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66章 噩梦萦绕的清晨
    11月13日星期一,昨晚失眠,又几乎一宿没怎么睡着。

    今天早上我拎着兜子在路边等车,有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阿姨从我身边经过,她说:“小姑娘,给你本台历要不要?正好你有兜。”说着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本挺漂亮的台历,吓得我连连后退说:“不要。”她说:“不要啊。”就又把台历放回包里走了。

    尽管我贪婪,女生都属龙的,很多东西不用也喜欢囤着,都是多多益善,但陌生人的东西谁敢要啊,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隐藏的目的,感觉还是有些蹊跷。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格外受命运眷顾的,我想起娟子格外受幸运女神的青睐,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以前公司从来没有组织过旅游,她去了后公司就组织他们去日本旅游了一圈。

    我的第一份工作,我们公司每年都有旅行活动,我去的那一年,公司组织我们省内游,漂流爬山这种,我说咱们怎么不去远点的地方,小茹姐说:“哼,公司经费就是那些,每个人五百元的标准,怎么可能出省呢。”后来我辞职后,第二年2015年,公司组织所有员工去的北京,第三年2016年,公司组织去的日本。我从来没有去过北京,我从来没有去过日本,我没怎么旅游过。

    2015年我和娟子认识时,我们都处在失业找工作阶段,后来娟子找到了一个,她刚去第二天就赶上公司聚餐,她说:“其他同事都说这是公司第一次聚餐。”我觉得她挺幸运的,她去哪都能赶上那个公司的福利活动,都是第一次,她不去,那个公司就没有,她去了才有。很快公司组织她们去外地学习,正好是她老家,她就趁这个机会回了趟家。

    有时候我认为我也是被老天爷眷顾的,小学五年级时有一次晚上,我的很大的一个热水袋漏水,洒了我一被窝洒了一床的水,起初我没睡着,我知道它漏水,但我就是不管,后来我睡着了,早上我醒来发现我整个床全湿了,如同水床,热水袋瘪瘪的,里面的水全洒光了。我很后悔昨晚我没有管。

    我妈气死了,她厉声训斥:“要是不干你今天晚上就别睡了。”

    后来天空出现了很大的大太阳,在院子里晒一天,床垫子褥子都完全晒透了晒干了。连续多日的阴雨,就在我需要大太阳的时候突然出现了烈日,我想一定是老天爷想帮我。

    老天是会帮助人们的,它为每个人都安排好,该是你的,它一定会给你,你得不到的,那就本不该是你的。

    11月14日星期二,今天早上的梦真是太吓人了,完完全全就是噩梦,不知道我这段时间为什么总是被噩梦缠绕。

    昨晚在板面店吃饭时遇到两个小姑娘,我听她俩一直说学校的事,还说什么唱歌,我觉得她俩是学唱歌的,只是我疑惑这附近有什么大学呀,于是我问:“你俩是哪个大学的?”

    其中一个小姑娘说她俩是法院旁边那个学校。

    我就更不解了,法院旁边也没有大学呀,好像有一个课外班,教小孩的,她俩是在那当老师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俩是学播音主持影视编导的艺术生,家在外地,就是在这边学习,现在高三,她们看起来很成熟,我没想到她们才高三。

    那个女孩说:“就像有一些211的大学也招艺术生。”

    今天早上我做梦梦到了我的初中同学,一个女生,卢静祎。我特别不喜欢她,从上初一开始我就讨厌她,她从来不学习,胖,我觉得她一无是处,她还总是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嘲笑别人,非常招人烦。

    我一直很喜欢学习,学习很好,她让我帮助她学习,她根本就不用心,我给她讲她不会的题,让她写作业,她却总是犯可笑的低级错误,抄东西总是抄串行,给她检查作业帮她挑出写错的字改为正确的了,她却还是按照她写错的订正了好多行,就像没有脑子一样,她真的一丁点的心都没放在学习上,要是我的孩子我真的会劈头盖脸一顿揍的。

    我之前还和她做过同桌,那时我就非常不喜欢,有时我还伸手打她,其实我也挺讨厌的,我不应该总是因为别人而使自己受到影响,我应该专心做自己,而不是把我所有的时间都用在鄙视别人讨厌别人上。

    我们班的语文老师潘老师是个老太太,她夸赞卢静祎读课文读的好,鼓励她去学播音主持。

    潘老师本身就是平卷舌不分,我很讨厌平卷舌不分的人。她上课就只会照本宣科,像个傻子一样按照教材全解讲每一篇课文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丝毫没有启发式的教学,我讲都不知会比她好多少。

    后来有段时间她出门了,一班的班主任,一位年轻的语文老师给我们代课,这个老师就非常用心细致,她从不会把东西直接给你,总是启发式地提问,启发学生思考,把东西抠得很细很细,只有这样,才是真正能获益才是真正有趣的教学,像那个老太太一样傻瓜式教学,真的太无趣,根本不用做任何思考,太懒惰。

    后来卢静祎真的去外地学了艺术,没等到初中毕业,就走了,一个平卷舌不分的人,没看出她有任何的朗诵天分表演天分,就靠她的自我感觉良好去学了艺术。

    很久前在微信上有个男的问我“你去那个胖子家了?”我装作不解发了一个问号回去,他又把那个人的微信名片给我发了过来,说“就是这个。”我觉得可怕,和别人认识的人发生了关系,感觉很难堪。那个男的又跟我说“以前有个美女玩过三人,性欲特别强,能累死我们。”

    我梦到我见了一个男的,他带我去了一个胖子的家,他们是朋友,我发现我认识这个胖子,我居然又和他见面了,我心里不舒服很别扭,但我假装无所谓的样子。

    后来居然又来了三个人,有一对夫妻,还有卢静祎,这太可怕了,我没想到她居然做了这个,她是在学校学艺术的学生,万分的尴尬,多年未见,再见竟是这种场景。

    总之,这像一个梦魇,梦里万分的可怕,想逃,不好逃。

    后来紧接着我又做了一个噩梦,我在市场上逛,看到卖各类糕点的小摊,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糕点,种类丰富,每一种都看起来特别诱人,我很想买,可是我没带钱。

    后来我走路时遇到了我妈,我朝她要两百块钱,她不给我,这是中午,我下午还要上学,但又好像是我弄错了,我妈说你睡糊涂了啊,这是晚上放学,我不必再去学校,我晕乎乎的,我也弄不明白了,这到底是中午还是晚上。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妈就是非常不想让我在这买,最后我坚持要买,还是要了两百块钱。

    等到我回到我相中的那个摊儿前,已经没有我之前看到的那些个诱人的面包、蛋糕了,是一些芹菜等的蔬菜,摊主看我想买,又把糕点从下面拿了上来放到了板子上,我选了几样。

    等我付钱时,问题出现了,我明明之前拿的是一百元钞票,我给了她,这钱却像变魔术一样变成了两半,我以为是我不小心撕裂了钞票,我看到我给她的一半是半张一百元的钞票,而我手里的一半却是半张十元的。

    这可怎么办,那一半的一百就算到银行兑换也就能兑换五十,可是这钱怎么会这么神奇,一半是百元,一半是十元,我想之前是我没看清楚,这钞票自来就有问题,自来就被做了手脚。

    当我换另一张百元钞票,抬起胳膊给她另一张的一刹那,我意识到骗局,摊主和几个人开始在我腋下对我做手脚,她们在我身边有一些动作,我意识到不是钱本身有问题,而是她们就像魔术师一样手快手法娴熟能掩人耳目地做手脚,调包或是怎样。

    但她们就是不肯放过我,一直在让我上套,我想脱身却无法脱身,我深陷骗局,身心俱疲,无法脱身,她们这群骗子泯灭良心,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很恐惧,我很后悔,我心里不勇敢,我有点崩溃,这世界上的骗子实在太多了,我承受不了这么多,他们这是逼我死。

    我才知道我妈不让我在这买东西的原因,因为觉得他们有问题,他们果真就是心狠手辣阴险狡猾的骗子。

    我总是身陷各种无比可怕、十分艰难的梦境,在梦里,我以为是真的,一切都那么真实,每一个物件,每一个摆设,每一处细节,都无比清晰具体,丝毫不模糊,就如同是真的事,我就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只有醒了我才发现是梦。

    还好是梦,真好,回到现实真好,梦里是无边的混沌的苦难,现实是明朗的清晰的正常的世界,没有苦难,一切安宁,岁月静好。

    这些苦难就好像是我真实的过去照进了梦境,我不想重蹈覆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