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16章 一枚金戒指
    2015年6月7日周日晴+雨

    昨天加班打赠险没好好打,我想给自己买份保险。

    今天和寇东泽去电影院看了《末日崩塌》。我多次劝说他,他同意买保险了,他说我要买他也就买一份。

    晚上温文凯打电话说明天想找我的意思,我跟他说我俩的情分到头了,后来我给他讲了一些买保险的好处,他不买,一直很生硬地拒绝,一点面子都没有给我留,让我极其难堪,他似乎没有把我当作朋友,他似乎只把我当作那种,有需求的时候找我,需求进行时对我温柔缱倦,其余时候粗暴厌恶。

    今天我又去做小时工,做完寇东泽来找我。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还还带来了一枚金戒指,他在周大福买的。我无论如何都不要。

    我昨天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我和寇东泽结婚了,他一步步逼我,我才会如此紧张,做了这样可怕的噩梦,梦醒后,我还是一直害怕后怕。天知道和不喜欢的人结婚是多么可怕的噩梦!

    我一直让他退了,他说没法退,真的没法退了,在店里通过熟人那买的,算是内部员工价,已经给最优惠的价了,他就再没有脸去退了。我说:“那你留着,等以后你又有女朋友了,送她吧。”

    他不同意,他让我必须收下。

    2015年6月8日周一晴凯39

    今天又见温文凯了,本来不想见了,却还是忍不住见了。

    因为爱温文凯我很痛苦。因为爱温文凯很痛苦我不想见温文凯,因为爱温文凯很痛苦我必须见温文凯,寇东泽不也说嘛,“解铃还需系令人。”

    我心里很矛盾,我这样有悖于道德的,我拒绝和寇东泽在一起,我就是想防范道德风险。我知道我无论多么想和温文凯断绝来往,我却可能永远都做不到。但我怎么拒绝寇东泽他就是永远不死心,就是还是要找我。我每天很矛盾,我爱的不爱我,爱我的我又不爱。

    温文凯对我不好,但我总想着温文凯也许会改变会对我好的吧,与日月明同一栋大楼楼下就有一家周大福,我去宾馆找他我犹豫迟疑,我还先去了那个周大福看了看,男柜员很热心的招呼我,问我想选什么。

    我很尴尬,我就是看看,而已,什么也不想选。

    后来我去了宾馆,他说怎么这么久。我跟温文凯说寇东泽送了我戒指。

    我这样说我是心里巴望想让他也能对我稍微好点,稍微好点好一点就行,可他从不会。我说了后他不以为意,他心里急的就想进入正题,几乎每次都是急的就想进入正题,并不想给我时间与我多沟通。

    我总想着温文凯对我不好我不再见他了,但是就这样也很痛苦,痛苦的我又得见他,就这样没完没了。这像极了寇东泽,他说他痛苦的时候必须见我,才能化解痛苦。

    世间事,果然,感情是最折磨人的。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温文凯是我拒绝不了的,我就像为他活着一样,他是我生活唯一的意义,我再痛、再痛,也拒绝不了。(6月8日完)

    6月10号09:13温文凯与我发QQ:现在怎么有流量了?

    16:24我:干嘛呢?

    温文凯:你这回复得也太晚了。

    16:31他:上班可以发短信吗?

    16:49我:我想吃自助。

    16:52我:你呢?

    温文凯:吃什么自助?

    16:56我:自助。

    温文凯:自助有很多种的,有家很不错的烤鱼,要不要去?

    我:就两种,烧烤和火锅,主要的,

    烤鱼是哪家?

    ……

    2015年6月10日周三晴

    今天和温文凯去吃烤鱼,他说我工作的事,特别犀利,没有给我留一丝情面,我便怎么都忍不住,忍了半天眼圈里晃荡的眼泪,还是没忍住掉了下来,哭了。

    他说:“你干什么都不好好干。”

    说第一个工作,他说:“我要是你,就都学会了再走。”我说:“我坚持了半年多,坚持得最久,其他人早都走了,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说第二个卖保险的时,我说要考公务员所以不干了,他说:“扯,不好好工作,找什么借口,公务员也没有考上,工作也没了。”他又一脸鄙视的欠揍的表情。

    他继续说:“你来干什么的,在家呆着不好好的吗,来这干什么。”

    我无言以对,又不想显示出自己的软弱。他说话好尖锐,我极力掩饰我脆弱的内心,极力忍住鼻头的酸,忍住已经在心里汹涌的蓄势待发的没出息的眼泪,还在故作镇静地敷衍说道:“在学校签的,不来说是要付违约金……”

    我说我们今天发工资,他问我多少,我说:“我1000,我有同事一万多。”他问我做了什么,我说我什么都没卖,没有给公司带来价值。

    他说:“你都不能给公司带来利益公司要你干什么?!”

    他说:“你什么都干不长,什么都干不好,你还能干什么,你会干什么。”

    我一直在忍受着这所有的委屈,心里早就在流眼泪,外表我却一直强装嘴硬,“对呀,技术型的我学不会,销售我也销售不出去。”

    他说:“你哪个都干不了,你来这干什么不在家呆的好好的吗,来这干什么。”

    我真的是忍不住了,他一直训我,我终于忍不住了,眼里的液体噼里啪啦像断了线的珠子纷纷下落,他看我伤心的流眼泪了,就有点慌,不再训斥我,就又对我态度缓和好起来了,开始安慰。我无地自容,因为他说的都是对的,因为我就是一个失败的人,我若不是如此失败,我也不会认识他。

    看在他肤白可爱的份上,我原谅他了。

    他在他身体有自发反应的时候会对我很好,体贴温柔,在他下面软的时候他就会对我刻薄。我喜欢的人和我亲热我不反感,感觉挺好的,要是不喜欢的太反感了。

    2015年6月11日周四晴初遇笑笑舞厅

    又黑又丑,别人都白,都比我好看,人丑就该多读书,靠自己打拼,不该执迷不悟,用爱欲来填补空虚。

    今天晚上见了王平,他开车带我去了笑笑舞厅,坐车难受的要死。天天睡得太晚,白天就尤其难受,身体太不好了,状态不好,所以坐车实在是身体吃不消。

    我本来不想去,觉得他说的那种舞厅很可怕,以前在A市的时候我就对那种地方有过耳闻。

    但他总是劝说我,他说没什么的,跳一个舞20,一天能挣五六百,他说有的女的有工作在工厂上班,下班之后还开车来这里挣钱。

    他一直游说我,说这里如何如何好,她们在这每天能挣多少多少的。

    终于到了,我们一起进去的,我还是觉得可怕,我很羞怯。我觉得自己没有准备,没有好好打扮,打扮成该有的样子。自己很丑,就这样进来了很怪异,我觉得我与这里并不融合,就好像一个小学生走进了夜总会,就好像很不搭配,我紧张自卑怯懦。

    里面人很多,场地挺大的,这是我第一次到舞厅,第一次见识了舞厅。

    王平还碰到一个熟人,他们打了招呼。我有点紧张,我问他是谁,他说是同事,我说:“他看到我们在一起没事吗?”他说:“没事。”

    看来他们这一路人都是见怪不怪习惯了这样的,这也就是他们生活正常的一部分,甚至他们的妻子都不会举手反对。只有我把这里当作不正常的地方。

    他又跟我说了些这里的事,后来我们走了。

    我天天看见厕所镜子看见自己有多黑有多难看,像个黑鬼一样,长得这样难看,工作也能力不行,一无是处。

    同寝室的春姐和云华姐都有自己擅长的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那么,我的位置在哪?都一年了,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的每一份工作都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辞职的,或者事出有因,或者被迫离开,这个电话销售是我第四个工作,坚持。

    我想到今天是李菲穆志新5周年。5周年的感情是多么珍贵。维系了这么久,投入了多少深情。

    春姐是89年的,和寇东泽一样大。她说她不喜欢男的,她说:“靠自己,谁有钱都不如自己有钱。”

    春姐人很好,很慷慨大方又有一双大眼睛她却没有谈过恋爱。这世上总是有一些缘分会迟来,她妹妹和我一样大早都已经结婚了,她哥哥快四十了也还是单身。

    真不知道我和寇东泽能走多久。

    2015年6月13日周六晴 笑笑舞厅1

    今天去了酒店做小时工,下午3:00回来,5:00多去了笑笑舞厅,挣了380元。这是在笑笑舞厅挣的第一次钱。

    第一次去舞厅挣钱,充满了好奇和新奇。

    那块的女孩挺好的,去了后我和人闲唠。第一个跟我说话的女孩就很好,我问她几点来的,她说1:30,我问她几点开门,她说9:30吧,她说:“上午来干嘛,上午都没啥好人。”

    她还说我这么年轻应该去大城市去上海,那边更有发展,她妹妹就在那边,那边挣的多么多多么多的,我说:“你怎么不去呢?”她说像她岁数太大了。

    坐台后去门口坐着,又碰到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实在是太能说了,主动和我说话,还不停地说。不过,她人好像很好,也教了我很多事情。

    我遇到的这两个女孩她们两个都很好。都教了我很多事情,都是这的老人儿。

    出了舞厅后,坐公交下车后看到太多美女,她们拥有爱情,非常美丽,各有各的美,有着正常的生活,她们才是正常的女孩。她们长得那么漂亮也没有去舞厅,舞厅里却有很多难看的女孩。

    每一个圈子里都有好看的和不好看的,正常世界是,舞厅里的世界也是。舞厅里有好看的也有不那么漂亮的,共同点就是她们以出卖色相挣钱做着不光采的行业,她们不是正常女孩。不管好看还是难看,每个人选择的生活不一样,这跟长相毫无关系,我这么难看,在舞厅还是有人找我。

    2015年6月14日周日晴去年面试的日子

    昨天我和寇东泽打了一个小时电话。

    今天7:00多就被声音吵醒了,春姐起来后开着门,门外很吵,昨晚睡得晚,很困。

    无聊去了对面商场丰茂城,等到9:30才开门。

    后来又回寝室,还把衣服、床单、下面铺的被罩都弄上血了,洗完后12:17又去了商场,我是有多无聊。2:45才等来寇东泽,去了自助。

    我是一个惧怕孤独的人,因为孤独我做错了很多事。一个人过礼拜天,感觉无聊孤独的要命。

    我还住在校园里,理工大学的一个老校区,不是很大的一个就是小小的一个校园,现在可能是经营成人自考或者其他一些业务吧,教学楼里应该是没有真正的学生了,办公楼里不知道是哪些人哪些老师在上班。

    夜晚,在宿舍楼下,在校园里,寇东泽和我聊天。

    寇东泽知道我还和温文凯联系,他生气。走的时候,他说等你和温文凯彻底清了再来找我吧。撂下了一句气势汹汹的话。

    我心里不喜欢他我为什么要找他呢。

    我想他也没有必要,他真是一个可怜人,爱上一个不爱他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