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5章 九月十月 爱上温文凯
    九月四次:

    9月5号,我见了王平第三次,在汉庭开了一个房间,并没有过夜。

    他对我很好,我跟他开玩笑说没有钱了,他就大方给了我三千块钱,从没有人对我好,我只是想有人对我好一次,一直以来我羡慕、我嫉妒、我眼红、我心痛、我饱受伤害,我只想要有人对我好一次,就像每个其他的女孩一样,有人对我好。

    第二天早上李锦程联系了我,我便同他又充分利用了这个房间。

    前几天我无聊,工作中什么都学不会,都是挫败感,也不会经营人际交往,感到融不进群体,所以生活中没有乐趣,只有压力,很是失意,于是我又想到去坐台挣钱,有人选我喜欢我得到认可会给我增加自信增加幸福感,增加我生活的乐趣。

    家附近有很多小酒吧,有一个酒吧一条街,那块家家都贴着招服务员的告示,于是我就去应聘。

    我想像以前在比乐蒂一样,能够自由自在的上班挣钱,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但经我询问过几家后,发现他们都很正规,要求都很严格,每天都得去上班,按照他们的时间,一个月最多只给两天或者四天假,我无法接受这种模式。我遇到了李锦程。

    他问我如果有客人找的话我能不能出台,我十分不好意思地说行,他就留了我的联系方式,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温文凯和我一直在联系,就像我的朋友。

    9月6号他来找我,我俩先去吃了鸡公煲,然后同样在汉庭那个房间做了,他是和我来到这个房间的第三个男的,这个房间得到了极高的利用率。退房后,在我家里又做了一次。最后,我们吃完晚饭,又在我家里做了两次。

    和温文凯很开心,一起做什么都开心。出去溜达,出去玩,吃夜市的小吃,豆腐串,还有在夜市吃辣炒皮皮虾37元,还给我买了酸奶8。5元,苹果5元,有他陪伴,我好开心,他就像我的天使一样。

    和温文凯很痛,已经第三次了,现在已经晚上00:31了,我独自躺着,可还是偶尔会感觉痛,我以为我一直忍受就会适应,看来还是不行。

    附日记五篇:

    2014年9月8日周一晴中秋节王平4温文凯4

    王平来看我,买了好几只很大的螃蟹,还有很大的看起来十分豪华的一个月饼礼盒。

    我赌气不要,我不想又涉及其他,我不想欠别人人情,我也从来不欠别人东西,都是别人欠我的。我觉得还是按次收费一次算一次比较好,我不想牵扯其他,拿了别人东西就不好意思再要钱了,我只会按次收费的相处模式,我不会这种相处方式,万不可这样,所以我拒绝他的螃蟹和月饼,我让他拿走。

    他却不肯,他说他没法拿回家,我们僵持在那里。

    我只想要我喜欢的人的表示、我喜欢的人的东西,其他的人的表示我避之不及。

    我和王平都在楼下,我把月饼还他他不要,我就把那个礼盒扔地上了,我们僵持半天,气氛并不好,我很生气,楼下捡废品收废品的看到要给我拿走,我就赶紧抢了回来,我说那是我的东西。

    我很生气,是因为王平他之所以给我钱,他是想不用再付钱,就如这次我要钱,他便说上次不是给过了嘛,这和我想的并不一样。这怎么可能呢,我又不爱他,我也不是他妻子,我凭什么和他白做,我怎么可能免费,所以莫不如一次算一次的清晰明了,公平交易,互不相欠。

    这次加上上次一共两回,我应得的是一千,他之前给过我三千块钱,我便去取钱还了他2000块钱,我一定要和别人明算帐,不想掺杂任何其他的,不想有任何麻烦。

    后来温文凯来了,在我的那个小屋和温文凯第四次,又从他那拿了400。我也没有想要很多,拿了200,但我后来气不过,觉得一直这样太便宜他了,凭什么便宜他,我又继续从他衣服里拿,他急的直喊:没钱了啊。

    恋爱总是会有成功有失败,既然爱了我就要承受所有的结果。

    失败也是双方的事,不能怪对方抛弃了我。都是双方的事,不能怪对方没有负责任,也许是自己不能够胜任,无法满足对方的要求,达不到对方的标准。无论什么结果,都要去承担,都是自己当初的选择。

    有些人就是要经历过一些畜生、禽兽、人渣,最后才能成为孩子他妈。

    对张洋轩爱恨相抵,感谢和遗憾并存,最后获得的是成熟吧。原谅别人其实也是原谅自己,原谅他的抛弃也是原谅自己的失败。

    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什么时候能留住一个,再也没有下一个呢!

    2014年9月12日周五晴

    昨天拿回一堆资料又没有看。总是懒惰,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勤奋努力。

    我想过,总是想象一些永远不会发生的事。

    失身犹如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再也无法停止害怕,原来总是在想韩志营会回心转意,心疼我的痛苦,求得我原谅,每天都是这样幻想。后来又总在想吴伟其实是真的爱我,才一直没有离开我。

    现在想的就是张洋轩。总在想,又不知道会想到什么时候。他是永远不会再回到我身边的,可我还是调动所有想象,想象他会再次见我,了解我是因为真的太爱他才会压力太大才会说出那些让他生气的话,原谅我。

    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可我太不正常,我做不到,我太不好,太差,一点都不配他。

    谢谢他陪过我一段时间,人都是要向着幸福努力,和我在一起并不幸福,他离开是明智的,总是长痛不如短痛。

    我一直自卑,深深地,觉得实在喜欢他,又实在不配他,所以真的恋爱了,我也依然压力非常大,每天都清晰意识到自己没有一点好,什么都差,又爱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可能和我走到最后,每天生活在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折磨矛盾纠结中,生活在水深火热,在油锅中煎熬。

    看到身边情侣们好像心真的在一块,都是相信彼此,互相友爱,没有压力。我真的感到自己不行,不配他这样一个人,心空空的,没有着落,怕他离开……并没有安全感,想给他一个最好的自己,可是自己真的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并不值得他爱。

    所有人都会离开我,因为我是一个很差的人。

    2014年9月13日周六晴

    昨晚通宵看电视剧,中午10:50起来,吃完饭,又一直躺到3:50p。m。本想睡觉,可是睡不着,硬躺了4个小时,难受,这失败、操蛋的人生。

    我的人生写满失败,全部都是失败,我每一天都生活在失败中。

    好好的周六就这样避开了,什么都没做,好好的爱情就这样失败了,见了12次。

    今天在QQ上和一个人聊天,他说有机会和我见面,先给我充200块钱话费,我根本没信他这话,谁会这么傻呢,不怕被骗吗。结果让我意想不到,他刚说完我就立马收到短信了,我一查,话费还真多了200。我惊讶,他怎么那么大方,都没见着过我,也没说多少话,真是与众不同的让人意外。(9月13日完)

    9月14日,天开始变冷,和温文凯第五次。

    2014年9月15日周一晴

    昨天王平黏我,我生气不理他了,他总是在网上说那些特别肉麻的话,但我一点都不相信,他总是让我很生气。

    我今天突然想到张洋轩。因为他不喜欢我,所以不能理解包容我的压力,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我被人像狗一样抛弃。我是太爱他才会有很大压力才逼得自己没办法才对他倾诉,要不是痛苦得不行,我也不会对他倾诉。

    我没有遇到过爱我的人,除了父母、亲人。每个人的出现都是在我心头插了一把刀子然后就一走了之。

    喜欢你的人会和你在一起一阵子,爱你的人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喜欢我的人会想要和我做爱然后做完就离开,爱我的人不会轻易离开我。

    我就跟个傻B似的,本来在班上时眼睛疼得要死,回来想休息眼睛学学习,结果又一直看微信聊微信最后眼睛都要累瞎了。

    昨天发的朋友圈中有温文凯的评论,他在家做工作需要做的表,我想让他好好做表。我给他回复:老公你好好做别上网。我没有点好,变成评论了,结果丢人丢死了,大家都能看得到。菲菲还问我:有男朋友了?我这个羞啊。

    温又去打台球去了。

    我这辈子注定失败,这些新生中只有我什么都不会,我这一天天啥有用的都不干啊。

    我又有点迷失了。李菲穆瑞哲在一起四年多,清儿英男也两年多,为什么我掏心掏肺掏肝付出一切,他们却只掏生殖器。命不好,该。

    因为痛苦所以堕落,可是以这样极端的方式真能抵御痛苦化解痛苦吗?

    2014年9月16日周二晴

    Loser。失败者,昨天把工作、学习资料那么沉的拿回来没看。昨天心情不好,今天想到辞职回家。(9月16日完)

    9月21日我和谭欣蕙换房间啦,我们租的这个房子,一个卧室非常大床也大,另一个卧室则十分小床是单人床,因为十一我妈要来看我,所以我们提前换了下房间,我换到了大卧室。

    9月22日和温文凯第六次。

    九月我们一共四次爱的邂逅。

    十月三次:

    10月1号第七次。极其兴奋能见到他,出去找他之前我还特意洗了头,兴奋地跟我妈说我去见他。

    去了后,我俩直接去了宾馆。我妈说没有刘海太秃了,我还新剪了刘海,带了一个大发卡,他都没有注意到,我跟他说他才注意到我剪了刘海。

    10月5号,妈妈走了,温文凯来找我,我喜欢他就这样一直陪我。

    大屋床很大,温文凯留下来住,他碰我,我很伤心生气,我觉得他心里没有我,只想利用我,不让他碰我,他便贴着我老实睡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希望他爱我陪我而不是利用我。

    很难过,已然爱上了温文凯,每天过的很辛苦。总怕他是利用我不是真心喜欢我。每一天都纠结,希望他明白我的真心,一直觉得我这样深深迷恋他,我们可以走到最后。不管何时,我想要的都是一辈子,从来都不是一阵子。

    10月10号和温文凯第八次,晚上我们出去溜达,在小吃摊前吃烤鱿鱼之类的,他还丢了一百块钱。傻了吧唧的,钱丢了还没心没肺的,要是我丢了,得上老大火了,他跟没事人一样。

    2014年10月19号周日我发了一条说说:

    我想,其实,我手机有时不太好使也不用买新的,每天基本没有电话找我,而且等一个人的电话很累,有时也会变得烦躁和些许绝望,他不像你需要他那样需要你,没有人懂你,他们都觉得你不好。

    我每天都很想念温文凯,我的手机出了问题,我打电话打不出去,别人给我打有时也打不进来。多么希望温文凯给我来个电话啊,我总是在期盼着。

    10月20日,和温文凯第九次,每次他都不会忘,都会主动给我钱,他用支付宝给我转了100块钱作为报酬。我如此爱他,却还是要钱,但我正常价格是500,我如此爱他,超过我自己,本不该要钱,但他不娶我,他只是让我每天活在剧烈的心痛中,我如何能饶恕他。

    19:43时谭欣蕙还在另一个卧室给我发了短信:你朋友几点走啊,一会儿有车了吗。

    我多么舍不得温文凯走啊,就希望他一直这样陪着我,不会离开我。他也不着急走,每次做完了还会陪我很久,有好多次都过了十点,电梯都关了,他只能走像鬼洞似的乌漆嘛黑的楼道,然后打车回去。

    家里有人,谭欣蕙尽管锁了她的卧室门,温文凯不走,她还是不敢睡觉。

    后来有一次我与谭欣蕙聊天,我说温文凯不是坏人,他人挺好的,她说:“如果是你以前同学什么的,都好,但你刚认识的人,你对他也不了解,万一他是坏人,把咱们都杀了呢。”

    我又跟温文凯开玩笑说我室友担心你是坏人把我俩都杀了,他说有空可以叫她出来一起吃饭,她认识了就不会担心了。我又跟谭欣蕙说,但她拒绝了,她说没这个必要。

    十月我们一共三次。

    我所有的爱都只是我对爱的幻想罢了,在这样迷醉迷失的爱里,从来就没有对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