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63章 健身房的小帅哥
    2017年11月7日,星期二,感觉很闷。

    昨天我就想到,生活很闷,没有乐趣。

    我每天上班,但我仍然如同与世隔绝。

    我担心我的身体,我担心我的身体最担心的不是健康本身的问题,而是一直这样我没有办法活下去,我需要我的身体来给我带来乐趣,它现在不能够,这就不好,这就让我孤独。

    我现在身体出了问题,无法约人,别人约我我都拒绝了,这样我就与世界失去了联系,我失去了生活的乐趣,我好像被放在一个封闭的容器里,有时都要透不过气,这样活着太没劲了。

    和别人亲密的联系就像一个突破口,带给我希望,与外界取得联系,能让我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我向往美好的爱情,如果没有爱情,那就给我其他的替代品也好。我喜欢那些肢体接触,那些身体的交流,我渴望那些肌肤的触碰。

    如今不能有乐趣,我都想到去ktv,在那也有乐子,也热闹,有事情做,在群体里,就不会那么孤独,总比一个人要强。

    星期二下班去健身房,本想去看看那个我喜欢的会籍顾问,路上看到几个形象不错的女生,我就一点自信都没有了,又想到许许多多美丽的女生,我真的彻底没有自信。

    楼下没看着他,楼上也没看着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请假了,我又想到也许他辞职了,想到我觉得失落,我也许再也看不到他了。

    在健身房也感到孤单,没有人搭理我,我融入不到这个世界里来,我看到整个世界的人都在热切地交流,却没有人和我交流,我也不知道要和谁交流,我好像徘徊在世界的边缘,我感到很孤立,孤立让人感到自卑,让人敏感、脆弱,心里滋生各种疾病。

    后来过了很久我终于看到了他,之前不知道他猫到哪去了。

    这一次看到他,我觉得比较一般了,不像以前我每次看到他那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可能是我审美疲劳看腻了。

    由于遇到一个美国人来看健身房,我爱慕的这个小帅哥一点英语都不会,我便主动帮着他们翻译了一下,小帅哥就加了我微信,方便通过我这个翻译联系他的这个外国客户。

    我加小帅哥微信后看到他以前的朋友圈有一条说有一种想结婚了的感觉。

    我时常想结婚,我很孤单,我想有人爱我,我想有男朋友,我想结婚,我从来没有过男朋友,我好想好想。我以为他是一个情感温柔细腻的人,我们有着共通的地方,我们都向往着诚挚美好的感情,我们会有共鸣。我以为我们之前相处的过程是有一些美好的感觉的,因为我对他是有感觉的。

    回到家我问他:有没有人说过你好看

    过了很久他回了省略号。

    我说:我就问问

    他:你猜

    我:我不知道,反正我夸过,别人不知道,所以我就问问你

    他确实对我毫无兴趣,一个人对你有没有兴趣喜不喜欢你是显而易见的,一直以来我总跟他说话,我总是夸他长得好看,我对他的欣赏是显而易见的,他对我的冷漠也如是。

    好像我活着的意义活着的乐趣就是有人喜欢我,我总是幻想着爱情,从小到大,但所有人都对我没兴趣,我特别不招人喜欢。

    我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抱有幻想,但他们喜欢别的女孩从来都不会喜欢我。

    他们不喜欢我至少还有人喜欢我,愿意给我付钱的那些人喜欢我,有一个人喜欢我就好,起码有人喜欢我,这便是我活着的乐趣。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总是需要有人喜欢你。

    星期二晚上我睡不着,十点就躺下了,但是不困,就一直看手机,像往常一样又到很晚,不知道跟我的帅小伙有没有关系,我寄予了爱情的希望,没有人喜欢我,所有人都不喜欢我,都对我没有兴趣,我感到希望破灭了。

    破灭了也好,也许是又躲过一劫。

    只是每天晚上睡不好,这眼睛这重重的吓人的眼袋真是没法看。

    11月8日星期三,上午小帅哥让我问昨天晚上那个外国人对健身房环境满不满意,让我再跟他解释一下一年的费用是999人民币,不是美元也不是英镑。我就跟那个外国人微信上又聊了起来,他说他知道是一千人民币,等到他一得到他的第一个月薪水,他就会去办健身房会员。

    晚上我见了“望穿秋水”,有的时候我闻到他的一些体味觉得恶心,每个人都是想和自己十分爱的人在一起,我一点都不爱他,自己爱的人才不会觉得恶心。

    我就像一个胆小的乌龟缩在壳里,一场原始行为后,我变得勇敢,我敢于探出自己的脑袋,能够暂时抛却自卑,就真的一下子勇敢,敢于和人交流,敢于实现自己的愿望,我想摸一摸我的小帅哥。

    因为之前在他朋友圈看到一张美颜的照片很像鹿晗,晚上我给小帅哥发微信:鹿晗

    很久后他回:……

    对了,那个外国人回你话了么?

    我想到如果外国人这单成了,我是功不可没,微信上我问小帅哥:我盯着他,他要是办了,你给我啥好处?

    他说:你要啥

    我心里有浪漫的幻想,我想要摸一摸小帅哥。

    依旧睡得很晚,11月9日星期四,早上醒来就很恶心想吐,很难受。也有可能是昨天中午的药效得到发挥。

    今天我好像身体特别不好,有点发烧,一早上头就疼,好像感冒了,身体里很寒冷很寒冷。身体不正常,五脏六腑好像都不健康,都像是要衰竭的样子,心脏也病弱地难以承受我的身躯,我能感觉到它无奈地跳动、躁动。

    我感到我的身体可能每天熬夜睡得晚熬完了,我的眼睛更是每天都丑的吓人没法见人。身体今年以来都是特别虚,动一动就会冒很多汗,虚弱,我感到难受。

    我的身体难受,我没有人可以说,我没有一个关心我的人,我又感到无助,我的心里难受,我的父母平时也从不联系我,我没有朋友,没有恋人,我在这个世界上感觉不到一点关爱和温暖,只有无边无际的寂寥,我只感觉我是一座病弱、丑陋、面目全非的自卑的孤岛。

    星期四晚上我又去了健身房。在楼下看到大辉,只有他一个人在。和他聊了几句给了他酸奶我就上楼了。

    上楼去了他们会籍顾问的屋里,看到小帅哥和小易两个人在,我就和他俩一直说话,不愿离去。

    “就你俩在,石楠呢。”石楠是当初给我办卡的那个会籍顾问,石楠是95年的,比我小很多,我以为小帅哥也是95年那两遛,有一次我得知小帅哥是91年的,我觉得他真的很合适,比我大一岁。

    “石楠今天休息。”

    “林赫呢?”

    “林赫和他对象在那屋呢。”小帅哥指给我看。

    我喜欢小帅哥,我知道我不该喜欢他,既然他对我毫无兴趣,我就不该再惦记他,可是心里还是喜欢。我只是假装无所谓,他是真的不在乎,就像关旭,从来对我没有上心,是真的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

    你我之间本无缘,全靠我的不要脸。

    我站在小帅哥和小易中间,靠着桌子,我抑制不住自己,我说:“我想摸摸你的头发。”我就摸了小帅哥抹了发胶的头发。

    后来我伸手向右摸了一下小帅哥的脑门,随手又向左摸了一下小易的脑门。我伸出手掌对着小易的脸比划着,“你的脸好小,巴掌脸。”然后我又对着小帅哥的脸比划,他的脸盘儿比较大,小帅哥自嘲说他自己猪腰子脸,小易说:“我想起来一个小品,赵四和刘能演的,春节晚会上……”

    我仔细观察小帅哥的五官,他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也是挺挺的,小小的嘴,我说:“你的五官都……”我想说类似都好精致,都好立体,都好端庄这样的话,但我没想好怎么说,小易就接上去,“都好模糊。”他们就都笑。

    我对小帅哥说:“你的眼睛好大。”小易说:“你看我眼睛大吗?”

    之前我就观察过,小易的眼睛非常大,“你的眼睛好大。”

    “我就指这双眼睛活着呢。”

    后来我竟摸了小帅哥的脸,“你说你是络腮胡子,看不出来,也摸不出来呢。”他笑着躲我的手,“诶,诶。”我真的太色了,可是我抑制不住我自己,就是想好好地摸一摸他。

    我在跑步机上跑了三十分钟后,又来找小帅哥。

    后来林赫回来办公室了,大辉也回来了,林赫指着大辉问我:“你是不是相中他了?”我指着小帅哥的后背弱弱地说:“我相中他了。”

    林赫说:“你相中他他有对象了,这些人里就他没有对象,你俩加微信了吗?”他说小帅哥有对象了,就大辉没有对象。

    “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还不好意思了。”

    我就走开了。

    有一天小帅哥没来,休息,石楠说他相亲去了,后来我问石楠小帅哥真的相亲去了吗,又听石楠说没有,都不愿意处对象,谁都不愿意,一个人多好,我就以为小帅哥没有对象,也不知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回家之后我给小帅哥发微信:我还以为你没有对象呢。

    他也没有理我。

    一方面非常渴望谈恋爱,这么大了没有谈过正常的恋爱,无时无刻不在渴望,一方面想起来曾经许多可怕的不好的事情,觉得男生也好,恋爱也好,都无比可怕,感觉这种凭一时的眼缘就投入感情真的很不靠谱,你不知道那个人他是有多么的坏,你急需感情,你就去投入感情,这样的盲目最后只会留下无尽的悔恨,还是要充分了解一个人,知道他是好是坏,他的心是干净的还是脏的,才能够在一起。

    又有一些人联系我想找我,许多人说过请我吃饭,可我不想和我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个人都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这一晚上的梦简直就像没睡觉竟做梦了,梦特别真,我真的以为我第二天要参加中考,我遇到很多的困难,我好像还没有来得及复习,十分紧张,我和依依在宾馆里,或者是在什么房间里,我总是处于十分难堪的境地,内心真实的想法从来不得以表露,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不痛快委屈的,从来都是委曲求全,梦里总是这样的,总是很难堪,很不好的感受。

    我又梦到许许多多数不尽的好吃的,各种美味的馅饼,我的食欲我的贪欲每每在梦里原形毕露。

    我又梦到,这个我总感觉不是梦到,而是我惯于想象,可能就是我清醒后或者半梦半醒潜意识的想象。可能是我,可能是另外一个我想象的女孩,她的男朋友很强势的那种,也许我是抖M属性,我总是想象那种抖S的男人,他会动手打那个女孩,各种性虐,还会找许多人来轮流,充满了黄暴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