑暗中我们依偎着和衣而睡,我叫他老公,我问他我要是怀了你的孩子你会和我结婚吗,我从没有叫过他,但我很想叫他,一直叫他,求得他的安慰,驱散我的恐惧。

    第二弹梦想成真

    第二天我醒的很早,我一直期盼着见他,这一生中都很少有过这样大的期盼,我迫不及待想见他,无论如何都要再见他一次,只要见到他,我一直以来每一天的难受都可以烟消云散,我只有期待只有喜悦,我太想他了。

    我一直等着,等着,不想吵他睡觉,等到了九点多,我真的等不了了,忍不住了,我9:12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接,然后微信上跟我说他刚睡醒。

    他手他来找我,我就一直等着,等到十点多,他说车追尾了过不来了,下午再说。我好失望,我想去找他,他说他得去修车,我说那也想找你。

    我9月6号在网上买了一部新手机,7号发货,8号我就收到了。

    周六9月9号我强挺着虚弱的身体去营业厅把小卡换成最小的卡。然后我就等着他。

    后来一点的时候我们终于见到了,他是我梦寐以求的人。见到他后我的状态好很多。

    他朋友开车去接的他,他说那是他最好的朋友,那跟男生长得还不错,整体形象就是看起来很乖的那种,像好人,正人君子的样子。我很羡慕他朋友多。

    在车上他俩聊天,偶尔他回头跟我说话还用手抓我的小腿。

    到了他家后,他就抱了我,我看到桌子上有盘子和铲子,我就问他你在家做什么了,他想了想,才想起来说那天他们一大帮人去看房子,回来的时候在他家吃的烤肉。他的朋友确实不少。

    本来没有想过夜,但是很难离开他,之前三次做的时候他都留我过夜,我都拒绝了,我说我戴隐形眼镜没拿眼镜盒和护理液,我说我不想浪费感情。这一次,我还是戴的隐形眼镜,但还是过夜了。

    我是克服了巨大的自卑才敢在他家留宿,我觉得自己好丑。我在他家用了他的洗面奶洗脸,他家还有卸妆水,还有专门洗脸用的泡沫震动的小物件。他跟我我说我需要做面膜,要不脸多干啊,他说我下眼袋太明显了,也得做眼膜,我跟他说用了都没有效果。

    第三弹我们的二人时光

    每次我看到他的腿都会说他腿细。他的腿细的可怜,他好瘦好瘦,我看到就想说你的腿实在太细了。

    刚到他家,我们中午没吃饭,一次后,他很饿,订了外卖,送来后我俩吃的。我穿了他的衣服和运动裤,我发现他的衣服我穿都特别合身,就连他的裤子我穿都很合身。

    他租的房子有两个卧室,每次去我都是喜欢从一个卧室呆过然后就转战另外一个卧室,到了他家我都很兴奋。

    这一次在他家我们下午做了两次,因为他比较累,间隔比较长的时间,中间他困,又睡了觉,可是我睡不着,我的觉很少,我很难睡着,他困了,很快就睡着了打呼噜。

    除了做,其他时间我们都聊天,聊以前那些不正常的经历,我们总是笑笑的,讲有趣的东西,很轻松愉快,总是嘻嘻哈哈的,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我跟他说我所有的事,他也会同我讲他各种各样的事。

    最开始认识时周四第一次做、周日第二次做,我很喜欢那种感觉,别样的感觉,我无法忘怀,后来他就不再那样弄我了,一切都变了。

    这次他都没有再让我给他弄,后来在床上无事我主动说我给你弄啊,他突然生分起来,他说:“这样好吗?”我说:“装什么装,之前每次不都是这样吗。”

    他也许和我越熟越放不开,他也许不想让我做那些重口的不想麻烦我,也不想对我做那些重口的了,他可能怜爱我或者真的对我失去了前两次的新鲜感。

    躺床上聊天时我跟他开玩笑说我以后再也不来了,最后一次见面。以前我也说过所以他说:“又不来了?我和你还没够呢。”他说那要是最后一次的话,那就得一直干,我说那你干啊,他说干不动了。他很逗,他明明做不了了,却总是假装说和我做,和我比划做的姿势,逗我玩,他又说他年龄大了,做不了了。其实他很年轻,他才87年。

    我给他讲以前曹宇凡对我挺好,没见面就给我充两百话费,第一次见面什么都没做就给我一千,第二次见面做了下很快的就给我两千。关旭说这样的客户就应该留下。

    我继续讲,每次见面他也没有想和我做,就总是怕我没有钱给我钱,好像就是为了给我钱似的,我跟他说我有钱,他还是给我。他又开玩笑说你问大哥喜不喜欢男人,我去。

    我说但是后来就不好了,他就是一个月两个月想起来找我一次,后来温文凯走了,我把感情寄托到曹宇凡。但是我跟他在微信上说话,他不回我,他不总跟我说话,就是好久了想起来跟我说几句。关旭笑我,“寄托,感情是寄托的吗。”

    我讲我养的小狗文凯,我有的时候觉得它对我很好,但是它有时又喜欢别的母狗,我就觉得他对我还是不够忠贞,关旭说:“我看你真实无药可救了,我救不了你了。”

    我也给他讲了寇东泽,讲了温文凯,讲了许许多多,我们每次就是一直讲。

    本来我说想榨汁,后来我说又不想了不出去了,但他说还是出去,九点时我们出去买了梨和橘子。出去之前他还洗了头发。回来路上他还有亲我的脸一下。

    榨汁时,我跟他说了我周六周日又出去和两个人,我感觉他是有一点介意的。

    之前有想过该回家了,但我喜欢他,我舍不得他,我犹豫,我问他你是希望我在这住还是回家,他说在这住。

    他说他觉得他四十岁以后就没有精子了。因为以前撸的太多。我说没事,撸是正常的,对身体没影响,只要不是天天总撸就没事。他说他撸的多,隔一两天就撸。

    我说你可以买一个飞机杯,他说不是有你嘛。

    他说他有,感觉和用手撸没啥区别,他就用手撸了。我说那你是没买着好的。

    之前有个人跟我说,他买过一个飞机杯,感觉特别特别好,特别紧致,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给过他的。他就是总用后来感觉太邪恶了,就给扔了,后来那个链接用不了了,可能商品下架了,他又在网上买其它的,不好用,他又买了非常贵的,结果依旧不好用。之前扔的那个又便宜又好用,但是在网上找不到了。

    在床上依偎躺着时我问他你知道在你之后我又和过几个人,他说三个,我说聪明,那你怎么知道不是更多,他说也对哦。我又问他你知道我一共有过多少人吗,他说一百多个,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厉害呀,那你怎么知道不是一千多个,他是也是哦。

    他总是拿我有钱开玩笑,在给新手机买手机膜的时候他说咱有钱买最贵的,他把一个纸抽拿到卫生间,他说以后就用纸抽,认识你以后就有钱了。

    我常开玩笑说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就会毫无压力,我又不花钱,还有钱,多好,你还不答应。我常和他开这样的玩笑。

    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醒了我又觉得恶心,上午又做了两次。他说他送我回去,我说不用,也没有车了,他还有材料要写,我本也不想给他添麻烦,我就自己打滴滴回去的。以前三次,我也跟他说如果他累,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但他都送我。

    我失去了眼镜非常不适应,大概四百多度的近视,心里又是格外的自卑自惭形秽,我觉得自己太丑了,我很怕关旭。

    关旭要送我下楼,我不让,不愿折腾他,我自己下了楼,模模糊糊还挺顺利地找到了车。

    我刚上车,司机就微笑说:“你好,小美女。”实在是太有礼貌了太有亲和力了。我没戴眼镜,他这样说我就一愣,以为他认识我呢,我还以为他是我之前打滴滴的那个司机呢。后来经辨认我发现不是一个人,就是他们的年纪像,都比较大。

    后来他又问我多大,我说25。他说真的啊,瞅着不像,瞅着可小了,像学生。

    “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说过吧。”

    “嗯,都这么说。”

    最后他说给个五分好评呗,最近分掉的厉害,前天有个特别娘的男的上车给了一颗星。

    之前打车司机也是这样说的。那次打顺风车遇到一位爱聊天司机,问我:“是下班吗?”我说:“没,去的亲戚家。”

    “看你是上高中吗?”

    “上班。”

    他说我不像问我多大,我说二十五,他说不能吧,看着就像高中生,问我在哪上班,我说了后,他开始和我聊工作单位,聊了一堆他说:“你是家里有人?”我说:“不是吧我们都是自己考的。”他说不能吧,你哪个学校的……他又聊了聊我的学校和专业。

    我来C市第一天去报到后回家,楚翔把我拉半道让我打车,那个位置打车真难,我好不容易打着一个出租车回家,别的车都开过去了都不停,就他停下来拉了我,他还不太熟悉我要去的路,我说附近你也不熟啊,他说:“这个道都去机场的。”他们可能差不多都往机场跑活,那个司机他挺年轻挺胖乎,他也以为我是小孩儿,我说我都二十多了,他就表现得极其惊讶,他说看着就像小孩儿。

    数不清这样的经历,一路走来,数不胜数,从小到大陌生人都说看着像小孩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