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70章 三个人的游戏
    这个世界上有些女孩就是很难动心。

    我问我室友:“你是不是很难对一个人动心?”她说是,她很难喜欢一个人,连很喜欢的明星都没有。

    我说:“我就是非常容易动心,我见到脸长得好看的再加上身材好的就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那天我经过单位门口,看到武警的背影,我竟止不住笑容,我笑得合不拢嘴,只是一个着装的背影,我就陷入无限的憧憬,我受到那个身影的蛊惑,我就是抑制不住甜蜜的笑容。

    很容易对一个人产生好感,我对很多男生都会默默幻想,幻想着我的爱情,我很羡慕那些很难对别人、对任何人动心的女孩,我也不想,我想专注于自己,专注于自己内心才会变得强大,只是我忍不住。

    11月27日星期一,新的一周又到来了。

    周末过得一塌糊涂,周六晚上看手机看美剧到三点多,周日除了上厕所和吃饭一天都未曾离开过床,脑袋都要躺成平面,头昏脑涨,我只是不知道除了看手机躺床上还能干什么,没有活动,身体很僵硬的冷,就想呆在被窝里,什么都不想干。

    今天早上我从梦中醒来,一睁眼睛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8:14。

    我做了一个梦,不是噩梦,也不能算美梦,但梦里还是挺逍遥挺欢乐的,很有生气挺热闹也有希望的那种,我意识到今天是工作日,要去上班,所以我没有继续沉浸在梦境,而是强迫自己醒来看时间。

    我以为该不到八点,没想到一看时间已经8:14了,好险,再晚点醒就赶不上班车了。

    梦境中我在单位,但又不是我真实的单位,是一个学校教室里,环境挺不错的,比较现代的那种教室。

    有一个领导,是个胖胖的男子,他应该是鞠丽颖的领导,他让我问鞠丽颖做晚饭了吗,我去问,鞠丽颖说没有,又解释了原因,说以为他回家吃或者是怎样的,我心里很忐忑,怕会有什么不愉快,我又去跟领导说她没有做饭,也解释了原因,他表示理解,这事没有产生什么矛盾。

    领导是一个很胖的男子,但又好像不是很胖,看起来还不错,可能是类似于张洋轩的那种,我感觉他更加喜欢我,他对我的感觉更好一些,也许我们有可能有感情的发展,还是有一些希望的,我感觉到希望。

    后来领导走了,下一节是高三学生的语文课,我要来给大家上,我急忙准备着,翻开语文书,我看第一篇课文是一篇古文,很长很长的一篇。

    我还比较有自信,我觉得我讲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我还是需要辅助工具,我想借一本教材全解,这样才能更详细地给学生展开讲,因为很多东西没有教材全解我是想不到的。

    后来学生们都来到了教室,人突然就多了起来,本来空旷的教室一下子生机勃勃热闹起来,就像以前我们上学时那些个分外热闹的教室一样,我在讲台上看着古文,周围都是人。

    突然我感到有人在背后摸我,很是缠绵。

    我觉得奇怪,我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变态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公然地咸猪手,回头看见是一个学生,我推开了那个男生。

    但我转过身,他又在后面抱着我摸我,我很喜欢很喜欢那种亲切的亲密的亲热的感觉,感觉很好很好很舒服很舒服,可我还是不想这样,就这样让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孩摸着,很不妥,这太不正常太不符合常理了,我又回头推他,推不开,我举手打了他两巴掌。

    我看到鞠丽颖坐在下面,她也可以上这个课,她本来就是高中语文老师,我其实心里还是想我来上,但我过去跟她谦让,让她来上。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也亲热起来,亲热一阵后我发现她满脸都是口红印,深深浅浅的,红色的粉色的,很多很多口红的印痕,我说:“你看看你的脸。”

    她说我的脸上也是这样,我又非常调皮地说:“我没有老公我不怕别人看见,你让你老公看见,看怎么样。”

    我喜欢那些亲热那些热闹那些希望,这样明亮的梦还是很好的,整个教室里都是明亮的色彩,生活总是需要这些。

    在班车上我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我想起比乐蒂,我喜欢比乐蒂的那种热闹,那里一些释放自我的感觉,我觉得很快乐,我常回想起那些时光,想起好的精彩的体验,想起不好的难受的,想起很多人、事,那里也有一些正常的挺好的女孩,像小西,她就不像别人那么可怕,我总会想到她。

    11月28日星期二。

    我又见了上周四见的那个很欢乐的男孩,高轶。

    想出去又不想出去,身体是想的,心里又全是顾忌,矛盾,犹豫,最后高轶促成了我。他还帮我找了一个。

    八点半,我:你在群里问一个理你的都没有吗?

    他:有一个,发闪图他说你不好看没相中你,估计就是穷鬼一个。

    我:本来也不好看啊。

    他:我觉得挺好的,邻家小妹。

    主要是这个时间要么都回家了,要么约完了,要么喝酒呢。

    时间点不对。

    我:不是吧,就这个时间才忙完有空啊。

    高轶也说到邻家小妹,有时,我心里觉得奇怪,每个人都说这四个字,他上次第一次见面没说,现在居然也说了也补上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说这四个字,都用这四个字说我。

    上次走之前他说有时间再找我,我说过一个月吧,我指指下面说:“它要休养一个月。”

    他欢乐地嘲笑了一下走了。

    这东西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很想,就很想要那种感觉,受欲望的驱使,但一切经历了后,身体得到了舒解,又变得理智,又觉得我该退出了,是时候洗手不干了,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这样不好,谁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呢,每个人都是想和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多么难受。

    没有我预想的那么久,没有到一个月的时间,很快,才三四天,不知道为什么,周一周二都很有感觉,很想,都很想抒发一下。

    九点,他:今晚是没人了,唉。

    21:09他:睡了吗?

    我:咋的了?

    他:现在有个有兴趣的,我问问你睡没。

    我:哦哦,靠谱吗?别是个杀人犯。

    他:不能呀,我不也在吗。

    我:哦。

    他:你几点下班到家啊?

    我:怎么了?他今天不想是吗?

    他:是,想明天。

    我:哦哦。

    过了会儿,他:你电话给我他去开房了。

    我很惊讶:真的假的,你不说明天吗,他去哪开房了啊,谈的多少钱啊,要不就明天吧,太晚了我不方便出去。

    他:他去你跟前儿开房,我让他开全天的。

    我已不想出去,我觉得太晚了不妥。我:不行,你让他别开了,明天再说吧。

    他:什么不行啊。哎呀妈,大姐,你咋又整这事呢。

    我:我不放心。

    他:每次约定了你那边就吐了反涨的,一会儿这不行一会儿那不行的。

    我还在呢,你怕啥啊。

    我:这男的多大岁数啊,靠谱吗?

    他:哎呀,靠谱,我不还在呢吗,你怕啥呀,见面不行的话咱不做呗,转身就走呗。

    最后十点十五,才开了房。

    现实总是和幻想相差悬殊,幻想中是无限地美好刺激,现实永远是无限地后悔尴尬,有些东西其实还是永远幻想比较好,只有深爱的人才像是做梦,其他的人都像是渡劫。

    还是说的那些话,第一个熟悉的是说我皮肤好,新人摸到我说:“她皮肤特别好,你觉没觉得?”

    高轶一直嬉皮笑脸,回答:“那小妹必须的。”

    第二个是新人说我文静。新人:“我要有你这样的女朋友就好了。”

    “哪好啊?”

    “文静。”

    “文静好吗,活泼的才好啊。”

    “你这样的,十个男的得有八个都喜欢,现在男生都喜欢你这样文静的。”

    我一点都不想文静,这使我自卑,我就想活泼,我已经尽量表现得爱说爱笑正常活泼了,可别人总是一眼看穿我,说我文静内向。

    新人说:“你要能相中我我就娶你。”

    这两个人我都不喜欢,我对他们没有喜爱之情。

    第三个,右边的新人说:“就像女朋友的感觉,不像外面的那种,你觉得呢?”

    我在中间,我怼了怼左边的高轶,“人家问你你觉得呢。”

    第四个是夸我屁股,新人:“你屁股长得好看,比较大。”他随后又解释:“不是说胖的那种,是正常大小的那种但是那个型是那样的,比较好看。”

    每个人说的都是那么惊人的相似,每个人都说邻家小妹,每个人都说我文静,每个人都说我皮肤好、屁股好看,很多人都说我像女朋友的感觉。

    所有人,所有人都这么说,真是奇怪,大家就不能说点别的吗,有新意的,翻来覆去都是这些说过八百遍的。

    和上周四一样,最后我独自在房间睡觉,只有这时,才能回归自己的内心,去守护自己的心灵,去忠于所爱,去想这整个事情是多么的荒唐,去检讨,去希冀,希望以后走正路,不要再碰这些不好的东西,希望以后可以正确起来,不要再这样。

    这是我来C市第四次在外面过夜。

    前两次是因为爱关旭难舍难分只愿永世相随,这两次是因为晚上回去会影响我室友睡觉,我不想影响别人休息,所以我的原则就是如果我回家必须十点前回,最好九点半,超过十点我就不能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