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49章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光里,有的时候,我会怕它背叛我欺骗我利用我。

    有的时候想到它已经背叛我了不爱我了,我会越想越怕,不寒而栗,感觉整个世界都是虚假的,都可怕。只因从一开始我就没把文凯当狗,我就把它看成了一个人。

    有的时候它惹我生气,我感到极其伤心,是因为我一直在按人的标准去要求它衡量它,这标准人都达不到,何况狗呢,我其实是一直在难为它虐待它。每每回想起这些事我都充满了内疚和自责,我觉得我特别对不起它,我都深切地忏悔。

    下了公交我就没有立即带它回家,相反,我带它去了家旁边的小山上,小山上有一个很小的广场,山上也有很多小区,从我们的位置要走很多楼梯台阶上去。

    我想着它刚离开它熟悉的环境,到陌生的环境它也许不适应,那我不如领它先在外面玩一会儿,让它开心开心,增进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互相熟悉一下。

    C市是山城,很多小区都是建在山上,山都被开发出来了,一个小区的楼,海拔都不一样,层层叠叠地绵延,路上也会有很多台阶有很多坡,有时走这样的路真是累,有时层层叠叠的精致曲径通幽还挺妙趣横生的。

    它蹦蹦跳跳地在台阶上跑,这嗅嗅,那闻闻,我喊着它:“文凯,过来,干嘛呢,文凯。”这是我第一次喊出它的名字,我给了它名字,我给了它家,我们成为了家人。

    一路上,引来无数人的目光,无论男女老少,大爷大妈,小伙姑娘,幼童老者,文凯刚来就受到了全体群众的热烈夸赞,人见人夸。

    很多人都会跟我说话,问我它多大,都会跟它玩,文凯的回头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大家都夸它可爱、好看。它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它受到了上帝的宠爱。

    溜达了一圈,带它下山下台阶,我又喊“走了文凯,过来文凯。”

    它真的是会跟着我的。

    起初,我觉得这些都很正常,但我跟别人讲时,他们说他们的狗不敢上下楼梯,他们的狗找不到家,他们的狗不跟着他们,我才知道,原来文凯是个天才,所有人都说它是个聪明的小狗,都钦佩于他的聪明。

    我其实早就已经很饿了,我带文凯回了家。一进家门,进了我的房间,它就去咬地上的电源线,我想这太危险了,万一咬断了着火了就不妙了。

    打了它一下,它不以为意,转而去咬鞋。

    回家后我煮了速冻水饺,我把饺子给文凯,它并不吃,我想这是肉馅饺子,它应该能吃,又把饺子馅抠出来喂它,它闻闻同样不吃。

    见了狗粮却没命,原来文凯一直只吃过香喷喷的狗粮和小香肠,并未吃过其他任何东西,所以其他东西它还不认可。

    这个时候是最好的,它是一个小狗崽,一点不馋,只馋狗粮,我吃我的,它玩它的,它对我吃东西这件事毫无兴趣。

    后来我把它喂馋了,它就想着吃肉,不再爱吃狗粮。而且我吃什么破东西即便它不吃的它都要,你给了它它不吃然后它还瞅嘴还朝你要,我在床上不小心碰了一个塑料袋哗啦响一下,它都立马看向我,生怕我背着它偷吃什么似的。

    我一直很内疚,没有很好地喂养它。后来我听别人说小狗就一直喂它吃狗粮对它是最好的,其他的都不要喂,可我总是给它喂肉害得它总拉稀。我总给它喂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我想让它把世界上的每种食物都体验一下,但是这对它并不好。

    它小的时候吃狗粮,吃得太多不嚼,有时会反胃会卡出来,卡出来一坨粘糊糊的狗粮,它又给吃下去。后来我总喂它一些香肠、熟的肉等等各种东西,遇到好吃的爱吃的它总是不嚼直接吞下去,到时不消化又会整装的吐出来,因为是肉,它好了不难受了又还会再吃进去。

    要不怎么说这就是个绝活,人就练不出来,它吐出来的东西,还会又吃回去,一点都不觉得恶心。

    我如果再养狗,我会进步,我不想瞎喂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了,对它其实不好,它和人类不一样,人类可能什么都吃营养最均衡,但它不是这样的,很多人类食物对它身体都不好。

    我怕文凯着凉,给它垫着我以前在大学领被时装被的大兜子,上面又铺的以前不要的糟了的床单。

    它来到家里后,就把这当成了它自己的家,该玩玩,该吃吃,吃完倒头就睡。

    我之前有担心过,我怕文凯刚来到陌生环境不适应,会害怕,没有安全感,会不睡觉,一直叫唤,整宿整宿鬼哭狼嚎。

    因为住上一个床位时,对门寝室有个小女孩花一百块钱买了一只狗,要价两百后来她讲到一百买下了,也不知她怎么那么大主意,住寝室床位还买了小狗,买回来后她室友都劝她让她送走,说她养不了。

    那是一只小小的小白狗,我去对面寝室,我见到它时,它蜷缩在泡沫箱子里睡觉,我喜爱它,我把它抱起来抱在怀里,我能感觉到它也觉得安稳安心它开始入睡,当我把它又放回泡沫箱子,脱离了我的怀抱,它变得很不安,小声地叫,满是害怕。

    最悲催的是晚上,我想象不到,一个小狗崽怎么能发出那么大的噪音,夜深人静这声音尤其摄人魂魄,一宿的鬼哭狼嚎,它是用生命在嚎叫。就一直在叫唤,声音巨大,一会是连续不断地撕裂般的嚎叫,一会就是断断续续地低吼,一会又是鬼一样地撕心裂肺地大叫,总之,不能够消停,那吼声估计能穿透整栋宿舍楼,声音惨烈得让人崩溃。

    如果是我就会把它抱在怀里,哄它入睡,可是我猜想那个女生嫌它脏不会这样做,后来她把狗连箱子都拿到楼下放外面了,第二天早上她去看,狗和箱子都已经不见了。

    我担心文凯也会那样。但文凯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惊喜,它是一只没心没肺的狗,它不懂得什么叫做陌生环境,它不懂得什么叫别人家,它不懂得害怕,它有着随遇而安的精神,它一点不害怕,它自来熟,它活泼开朗好动,它天性快乐勇往直前。

    我有时想,我是修了几辈子的福,老天爷会把世界上最好的狗送给我。

    后来我也想到文凯的无情,它以前的主人对它那样好,它竟转身就忘了,没有一丁点想念,一转身就是一辈子。这个是开玩笑的,文凯只是太小了,可能是两个月大,它还不太能够认人,像小孩一样,但比小孩聪明,比小孩的生存能力强许多许多。

    晚上十点,文凯睡醒了开始活动了,我穿着袜子穿着拖鞋,它又开始玩儿,咬我的脚玩。它会看着我,极其可爱,我对它来说很陌生,但从它的眼里却看不到陌生,它太小,它对所有人都还没有戒备心,它可能觉得全世界都是它的好朋友。

    4月22日周五,飞翔十一次。我和飞翔上一次是2月24号,时间过去两个月了。

    21:39我在朋友圈发狠:小的时候不打你,大了还管不了你了呢,不听话打死你。

    文凯是我对温文凯爱的延续,温文凯对我很是无情,我心里的深情从来无法平息,我每一天都还爱着温文凯。我希望文凯代替他来爱我。

    22:00我在朋友圈对文凯告白:尽管我们不是同一个物种,但你要知道,我很爱你,我看见你觉得你很亲切。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和你在一起,我觉得你就是我喜欢的人,我很开心,只要你也喜欢我,不欺骗我,不背叛我,不离开我,不咬我,我就会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你要喜欢我,不要喜欢别人,要理解我,不要让我伤心。

    今天谭国明来家里找我,他穿着他的鞋坐在床上,文凯靠着他的脚睡着了,文凯都要靠着人的脚来睡,它喜欢与人亲近。谭国明的脚大,文凯小小的蜷在他的脚旁,真是可爱。

    后来它又钻进去一个非常狭小的角落睡着了,真是神奇,那是我之前组装简易衣柜的钢管搭的架子,我可以用这个架子来晾衣服,特别方便。

    架子中间地上我放了脸盆,看起来已经没什么空隙,它却挤进去用一个奇怪的睡姿睡着了,这点缝隙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它被挤得都冒了,本来就像个毛绒球,这样一来,就更不像狗了,可爱爆了。

    白天时我让谭国明陪我去行里取了一个巨大的箱子,我俩坐公交把铺扁的箱子带回我家都极其不易。

    有了这个巨大的大箱子,我第二天去上班就把文凯放了进去,但是它极其不适应,它在以前主人家,白天主人出去上班都把它关在卫生间里,卫生间空间还算挺大的,这一次我把它放进箱子,箱子还挺高,它不爱在里呆,在里面一直叫唤。我下班回家后看到底部有一块纸壳都快被它咬漏了。

    谭国明总来找我,但我总感觉他对我不冷不热的,我有的时候也有期待,期待他见到我对我热情一点或者殷勤一点,但他总是那种我不喜欢的样子。

    就比如这次去单位取箱子,他也没有很热情帮我,总是那种木讷的样子,让人很不习惯,我主管都说:“拿这个大的吧,这么大个子就帮着拿着。”弄得我好尴尬,好像谭国明本身就是个木头人,他都不会说句话。而且我和他一起去,同事误会我们的关系,我觉得极其尴尬慌忙解释他是我弟弟,他也是一副面无表情,就好像他就是跟我毫无关系的人,他总是这么冷漠,我真的不知道他每次来找我究竟想干嘛。

    我总觉得他不喜欢帮我,他不喜欢我,他觉得我丑,觉得我无趣,但如果他不喜欢我,又总是来找我,可能他也真的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去处,又或者觉得我轻浮,他能得到什么便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