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72章 我那床单一千多
    每个周六都能把我逼疯,都像大病一场,因为起的太晚。

    中午十二点才起,不是睡到十二点,是折磨到十二点,脑袋里全是各种折磨,躺的脑袋疼。没有安稳、安详、酣甜的睡眠,全是恼人累人的幻想,如同噩梦,一直都是各种累人的梦境、幻想,脑袋变成浆糊,里面一片混乱,好不折磨。

    我是清醒的又是混沌的,我不愿真的完全清醒,我想逃避在被窝里始终假装睡着,不知道起来做什么,并不想开始这一天,就想一直逃避在被窝里,身体和心灵都人为地禁锢在这床榻。

    不知是凌晨几点,天还漆黑一片时,我就从梦中醒了,是一个关于我妈的梦,好像是我妈丢了还是怎样的,当时记得很清楚,这一天过去了这个梦境就逐渐忘记了。

    那时天还漆黑一片,后来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地,又像是梦,又像是主动意识的幻想,想到了那些舒服的快感,想象着那些醉人的姿势,每一种舒爽的感觉,幻想了很久,我以为我的欲望如此强烈,我的感觉如此好,欲望战胜了心灵战胜了理智,我又可以接受性了。

    天亮了,室友都起来活动了,又做了好多个梦,梦到了好多的人,梦到了健身房,由于什么原因健身房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换了,那些会籍顾问都不在了,好像是由于什么原因用了新的一批人把他们都辞掉了。

    又梦到依依,她居然也在健身房,我惊讶万分,我问:“你怎么来C市了?”她说她来C市找她对象等等。

    上午了,可能快中午了,又醒来想到很多的事情,醒来也始终不愿意睁眼睛,很多以前的事情,一样比一样可怕,脑袋一片浆糊,回想起很多糟糕可怕的感觉,我经历过很多很多糟糕可怕的感觉,我以前经常会陷入这些个感觉,这些压抑折磨的状态,每一种每一次都比死亡更痛苦更令人恐惧,死不了活不好,如同心灵的炼狱,让人发疯。

    从三个人的游戏过后,我陷入低迷,心情压抑,谁都不想见,不想扯任何的犊子了,我觉得自己很可怜,我只羡慕有爱的谈恋爱处对象住一起的,我觉得他们那种无比踏实无比靠谱。

    12月3日星期日,这一周结束了。

    我今天又去见了艾伦,很不好的一次见面。幸好是最后一次,再无可能。

    第二次进行的时候我们对坐着,他还说着那些很在状态的话,很合拍,他让我说很骚的

    话,我说我不会说,我并不十分好意思说他教我说的那些话。

    完事后他说:“听我话你就去洗一下,对你好。”我去清洗了。

    他把我的衣物从客厅拿到卧室递给我,我说:“谢谢。”

    基本穿戴利索后我又从卧室来到客厅,他把我刚插在卧室墙上的手机和充电器拔下来放

    到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没有敢问,过了会儿我还是问:“我刚把充电器插上,你怎么就拔下来了。”

    他说:“穿完衣服你就走吧。”

    他说:“出屋把我微信删了吧,以后别来了。”

    我始终默默无语。

    他说:“那两百不给你了。”他又嘟嘟囔囔说了一堆可怕的话,一直数落我,“我那床

    单一千多,没让你赔钱就不错了。还笑嘻嘻地告诉我扔床上了,你抠完牙也往床上扔啊……”他一直滔滔不绝地说,感觉像是讹上我了似的,他说话的方式、语气都很可怕,我听他说话总是感觉有点害怕。

    他把我赶走了。幸好赶走了,脱离了可怕的地方。

    就算他不赶我,我下一次也是不会再来的了。他一直说我,批评我,说我性格的问题,

    说我各种问题,说我不接地气,总耍小孩子脾气,说我思维有问题,和正常人不一样;他又没有信用,他很可怕,我讨厌很社会的人,我并不敢再来。

    走出门后,在公交车站等车,我有想给他发一下微信道歉,我确实不应该往床单上扔东西,是我一时失手做错了,但我一想到他是什么样没有信用的人,我真的觉得没必要跟他道歉,毫无意义,我就打消了说对不起的念头。

    那些没有爱的、没有感情的,即便造成伤害,也远远不及那些爱的、充满了感情的,感情是个很危险的东西,我每每都是情不自禁不由自主地陷落其中,我每次碰,心灵都会伤得体无完肤。

    对于艾伦对我的那些数落,那些很不好的话,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害怕但不足以对我造成伤害,没有感情,就不会造成任何感情的伤害,这样看来,没有感情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11月26日上周六,艾伦一直找我我没有去,他说了一箩筐的话,找我一天,但我依然不想去,因为上一次,我对他失去了信任,除非他先给我钱我才会去,他说他银行卡限额转不了钱了,我去了进屋就先给我钱,第一时间给我钱。

    11月25日凌晨三点,他:咋还不睡呢,如果方便明天给我来个电话,有时间来我这,你应该完事了吧。

    我看到了没有理。

    上午他又发:这是没睡醒呢

    中午十二点多他又发:干啥呢这是

    我回复:不去了

    他:想你了,没事来呗

    我:找别人吧

    他:咋的了你这是,懒了?不愿意动了?

    他继续谈:商量商量呗

    我:为啥找我

    他:很简单,想你了啊,你自然不做作,挺喜欢你的呗

    我:你先给我钱我就去找你

    他:你是怕我差你钱还是咋的,我银行卡限额了,转不出去,我兜里有现金。

    这点信任都没有么?我转不出去,来了给你现金也是一样的,结果是一样的,真不懂在想什么。

    我:确实这点信任都没有。

    他:上次让我先给你转一百我不是也给你了吗

    我:对啊

    他:你觉得我像不给你钱的人?还是你被别人伤害了,完了上我这小心翼翼的了?

    我:上次做之后你又给我两百,做之前我要钱你没给我,所以我就不放心了。

    他:那阵正上头呢,想要了都,我真服了。

    还能差你们这点钱,上次特殊情况,你自己不知道吗?

    真是服了,随你,你自己想想。

    进屋就先给你钱,你看咋样。

    总在那神经兮兮的,醉了。

    自己做决定,诚意我有,我也没跟你玩套路,谁给你惯的臭毛病呢。

    快一点他又继续说:我有嚯嚯过你么?你是不是有心里疾病阿?正常好好对你,你觉得不放心?真是醉了。

    做事讲点规矩,别老提无理要求。而且我已经事先声明,银行卡限额。

    来不来告诉我一声

    他只管说他的,我心里一直很坚决地知道我不会去的,我:我不去

    他:这一天你是正常人吗?

    是不是跟正常人心里不一样。

    你思维是什么模式?

    我还能白玩你?

    约会本来挺开心个事,一下让你整不开心了,草,想啥呢在那,还先给你钱,限额你懂么,听不懂中国话?

    13:04他继续说:说了,来了给你钱,真服了,你缺智慧啊。

    14:35他又说:上回你来事了,给你三百咋的啊?少啊?必须得给你五百?

    我:三百不少,我不喜欢你说话方式。

    他又说了一箩筐的话……到了四点半,到了快五点,他都还想让我去。我真的一点都信不着他。

    12月2日星期六凌晨01:46,他又跟我说话了:我估计你没睡吧。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跟我说话就一定是想找我,我没理会。

    上午他又发来表情,中午我问:咋了。

    他又发来几个表情。

    我:你想干嘛?

    他:你说呢?

    过了会儿他又问:几个意思?

    我:最近没有心情。

    他:咋的了你这是。恋爱了?分手了?

    我:单纯没有心情。

    他:完了,我这是拉了,诚心感动不了你了。

    晚上23:06,他:待着没事明天来啊?溜达溜达,接触接触人,也换换心情。

    我:我想想。

    其实我心里已经默许,我想着第二天周日我会和他见面的。

    这一次,我要钱他依然说银行卡限额转不了。

    他:你来了我第一时间先给你钱,咋样?进屋,我有现金,直接给你钱,完了再做,这行吧。

    他说好进屋就先给我钱,第一时间给我钱,我去了后,他又不肯给我,可见,他就是一个没有任何信誉的人,他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第一次之后我们在床上躺着时,我抠嘴上起的皮,我习惯性地抠,这个习惯很不好,对

    嘴唇也不好,容易得唇癌之类的,嘴唇季节性地不好,总是起皮,我就每天习惯性地抠皮儿,抠下来后我是想往地上扔,但我做错了,我没有扔那么远,扔到了床上,我做了这个行为后也觉得不妥。

    他厉声问:“你干嘛呢?”

    “我抠嘴上的皮呢。”

    “你往哪扔呢?”

    “床上。”

    “你以为宾馆床啊,你往床上扔。这要是你家床你能往床上扔吗?这也不是你家床……”

    他很生气,我不知道他是真的生气,还是就是那个样子,因为他这个人从我第一次见他他就是那个样子,很可怕,总说那些我不喜欢的话,总是说我。

    并不单纯是床单的原因,我并没有给床单造成任何损害,可能是很多的原因,例如我很

    丑,我各种不好,我一无是处,例如每次见面我都没有痛快答应,他都要说一箩筐的话,都不愉快,例如他想利用我,所以他第二次完事后才赶我走,并不是之前而是之后立即,例如很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