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46章 金戈铁马
    2月2号我们发了年终奖,真是可喜可贺啊。这是我第一次得到年终奖,第一次什么都新鲜,年终奖这种东西还真的让人挺兴奋的。

    2月5号23:36我给温文凯发:老公

    他:怎么了

    我:没事

    他:别叫我老公了

    回家了吧

    我:嗯,睡觉了

    他:好的,晚安

    我:晚安

    2月6号08:35我:我为啥不能叫你老公

    11:18我:我每天都会想你

    19:14我:你不知道我每天想你吗

    19:30我:我每天晚上都会想你

    白天也经常会想起你

    20:05我:你是个没良心的东西,太让人失望了

    23:12我:你为什么对我不好

    23:25我:你不知道我多喜欢你

    2月11日18:27我给温文凯发:我们家搬新房子了,我给他发了许多新房子照片

    18:42我:你什么时候回B市找我

    19:28我:真后悔认识你,从来对我不好,给我带来的只有灾难没有好的

    19:34我:真后悔认识你

    19:46我:你从来对我不好

    2016年02月07日除夕。

    我不喜欢新来的那个徒弟,他太抠了,本能地反感这样的。

    第一天上班他问我鞋和衣服放三楼会不会丢,他真的是多虑了,我们都在更衣室换衣服放衣服,他居然想到这么多。

    第二天2号去我们的那个劳务派遣公司领年终奖,我俩一起吃饭时他自己跑回去了。

    他垫完水费三十块钱马上就朝我要,之前我说过好几遍怕他还有垫钱的,回去再一起给他。但他就是很着急似的。

    同事们在群里发红包抢红包玩,他往群里发红包也发的很少。总之就是各方面能感觉出来他和别人不太一样,他好像生怕自己的利益有半点受损似的。

    2月8号凌晨00:50苍狼发:新年快乐。

    2月15日凌晨01:38苍狼发了三朵玫瑰红。

    与李亚彬的联系:

    2月2号08:32李亚彬给我发:早,在吗,在不在,出来

    08:39他:在不,亲,出来

    14:42他:在吗

    15:45他:在吗

    17:33他:出来

    19:13他:在不在

    19:38他:在不

    20:49他:出来

    2月3号08:09他:在吗

    2月4号08:07他:为什么不理我?

    08:53他:出来

    2月12号22:11李亚彬:新年快乐,你最近忙什么呢,最近怎样,忙吗?

    2月15日我回来那天19:58李亚彬:在吗,好久没联系,你最近忙什么呢,也不理我,怎么了?

    20:15我:找我干啥

    20:19他:想你啦

    我:哦

    他:咋啦,宝贝,你能不能把电话给我设回来,还给我设黑名单,你过年回家了吗

    我:不能

    他:为什么不能,怎么了

    我:你不好

    他:我哪里不好啦,说说

    我:懒得说

    他:咋啦,过几天回去,请你吃饭,给面子么?你过年回家了么?美女,可以吗?你怎么那么大气啊,我哪里得罪你啦,对不起,请你不要生气好么

    20:39我:来我家吗

    他:在哪,详细地址告诉我吧

    20:46他:怎么了,电话设回来了吗

    21:08他:怎么还不说话了

    我:我害怕你来我家,你做不做

    21:16他:什么情况,咱们认识那么久,你怕什么

    我:那你过来做吗

    他:去你家么?去哪

    我:家里,做完你回家

    他:可我不想做一次,想搂着你睡觉

    我:租的合厨,不方便

    他:那你改天来我这,一起开房咋样,咋样,宝贝儿2016年02月17日周三,我是周一15号初八那天回来的。

    周一周二晚上都十二点多才睡。今天出去和一个89年28岁的小伙子做了,这是回来第一个。

    很悲催的是弄里了,不知道会不会怀孕。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学历高学识渊博有专业技能的人,那样的人让我有安全感。

    他是帮人打架的,他说他的工作是每天跟着老板要账,我想着这工作也挺吓人的。

    晚上去臊子面那家吃的炸酱面,涨到十二了,团购的,我喜欢的那个小伙子少收我两块钱。我一直很喜欢他,有点迷恋他,我觉得他长得很好看,每次见他我都是心痒痒十分心动的感觉。

    小八21:20在QQ上给我发:在不,妹子,做爱吗

    苍狼23:25在QQ上给我发:回来了呀,大妞

    2月18日凌晨00:12苍狼发了三个呲牙表情。

    下班后去恒隆广场,团购的榴莲披萨,去了后好不容易找着了,但发现没开门,我就在亚惠吃的套餐。坐上公交都六点半了。

    晚上烧水,半道电水壶坏了,又在网上新买了一个。

    去洗漱突然发现水龙头现在可以调节了,两个水管,有一侧冷水,有一侧热水。不知道啥时候变成热的了,真的太棒了。

    小八18:26QQ上给我发:妹子,人呢,多钱做一次,干你一晚上多钱

    19:57小八:在不

    21:05小八:人呢

    2月19日11:17我回复他:不包夜。

    小八:那干你一次多钱,在吗,美女。

    我:500。

    2月19日00:38苍狼QQ上发:想和你做爱

    2月19日他:还什么时候有空呀

    我:周日周一我放假

    他:嗯。

    2月20日我有了第118人金戈铁马。这是回来第二个。又弄里了。

    晚上十点多很晚了,我意犹未尽,又和第119人见面。回来第三个。

    我在兼职群里发信息,他说他就在我说的地点的附近,他约我见面。

    又弄里了,我很后悔,本来做了一次,他没有想再做,但是我觉得还可以再做一次,我喜欢最爱的快感,而且我总想让别人得到最大的实惠,所以我又主动跟他说,又做了一次,感觉这一次之后就有点伤。

    金戈铁马1月17号的时候就加了我,和我聊天。问我:什么价位?服务?我说:500,正常做。

    2月15号他又重新问我,可能是以前的聊天记录他删了。

    他说:你留个电话,我明天去找你。

    我说:明天我上班,以后有机会的吧。

    对于见陌生人,我总是犹犹豫豫,不敢见,有的人联系了一年,总说找我见面,我却从没见过,我很怕见陌生人,有时想到心脏都会紧张的嘚瑟。

    他:就今晚呀。

    我:你做什么工作的。

    他:自由职业,我是大叔级的,可以吗。

    我:嗯

    他: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2月16日18:40我发:好想打炮

    他:不是上班吗

    我:现在,好想打炮

    他:下班了

    我:嗯,五点下班了

    他:你早说呀,你要早说,我就过去了

    19:24他:在吗

    22:14我:嗯

    他:明晚找你可以吗

    我:嗯

    他:几点去找你

    23:02我:再联系吧

    你做什么的

    他:现在什么也没有做

    我:那哪有钱草比啊

    他:哈哈,放心不会少你钱的

    我:你发个照片

    他:没有钱能去草比吗,多丢人呀

    我:哪个学校毕业的

    他:我真的没有照片

    我:那你这会能来吗

    他:我是大叔级的,我和你说过

    我:我现在就想草比

    他:这会几点了,这会去了你明天不上班了

    我:草比也不分时间啊,你离得远吗

    好想被草

    他:我要去你那都十二点多了,你能行吗,你多长时间没有草比了

    我:那改天吧,才半个月二十天

    他:明天可以吗

    我:再约吧,500

    他:嗯,五百多长时间啊

    我:两小时够吧

    他:嗯

    2月17他:在吗

    一个流汗表情,不在

    2月18日他发了一个撇嘴表情。

    2月20日他:在吗

    我:嗯

    他:晚上做爱呀

    我:做爱五百

    他:知道

    我:做啥工作的

    年龄身高体重呢

    他:44,身高175,130

    一个流汗表情,这都问

    可以吗

    我:见面看看呗

    互相觉得行就行呗

    他:还得看看呀

    几点呀

    我:你具体做啥的啊

    他:现在什么也没有做

    我:那哪来的钱呢

    他:不会缺你钱的

    我:你给我发个照片呗,你长得好看吗

    他:我没有照片,一般人

    我:哦哦,长的年轻吗

    他:正常

    我:哦哦,我怕见面太尴尬,性功能好吗

    他:可以

    我:去哪开房啊

    他:去汉庭酒店呀

    七点可以不

    你留个电话,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因为我手机不上网

    你留电话,我好找你

    我在汉庭,现在也没有小时房了,只能开全天的

    给个话,我好下线

    我:有小时的,60四小时

    他:哪有呀

    我:你可以先打电话订一下

    汉庭呀

    他:过五点,酒店都不开小时房了

    我:要不去星汇宾馆吧

    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开,更何况咱们就呆两小时

    要不开全天的太不合适了,就呆两个小时

    他:还是去汉庭吧,没有关系的,不差那几个钱,你回去时我给你打车钱

    可以吧,给个话,订好了,我好收拾一下往那走

    一个流汗表情,又没有声音了

    我:我刚才打电话问了,汉庭都被预定出去了,现在不能租钟点房了,我打电话又问星汇宾馆,他们可以,咱俩去星汇宾馆吧

    他:没有房间了吗,汉庭,有客房的

    我:我知道,钟点房不卖了,现在,所以去星汇宾馆吧

    他:那就定客房,没有关系的

    我:为啥呢,那个是多少钱呀

    那你先给我钱吗

    他:做钱,必须给钱

    我:我去了万一你不喜欢我我白跑一趟怎么办啊

    他:你有照片没有,我一般不挑人,只要玩的开就可以

    这也不是选美,只是性

    我:我怕去了找不着你,星汇宾馆才50,你为啥非要多花几十块钱去汉庭呢

    那我到了万一找不着你怎么办,万一全天的房间也没有了怎么办

    万一我去了你不喜欢我或者我不喜欢你,我不就白跑一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