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过很多网上的小节目,有飞碟说,明明白白我的性,等等,了解到许多知识。

    飞碟说里面讲:据计生委估计,中国每年人工流产1300万,居世界第一,2013年的一次调查显示,首次堕胎在20岁以下的占29%,这么算下来,377万少女都曾到此一流,相当于一个洛杉矶的常住人口。

    我第一次发生在即将20周岁时,我已不是少女。

    飞碟说:2015年的一次大学生调查显示,18%的大学生入学前就初尝禁果,另有27%,入学后才失身。

    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眼角眉梢流转的那都是郎情妾意,俩人就像磁铁的N极和S极,不用助推就自动合并,天时地利人和,发生点什么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个年纪,搁旧社会,孩子都打酱油了。

    但“羞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对于男女之事,父母和老师总是欲说还休,青少年只好通过各种方式无师自通,网络光盘、书刊杂志、初中生物课文,以及寝室卧谈会等等。

    在2013年一项对15-24岁学生的避孕知识调查中,超过40%的人都通过网络自学,仅13%接受过父母和学校的性教育,而多达71%的青少年都曾“赤膊”上阵。

    反观日本,作为硬盘女神的发源地,性教育从幼儿版一路进化至高中究极版。

    幼儿园主要解决小朋友我从哪里来的问题;小学上升到学术层面,借助图画、文字、玩具模型,详细剖析男女身体构造大不同;进入中学后,从避孕到流产,从艾滋到伦理,学校倾囊相授,成功让日本少女堕胎率低了16个百分点。

    花样繁多的性教育,也使得岛国青少年对苍老师们的热爱程度反而不及40岁以上的寂寞大叔,想必他们看AV,就像妇科医生看女性生殖器,见多不怪了。

    国人眼中的欧美国家,性教育上也是各展神通,英国法律规定年满5周岁的幼童就得接受强制性教育,翘课都属犯法,这让腐国少女堕胎率低了9个百分点。

    美国堕胎率和英国差不多,虽然1/3的学校推崇禁欲教育,但即便在这些学校也会进行详细的教学。

    开放如荷兰,避孕药都是父母给准备,虽然他们平均在十六七岁送出“first~blood”,但1000个15~19岁的少女中,堕胎人数只有8。9。

    性意识与生俱来,并不可耻,婴儿时期喝奶喝的爽,就有类高潮反应,人类3岁左右进入性蕾期,对身体产生好奇,从此走上探索之路,一发不可收拾,如果父母和学校回避不谈,年轻人就只能在1024和岛国大片中摸索前进,这要是进的路子太野,只能人民医院走一回。

    这和我最初的认知并不一致,最初我觉得大部分三观正确的正常人都不会随随便便就跨越那道红线,我觉得大部分几近所有的恋人都是只谈恋爱不发生身体关系的,我觉得爱情很纯洁很神圣纤尘不染。

    因为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所以我觉得别人、大部分人也都是这样的,很保守的。

    如果发现谁在外面和女朋友同居,我会觉得十分惊讶,我就会不可避免地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这件事,好像这是一件极其少见极其罕见难得一见的事,我会非常非常的惊讶,我会觉得他们太开放了,真是看不出。

    还是学生呢,居然就可以出去同居,这应该是结婚之后的事,太超前了,这在我是万万不可能也万万想不到的,因为我很保守。

    保守但是我懂得很多。

    其实避孕知识我都懂,因为我是一个特别相信科学崇尚科学的人,我在网上搜索很多科学性的东西,我对科学有一种探索精神。

    经常有人在和我做时问我,是不是安全期,我都要对他说,没有绝对的安全期,那个一点也不准,因为你根本无法确定你的排卵日,这样也就没有所谓的真正的安全期了,根本没办法以此避孕。

    至今没有任何办法准确推算排卵日,退一万步,就算知道排卵日,在安全期内爱爱,还是会有中奖的风险哦,因为在一般情况下,精子在女生的体内只能存活1-2天,但少数精子最长可以存活4、5天呢,女性卵子最高也有2天的存活时间。安全期方法避孕的失败率达到25%。

    还有一种,使用率和失败率都很高的,体外,但它的失败率在15%至28%甚至更高,除去“控制力”其实不可控的因素,男人在前分泌的前列腺液里,已经带有一批生命力顽强的“先锋”sperm。

    所以,我在这里建议万千女性,你如果想成功避孕,避孕率达到98%、99%,要么你吃避孕药,你可以研究一下避孕药的事,要么对方按正确方法使用安全套,如果你没吃药,对方又没戴套,那你就不要跟他做了,他为了爽,对你的身体你的心情都不管不顾,倘若你怀了孩子,你又怎么能确定他一定会负责任。

    如果不幸遭遇歹徒强奸,你事后一定要去药店买紧急避孕药,也叫事后避孕药,但是这种药激素含量太大,对身体伤害大,建议一年内服用不超过三次,一个月不超过两次。

    如果你有固定的性伴侣,你们又都是无套做爱,你可以服用长期避孕药,这种药也分几种,有一个月吃一次的长效避孕药,还有天天吃的短效避孕药。

    其实避孕失败常常不仅因为避孕方法无效,更因为使用方法不当。

    你会好奇,我一直都这么懂,为什么还是“中奖”了。

    因为从2012年2月26日那天起,我就活在担心里,我很怕怀孕,我怕了太多次,我怕了太久。

    我吃过长期避孕药,我吃过长效避孕药,我吃的悦可婷,一个月吃一次,我吃过短效避孕药,每天都要吃,我吃的妈富隆,我吃过很多次紧急避孕药。

    有时我没有吃药,我很气,我想赌,我无比忐忑担心地赌过很多次,结果都没有怀。

    我担心了太长时间,我担心了太多次,结果什么都没发生,所以我认定自己是不孕不育了,要不这么多年怎么什么都没发生过呢,我一度以为自己身体不好了,这辈子都怀不了孕的。我彻底地掉以轻心了。

    我刚这样想没多久,老天爷就响亮的打了我一记耳光,告诉我:你身体好着呢。

    我真的怀孕了。

    我不是放纵也不是挥霍,我没有作,我也没有意乱,我也没有情迷,这只是一次我的失误,我误判了自己,我是一个健康的女性,我却以为我是一个不孕不育的女性,因为我的误判,我害死我的宝宝,它原本可以是一个人,最后只成为血淋淋不成形的碎肉。

    多么的愚昧无知。

    是男人害我。男人只会害我,伤害我的心灵,又害我做手术。

    我的孩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下一次投胎到一个好人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