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62章 轻度阿尔茨海默
    同事说我可以往省里考,都鼓励我,我就真去查看了省里某单位这次招聘的公告。

    本以为就是我要不要报的事,结果我却发现我根本就不符合报名的条件。这次招聘的岗位里没有要我这个专业的,之前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发现。同事也没想到。

    “还要求专业啊。”

    “都要求专业,现在考试大部分都限制专业,专业卡得死死的。”

    我便想起去年年末时去顺河报名考试也是不让报,由于我这个专业,真的很多都报不了,很少有招我这个专业的,一般就只能报个不限专业的。

    那时失业在家,在家呆的要生蛆了,每天百无聊赖,无聊的活不下去。

    我打算报名的那个岗位的专业要求是土木工程相关相近专业。排了大半天的队伍,排到了后,那个工作人员是个男的,特别憨厚,看到我的简历立即脱口而出:“哎呀,白瞎A大的学生了。”

    果真,不管到哪,人家都说会说你来这太屈才了,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白瞎了。

    我看到布满一整张A4纸的专业都算土木工程相关相近专业但就唯独没有环境工程,我这个不算,给排水工程算。

    于是我又改排不限专业的那个岗位的报名队伍,这队伍更长,好几十人,排了一个小时,终于排到了,那个审核的工作人员审核时用强调语气说“你吉林大学?”

    我懂他的意思,我便颇为调侃地回答:“学习挺好的是吧?”

    他说:“是”。

    每一次得到认可,我都高兴不起来。总是得到认可,总是很多人仰慕我的学校,总是夸我学校好。但我一直挣不着一分钱,全世界都觉得我很优秀,只有我知道我有多垃圾。

    找工作太不容易,就像找对象一样。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就想过一辈子了。

    思想没有那么活,能力没有那么大,没有其他卓越的技能、本事、人脉、资本,暂时没有其他的路。

    我是个对生活没有追求很容易满足的人,有口吃的饿不死有地方住冻不着我就感到无比幸福了。

    鞠丽颖上学晚,她25周岁才本科毕业,我22周岁本科毕业的。李萌今年32周岁了才开始正式工作,这算第一个工作。她们可能没有我之前的那些波折,她们可能较我稍微顺一些,很多人的人生比较顺。不管开头怎么样,我们都希望自己能越走越好。

    总是听鞠丽颖、李萌还有一些同事抱怨工资低抱怨活多抱怨各种不公平对待,我却感到万分的满足,这是我一生当中最幸福的时日,是我所能达到的最好最幸福最稳定的阶段。有时我想到我自己居然有一张大桌子有一把大椅子我都感觉这实在是太棒了,像一个美梦。

    当你经历过很多很多的不幸,你就会明白我的感受,只要不痛苦就是幸福了。当你经历过很多很多的痛苦,你就会懂我的感受,对一切都倍加珍惜,这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光了,我以前生活在地狱中。

    如果你经历了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你经历了我经历的一切,你知道我是怎样的存在,你会懂得我是怎样的知足,活着就已经很美好了。

    11月5日星期日,今天真的挺难熬,中午十一点起来的,浑身难受,头难受的尤其厉害,心脏也难受,浑身都不痛快。

    晚上去超市买了一份拌菜,我还问他是在这付还是在门口付,他说在门口付,后来到了门口我看着竖形冷冻柜里摆放的众多雪糕,很多都很贵,有的小小的一根要将近二十块钱,我想到如果有男朋友他会舍得给我买这个很小很贵的雪糕吗,我看了会,想了想,我有点想买那个七块钱一盒的,感觉那个还挺实惠的,后来觉得吃雪糕不好,也没有买,就径直走掉了,到家了我才想起来我竟忘记了付拌菜的钱。

    我的状态不好,我感觉我的一切状态、症状有点像轻度的阿尔茨海默病。

    我的记忆力不行,我头很难受,到处很难受,脑袋好像不中用了,我的所有天分所有天赋都在消失,我现在就如同一个废人,但要说我什么时候不是废人,我感觉我从2003年上了初中开始我就差不多变成废人了。

    我活得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没有朋友,周末只能一个人孤单地度过。

    这个周末不好过,不知道做什么好,我没来事,但是我不能继续得瑟了,得休养。因为周二时的症状不妙,我之前所有强烈的欲望都被血平息。

    我在网上查了:女性性交出血的原因很多,大致可分为两大类1。器质性病变:如外阴炎,阴道炎,子宫粘膜下肌瘤,宫颈息肉,重度宫颈糜烂,宫颈癌,尿道炎等,2。性交不当如性生活过程中用力过猛导致的阴道机械性的损伤而导致。

    我肯定属于第一种,我觉得我可能是宫颈糜烂或者宫颈癌,或者宫颈息肉类似的。

    别人都说让我去医院看看,但我拒绝去医院,我对去医院看妇科有很大的阴影,从大学时第一次去,我就有很大的阴影,那时紧张、害怕、自卑、伤痛,很多很多难言的复杂情绪,尤其那时候还小。

    我感觉这几天我对关旭的思念在渐渐淡化,慢慢淡化,不像之前想到他就想的不行。但我并没有忘记他,没有一天。

    我甚至不想忘记他,不是想忘忘不了,而是根本就不想忘,我不想让他从我的记忆中淡去。

    其实这就是我,感情的牵绊太重。

    温文凯2015年7月22号离开我,我在2016年9月末回到家后,还在分外想念他,这中间竟没有一天停止。我躺在卧室巨大的床上幻想着床的另一侧是他,幻想着,想他想的不行,我幻想着他是我爱的人,他是我的老公,我充满了美好的幻想,我幻想所有的氤氲,所有的旖旎,所有的爱。

    关旭说丰富自己的生活就不会被感情太过牵绊,可我压根就不想忘记他,可能我就想做一个牵绊的人。

    2017年11月6日星期一,昨晚一宿没睡着,可能是昨天中午十一点才起,所以晚上就一点也睡不着了。

    挨到今天早上就一直没睡着,后来七点到八点十四出现了梦境,没睡实或者没睡着所以才有清晰的梦境,感觉就是潜意识里的幻想,这种半梦半醒是最累人的。

    八点十四起来后头木木的,像被谁拿大棍子抡过,难受的不行,来到单位后,慢慢头才好。

    梦境中大姨夫家养了一只很大很大的狗,像是萨摩,但是萨摩没有那么大的,这只狗真是巨大,白白的。很多亲戚都在,大姨也在,他们说它是阿拉斯加,我想它可能是只巨型阿拉斯加。我也逗这个狗玩。

    后来我找不到这只狗了,我发现原来在远处大姨夫在带着它玩飞盘,它热衷于玩飞盘顾不上别的就不再理我也不理大姨。还有另外一个人和他的狗也在玩飞盘游戏。

    这个飞盘实在是太厉害了,绝不是普通的飞盘,而是像是飞机的样子,狗踩上去就一直在天上各种滑翔,我看的惊心动魄,很怕它会摔下来。另外那个人的狗很会玩这种飞机,大姨夫家的狗试了好多次,最后才成功飞起来,最后它在天上飞了好久才平稳着地。

    后来它不玩飞机了,我又开始拿东西逗它玩,我扔了一个手套,它就去捡,但当我想把我的手套拿回来,我却不敢跟它抢,我觉得我抢不过它,害怕它。

    下班后在班车上就很饿,我想象着如果是以前上学回家吃饭时,妈妈一般会做什么,我想到了以前家里常做的韭菜鸡蛋,是把韭菜切碎的那种做法,想到吃的我感觉非常非常饿,吃的欲望特别特别强烈。

    我想着我要去还钱,昨天买拌菜忘记付款的那八块钱,要不心里会一直不安,我又想到我还有一盒酸奶,我不想喝,也一起给他吧,那个男孩儿看起来还挺有趣的。

    下了班车我先去吃盒饭,路上我看到一对情侣。

    他们也许是热恋中,女生长得挺可爱挺甜美,男生个不是很高,他俩溜达,手拉手拽着,离得比较远,后来就一下抱到了一起,我好奇男的长什么样,又仔细看了那个男的,男生长得也还算精神。

    看他们都挺养眼,美艳动人,他们紧紧的抱着,我都感受到了强烈的爱的荷尔蒙。

    我想到关旭,我抱过关旭,关旭也抱过我,我们也像这样,有那种爱情的荷尔蒙,可是,最终又是什么样。我想到多年以前,在大学一开始时,我就向往着爱情,最后却是这个样子。世界上还有比爱情更伤人的吗?

    吃盒饭的那个店里有一面大镜子,我站在镜子前照到了自己,我看到两个眼睛下面重重的下眼袋,我一时不敢相信,这实在是太丑陋太吓人了。

    我一直没忘了这茬,后来吃完饭我又去照,依旧是那个鬼样子,我不想去相信,我摘了眼镜,又用手揉了揉下眼袋,又照了照,还是没什么变化。我怎么会这么丑。

    这太吓人了,我已经是这种见不得人的鬼样子,我的自信一扫而空。有那么一瞬我想到去找人,来证明自己,我涂上伪装,遮掩自己,越自卑,越疯狂。

    我去了超市,我走到那个拌菜柜台前,那个人一直低着头聊微信,还不是拼音打字,而是手写,我差不多能确认是昨天那个小伙,但我看他很专注聊微信的样子,想他可能是和对象在聊,我不好意思打扰,我又自卑,觉得自己长得像鬼一样,就一直看着他。

    好半天,他反应过来前面有人了,我说:“昨天我不是买的拌菜吗。”说着我把八块钱给了他,但我极其不好意思,酸奶没拿出手,我感觉自己丑,做什么都不再敢了。

    “你忘付钱了啊?”

    “嗯,昨晚对账没发现吗?”

    “没发现。”

    “今天核帐没发现啊?”

    “不是我对,他们没告诉我,”他又说:“没事,美女,忘了也没事,就当请客了。”

    他真是挺会说话,这种会说话的小伙还是挺有样的。他嘴里称呼美女,但我知道我的鬼样子多吓人。

    我又经过健身房楼下,我想把这盒酸奶给我熟悉的那个给我办卡的会籍顾问,他昨晚请我吃了炸鸡叉,我等了他半天,没看着他。

    那个我心目中另一个更加帅的会籍顾问我看他今天头发变样了,我说:“你剪头发了了?”他:“没剪,自然的就是这样下来的。”他今天没抹发胶,发型没有以前每次精神,但却是萌萌的另一种感觉,他的模样如同花儿般的少年,长得还是好看。

    我回到家,禁不住流泪,一直以来我都在等待爱情,都在无比期待爱情,我在羡慕全天下的情侣,最后的最后,我是变成这个样子,我变成这个鬼样子,我丑的吓人,更不可能会有人注意到我对我有爱。我我该放弃了。

    好想放弃啊。所有人都抛弃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伤害我,都抛弃我,温文凯抛弃了我,楚翔抛弃了我,关旭抛弃了我,我真的该放弃了,我是世界上最丑的人,每一个我爱的人都抛弃了我,我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绝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