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54章 关旭一直没有把我当人
    我从8月24号周四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我有一种恋爱的感觉,我感觉好幸福呀。

    8月25号周五第二次见到你我就彻底爱上了你,我感觉老天实在对我太好了,把你送给我。

    8月26号周六我参加了市里的跑步活动,我奔跑的时候我都在想着你,我感觉我在向你奔跑,你是我心灵的牵引,我爱你,我会不断向你奔跑,有你的方向,我永不会疲倦。8月27号你去外地参加婚礼回来,你来接我去你家,你说你想我,我们第三次见面。

    8月30号周三你从外地出差回来,你第一次给我打了电话,你来接我,你想和我去看电影,我们第四次见面。

    8月31号周四,我找你,我心里好难受啊,我爱你我该怎么办,我们第五次见面。

    9月9号周六,我们中午见面,我和你过夜,我来到C市后我第一次在外面过夜,我们第六次见面。

    9月15号我和你过夜,我来到C市后第二次在外面过夜,我们第七次见面。

    9月30号周六,我们第八次见面。

    我已不想翻来覆去地再说那些我如何每日每夜相思心痛的陈词滥调,可我终归说不出什么新意,能说出来的还是这些陈词滥调。

    这是我见关旭的第九面,确切说,我都没有抬头看他,我一直在躲避他的目光一直在低头哭,其实,我连他最后一眼都没有勇气看。

    喜欢一个人时总想自己能有一个亿。之前温文凯离开了我,我想买彩票中一个亿把温文凯买回来,这段时间关旭一直没有理我,我想有一个亿,我想把关旭买下来。但我除了自卑我什么也没有,我什么也给不了他。

    今天是10月13日周五,国庆节八天假之后的第一个工作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10月1日起这八天假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我都在一遍遍疯狂回忆我和关旭的每一次见面,我总是怕遗漏一些细节,因为他对于我来说太宝贵了,我不想忘记任何一点我们之间的东西,我觉得我爱他爱到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哪怕生命。8号回到C市后我主动联系关旭,他再也没有任何音讯,犹如人间蒸发。

    我吃完板面后决定去找关旭,我没法回家,回家之后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心里会空荡荡的可怕,不会踏实,因为心心念念的牵挂,因为我心里始终担心他。

    即便什么都不为,我也要知道他还活着,那样我便放心。

    从我家到他家三站四站的距离,可以说非常近了。这样去找他我还方便。我回家化了妆,因为我不敢以素颜示人,我在脸上抹隔离霜,但是可能因为抹的太多的缘故,脸上一块块的像花猫一点都不均匀,我又化了眼睛,这样显得眼睛突出一些。

    今天是一直以来最冷的一天,冻的我瑟瑟发抖。这几天我也越来越手脚冰凉,越来越虚。我脱下那个在这种天气已经起不到作用的毛衣开衫外套,换上了一件厚实暖和的棉服,出发去关旭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家,他也有可能和朋友出去吃饭出去干嘛了,他总是和朋友在一起。

    我一直不确定我能不能找到他的家,因我是一个路痴,上初中的时候,我常去一个女同学家玩,每次都是她带着我去,结果有一天我在家没意思,想自己去,最后却没能找到她的家,到了附近了,可是我就是找不到确切的。

    寒凉中等车,等来了车,上车,过了四站,下车,用手机地图查路线,我最终终于走到了我来过多次的这个地方,我第一次自己来,每次都是他开车来接我。

    路上我一直幻想着见到他,我问他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很伤心,我想问他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是怎么做到这么无情的,我是一个人啊,你有把我当成人看吗,你的心长在哪。我觉得我就像一条狗一样被主人遗弃,他是我的整个世界,我伤心至极。

    要不是二楼有一个课外班辅导学校,我肯定还是找不到确切的楼栋,多亏了那个辅导学校,我才在许许多多的楼中确定就是这栋楼。

    路上我很想上厕所,我又冷还渴,我一直想见到他去他家后对他说能给我倒杯水吗,我还想上卫生间。我想象我见到他后与他说的话,我俏皮地跟他说你最好搬家,要不我以后天天来。

    我想到很多,让没想到的是我进不去单元门,我怎么拽都拽不开,这安全门还是好用的。这是第一个困难。

    我徘徊半天,终于在拨号的地方按了201,那个辅导学校,我心很虚,不太敢,开始时按的太短暂,始终没有回应,后来我就一直按,我按了很多遍,它终于收到讯号了,帮我开了门。

    走到二楼,多么熟悉的场景,学校还是敞着门,里面的布置墙上贴的展示板都是熟悉的。

    第二个困难就是我蠢的要命,我居然敲错了门,我一直敲六楼的门,敲了好久。漆黑的楼道,我紧张和害怕,我不是怕黑,我不是怕楼道,我怕关旭,我怕未知,我怕见不到他,我怕见到他。

    敲了好久才有人回应,并不是关旭的声音,我很害怕,那人问谁啊,我没有答复。一片漆黑中,我靠在门边的墙上犹豫了一会儿,我很紧张,我给关旭打了电话,没有人接。

    这是一点活路都不给我吗,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究竟要怎样,我担心他安危,我伤心他绝情,我心中会各种各样的想象。我想我果真联系不上他,这就是他,他一向是这样,每一次给他发微信,不知他猴年马月才会回复,这一次,微信是再也没有了回复,电话也没人接,一切就如我想的,他不给我一点活路,我甚至感觉我就这样再也找不到他了见不到他了。

    我再一次敲六楼的门。我想有可能他朋友和他一起住,那个男的又问谁啊,我说你帮我开一下门呗,他说你找谁,我说我找姓关的,他说没有这个人,我却不死心又说你帮我开门我看一下,他说你找错了看什么一下。

    我又上了一层楼,我上了七楼,我发现这个门才是对的,才是我见过很多次的那个门,这个防盗门和六楼的铁皮门长得截然不同,我确定这才是他家,我重新敲门。

    我觉得自己蠢的要命,敲着敲着我本没想哭但我情绪突然失控,我满心的委屈,我控制不了自己开始哭泣。我怕我见不到关旭。

    关旭在睡觉,我能感觉出来他睡的迷瞪的被吵醒,他问谁啊,我听出了他的声音,我说你给我开一下门。他出来了,我还在低头哭,我一直没有抬头看他,在我的视线范围中我感觉他穿的线裤,他看我哭一会,他说进来说话,我就进去了,我看到沙发前的桌子上像垃圾场,甚至比以往都还要乱。

    我在哭,很丢人,我就走到另一处背对他躲他,他又走过来,我就只好又走到另一处继续背对他躲他,就这样我换了好几个位置,我也问了好多遍你为什么不理我。

    他:“你哭啥呀?”

    我:“你为什么不理我?”

    他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对我说的,说话的间歇都是沉默,他:“不理你你哭啥?”

    我之前想象的场景想象的我要说的话,很多的想象,我所有的想象中都没有想到是这样哭。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也做不出来,我只是一遍遍问他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只想知道这一个答案,我再没有其他能够说得出口的话。

    后来他说:“有女朋友了,微信都卸了。”

    我得到了答案,我说:“行,我知道了。”我便开门走了出去。

    我对这附近不熟,从关旭家出来我只想赶快远离他的家,我就绕过了一道街,然后才开始查地图,看怎么样才能回家,但是这地图也怪,我后来发现它让我兜了好大一个圈子走了好多冤枉路。走过一段路时,听到三个男的和一个女的边走边聊天。那个女的说:“听说他又有对象了。”一个男的说:“他俩现在还不是对象,就是炮友。”

    从开始敲门我就哭得再也停不下。出来后我哭了一道,嚎啕地哭,悲戚地哭,撕心裂肺,哭泣就像一首变奏曲,节奏总在变,旋律是各种各样,我一直哭,泪水一直不停流淌,似乎没有尽头。

    我心中悲痛欲绝,我的眼泪不停流淌,我还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没事就好,知道他没事这是最好的了,我想我应该祝福他,不管怎么做这些心理建设,我都还是痛,痛的不行,很痛很痛,再怎么哭的伤心都发泄不了心中这些痛。

    我怎么发泄我心中满满的伤痛呢,光哭还不够,我很想用手砸东西,我很想做些什么,但是一路上人都很多,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以为我是精神病,出洋相,哗众取宠,我一直在走,后来走到一处稍避人的地,我没忍住用右手狠狠砸了两下电线杆,手很疼,砸的木了,过了很久,我用左手摸右手受撞击的部位还是冰凉的木木的感觉。

    我想起上大学的时候,有很多很多这种时候,就一直哭着走,走着哭,用手捶墙,用手捶树,用头撞铁床,很多这种巨大的悲痛。

    路上哭了很久,我心里感觉平复了,把所有悲痛都哭了出去,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心中渐渐开朗。

    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关旭喜欢过我,只在一开始的时候。

    他说过一些好的话,他为我好,他想让我好,但关旭从来没有把我当人,我就像一条狗,我想到他一直以来对我的冷漠,他心里从来没有我。

    他从没有把我当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