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段时间,感觉视力更加下降了,总是关了灯一直看手机不睡觉,感觉眼睛真的越来越不好用了,看东西十分费劲,眼睛总是不舒服。

    星期二,上午在单位突然不停流鼻涕打喷嚏。我来事走了的第一天,下午去找Merlin的路上嗓子疼想咳嗽。

    见Merlin第四次,和上次见他过了13天。这四次,分别间隔14、12、13天。

    见之前我还是紧张,总觉得自己请假在做不应该做的事,心里慌张,而且我没有自信,总是害怕,很怕见人,我又想着是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请假。

    我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我向往了太久,我幻想了太久,对Merlin,我想嘴对嘴吃东西喂东西那种场景,我想无比亲密的感觉,我们之间的感觉是特别的,我无论如何还是要见一面,这就是最后一次见。

    这一切都不对,这一切都是虚妄,我在做不该做的事,我的眼睛丑的吓人,之后不再做不该做的事。

    我这样想。也许我这样想只是给自己打气。

    这一次的感觉又变了,感觉更加看清了他的样子。

    之前每次,有时看他躺在床上的脸会觉得看起来奇怪,又不敢看他,第一次也不敢看,第二次、第三次也不敢看,总是自卑不敢看人,不敢与人对视,又从来都记不住他的样子。

    也害怕,害怕看清了记住了就破坏了朦胧的美感,破坏了心存的幻想,害怕看清他发现并不喜欢他,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多么美好,我怕这美好消失。

    这一次感觉好像仔细看过了他的长相,比以前看得都多都更仔细,突然感觉喜欢他的样子。我第一次勇敢看他仔细看他,我发现我喜欢他的样子。

    仔细看了他,更加了解了他,他的脸他的身材他的身体什么样的,他的声音那样好听,他的样子也不再奇怪。

    今天他又面试了一个人,那个人要一万五,而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却没有一技之长,一文不值。

    他也说到你知道吗,你屁股的肉特别紧。

    以前闭上眼睛我抱着他想象着关旭的感觉,和每个人我都想象着是关旭,和别人是因为真的不喜欢,只有幻想着爱的人来度过那些律动的时光,而和Merlin,却是喜欢,找到了喜欢的感觉,关旭的感觉,希望他是关旭。

    我每天早上醒来习惯性地在被窝里幻想,睡觉时也会幻想,以前都是幻想关旭,现在不再幻想关旭了,这段时间,我每天幻想的各种想象的,是Merlin。

    对于那个过程我充满各种各样各式各样的幻想,我觉得我不该再这样了,不该每天幻想着他,无限的幻想只会让我见到他时更加的尴尬。我每次见他都不敢看他,我是世界上最自卑的人,今天也是,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敢看他。

    分别后,我的脑子里乱,我总是在想着我要怎么做,怎么对待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的脑子里都是他,东一下、西一下,想到这点,想到那点,必须要想得很清楚很清楚才能放下。

    只是梦,要清醒,不要沉迷,免得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要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不要将情感依附于别人,因为那样只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他也很辛苦,在我身上耕耘,要让他开心,使自己像一个礼物一样,不要给他带来任何烦恼、感情的压力。我要珍惜我对他的喜欢,不要破坏。

    星期三早上我一直做梦,很多的噩梦,梦到宾馆超时,然后我和女服务员之间一系列的事,女服务员需要做什么工作相关的东西又要我帮她又怎样的,又梦到他妻子也一个月可以挣八九千,完胜我,我所有都不好,我所有一切都被碾压,我什么优势都没有,我丑陋不堪,我根本就配不上他,我只有羞愧,无地自容。

    要忘记,慢慢地把他忘记,不要使自己的精神总是这么紧张。

    我们的可悲就在于我们总是想要长久的东西,我们珍惜每一个人珍惜每一份感情,就如同珍惜自己的生命,但这世间没有长久的东西,不论我们多么希望有人在我们的生命里永驻,陪伴我们到生命的尽头,但实际上每个人都只是陪我们走过一段路,带给我们短暂的喜悦和希望,留给我们一生难以忘的伤痛,我们只会失去的越来越多而且永远无法弥补。

    所以我总是流泪,我失去的太多了,亲情、友情、爱情,我都没有,只有遗失刻骨铭心,只有回忆痛彻心扉。

    人生的失败就是很多事情我知道不该去做,却控制不了自己而去做,有许多事情我知道应该去做,却又不做。我做不该做的事,见不该见的人,我应该学习我却从来没有学习过。

    《寻龙诀》里Shiely杨说:我妈说,如果你和一个男人上了床,别主动联系他。如果他不联系你,就忘了他。

    Merlin和我每天保持联系,就像是朋友,昨天分别之后我们没有再联系。

    我是一个每天都会胡思乱想的人,我想他可能嫌我丑了,他可能不喜欢我了,他不再要我了,他下决心醒悟了……

    我可能做了他不喜欢的事让他不开心了,我每次和他在一起就是不停跟他讲温文凯、讲楚翔和关旭,在网上聊天也是这样,在网上聊天时他说过他不喜欢听,让我以后别再提,但我见面还是一直翻来覆去讲那些我也不记得对他讲没讲过的事。每次我问我跟你说过吗,我不记得了,他都说说过。我的记性真的是不行了,我的脑袋越来越不好用了。

    我和一个男人上了床,我不能主动联系他,如果他不联系我,我就忘了他。我应该忘了他,因为我已经开始流泪了。

    星期三晚上,我开始回想整个过程,每一次见面,我第一次开始认真回想这些。

    第一次去那个汉庭,很热很热,他给我开门,第一次看到他,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我还对他说和你之前给我发的照片一点都不一样,他说我还给你发过照片呢吗。第一次先是亲吻……

    我还记得我背对着他在他怀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的样子。

    我不好意思多看他,我背对着他还跟他说头发怎么了,白的,我还说还挺好看的。

    我还记着那个画面,我跟他说我肚子疼,他说是刚才做的吗,我问他还会再做吗,他说不做了,后来我又问他一次,他也说不做了,但是我说我想做,他说你不是肚子疼吗,我们站在窗前……。

    第二次见面,我进了门,说了好久的话缓和气氛,不好意思直接脱衣,因为之前在微信上他有点生气,但我喜欢他在乎我而吃醋。

    他讲了话,讲他向往的生活。

    第三次出差回来,忙完家里的事。我依旧不好意思直接脱衣,只能说话,避免尴尬,他主动过来亲热,亲热中我却说你得先给我钱我才能洗澡,说这样的话扫他的兴,去拿钱的时候感觉他都在无奈、叹气,但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又像上一次一样忍受巨大的心理折磨。

    我说别人也是先要钱的吗,他说什么样的都有。每次问他别人什么,他都说什么样的都有。

    我说那你也会忘给钱吗,他说不会,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见了我却都会忘记给我。

    他问我:“多少?”

    我说:“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

    走之前我问你有一技之长吗,“有啊”,“你猜我有一技之长吗”,“有”,“什么呀”,“做爱”。

    我想我不会,都是男的会,我只是配合而已,我说:“之前有个人说怕我以后什么都不会,就只会这个。”

    第四次见面,我看到钱早就放在了桌子上。

    第二次之后,第三次之前,1月6号那天我们聊天,他说:所以说这是真理,能跟你不戴的跟别人也不戴。

    我:我不知道不戴会让别人有炎症。

    他:我就傻呵的以为跟我特殊呢。

    我:你个二傻子。

    他:我从来没不戴过。

    我:就有两次,去年,第二次是和我,因为我没说要戴。

    他:谁有两次?

    我:你。

    他:啊,那个是个良家。

    我:什么是良家啊,免费的吗?

    他:不是卖的,也不跟谁都做,就是炮友,免费。

    我:炮友不好处吗?

    他:固定的人。

    我:处黄了。

    他:黄个屁,不想走的太近。

    我:你们怎么都那么想。

    他:什么

    我:都不敢和炮友多见,怕被别人发现。

    他:不是怕发现。

    我:又怕东怕西,怕时间长了掰扯不清。

    他:是怕太近了有感情就不好办,是呗。

    我:太浪费了。

    他:跟找花钱做的不一样。

    我:好不容易聊出感情成为炮友,然后睡一觉就又形同陌路了。

    他:没有啊,只不过保持距离,想做还能做。

    我:她想做你就满足她。

    他:不滴。

    我:做一名合格的炮友,优秀的。

    他:看我心情,其实再就没做过了。

    ……

    我:以后找兼职也不敢不戴了。

    他:嗯,再碰到你这样的不能被外表迷惑了。

    ……

    我:你这辈子没白活,日了那么多大姑娘小媳妇。

    他:你也一样,要是旧社会,一夫多妻是正常,逛窑子也正常。

    我:我不一样,我是被逼的,你是思想有问题。

    他:谁逼你了?

    我:魔鬼。

    他:滚。

    ……

    我:我见你第一次就喜欢你

    他:少打两个字

    其实我并没有少打两个字,只是我不敢对他表露我喜欢他,所以只能看起来少打了两个字。

    我们每一天都有联系,都在联系,明明知道最后什么结果都没有,却还是喜欢联系。他都开始疑惑,第三次之后,第四次之前,19号的时候他还说:你说咱俩这样算是朋友吗?

    我回答:不算吧,我没有朋友,你有朋友吧?

    他:也是,过了这个新鲜劲可能就不再联系了,都是过客而已。

    我:那你没有朋友吗?特别好的朋友,发小。

    他:我当然有,朋友也很多,我比较喜欢交朋友,但是懒于交际,我是在想我们算什么关系呢?

    我同他开玩笑:我们是恋爱关系,一个呲牙表情。

    他:滚。

    ……

    后来他又说:我们认识时间不短了,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朋友。但是我和你在一起做和聊天都是彻底的放松和完全的释放自己,所以我挺快乐的。我希望我们能互相真诚,不想说的或者不想做的可以不说,就是不要互相撒谎,我就想简单一些,不想在这个关系中还要互相戒备。

    我:我从来不撒谎。

    他:我确实没和任何兼职保持过联系,完事就拉倒。你是第一个,确实是因为你挺特殊的,我也挺喜欢你的。像我早上问你的问题一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保持联系多久,遇到是缘分,且行且珍惜吧。

    他:可能某一天你觉着没意思了,或者有了男朋友了,我们就成了陌生人了。

    我心里知道我不会,我不会厌倦,我不希望他因为思考而烦恼,我:因为我比较奇葩,你做你自己就好,怎么样都随便。

    他:其实人生就是挺有意思的,有很多的经历。没有导演的剧本,还不能重演。

    他:我这两天可想找你了。

    ……

    我很惊讶他说他想找我,我是每天都想他,没有想到他也想我。

    我:我有的时候想你并不是想做。

    他:那是什么?

    我:有的时候我会幻想抱一抱之类的。

    ……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