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68章 我的感觉又回来了
    11月18日星期六,“艾伦”找我,我下午还是去了他家。

    从周三那次非常不好的体验后,我本不想做了。

    做不该做的事的时候,总是在心里给自己找很多理由。正常应该17号来事的,没来,可能马上就来了,到时候就不能做了,那就珍惜这最后的机会吧;坐公交出去溜达多好,我喜欢坐公交,总是找这种理由。因为总是害怕,总是犹疑,害怕坏人,害怕坏事,总是给自己找勇敢的理由。

    下车之后好冷,脚好冻,我想暖和暖和,我到了顺路的店里买了土豆粉,在店里我都冻的没缓过来直嘚瑟。

    到了他家,吃完了土豆粉,我去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

    每次我到他家后,我都感觉他不怎么关注我,他就会做他的事,很少关注我。

    他打完游戏又说我:“你离我近点我能整死你咋的。”我就趴在了他的腿上看电视,躺在腿上躺在肚子上我感到放松感到温馨,后来他就开始摸我了。

    我的感觉又回来了,我很有感觉,很有很有感觉,我跟他说:“我来事了不能做。”

    我下车后就流了血,我到了他家立即去厕所垫了卫生巾。

    他扒我裤子也看到了卫生巾上的斑斑血迹。我一直跟他说我不能做,他就是不肯不做,他就说没事,刚来都没事,这个不算来,他非要做。

    我说肯定有血,肯定有,他就说不能有不能有,我说肯定有,最后他还是弄了我。

    搞笑的是完事后他发现有点血,他一直说我,他翻来覆去说:“这不扯犊子呢吗,这不扯犊子呢吗。”翻来覆去重复这句话。

    他说话真的太气人了,他的一些口头禅,一些习惯性说法,让人听了真是反感。

    他后来又说:“我也不是憋的狼哇的,非得做不可,你说你……,以后你可别这样了。”

    他一直说来说去地怪我,我真是奇了怪了,当时他非要动我,我说不让根本就不好使,结果这他完事了,他又一直说我,赖我,把所有一切都推卸到我头上。

    上次做了两次,他累的不行,累的起不来,还在沙发上睡了会儿才缓过来,我说你以前也都这么累吗,他说以前没整过两次,都一次,他一直说以后可不能整两次了。

    这次完事后他看到有些许的血,他就说那个意思,说不整了,可实际上他都已经整完了呀。

    他应该给我五百,之前微信上说好了,我来之前让他给我发了一百,做之前再给我四百,可做之前我要他说不会差我的没给我,他说:“都到这个时候了就先别提了。”

    我们坐到沙发上,他后来边说“也别让你白跑一趟”边给我发了三百红包,说的好像是他原本不该给我他好心施舍给我似的,然后他马上又说:“哎呀,发多了,之前给过你一百了,你给我退回来。”

    我给他退了回去,他说:“你等会这个有延迟。”我想:有延迟?哼,他不是很有钱很傲气吗,延迟这三百难道影响他给我再继续发吗。我想起赵洋,他骗了我两千。

    我心里恐惧,我以为“艾伦”也要骗我,说有延迟他不能继续发然后我回家等最后他也不会给我转,我说:“那个退回去是立马到的,我之前用过。”他说:“到没到我还不知道啊,我用的银行卡付款,这个还没到呢。”

    他后来又发过来200红包,他没骗。

    坐在公交车上我突然感到,很多东西都让人害怕,不踏实,只有吃东西让我感到踏实,只有吃到肚子里的东西是真的,有的时候我对食物有着很大的渴求,我可能是想要一些踏实的感觉,但其实从小我也就是馋,就比较好吃。

    去“艾伦”家的路上,我带了两个奶酪条,本来我想先去买点蛋糕、蛋挞,但他一直催我急,我在家很不自信很自卑我拖了好长时间才出发我已不好意思再拖就没有去买我想吃的东西。但我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依托,食物是我唯一的依托,没有不行,我会很害怕,于是我带了家里最后的两根奶酪条在路上。

    回家上车前,我也买了泡芙、蛋糕、糖葫芦,因为冻脚,我还买了双鞋,要不在车上干嘛呢,心里只要有能惦记着的吃的,就感觉生活有意义,没有能惦记着的好吃的了,就感觉生活毫无盼头了。

    很多人都让我害怕,我怕坏人,很多人,甚至同事,我有时都感到害怕,我不敢信任,有时我会很怕她其实是一个坏人,一个可怕的人,怕她害我,我是孤立的,我没有任何的社交能力,这让我比别人更加地敏感脆弱。

    而我不怕的,我全身心信任的,像关旭,我真的把他当成了我的老公我的孩子我最亲最爱的人,他又是如何待我,我每天流不完的眼泪,在他心里我什么都不是,就像路上一只毫不相干的狗,他就是这样待我的。

    周六早上我一直幻想着色情一直在脑子里编各种黄色暴力故事到快中午才起,周六晚上我看片看到了两点,似乎只有这些不健康的能给我带来快乐,本来开灯时眼睛就不舒服,关了灯又一直看手机,看的眼睛疼,眼睛熬不住,周日早上我有了意识后还是困不愿起又一直在脑子里编各种故事到快中午才起。

    我总是这样,好像我的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别的事,总是幻想这些情情爱爱,要么就是虚构很多极度黄暴污的故事。

    星期三还是星期四早上我梦着噩梦,很难堪的情境,我梦到我在一个教室里,我和一个男的坐一桌,还在上课,而我们就在一起嗨干,他抱着我,我坐在他身上,很流畅,如同赤桥下的暖流,那感觉真是很难堪,我们还在课堂上,我们还坐在前排,所有的同学会听见我看见我,我很怕很怕。还好只是个梦。

    总是离不开这些,要么是梦里赤裸裸的难堪可怕的处境,要么是有清醒意识时自己主动去编造虚构满足自己某一方面心理需求的淫秽故事。

    11月20日星期一,新的一周开始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总是不愿意直接睡觉,昨天晚上又是看手机到一点半了才关机。

    这几天晚上就总是不愿意睡觉,就在那翻来覆去摆弄手机上那几个软件,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可摆弄的,就好像强迫症似的,总感觉有什么没做,不想睡。可能就是一天什么有用的都没做,什么都没完成,不充实,心里也不踏实,可能就是没有成就感吧,所以不想睡不敢睡。

    熬夜真心难受,今天早上也一直不舒服,头不舒服,身体僵硬寒冷,熬夜伤身。

    每天早上都能听到家里的很多动静,他们都是那个时间起床,起床后就各种动静。

    早上我睁开眼睛看手机显示时间7:26,我想幸好只是个梦,我梦到了大学。

    这就像我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我好像曾经做过这个梦,在梦里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又温习了一遍那些或真或假的事情,也许我是又温习了一遍我的大学。

    梦里我是属于一个班级的,就是我们院我们班,我梦到了一些同学,好像是一些似曾相识的面孔,但现在我又全然不记,就像我的大学一样,总是对很多东西有期待,但最终是一无所获,那些浪漫的、动情的都是属于别人的,我永远都是在默默无闻的角落无人问津,我想要的,终不可得。

    我还梦到了厕所,有人跟我玩闹,我想上厕所。在以前我梦到过很多次厕所,梦到厕所就很挠头,总是很脏。我一连去了很多个坑,发现都很脏,很多粪便就在坑外,还呈现被冻住了的样子,我很厌恶于这些,我会不想去上,感觉没有站脚地。

    小的时候我就不像其他人一样勇敢,那时生活在类似农村的地方,我都是用的旱厕,别人去旱厕就会蹲在坑两侧偏中间的位置,我就不敢,总是蹲在坑两侧靠前的位置,我总害怕这中空的地方会塌,不敢往后蹲,我也觉得恶心,不想往后蹲,每次都在纠结这些个位置。

    梦里最后我都快憋不住,还是找到了一个可以的,可是这时出现一个男生,不是我们班的是我们院其他班的,他就是不肯放过我,他就是跟我玩闹,总是不让我关厕所门。

    在这个顽劣男生之前我还梦到一个男生,是一个院的同学,我与他很不熟。

    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他就开始摸我胸,也许是爱情的萌芽,也许只是难堪,也许是他喜欢我对我表达他由身体而发的难以抑制的喜欢,梦里究竟是怎样,我忘记了。

    我只记得我很有感觉很有感觉,他倏地就开始摸我的胸,好像是体内的荷尔蒙发酵,他受到本能的驱使,开始这种抑或浪漫抑或只是耍流氓的举动。

    我梦到很多班级在排练节目排练舞蹈,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才艺双兴的那种,我很羡慕她,她也认识我,她还对我说了一些为我好的话,好像是告诉我要打扮一下或者是自信什么的,后来说完话后我还见她带上了一个发饰,是一个类似于帽子的那种上面还有纱巾,有种异域风情,可能是表演节目需要或者她就是印第安民族的,总之非常迷人的一个女孩子,让我艳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