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32章 十月初的新人们
    十月,走后第三个月。温文凯让我伤心流泪,我对温文凯的思念每一天都很折磨,思念和痛都是永不停歇的。

    10月1日,今天找到了两个新人,105人小非,106人小八。

    今天出门我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八级大风,就像台风似的,头一次感受到如此威猛的大风,楼上的玻璃,铁板子噼里啪啦的都给大风吹跑了,树都吹断了折了好多。我还挺稳的,说明我底盘稳啊。看到朋友圈里好多人发不同体重在大风里状态的图片很有意思,体重轻的都吹飞了,最重的那个人还稳如磐石毫不动摇,大家要按照体重慎重出行啊。

    晚上云华姐用电饭锅做了骨头汤,还给我们都盛了一碗,我感觉很满足很温馨。

    云华姐很懂得生活,她经常在寝室用电饭锅做菜做饭。她还是大气的国际范,她的工作就是全世界去出差,带客户去很远的国外参加会展,地球是圆的,她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去那么多的国家,我真是羡慕。

    但她说这个工作尽管在外人看起来无比的光鲜亮丽,实际上真的是辛苦得把人累成狗。

    我想人和人的命运真是千差万别的,云华姐和玉蓉姐一样的年龄,玉蓉姐是社区银行的行长,应该是以年薪算,挣的很多,有车有房有老公,她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稳定也非常有钱了,就和馨阳姐是一样的有钱。馨阳姐比我大一旬,她还比馨阳姐小两岁。

    但云华姐就很不一样了,她还是和我们住在这个一个月240块钱的床位,在我想来就是风雨飘摇的。

    但云华姐和我不同,她不像我这样心灵贫瘠一无所长,她有她强大的本领,她就算辞职也能再找到自己喜欢从事的行业选到称心的工作,她有强大的内心,她对生活有热情,她有活力,她对生活有追究,一直在进步,我觉得云华姐各方面都很好,就像我的榜样。

    10月2号我和春姐去了B市的自然博物馆,来回折腾坐公交我极其难受,没有体力,很虚脱。每天心事重,睡眠习惯不好,晚上不睡,所以我身体极其差,差到极点。

    继105、106之后,今天有了107人,一个铁路局的男孩,我有点害怕,他对我有点计较,对我不是很好,后来态度还行。后来他也好多次找我,我都拒绝了,没有再见他,他戴套不挺做不了,不戴套泄在里面我担心怀孕。

    23:37我给温文凯发:我害怕,你会永远一直保护我吗?

    我给他发了一部片题目是医院护士。

    10月3号00:03我又给他发了两部片。

    我看到没有米了,最后一顿就没了,我很思念温文凯,我好怀念温文凯。

    这米买的那天正好赶上他来找我,是他帮我提回来的,他不愿提,但最后还是帮我拿了,就只是散装的一小袋,不多,我看了一下包装日期,2015。04。13,我好想他。

    睹物思人,每一条一起走过的街道,每一个一起经过的地方,都能让我双眼迷蒙,湿润。我只是想念,永远都在想念、怀念、惦念。

    笑笑的那个男服务员在朋友圈给我评论:你怎么好久都没来看我了呢?想你了。

    不管我去哪,我都喜欢寻找一个心里的依托,没有依托我就会觉得害怕,在笑笑,我结识了一个男服务员,见面会打打招呼说说话,我觉得我们像朋友一样客客气气和和气气,他在那我算是有个熟人,我觉得我心里多少有点照应,心里多些勇气。

    2015年10月3日周六晴

    清儿中秋和国庆连着放十多天,她说一直在家蹲着呢。她们挺能放的。

    十一国庆节已放了3天了,这三天我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

    1号的时候我应该是满心欢喜的,我见了两个人,两个男孩都挺不错的,看见男孩我又有了甜蜜的心情。

    2号晚上又见了一个铁路局的男孩。

    今天见了我的108人,他在票务公司上班。和他见面像是救了我。

    之前见了一个在网上聊过很久一直说要找我总说要找我的人,终于见面了,见陌生人总是十分尴尬的,因为之前在网上聊的太多太露骨,两个人见面更觉尴尬,有种见光死的感觉。

    我状态不好,表现得有点过分兴奋,一直也有失礼貌,会主动开玩笑之类的,他有点反感,他开车拉我走了,去了一个地方,和我吃了麻辣烫之后给我拉到了附近一个公交站,就走掉了。

    我感觉到很失败。我打算坐公交回去,整好,这个男的又联系我,他来找我,他对我不错,我们成了,这就像是解救了我一样,从失败转向成功。

    然后我又和小八第二次。

    我是寄予了希望的,我希望新的男孩能给我带来爱情,温文凯走了,我急需新的感情,没有感情,我活不下去。

    十一寇东泽回来了,我和他又见面,是我主动要见面的,温文凯走后我失去了朋友,我想要朋友的互动。

    我很久前团购过一个麻辣香锅,但一直没有人陪我去吃,这次他回来了,我可以和他一起去吃。从来没有人陪我,下班后居然有人和我一起吃饭,这是久违了的感觉。

    我一直觉得寇东泽就像神经病,他的想法总是翻来覆去,今天这样,明天就反悔又变了,他这样反反复复很折磨我。

    10月4号我又给温文凯发了一部片。我和胡远辉第三次,前两次见面找地方想野战都没找到没做成。

    我每天满脑情色,沉浸在AV的海洋中,10月5号00:47我给温文凯发:我也想比和菊花同时。

    10月5号我有了我的109人,他在学校食堂干活。

    这个男孩我看到有点害怕,看起来有点像黑社会的,一般长的这样的男孩我都比较害怕,但实际上他是挺温柔的,不是坏人。

    他想尝试肛交,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渴望尝试的。我每次看到肛交的片都会非常有感觉,身体里会很麻很有感。

    我们就尝试了,但是太痛了,我难以忍受,我们也没用润滑剂,他好不容易进来,我感觉疼死了,没法弄。

    从放假开始这些天,每天都在弄,后来我又和小非第二次,他说:“你又和谁做了,逼都松了。”就这样干的时候他甩手打了我一巴掌。

    不轻不重,并不很疼。相反我感到被打很爽,一直都是重口味爱好者,我很喜欢那种被虐的感觉。就像以前李菲说的可能女生多少都有点受虐倾向。

    10月6号周二晚上22:50。

    寇东泽:我9号早上就回单位了,估计会干到年底,

    下次回B市就是过年了,我现在是在外漂泊的游子。

    萤萤,咱们明天去吃生日蛋糕好不好啊 。

    23:11他:萤萤,实不相瞒,我做的事情,透过现象看本质,最终目的是想结婚,但我感觉自己长相、能力、家庭条件都配不上。我也害怕不能给你幸福,因此觉得结婚不太可能,但我确实太喜欢你了,不想失去你的消息,所以退一步也希望能做朋友。反反复复就是这个原因。

    23:21他自说自话:我感觉你可爱,名字面像都很好,不像我,名字土,长相更土,感觉咱俩好像不是一个风格的。

    要是结婚不知道会顺利不,明天找几个算命的看看吧,看看他们怎么说。

    如果会顺利兴旺,不是不好的姻缘,我有钱了会去提亲啊。

    哎,别生气啊萤萤,你要是不喜欢,就当我是神经病吧。

    寇:我非常喜欢你的身材,小巧可爱那种,性格也比较喜欢,就是你讨厌我,比较不好。

    我回复他:很早以前就已经烦透了,只是你像狗皮膏药,甩不掉。

    寇:死缠烂打对追女的很有效哦。

    不过现在我升华了,考虑的是将来和实际,言行一致比较合理了。

    考虑结婚可以找我啊,只要我还没结婚就会接受你啊萤萤。

    我无数次地跟他表明过,我又一次对他表明:我不会和一个我不喜欢的人结婚,我也不会和一个不喜欢我的人结婚。

    寇:哦,你有原则。我认识一个女的,她妈不喜欢他爸,结婚后矛盾很多,在他上高一那年离婚了。他说结婚一定得找一个相互喜欢的,否则会离婚啊。

    我睡觉去了。

    我:我无法和你成为恋人的原因是我不爱你,我无法和你成为朋友的原因是你太爱我总是在逼我和你好。

    前两天,柳君菊说看见我在北京上课了,今天寇东泽给我发了一个照片,问像我不。

    总是不断有人把我认错或是说我长得像谁,后来我意识到我应该是极其大众像,所以一直以来才总是这样。

    十一放了七天假,主要就是得瑟了。

    小非和温文凯很像,属于器大活好够持久。

    我刚才去上厕所尿尿,纸上有血,不知道为什么。6号和7号不能干了,要修养。

    2015年10月7日,下午13:27寇东泽:萤萤,今天在家呆着好无聊啊,一会去找你玩。

    10月8号,天冷了,但比人心热,路上的车多,没有现实生活中的骗子多。

    今天下班后发生的绝对是一个极悲催的事。

    下班后我又被刘立志截住,在公交车站等车,在大庭广众下他劈头盖脸给我一顿骂。他总是越说绪越激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当那么多人的面他声音很大地骂我,我觉得颜面尽失,臊的不行,羞愧难当。我被一个老头子在这骂,我觉得极其可怕,其他人也许都会奇怪,我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姑娘怎么会和这样一个人暴徒扯上联系。

    他说了很多,他说:“当小姐也没有你这么当的。”他指责我不理他。

    他不断出现在单位附近骚扰我,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

    我仍旧像个永无休止的精神病一样每天都发许多朋友圈:

    我不觉得我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从来不是我,没有人比我善良,没有人比我痛苦,没有人比我伤心。

    我爱的人都欺骗我人面兽心我讨厌的人都死缠烂打折磨我,也许我命里就是独自一人吧。

    我怀念温文凯,当我见到那么可爱天真阳光的你,我感到生活的温暖美好和安全,我觉得你的存在是我的所有幸福所在,是我魂牵梦萦的挚爱,然后我渐渐感到一切是那么可怕,可恶的骗子,恐怖到窒息,我简直喘不了气,觉得突然一切都那么空空的可怕到极点,致我以前可怕的日子。

    我和娟子聊天,娟子说万人追不如一人疼,万人宠不如一人懂。

    她有很多朋友,起初我问她这些朋友怎么认识的,她都说加的学习的群,都是去参加学习活动认识的。

    后来我才知道她所谓学习的群大多都是些交友相亲的群,温文凯说我傻,这都不知道,一听就是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