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74章 何须论得丧
    2017年12月20日,周三。我以为我好了,但,我没好。

    我的心眼太小了,像针鼻儿似的。

    我们一起考进来的,其中有几个在这里借调,包括我、李萌、鞠丽颖等人。他们所有人都不用自己补餐费,而我要自己补四五六七这四个月的餐费,396块钱。

    我心里觉得好不公平,因为这个事,七月份的时候领导就特意找我谈过,说单位只能按照单位的标准给我补,余下欠食堂的钱要我自己承担。领导最后帮我想了解决办法,我自己的饭卡办了停卡,从八月份开始我就用的别人的饭卡,八月份之后我就不用再补了。

    那时我就心里就好委屈,好委屈好委屈,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我,别人都不用,为什么老天总是要让所有不好的事偏偏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为什么每次都是,为什么要把所有悲伤、苦难、痛苦加于我。

    但我不知道怎么对领导说,我无法开口跟他说“凭什么他们别人的单位都不用他们补,为什么我们单位就要让我自己补”。我只能憋在心里,但我心里很难受,我又对这个世界、这整个世界产生怀疑,我失去了我所有的安全感,我心里好害怕好害怕,我活着的每一天都好辛苦好害怕。

    我好委屈,我的眼泪止不住一直流。

    我总是哭,我心里好委屈,我心里好像总是压着一块石头,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处理这个事,因为很多事在心胸开阔的人眼里都不是事儿,可我的本性就是这样的,我就是心眼儿很小很小,我无法改变我的本性,好像这就是写在我的基因里,我就是这样的,我改变不了,太难了。

    12月6号周三那天,七月份欠的钱,相关同事再次催我交,她在走廊里看到我叫住我,她又让我催我们领导,她说你问问你们主任是单位交还是你自己交尽快给我补上,食堂那边一直催。

    李萌、鞠丽颖发了钱,而我这不发钱还又被催钱。

    我感觉全世界都不够真实,都可怕,我没有安全感,我心里好怕好怕,我好郁闷。我禁不住哭泣,办公室的人都走了,剩我一个,我心里很悲伤很悲伤,心里很害怕,我心里都在颤抖,我实在呆不下去,然后我也早走了。

    当天晚上我与领导再次提及数月前的餐费的事,我心中紧张万分,很害怕很害怕,不知如何开口。

    12月11日周一时,我们领导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说那个餐费让我看一下时间,算一下多少天,多少钱,告诉他。

    时隔这么多月,我终于鼓足了勇气终于跟领导说,“我们一起来的天天在一起吃饭,他们别的单位就没有这个事……”

    那天我去没有人的角落哭了很久,我难以抑制我心中的悲伤,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它就是不肯停下。

    我问鞠丽颖这个事我去人事处该找谁协调,她帮我出了主意。

    我去人事处找了一个负责这方面的同事,跟她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说这个要是我补也行,我就是想再问问看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方法,她说她会帮我问问。

    再无下文。

    这周周一时,12月18日,我居然又委屈地一直流眼泪,坐在办公室眼泪控制不住簌簌地落。

    不光我要多补396的餐费,别人都不用,我还比别人少350的取暖费,他们都是一样的数,只有我不同。每个人的命都是不同的。

    我问了单位财务,财务很生气。

    是我的错,我不该问她,而且还说什么别的单位都发的多少,我们多少,会不会是算错了这样的话。

    上学的时候,在班级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总是哭;如今上了班,在办公室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泪还是不争气,总是簌簌地不停地滑落、掉落。

    我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对他的好印象全部没有了,我之前很喜欢很敬佩我的领导,我觉得他人实在是太好了,对我太好了,对我很是关心,一百个领导里都不会有一个像他这么好的对待下属这么客气热情的,但是现在我的好印象全部没有了,没有了。

    我想到柳永的词: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我想不必介怀了,这世间的功名利禄都如同浮云一样,何必为这些患得患失。

    12月20日,周三。我以为这事过去了,就算再无下文,我也说出去了,说出去了就过去了,能做的都做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就过去了,这样的结果我已经认了,我觉得我已经我好了。

    但,我没好。

    人事处那个同事来我们屋通知我们周末去参加学习的事,她顺便问我那个餐费的事后来怎么样了,她说:“我跟我们领导说了,后来他怎么处理了,有结果吗?”

    我不知道,我这边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也许他们处长转身就忘了吧。

    这件事如今又提上来,再次浮现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放不下,我又一次经历这些可怕的感觉。

    我觉得在我心里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接受了结果,但她再次提到时,我又放不下了,我又过不去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好郁闷,一点心情都没有,心里很难受,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又感到很无助。

    有的时候我想到我的小狗文凯,有的时候我又看到它小时候的照片,我心中溢满喜爱之情,那种思念的感觉尤为强烈,抓心挠肝,我好想抱一抱肉乎乎的它,我好想那种感觉,想的不得了。

    有时我想到楚翔,我想到关旭,我想到那些爱的感觉,那所有的触碰触动怦然心动,我真的想的不得了。

    我是永远忘不了我爱过的人的,我永远忘不了楚翔,我永远忘不了关旭,很多个夜晚我想起这些伤心的人还是禁不住眼泪哗哗地流,我真的忘不掉。

    他们没有负我,是我不好,我配不上我爱的人。他们都很好,是我的问题,是我的精神有问题,我就是无法正常地和我爱的人相处。

    今天2017年12月21日,周四。我看到一则新闻:某某地方一男子婚姻期间另结新欢还产女,涉嫌重婚罪被判刑。另结新欢还生下女儿,满月酒都摆了,最终被妻子以涉重婚报警。

    吴某与张某于上世纪80年代初认识,同居后生育一子一女,并于2002年12月办理了婚姻登记。2011年,吴某又认识了女子燕子(化名)并展开热烈的追求,两年后两人开始同居,燕子怀上了吴某的孩子。交往中吴某告诉燕子,自己离过婚,还让燕子将孩子生下来,可当燕子提出双方去登记结婚时,吴某却始终以各种理由推脱,眼看肚子渐渐大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就在燕子怀孕期间,两人买了房子,2014年初孩子满月时,吴某与燕子还到燕子家给孩子摆了满月宴,吴某告诉燕子,这满月宴是当婚宴摆的,席间,亲友们免不了问到两人领证的事情,吴某都没明确答复。

    满月宴过后没多久,吴某终于告诉燕子,自己与妻子并没有离婚,之前都是骗她的。其间,吴某想到离婚,2015年11月,他向老家法院提起诉讼离婚,可没过多久,他就以考虑孩子意见为由申请撤诉。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撤诉仅仅过去1个月左右,张某就向公安机关报警称其有重婚行为。去年年底,吴某在一酒店被警方抓获,并最终获了刑。

    这世间真情太少,痴情太少,人们总是朝三暮四,见异思迁。

    我想起关旭,他给我讲过的一件事。

    有一次,有个女的和他聊天,让他过去,他没有想过去,那个女的说:“你每次就是说说而已,你就会说,有本事你来真格的啊。”

    大概是这个意思,他一看这女的都这么说了,他真的去了,他们有了那种关系。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关旭听他的一个朋友说这个女的去日本找她丈夫去了,她丈夫在日本当翻译,这个女的好像是去做老师。

    关旭颇为惊讶,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女的原来是已婚的。

    我感到好悲哀,结了婚的女的,结了婚的男的,却还是在外面招摇、勾三搭四、寻欢作乐。

    到底哪一种好一些,我好迷茫。是我这样有着目的为了得到什么而找男人好一些,还是像那个女的似的只是为了找男人而找男人。我不想这样自轻自贱,我想安分守己,但我就是喜欢男人,喜欢的东西就总是无法抗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