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64章 文凯病了 又拉又吐
    我很孤单,孤独,我没有一个朋友,我又很无聊,我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很无趣。

    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工资卡是我们银行的,他来办业务,我又想让他办信用卡,又想让他再多介绍一些人来我这办信用卡。

    他们是维护维修公共设施的,他管着很多人,我原以为他会比我大几岁,但他其实和我同岁。

    他管着的那些人有几个来我这办过工资卡,他们则更年轻,岁数更小,他们好像都是上的大专或者是技校或者那类的,都是外地派来的,看着分外朴实。

    他们属于中建集团,但又不是中建真正的员工,和中建签的合同,是外包劳务派遣性质的,待遇并不好,不像中建的正式员工工资多,也就两千多的工资,活却很多任务很重,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命,半夜也会有抢修。

    很多人和我一样大,都和对象认识十年处了七年了,我分外羡慕,他就是这样,我说我很羡慕,他说这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分了。他还告诉我:爱情可能会迟到,但它从来不会缺席。我记住了这句话,我想我也应该坚定信心,相信爱情会有到来的那一天。

    不要轻易去依赖一个人,它会成为你的习惯,当分别来临,你失去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你精神的支柱。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学会独立行走,它会让你走得更坦然些。

    我还是会回想我爱的人,我总是需要一个精神支柱,我无法没有爱地自己活下去,我总是依赖着外界。

    文凯还是没有完全长大。

    我们已经相处两个月了,它一直都是那么可爱,好像世界上最萌的东西,我每天带它出去溜达,它已经对附近的环境非常熟悉了,我们沿路一直走,有的时候我听到后面它汪的声音,我一回头,看见它在叫我,它为什么叫我呢?

    因为它下不来。

    我们家附近有很多坡度,有时候我下台阶下来了,它没有走台阶,它被困在了断层之上,我每次要去抱它,它还都会往后退往后躲,好像怕掉下来似的,慢慢地,它也很会找台阶下台阶了,聪明了很多,遇到行不通的路就会找别的行得通的路。

    很多事情回想起来,都是一生最美最幸福最珍贵的回忆。

    我和文凯在一起的时光,我会永生铭记的,从没有一个人像它这样陪伴我,像它这样跟随我,不离,不弃,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它,给我的爱最多。

    6月23日,危机再度爆发。

    隔八百年有人陪我吃个晚饭。下班后我和那个男生一起出去吃饭,见面还是非常尴尬的。

    似乎我太渴望爱了,之前他也没有任何主动,是我一直在网上和他聊天,在网上总是聊,总是对感情怀有着期待,见面之后却是这样尴尬。

    晚上回到家,我把剩的排骨给文凯带了回去。早知道会发生后来发生的,我都不如不给它带。

    热水器哗哗呲水,我想关开关有蜘蛛网,我就用喷头去喷那个蜘蛛网,把我手烫了,我火气特别大。

    给狗带的骨头,他在我床前那块儿吃碍事,我想让他出去吃,他凶我,吓唬我,吼我,我整不了他,于是我想我转移不了他,我就来转移骨头吧,我就想用扫帚把骨头扫出去,他依旧死命护着凶我,好像我要跟它抢似的。

    骨头我也扫不出去,狗我也撵不出去,就是无法撼动他,我气的不行。

    我给他的骨头,凭什么我就不能再动了,我要气死了。

    我*你妈,畜牲,我他妈要再给你骨头,我都不是人,等你吃完我今晚就给你扔了。没把你从五楼撇下去都算客气了。我*你妈文凯,我他妈一会不把你扔了我都不是人。

    以前要扔带出去没忍心半晌又带回来了,今天必须忍心,你先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要知道你也是这畜牲样,我当初死也不会把你千里迢迢取回来。

    他凶我,真的很伤我感情。

    21:53,艹你妈这就是给你吃骨头的下场,六亲不认,你等着,我今天让你再也找不回家,我就静静等你吃完,今晚就是咱俩最后一面,畜牲人渣。

    我出去,他贪玩爱跟人,他便跟着我出去,我把他带到了家对面的大斜坡上,那块是一个类似林业局的机构,我很少带他去那,因为那是一个单位,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可能带他去过一次。

    斜坡很大,我们上去了,我把他放在了高墙之上,很高,一面是林业单位相对矮一些,另一侧则如同几层楼高,非常之高,墙又窄,他在上面呜咽,不敢跳下来,我就趁机走了,我意已决,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已经被“他凶我”破坏了。?

    文凯的汪汪叫声或者是呼唤声越来越远,我逃似的回到了家,我必须坚定自己的决心,决定了就不能回头。

    21:10,狗已扔,但是还是听见窗外的叫声,居然回来在门口叫挠门,可我不想开我还是生气呀。他吼我,他对我不好,我真的好伤心。

    21:17,死狗又回来了,邻居非得敲门让他进来,我真不想让他回来,我看他烦,大马路上都是车,他自己过大马路回来的,咋不压死他呢。

    他回来后,我不解气,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凭什么凶我,我们是应该相亲相爱的,你却这样对我,我得让你知道你的错。

    我把他放到了窗外,五楼的窗外,窗台很窄,窗外还有一个可伸缩的晾衣架,稍有不慎,他就会从窗台或者从晾衣架空隙掉下去。

    我还把骨头给他放到了窗外,“你吃啊,你吃啊。”这回他没心情吃了。

    “我就想问你,不是爱吃骨头吗?这回给你咋不吃了呢,一动不动杵着干啥,不是吃骨头六亲不认吗。”

    我妈评论:跟你这个喜怒无常的主人狗遭老罪了。

    他们不理解我的心情,文凯凶我,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爱了,别人可以骗我可以利用我可以伤害我可以背弃我,但他居然凶我,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太寒心了,他吼我,我生他养他爱他我想和他共度生生世世,他居然吼我,他觉得骨头比我重要,那我要他还有什么用,真的很伤心,他为了骨头吼我。

    我妈说:它一个小动物懂什么,挺大个人跟狗较劲。

    22:36我妈说:早点睡觉吧,早起溜溜狗,避免屋拉屋尿的。

    以前我姥家狗啃骨头我去摸它,它以为我抢骨头,吼我。但这是文凯,不应该和别的狗一样的,他应该对我好的,他就应该爱我,完完全全爱我,毫无保留爱我,如果他总凶我吼我吓唬我咬我伤害我,我要他干嘛。

    在外面饱受惊吓折磨了两个多小时,我才把文凯拿进来。

    它在外面时我还会给它增加很多难度,我的窗户大概两三层,我来回推拉窗户,我希望把最外层的窗户关上,这样给它留的空间更小,陷它于更危险的境地。它在左面时,我把外层窗户拉到左面,它又移到了右面,我又把窗户拉到右面,就是让它危险,让它知道后果。

    因为窗台边缘十分狭窄,立足之地太小,它偶尔会站立起来,扒着窗户,紧张的喘着气哈着气,窗户上它嘴对着的位置就上了雾,看它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怜。但这都是它自作自受。

    6月24日苍狼:忙啥呢,有空吗?

    我:不想。

    他:好吧。

    我发过去两个拥抱表情,我:我想时告诉你。

    他就总是这样总想找我,我就总是这样总也不想见他。

    文凯病了,拉稀了,它病了我也跟着遭罪。拉稀到处都是还是我给它收拾,不管是拉还是吐,都是我的活。

    都是我的错,我喂它吃了好多瘦肉、肥肉、羊肉羊排、大骨头、香肠、烤肠。它拉完好多稀又吐了,看它的呕吐物里有成块的火腿肠、羊肉、骨头、肥肉、肉皮,它都是直接吞的,一点都没消化,这告诉我们吃东西要细嚼慢咽,否则消化不了。

    晚上它又在笼子里拉了好多稀,熏死了,你无法想象那个臭味,比最臭的狗屎还要臭,熏得人想吐。臭气熏天还一点都不好收拾。

    到了晚上,它该睡了,我摸摸它的头,希望它不会那么难受,赶快好起来健康起来。

    有的时候我很欣慰,因为我真的能感觉到文凯的一切美好品质,它的坚强、它的懂事,如果是一个小孩病了,一定会很难哄,可能会乱发脾气,作人,文凯病了,它就是老老实实的,很乖很乖的,静静的。

    我发朋友圈:我们家的小可怜儿,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们都是彼此最重要的人,是要相伴走完一生的,今天吃了酱骨头、金锣肉肠、孜然羊排、芸豆炒肉里的肥肉、诚信烤肠,可是全部吐了出来,又拉了好多次稀。

    我又发朋友圈:我们家的狗和我是虐恋,我往死里打它,给它泼好几盆冷水再圈洗衣机里打它,下楼梯时给它从三楼踢到二楼,给它扔到陌生地方,车来车往的大马路对面往里走的高墙上,它回来又叫唤又挠门就不给它开门,进来了又给它扔到五楼的窗外晾衣架上,窗外只有很窄的外檐,稍有不慎会跌落,就不让它进,一直用四扇窗户左右拉往更危险推他,等到半夜十一点半才给它拿进来,它还是只跟我好,只认我,只认家,只跟我,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昨天我一直来回拉窗户,进来蚊子了,咬了我好多大包,还一直在身边叫嚣不让我睡直到天亮。

    我妈评论:该,咬死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