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60章 一日为妓 终身为妓
    一旦开始,便没法结束。

    一日为妓,终身为妓。

    我有点庆幸自己出了许多血,我就不能再做,断了此念,终于得以清净,不用一直从早到晚极其累地发QQ发广告找人,可以做其他事了,可以正常做事了。

    我总是想象关旭生病了或者怎么样,我总是这样想象,他躺在床上,我去照顾他,每天都照顾他,问他想吃什么,喂他吃饭,我可以给他擦拭身体,给他按摩,就算拉屎拉尿我都愿意伺候,我还可以亲他,晚上抱着他睡觉,一直陪在他左右,他就是我的,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感到很幸福,即便养他一辈子我也愿意。

    这个世界上我只爱你,我说过你死了我就不活了是真的,我活着就是为了照顾你。

    每爱一个人时,我总会幻想这样的场景,似乎这就是我的梦想,和爱的人在一起。

    他好的时候我无法和他在一起,我配不上他,我自卑到极点,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丑的人,我没脸见人,从一开始我就这样自卑,没有一点资本,自卑使人痛苦,痛苦让人堕落。

    那我就希望他残废瘫痪生病或者怎样,我希望所有人都抛弃他,众叛亲离,唯有我不会,这样我就可以拥有他了,他终于是属于我的了,终于得以证明我是真心爱他的了。一切多么幸福,我能想到最幸福的事。

    每次下班时夜色中看到骑自行车过去的巡逻武警的身影,我心里都迷的不得了,就那样一闪而过,我极其舍不得,我好想追上去去看看他们的脸。他们的身影实在太美了,我好想看他们的脸是不是也一样帅气迷人,我想摸一摸抱一抱。

    我深深地迷恋那些身影,每次看到都深深地迷恋,一闪而过,却在我心里留下无限的眷恋,每次都心痒难耐,我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到之前和温文凯去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我们排队检票就像情侣一样,我看到两个很漂亮的女生,我想到那次看电影,想到我们看电影,想到我们相处的时日,想到我如何喜欢他,想到我受了多少伤,想到过去想到他心里总是恨恨的,十分的恨,恨死了。

    我又幻想和关旭去看电影,我幻想着和关旭去电影院。如果能和关旭去电影院一定幸福死了,和爱的人在一起,无与伦比的幸福,我想象着和他一起去看电影的所有画面,陷入幸福的想象。

    我也不知道我该想些什么,听着歌时我脑中总是浮现和他在一起亲近的那些美好画面,一半是回忆,一半是想象,那些旖旎,那些缠绵,我幻想着我们再次见面我们相处时那情意绵绵的氤氲的空气。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之前我跟别人说我很喜欢关旭但我们没有可能,他不可能接受我这样的。

    那人还总是表现出不解,我都说明白了,他却还是表现得很疑惑。

    我说:“我做这个的他不会接受的。”

    没想到那人76年的思想却那么开明,“那他就当你是有男朋友呗,正常有男朋友不也得做嘛,不都一样嘛。”没想到他会这样看待,他会这样说,他看的这么开。

    我心想,这能一样吗,和一个人做一百次,和一百个人各做一次,这能一样吗。

    “还是不一样。”

    我没有和谁同居过,我做的可能没有那些同居的人多。我没有过男朋友,我做的可能没有那些有男朋友的多,但我总是和陌生人做能和那些正常女孩一样吗?

    当我失去了第一次时我的精神就崩溃了,我无法认同我自己。当我有了七个人时,我就已经觉得自己肮脏不堪了,我已经时刻难以接受自己了,我觉得我是世上最肮脏的女子,配不上任何一个人,我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恐慌。

    想到这些,回忆这些往事,夜深人静泪水唰唰地流,委屈,生活的每一天都委屈。

    我爱吴伟,我给不了他贞洁,我配不上他,我每天多么痛苦,痛苦的疯掉,头脑里时刻被折磨,我想把第一次给你,可我失去了第一次,我配不上你,我爱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每天痛苦的折磨的没有人样,过着非人的生活。

    如今,154个,我能怪谁,不能怪吴伟,不能怪韩治营,不能怪大物老师,不能怪孙煜,谁也无法怪。要怪就怪痛苦吧,如果不是那么痛苦,不会一条路一直走总是回不了头。

    一日为妓,终身为妓。回头太难。

    总有办法的,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像一个处女一样,像每个人见到我后对我的印象一样,“看你一副纯洁的样子”“看你很纯情的样子”“你长的实在太可爱了”。

    所有人看到我都觉得我长得清纯,像小孩儿一样,都觉得我朴实,本分,保守,文静,温柔,那我就忘记过去的一切,像没有受过伤害一样,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像别人认为的那样,像一个处女一样纯洁。

    可我忘不掉,过去的每一天的痛苦我忘不掉,我不是一个处女,我碎了少女梦,我身经百战,早就万劫不复。

    11月2日星期四。昨晚我有点睡不着。早上我做了一个梦,又梦到贪得无厌。

    我在一个教室里,我可能是老师,或者是什么,只有我在,我不停地搜集每个桌堂

    里的好吃的,有很多成盒的看起来很好的巧克力,还有Q蒂什么的,就像个超市一样,用塑料袋装了满满的好几包,最后我都装不下了,都找不到塑料袋了,我又不想很明显地带走这些东西,就觉得很为难,一方面是贪婪贪得无厌地难以罢手,一方面又像做贼心虚觉得不要再贪婪了。

    我经常梦到吃数不尽的好吃的,有时还会梦到捡钱不停地捡钱,这就是吃货和贪婪的本

    质吧。

    很累很累,很为难很为难,终于醒了,去尿尿,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感觉意识是清醒的还没有睡着,也想去尿尿,但是懒得起来或者半梦半醒懒得全部醒来,这回憋不住了,我看到外面有一点微光,不是完全的黑暗,不知道是几点,本来我以为是很早的时间,但毕竟天已经露出微光了,时间应该不早了也得有六点了吧,睡的时候也都是午夜十二点了,这样梦来梦去的很快也就到了早上。

    后来回忆了一下,我想到我还梦到了温文凯。

    还是在我贪得无厌挨个桌堂搜刮吃的的那个教室里,有两个男人在教室里睡觉,一个是他,另外一个不确定是谁,后来温文凯醒了,他告诉我他之前在外面工作和七个女的在一起,有三个是什么的,另外四个是什么,我也想不起来了,知道他有别的女的,他和别的女的有过,我十分恼火,伤心死了,气的不行。

    我爱的男人不要有别的女的,千万不要。

    早上坐班车经过单位门口,看到那几个武警不好看,歪瓜裂枣,中午吃饭时又看到几个,不太好看,好看的人太少,多的是歪瓜裂枣。见过两三个好看的中意的很喜欢的,很难忘记,一直记着他们的长相,那又能怎么样呢,无能为力。我想如果我是皇帝,见到我喜欢的,要是他也喜欢我他也愿意,我就把他娶回家,但我不是皇帝。

    上周三和周四都有人给我介绍过对象,很少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也没有谁追我,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一直以来都梦想着爱情。好不容易有人给我介绍,就好像铁树开花百年不遇,我免不了心里有期待,期待爱情。

    周三那个男孩加我后并不说话,后来当天我们聊了一些,之后他就再也没联系过我。

    周四那个男孩加我后更是一言不发,我主动跟他聊了几句,他回了几句,就再也没有理过我。

    可能他们都太优秀条件都太好,朋友也多身边都不缺小姑娘,所以根本就不惜的理我。

    喜欢我的人太少。同事对我说,差不多就行,别太挑,别挑花眼。

    他们以为我挑,但我从来都没有选项,从来没有人给我选项,喜欢我的人太少,没有人喜欢我,当别的女孩有人喜欢她们追求她们送她们鲜花巧克力送她们礼物,我都心里无比地羡慕,就一直无比艳羡来着,从来没有人喜欢我,连朋友都没有,我好自卑。为了得到她们得到的,为了让也有人喜欢我,为了追求爱情,老天知道我付出了多少错误的不该付出的肮脏的东西。

    眼皮子太浅,嫉妒心太强,心里太脆弱,太渴求爱情,心理失衡,社交障碍问题,诸多的问题,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

    与人闲聊时,像是邻居的一些叔叔阿姨,或者坐滴滴时和司机闲聊,别人经常就会说这样的话,“你找个对象就好了,找个对象就稳定了,就都有了,他还能照顾你。”

    起初我觉得还有点奇怪,但别人总这么说,我就觉得不奇怪了。

    可能所有人都觉得一个小姑娘在外地讨生活自己租房子住,都觉得不容易,无依无靠,他们都觉得找个对象就算有了依靠,就有人照顾了,就好了。可是,男人这样危险的动物,能靠得住?他能照顾我?他不骗我就已经烧高香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