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29章 亟待填补的感情空白
    8月13号王平带我去金钱柜唱歌,他给了我100块钱。

    我并不想要,我想我们像朋友一样互相陪伴,不必像舞厅的客人那种我陪你唱歌我坐你的台你还需要付钱给我。

    笑笑舞厅连着歌厅,去歌厅唱歌坐台都是收费的。我可以牺牲我去笑笑赚钱的时间和他在一起而不收他钱,因为我不是想挣钱,我求的是爱,我想要的是朋友一样的关爱和陪伴。

    温文凯走后,我尤其需要关爱和陪伴,我每天都极其想他,想念是疼痛的,伴随所有遗失的痛楚,我心里从来都是愤愤不平,为什么别的女孩都有人疼爱,我却受尽感情的折磨痛苦不堪,这对我并不公平。我太需要关爱,太需要有人对我好了,一个人时太难熬了。

    王平现在和我走的比较近,我一直没有喜欢他,只是我自己很无聊空虚,便还是会和他见面。

    他总是找我出来溜达,晚上带我去海边散步溜达。他每天找我陪伴我,于是我开始依赖上他。

    我从没想过我会喜欢上他,他儿子都读高中了,他从来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没有一条符合我欣赏的类型,一直都是感到反感,而这时我竟会主动抱他,会迷恋闻他衣服上的洗衣液味道。

    喜欢上一个人才会主动抱他,才会迷恋他身上的气味,闻到那种气味我会感到舒适安全幸福愉悦。

    温文凯走后,我感情忽然变得空白,内心很空虚,我急需把情感转移到别人身上,我想到曹宇凡是我遇到过的对我最好的人了。

    起初我往曹宇凡身上转移,把我对温文凯的爱都转到曹宇凡身上,但我发现没有对方的配合,这也很难办。

    我每天和他说话,他并不理我,他没法作为我每天的陪伴,他只是会极偶尔地在微信上跟我说说话,我每天的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我的感情因此而受到了伤害。

    心本来有个洞,缝缝补补用希望补好,如今希望再一次破灭,我又一次遭受重创,我感受到了巨大的伤心和失望。

    我对曹宇凡寄予的爱之幻想就这样破灭了。

    后来,王平每天陪伴我,打动了我,我病急乱投医,我便把我对温文凯的感情又转移到了他身上,可是我刚喜欢上他,就发生了颠覆性的危机,我很生气和伤心。

    第一次危机发生在8月16号,我和王平第17次。

    他只给了我100。

    他和我刚认识时,他就跟我说以后每次见面都给我五百,他没有这样做,我觉得他骗了我。

    我们看马戏花了270,吃的烤肠5+凉皮10+厕所2+冰淇淋10+肉串35=62,开车油钱也得有一百。我觉得他最少应该给我两百我心里才平衡,我就是这么觉得的,他只给我一百,这低于我的心理预期。

    在当时的情境下,我极其失望,我觉得自己没有被爱没有被重视,我觉得一切很不值,我已经喜欢上他,我对他寄予了更大的爱的期望,希望他回馈给我更多的美好的爱让我感到幸福。我刚喜欢上他,他就是这样回应我的吗,利用我,让我变得廉价。

    我失望透顶,伤心至极。我想下一次我不会和他出去玩了。

    8月15日,我和付亮第五次。

    经常去舞厅,在更衣室经常听到很多女的聊天,都特别有意思,她们经常互相聊男人聊挣钱……

    她们有人会说陪哪个男的出去溜达逛街,吃饭买衣服,又做了指甲花了两百,又给了她两百,都是男的消费,各种类似的。我看说话那人长得也真不怎么样,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浓妆艳抹也觉不出来哪好看。

    她们有的都是岁数比较大,看着像四十多岁的很成熟的中年妇女,但她们还是有很多追求者,很多人约她们出去逛街吃好吃的买衣服带她们玩给她们花钱,还要再给她钱作为约见她陪伴的报酬。

    她们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维持的,谁也不会白陪别人。

    她们的目的性很强,她们就是想要挣钱,挣多多的钱。我就不一样,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喜欢的人陪伴,我从来想要的不是钱而是爱,我和她们截然不同,所以我会受伤。

    听有一个体格挺壮的小姑娘聊回老家相亲的经历,那个男生是在农村种地的,家里条件很好很有钱,可能一年能挣个十来万或者更多吧,她讲那个男生如何一直追求她。那个男生说:“你就答应我呗,我给你在县城买个房子。”她想着这买了房子她又不回去住,说:“你别给我买房子了,买房子不得个好几十万,你直接给我十万就行。”

    还听到一个看起来更年长的长得很端庄的女孩她说她父母来看她看到她屋子里有男生衣服的事。

    她们也有她们的打算,她们都是很有头脑的人,把爱情、生活、未来,把一切看得都很开很透,都不会因为男人吃亏,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傻,不断地受伤。

    8月17日周一,笑笑第24次收获200块钱。

    和李锦程第26次。

    我来到笑笑,在休息室听她们聊天。

    那个女的说上午挣了200,下午挣了160,她说:“我和别的男的去看电影,一下午也能挣300。”她说哪个男的给她花了150做的指甲,她们又说和别的男的去劳动公园坐一会儿也能挣个300块钱。说话的这些人没觉出来她们哪好看,这些男人的审美真是不怎么样,喜欢这些老娘们。

    我很羡慕有人愿意给她们付出,对她们好,我就不会朝别人要钱,没有人给我那么多钱,没有人对我付出。我也不愿意欠别人任何东西。

    她们当中还有的人在学开车呢,有的都像是五六十岁了,还在学开车,活到老学到老,她们应该也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自己对未来的规划,生活都是按部就班进行的,不会因为来舞厅工作而影响到生活的其他部分,她们怎么这么厉害呢。

    我和王哥见面,他总找我,我不喜欢他,但他总是给我打电话找我,我现在很空虚很孤独,我很需要有个对我好的人,于是我想给他一个对我好的机会,毕竟我也是个女孩,我也想像其他女孩一样,我也想有人疼有人爱有人对我好。

    我们见面了,买了小丸子花了7元,在大商新玛特超市买东西又花了97。8。我还是不太擅长处理这种事,全程尴尬,没有像我想的那种有爱的良好的氛围。

    后来让我十分生气的是,他目的性太强,他开始说我,说我就花钱能想着他,这句话真是激怒了我。

    其实不是这样的,我挣几百块钱这么容易,我根本不差那几十块钱,我只是想给他机会给彼此机会而已,我是因为他一直找我,我看在他的诚心上才给他机会,他不但不领情,居然还说我。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像其他女孩一样,有人对我好。

    8月20日七夕,笑笑第25次收获200元。

    我很想念温文凯,每天都在想念,我的最爱,一去不归……

    我总是发很多朋友圈:

    去年七夕,满城鲜花,烟雨未至,今年七夕,花开半夏,人不如昔,年年七夕,岁岁七夕,鹊桥空空,孤影怜怜,韶光抛却,无人相会。

    很想你所以给你打了电话,可是都已没有什么好说的,挂了电话,世界上的一切都会结束,为什么要开始,为什么要孤单的生活,为什么还总是怀着希望,一年又一年的绝望。stop?loving?,stop?hoping?,stop?hurting?,stop?torturing?,forget?everything?,theyre?not?real?,theyre?mistakes?,no?man?is?good?for?u。

    如果不再有人让你伤心,日子当然会过得好一些。

    伤我心,背我意,泪长流,思悔过,无情不似,多情堪苦,难忘旧时,欢笑与,春日游,杏花头,陌上年少,叹风流。

    日日思君,泪如雨,斯人已逝,如豺如狼,断我情义,唯恨悠悠。

    8月22日,我难以抑制对温文凯浓烈的相思,我时时刻刻伤怀,我依旧总是发很多朋友圈:这些年是我一直在主动,主动追求,主动拒绝,只怕思念,只怕孤独,人类离我而去,心痛如绞,思念难抑,以后,永远不会了。

    我每天没完没了发这些东西让别人很烦,同事看了也都觉得我像个精神病。

    8月26日,我去笑笑第26次挣了240。

    8月27日我去笑笑第27次挣了469。刘立志从山上带了水果给我,有樱桃和其它一些水果,他在山上干活,帮别人种果园,长得就是个老农,和我真的太不搭了,走在路上我只觉得尴尬。他和我去吃麦当劳一百块钱花了51剩49,超市买东西花了20,他又给了我200。

    在笑笑时,他每次看见我总找我跳两个曲,给我40,每次都是,他话贫,总是跟个精神病一样说这说那,很让我反感。

    我居然见他,我是有多缺爱?

    因为从没有人对我好,从没有人陪伴我,我想,遇到对我好的我应该给他机会,体谅他的一片心意,我看在他真诚的份上,也想对他真诚,给他一个对我好的机会,所以这次才答应和他出来。

    谁知结果特别不好。

    看电影给我气的要死,他极色,极不老实,我根本没有办法看电影,他摸我,我就一直掐他,他还是摸,他真的给我逼急了,我恨不得掐死他。

    我很后悔和他见面,都怪我一时糊涂,我是看在他的诚意上答应他同他见面,却没想到他只是为了摸我。

    之前在笑笑舞厅他说我手小,我说手大抓粪手小抓宝,这次见面,他笑嘻嘻说被我说着了,他说前几天他给樱桃树上粪来着。

    刘立志给了我一个刀和一个铜钱,他总是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神叨的说法,他总是一通一通地说。关于刀和铜钱他唾沫星子横飞讲了一大通,说这是我们的缘分。

    我一直很讨厌他,他说话总是声音很大,而且白花花的吐沫星子在嘴角,真的很恶心。

    我和他极不般配,他就像一个老农,我和他在一起只有尴尬,我很怕路人看到我和他会觉得我们怪异,我极不自然。

    他还给我讲几十年前的事。

    有一次他没有钱了,想上舞厅找人跳舞,心里痒痒的按捺不住,这可怎么办呢,种地时正好挖出来一个金戒指,他就赶紧跑去给卖了,然后拿钱去舞厅找人跳舞。

    和他见面惹得我一肚子气,后来我又去了笑笑,遇见王哥,一个做建筑行业的瘦老头,他给了我100,他也总是找我坐台每次给我一百。又遇到了于哥,他之前跟我说他离异,他常和他朋友来笑笑,总是跟我说一些有的没的,说让我去他家,夸我多么多么好,他多么喜欢我,展开感情攻势,看得出他是一直想和我有那种关系,他给了我100。这一天收入总共算作469。

    2015年8月31日我看到寇东泽发的一条朋友圈:为B生,为B死,为B奋斗一辈子。

    22:42寇东泽给我发消息:刚才我做了一件事,第一次做的,服务态度也不咋好,看样还得是自己老婆好。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没有理他。

    自甘堕落,别人根本就管不了,都是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外界的干预毫无用处,就像那么多人想让我好,我也还是一条路走到黑,还是好不了。

    就像戒烟似的,自己不想戒,别人怎么劝都没用。

    就像学习似的,自己不想学,别人怎么管都管不好。

    从一开始我就期待爱情,一直如饥似渴,我是亟待填补的感情空白。寇东泽是亟待发泄的生理欲望。

    都是人的基本需求,我们都是无罪的,我们不够强大所以无法战胜这种本能,这不是为谁开脱,这是经历多年后的感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