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3章 开心果 解语花 疗伤剂(一)
    那时我沉浸在对张洋轩的思念和爱中,沉浸在伤痛中,我无法忘记张洋轩,永远忘不了。这时温文凯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与他七夕初见之后,依然保有联系。他会每天主动和我聊微信,发短信,给我打电话,会评论我在微信上发的朋友圈和我在QQ上发的说说。我们慢慢熟识了,我很依赖他,他成了我唯一的朋友,我有许多话同他讲。

    尽管2号之后我们一直保有联系,但直到8月21号,我才羞怯地同他又一次见面。

    晚上没什么事他来找我,我和他在家附近溜达。我住的地方是市中心,算是一个最大的商业圈了,附近有好多商场、广场,我们就这样溜溜达达。

    和他在一起感觉很亲切,在一起很开心,可以畅所欲言,我并不害怕他,我感觉他像我的朋友。

    我们在一个休憩处坐下休息的时候,我还主动与他亲近,坐在他腿上,我还照了也是我们唯一的一张合照,夜晚光太暗了,黑乎乎的一张照片,但依然是最宝贵的,有关他的一切都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没有什么比一个我喜欢的男孩子更美好的了。附近还有很多其他休憩的人,还有很多小孩子在玩耍,晚风轻扬、夜色怡人,有喜欢的人陪伴,一切都那么美好。

    后来他渴了,我们去旁边的肯德基坐下,他买了果汁,我觉得不合适,感觉其实就是美汁源,在外面超市也就3元钱一瓶,这里一杯却比较贵,我就没有要。

    分别的时候,我陪他在公交车站等车,与他聊天。我说:“你没有对象啊?”

    他说家里给他介绍了,他给我看了看那个女的的照片,挺漂亮的,我开玩笑说:“人家肯定没看上你。”

    他极其自恋,不屑地哼哼着说:“切,哥的魅力无人可挡。”

    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让我觉得脸皮太厚,我当时心想你长的这么丑哪来的自信呀。

    但他的自信乐观阳光开朗却很打动我,和他在一起是最开心的,其他时候从没有开心的时候。

    他平易近人,我喜欢和他打闹,见到他就是自然地亲切,那是最幸福的时光。

    开始,他是在乎我的,主动联系我,主动同我聊天。

    我刚开始工作,前期要学习以后工作中用到的东西,每天去上班就是去听小茹姐讲课去学习。但是我极其笨,悟性极低,我什么都弄不懂。

    8月11日,今天小茹姐又说了我:“你回家都干嘛了?”

    我是最差的,他们几个都很好。我真的是什么都不会,我想回来学习,但我又一次无法抑制微信、手机的诱惑,我想同外界沟通交流。我和温文凯打了2个小时电话,紧接着9:30又和他继续聊微信。

    我的绝望一天胜过一天,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很脑残的行径就是,我把陈依依的微信给了张洋轩,把张洋轩的微信给了陈依依,我想他们两个都很好,在我看来都很好很优秀,很优秀的人应该在一起,希望妹妹可以幸福满意,但估计他们不会加的。我想张洋轩应该是喜欢依依这种可爱温暖的类型而不是雪琪姐那种美艳强势的。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只是偶尔想到过去的事、过去的人,还不曾真正释怀,还是想哭。我对温文凯讲,说来说去,可别人永远不会了解或理解我的痛苦的。我只是难过,没有人可以走到最后,我只是难受,身体沉沉的。我该怎么办?世界上没有一份爱是属于我的,我会一无所有孤独终老。

    2014年8月13日20:19日温文凯发来短信:晚上有空吗?

    我在另一个陌生人处,他来这边旅游,我们在网上聊天,我让我去找他。他给了我钱,却没有和我做。

    20:27温文凯又发:我知道你在,我很失望,算我看错你了,祝你好运。

    20:33温文凯发:对,你就这样吧。还有,我算的是年薪,比你想的高多了。

    他说的这几句我有点蒙,我后来回复:你怎么想的,我和别人在一起呢,你想要求我什么吗?

    我们每天聊天,我和他谈论过工作这方面,他说他们工资一般四千左右。他们挺辛苦的,周末也经常加班,加班费也很少或是没有。我说,你一个月三千多,够花吗。我满心都是张洋轩,我总跟他讲张洋轩,因为我信任他,喜欢他,所以把我的事我的痛都讲给他。我总是同他开玩笑,总埋汰他,说他长得就傻了吧唧的,还说他挣的是张洋轩零头,但我并没有其他意思,我是喜欢他,才故意和他逗趣儿。我觉得他很安全可靠,是个好人,我把他当成我的朋友。但他或许以为我瞧不起他,所以发了那样的短信,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本就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儿,我对爱的期许使我可以抛却所有世俗的观念,即便我爱的人是一个乞丐,我也绝不会变心,我十分长情,我会从一而终,爱一个人就会一直爱到天荒地老,不会抛弃放弃。

    我是有点喜欢温文凯的,他是我的开心果,我可以肆无忌惮跟他开玩笑、欺负他玩,我觉得很开心很幸福,他让我的生活变得温暖明媚。

    8月14日公司集体旅游我在外地,我也不太能融的进去我们的集体,我很想融入就是融入不了,我从小就不合群,长大了也是如此,老毛病从来没改变过。

    看别人一团和气,自己却不能真正融入,这是我的人际交往能力太差导致的。

    我们部门所有人和领导围在一桌吃自助的时候,唯独我不在,我始终和另一个部门的一个女孩一直在一起。当我突然发现原来他们都统一聚在一起后,我感觉好尴尬,感觉很难堪。我一贯的感觉,总是离群,不合群,我很苦恼。

    我觉得无聊,只有温文凯让我觉得亲近让我感到温暖宾至如归,让我感到开心。大晚上快十一点了,躺在宾馆床上我给他发短信。

    我:我室友睡觉呢,我想做爱

    凯:等你回来的吧,忍一忍

    我:没良心的

    我:那我找你在你家床上做啊,去宾馆多花80块钱,你把卧室门锁上就行。

    凯:大家都在屋里不方便有动静的哇,万一你又叫出声音

    我:不至于这么小心啊,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之前去过一个住四个南方人的三室一厅,睡了一宿,大家都觉得挺正常的,你们事儿真多,下次做你也要给我钱,我才不和人白做呢。

    凯:那是人家比较随便,我这里还是不方便,去你那里可以,给你多少呢

    我:看着给吧,看我心情。我室友在家,我那屋子可小了,那床也可小了,咱俩该掉下来了

    凯:好的哇,床小怕什么呢,做爱又不是非得在床上

    我:就给你发短信这工夫,我被蚊子咬了四个包,每个都有大指甲盖那么大,我都可怜死了。

    凯:怎么老有蚊子呢,宾馆也有?!把空调打开,我这从来都没有,看来是你太招了。

    当天在旅游大巴车上时我还收到了王平的短信,我回复:我在外地旅游,你是?

    他说:给你气死了,啥时去的啊,多久回来。

    他这样说我也摸不着头脑,我还没有见过他。

    第二天爬山,有一个女孩爬不动了,她的男同事拉着她走,她说:“以前呀,我爬不动了,我对象都背着我。”

    我突然又伤怀,我想到从没有一个男孩对我好,每一天都是伤心,没有被宠爱,只有被伤害,我感觉难受。

    8月15日我收到了两个人的短信。

    王平13:15:回来了吗?

    凯21:31:回来了吗?明天休息不?

    8月16日12:01凯:下午做不做?

    我没有答应他,我心里难受,又说了一些我和张洋轩的东西、我的心情,怎样怎样的。

    12:30凯给我发短信:呵呵,我觉得一个人被人讨厌都是有道理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拜喽

    20:00凯:脑子被门夹了吗?你是要跪着求他吗?他让你很爽吗?有点骨气好不好?你和他在一起的概率为零,你这样……好无语。只是同情你。

    晚上的时候,温文凯给我打电话,我很兴奋,就像谈恋爱一样,一聊就聊很久。

    温文凯说怕我最后只会这个,什么都不会,那样真的就太悲催了。

    我最近一直在撮合张洋轩和陈依依。我脑袋有病。

    我也很失落,觉得很失败,天天跟傻X一样跟温文凯打电话打到很晚,一晚上什么也没做,明天一天时间根本不够做的。每天都跟傻逼一样把所有东西都拿回来,到时原封不动再拿走。跟傻X一样啥也不会!温文凯真讨厌!我其实应该每天晚上回家后学习的,工作上的东西都一塌糊涂,小茹姐讲完我也不懂,晚上回家还不学,天天被小茹姐骂,就这样的话,永远也上不了手。

    初初相见,在那个花的海洋里,在那个别样的七夕,我以为绽开了我和你的一段尘缘。2号初相识,却是一见如故,回来后我还发了两个朋友圈:

    不论走到哪,不论什么时间,一路上都能看到梦幻酷炫的多彩花朵,哦,今天情人节,希望有情人都能成眷属,成眷属的都是有情人,希望我的姐妹们幸福永远,她们值得!我是不是已失去了恋爱的时机,现在我已不再想恋爱,不想要玫瑰花,我原来多么渴望日思夜想的东西,盼了多年,怨了多年,只为求一份爱,现在,已不再期盼了,终于平常心了,是真的释怀了吗,只剩偶尔回忆心如刀剜、泪眼婆娑……我想要一颗心,一个我爱的爱我的人,在某一天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再也不会离开,尽管我害怕伤心和抛弃,但我同样害怕老去和孤单……春日游,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爱情对我来说是甜蜜交织着爱意,是渴望与思念,是有时比一个人还要孤单的落寞,是对未来和对方的担忧,是自卑,是可望不可即,是想要不能有,是病急乱投医,是信任和欺骗,痛苦和折磨,是奖赏与惩罚,守护和离开,是爱到最后化为恨,是我最大的希望和最深的绝望,是……不知会不会有那天,爱情悄然而来,不期而遇,从此不离不弃,至死不渝……我想不会

    21号我们第二次见面。8月25号我们第二次亲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