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77章 我得了精神病
    孤独感真是一剂让人精神崩溃的毒药,毒已攻心入骨,侵入我的五脏六腑。

    不可否认,我确实得了精神病,我每一天精神都极其痛苦不安,极其无聊,无聊到可怕,孤单到发疯,在朋友圈发无数东西,别人都觉得我是精神病。

    是孤独,孤独已经把我逼疯。

    我与世界没有交流,我迫切想要与世界取得交流,只有这样,我才感觉我还活着,我活在你们活在的这个世界,而不是活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那样我感到万分的无聊,无聊到可怕,我迫切想要与世界取得交流。

    我是一个例外,每个人活着都有朋友同学,我没有,这很丢脸,没有一个朋友同学很丢脸。

    当同事问我“你在这边有同学吗”,“放假没出去玩啊”,我跟同事只能假装我有联系的同学和朋友,假装我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否则他们会觉得太奇怪,太丢脸,哪有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同学没有一个朋友、发小啊。

    我没有。

    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与全世界没有交流,没有人在乎我的喜怒哀乐,没有人知道我,我很无聊,无聊到痛苦,无聊到折磨,我很孤独,有时孤独到害怕与恐慌。

    我与这个世界没有联系,我的手机除了快递、外卖会给我打电话,没有其他人打电话了,因为我没有朋友。大学的时候我就发现我的手机其实就是一块手表,与世隔绝的手表。

    我的微信上每天没有人与我聊天,因为我没有朋友,我好孤独,有的时候,我好希望有人理一理我,我好希望可以有人叫我出去玩出去吃饭看电影,让我开心一下,因为我已经无聊的疯了。

    有时候,我会对一些人寄予希望,但是从没有人给我惊喜。

    12月30日、12月31日、1月1日,周六、周日、周一。

    元旦的三天假期,我百无聊赖的在床上躺着看手机度过,前两天都没有出屋,只有第三天出去了,出屋做的事,你懂的。

    不是不想出去玩,我没有朋友,我只能一个人玩,一个人孤独,一个人寂寞,一个人与世隔绝般的恐惧害怕。

    周二,上班了……

    周三,早上来到单位,我又突然想到突然疑惑,我突然怀疑,我为什么在C市。

    我为什么在这?因为我无处可去。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我什么都不会。早上我看到考试群里的一些信息,我们家那块的我的初中我的学校等都在招聘校长,还有的在招英语、历史、语文老师等,老师工资写的在五千以上,班主任在七千以上等。

    如果我当初学的是师范,我就很好找工作了,我很后悔。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但我毕竟无处可去,我很迷茫,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

    我活着,孤零零地活着,就好像我已经死了,没有一个人与我有联系,没有人在意我的存在,一丁点儿的乐趣都没有,这么多年都是。

    星期四。我感觉我快要疯了。

    无聊能够使一个人精神变得不正常,我太无聊了,无聊快把我逼疯了。我想到我很早以前就精神不正常心理不正常,心理强迫症,强迫自己变得不好变得难受把胃撑痛强迫自己学不好考不好变胖变不好,心理疾病。

    12月15日那天看到一段话。三毛在《先生的礼物》里写:每次圣诞节或者情人节什么的,我从不寄望得到先生什么礼物。先生说,这种节日本意是好的,只是给商人利用了。又说,何必为了节日才买东西送来送去呢?凡事但凭一心,心中想着谁,管它什么节日,随时都可送呀!

    我也深以先生的看法为是,所以每天都在等礼物。

    三毛说出了每个女人的心声。

    我看到三毛写的,我想到了自己,那时我每一天都在等待礼物等待惊喜,等待爱情的甜蜜幸运。

    以前少不更事,我也每天都在等礼物,每天都在忍受着所有委屈流着泪等礼物。从未等来礼物只等来了分手。

    这个世界告诉我,我们不一样,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会获得爱的礼物,你爱的每个人只会送你伤心、痛苦、心酸、委屈和眼泪,有的时候我就是等一盒巧克力、等一顿饭、等一个很小很小很廉价的礼物,等一切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那时却对我意义非凡的,我都等不来。

    如果当初孙学盛像别人的男朋友一样对女朋友更大方一些,买杯奶茶、去饭店吃顿饭、送点可爱的小礼物,也许我不会心里产生那样的变化,带着遗憾和失落选择毁灭自己的人生,还一心想的是这是全新的希望的开始。

    从此,这就成了心病。我自卑,别的女孩都有男孩爱,我没有,别的女孩都有礼物,我没有,别的女孩漂亮我丑,别的女孩有趣我无趣,别的女孩有的也丑但她们幸运,我不,全部都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好。

    这是心病。

    我带着心病作出决定,我也要别人疼爱,我也要我想要的爱。

    一路过关斩将什么妖魔鬼怪都遇到到今天,这心病,这心病,却是永远不会忘。我受了太多的委屈太多的苦,我遭遇了太多太多。如果当初不是孙学盛,而是像张赫文一样的很好的人,不知道我后来会怎样,会不会是这样。

    但是是孙学盛,是尹诗萤,是本身整个人都有问题的,精神、心理、性格都不正常的尹诗萤,所以,最后,是那么痛苦的作出决定。

    我一个人活着,悲凉,无聊。

    12月25日,圣诞雪夜我经过家附近一个公立幼儿园的门口,看到一对爸爸妈妈一起去接小娃娃,我感到可真幸福,他妈妈可能回家会给他做糖醋排骨和红烧鸡翅,我也想吃糖醋排骨和红烧鸡翅。

    他们是一个家庭,而我只是孤身一人,从没有哪个男的爱我,无限的落寞与凄凉。

    每一次别的妈妈对自己两三岁的宝宝好,给他买东西,买玩具,带他出去玩,每次我都会告诉我妈,我说了好多回。

    这个世界亏欠我的太多,因为小的时候就太懂事,太敏感,我总是想得太多,为别人想的太多,怕别人会觉得我怎么样,所以我总是委屈自己的心愿,我活得很委屈很辛苦。

    我天生攀比,天生羡慕别人家的孩子和别人的女朋友,他们爸妈对他们好,她们男朋友对她们好,没有一个人对我好过,我羡慕的天天心里酸的委屈地想哭,我这个心理疾病啊,愈演愈烈,就像个变态一样,一朵奇葩。

    总是感觉自己很孤立,有种被全世界被社会抛弃的感觉,很恐慌,感觉别人知道的我都不知道,感觉别人都很正常很高端,只有我什么都不懂。

    我很想像其他人一样,我很想感觉我也活在他们活的这个世界里,当我与人交流的时候,我们可以互相走进对方的内心,那种感觉很好。

    12月30日,我看到一篇文章《舍不得花钱的人也舍不得爱你》。

    从来没有一个人为我花钱。这是一个心病,从孙学盛开始形成的心病,一辈子都不见好。

    我想要的爱情和每一个其他女孩一样,简简单单平平凡凡布衣蔬食粗茶淡饭,只要能和爱的人在一起,一起卖菜一起要饭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日子,可是从来都没有人喜欢我,我生来就是被所有人讨厌的。

    大学期间,我只谈过一次恋爱。他想让我做他女朋友,我同意了,确定恋爱关系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问了我一个问题,弄得我好羞愧,他问:“以后如果你和我还有我的朋友一起出去吃饭,怎么付钱?”

    “你希望怎么付钱?”

    “各付各的。”

    “好啊,没问题啊,就算我付你的也行。”

    我想着爱是给予不应当求任何索取,我给他做一个表率,他会改变,但最后也没任何改变,我每一天都在辛苦地辛酸地期待礼物期待好吃的期待惊喜期待恋爱的甜蜜,每一天都在伤心失望委屈地流泪。

    爱也好,甜蜜也好,想要什么还是要通过自己的方式换取,不要再对任何一个人寄予任何无谓的希望了,不去抱无谓的希望,就不会失望,不会每一天都被泪水淹没。

    虽然总是这样对自己说,但我还是免不了又会一遍遍犯犯过的那些错,然后一遍遍对自己说,然后一遍遍犯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