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17章 笑笑舞厅与侏罗纪世界
    2015年6月15日周一晴

    今天作为月一新人开始进入考核。

    寇东泽昨天说等你和温文凯彻底清了再来找我吧,但他还是做不到不理我。我心里也不是没有撼动,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不喜欢寇东泽,我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我一个人孤单。

    晚上下班后和寇东泽去吃了米线。他来找我,收获总是和付出成正比的,他如今换了单位,虽然工资多了,但工作负担重了,他失去了以前轻松的环境和他的小伙伴,他说以后都要加班到晚上十点。很少有人能像清儿一样,换了一个工作,钱多了,反而需要付出的更少了。

    今天想去舞厅,太晚,下班晚,又见他就不能去了。以后也没机会去了,平时下班很晚,周末又会被寇东泽占着。

    昨天在商场给凯打电话,很想见他,他上班不见我。我说:“如果我想见你的时候我见不到你,那我再也不会见你了。”他总是拒绝我,一次次的失望,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翻看了之前从第一个单位离职之后一直到现在的日记,看到了事件更加清晰的全貌。

    温文凯一直不停不间断地伤我的心,扰乱我的情绪,使我长久地陷入痛苦,周期性地周而复始地被痛苦、伤痛折磨和煎熬。

    是时候彻底地、永远地放下了。不要给自己留有余地,不要相信会有转机。他并不值得的。在某一个点来看值得,可是纵观过去所有,他太不值得了。在某一个点,我只有那一刻的感受,也许甜蜜,也许幸福,也许快乐,但纵观整个过去,我又被重新赋予了理智。我再怎么喜欢他也无济于事,一切无法弥补,他带给我的占比百分之九十的是心灵长久的折磨,不是欢乐。

    有那么一句话,婚姻没有那么完美,只要你和一个人在一起欢笑比泪水多,那和他在一起就是对的。

    所以,我和寇在一起是对的,和凯是个美丽的错误,他为我留下一段哀伤的华美的记忆。我有时很喜欢凯,爱不释手,有时还可以,不过这些,都不再有意义了,我对他完全over了。

    2015年6月16日周二晴 笑笑2(240)

    咳嗽不爱打电话,跟以前不想在学校呆着似的,不想在公司呆着了。

    赠险一个都没赠出去。下午我便请假了,2:39打卡,3:03到家了。没事无聊,化妆化了一个半小时,该去挣钱了。

    2015年6月17日周三晴

    傍晚7:05到家了,我走的最早,6:20多就走了,差点忘记打卡,忘拿手机了又回去取手机,我看他们都没有走。

    回来去菜市场看到一个卖菜的在和小孩吃蛋卷,感觉卖菜也挺好的。工作很难,感觉没有比挣钱更难的事了。

    看看镜子中丑陋的自己,真的是感觉生活很无趣。

    感觉上大学没用,生活很累,很想回家。我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但我都不如那些没上过学的,我一直过得不好。

    实在在寝室呆不下去,快9点出去溜达,在外面溜达看到一些美女,发型好看,长相漂亮,穿着美丽,我是一样不占,每次见到美女我都很自卑,这个世界上美女太多了。

    9:33回来看见宿舍楼前一堆学生围着一辆货车,车上有一堆行李。我想着这栋宿舍楼好火啊。

    原来这些新来的学生都要搬去7楼住。他们不是这个理工大学的学生,他们是外面学校的,不知道是个大专还是中专技校什么的,估计也不怎么样,连足够的宿舍楼都没有,还要在外面给这些学生找宿舍住。或者他们到了毕业最后一年来实习,没有住的地方,所以他们学校给他们找了外面的宿舍楼。

    11:30了,我每天总是熬夜,看《吸血鬼日记》看的眼睛疼,春姐都睡了,听到她熟睡的声音。

    2015年6月18日周四晴

    寇东泽预言,他说:“我断定,你一个月出不了单。”

    伙伴们纷纷出单,自己迟迟出不了单。卖险第三周了,开始考核的第一周,什么时候能出单呢。

    2015年6月19日周五晴笑笑3(340)

    今天不到中午就走了,没有状态打电话,后来去了舞厅。

    舞厅是另一个世界,可以让我放松,找到乐趣,逃避了现实世界的失败、无能与无聊,无聊是那么无聊。

    每次化好妆去碰运气,我觉得自己像演员一样即将登台表演,我开始变得兴奋,我跃跃欲试,我喜欢去碰运气,这是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我得来的钱全是我的演出费,是对我美貌和才华的认可,我得到认可,我赚到了钱,我才能够感到我的价值,我存在的意义,生活的意义。我喜欢收获的感觉,我觉得我活着还有用。

    我喜欢这种被认可的感觉,很喜欢,现实生活中我一事无成一败涂地,从没有人喜欢我爱我,每天我都只有痛苦和失意,但在这个黑灯舞厅,我可以掩饰我的失败,我可以重来,我换了另一种身份,我想活出另一个自己,我可以假装我是别人,我可以假装我是一个快乐的人,这拓展了我生活的宽度,让我充实。

    舞厅就是穷人的娱乐圣地,没有什么过高的消费,就像所有人说的,这种地方是最低级的地方,这里大多都是底层的劳动人民,真正有钱讲面子的人都去装修豪华金碧辉煌的高档KTV了,有谁会来这种黑灯舞厅。

    这是B市最有名的一个舞厅,它的念头可能比我还多。

    在这灯红酒绿五光十色的地方,霓虹灯、各种灯光辉映,舞池中没有什么帅气的小伙,都是些人模狗样的歪瓜裂枣,很多都像是农民工一样的人。

    人们走走瞧瞧选好自己心仪的舞伴便开始搂抱着随着音乐摇晃,当灯光暗下去的时候,有些人就会蠢蠢欲动大施流氓的身手。

    音乐打动人心,舒缓人心,演奏者吹着萨克斯风,深情而悠长的音色,很好听。

    这里的“艺术家”是两个歌手,一男一女,还有一个萨克斯风表演者,一共三个人。这里有歌有舞,不是什么艺术的盛宴,却是我最热闹的酒吧,白吃白喝白玩还有钱。

    到了歌手的演唱时间,我很喜欢那两个歌手,他俩都唱的很好。音乐很嗨,心情不再压抑,生活不再无趣,舞台上歌手每天都在进行着充满活力感召力的表演,他们为了工作展现着自己极具表现力的狂野,带领舞台下的人一起嗨。

    演唱结束后之后还有自发登台的蹦迪表演,好几个女孩会轮流上台蹦迪,她们跳得那样好,我都觉得她们专业学过舞蹈,她们不去当舞蹈演员白瞎了,蹦迪时间气氛依旧嗨,嗨嗨嗨不停。

    也没有谁是醉生梦死,人们来这都有自己的目的,女的为了挣钱,挣多多的钱,男的为了玩,生活当中总是要放松娱乐消磨时间的。

    2015年6月20日周六晴喝粥《侏罗纪世界》端午节

    11:21温文凯与我发QQ:在干嘛呢。

    10:10起来,等寇东泽联系我,他一直也没有联系我。后来微信和温文凯聊,又和寇东泽聊。选择约凯出来吃饭,没有选择去甘北找寇东泽,总是本能地想选择我爱的人,总是无法违背心之所向。

    温文凯说有家粥店挺好的,我们等公交时,我也是依偎着他,有他在,我就是浓浓的爱意流露不尽。

    我想着喝粥有什么好喝的,我都没兴趣,他说他家挺好,我们到了那家粥店,装修还不错,挺像样的一个饭店,人真挺多的,需要等。

    等位的时候他坐在凳子上,我蹲下来抱着他大腿,他就说我,“你好好坐着。”可是有他在,我无法正常,我就是喜欢抱着他大腿,不想好好坐着。他坐的椅子很大,如果我坐他旁边的另一把装饰豪华的大椅子我就会离他格外的远,我就够不着他了,我够不着他会死。

    他看我这样实在烦,后来他说:“那坐那边吧。”

    于是我们就去了一个可以两个人挨着坐中间没有阻隔的地方,这样我就不用蹲着抱他大腿,可以坐着和他腻歪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粥不是一般粥店的那种现成的粥,而是要自己点,是瓦罐粥或者叫砂锅粥什么的,可能是这样熬出来比较养生或者比较好喝吧。我看到旁边有一桌像是一家人带着老人出来喝的。

    喝粥100元,电影60,樱桃25元一斤买了18块钱的,爆米花、可乐12,近200元钱,又花了一天时间陪我,还被我传染感冒了。他就放一天假。我想着这些。

    我们看的《侏罗纪世界》,暴虐霸王龙“血洗”公园。

    以前我俩在一起时,也没什么事干,他就总说看电影去吧,可是我不喜欢看电影,我觉得手机就可以看了,干嘛还浪费钱呢,所以好多次我都拒绝了。

    其实,只要有他在,他就是我这一生最精彩的电影,我百看不厌,我只想看他,只要有他在,我无时无刻不快活,只要有他在,即便什么都不做,甚至也不必说话,只要静静地和他在一起,就好。

    电影很精彩,其实,只要和温文凯在一起我就觉得是世上最好的时光,是最精彩的人生,是最幸福的时刻,让我少活几天我都答应。

    我觉得很知足,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好像这就是我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无以复加的快乐。但这种感觉很不真实,可能只是我习惯于幻想,爱是我幻想出来的,幸福是我为自己幻想出来的,我把自己想象的像偶像剧女主角一样,和男主在一起,一切那么美好浪漫那么甜蜜。可我长得这个样子做群演都不知道够不够格。

    我是把他当作我最爱的人,这个电影有很多镜头很吓人,恐龙吃人的这样的,我就喊老公我怕,然后抓紧他。

    每次喊他老公我心里都很欢喜,我爱他,他是我最爱的人,我怎么叫他老公我都叫不够,一直以来,我都把他当作我的守护神,我生活的动力和唯一的期待,我觉得他会永远保护我,有他在,我就不会怕。

    我在侏罗纪世界里很幸福,因为我老公在我身旁。

    能够触碰到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就感觉好像让自己少块肉都会心甘情愿,为他死都觉得很值得。我一直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都在一起。

    由于空虚而感伤。下午4:00看电影,6:00多回来,7:30给寇打电话,8:00多刚才去吃面了。买了水果桃子4。7+荔枝7。5=12元。感觉今天和温文凯买樱桃25元一斤买贵了,回来看到别人家都卖15两斤,10元一斤的,也兴许品种不一样。

    想到当初被中介骗500多,被坏人骗子骗2000多。一生诸多不幸,没有什么好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