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2章 岁的爱情
    他喜欢我,可能是初次见面就萌生了这样的情愫。

    他是三道杠,是班长。这让我很崇拜,觉得他很厉害。

    我觉得我也很喜欢他,2003年,11岁,但我知道爱情是什么样子,我真的确定很喜欢他。他对我有过追求,我一直躲避,不是因为他不好,我只是不敢面对。

    恋爱、爱情,有关这些就像禁忌一样,我难以启齿,唯有躲避。男生们却都很放得开,各有各的喜欢,丝毫不吝于大胆表露。

    第一天开学见到他,他很欢喜,很兴奋,他和他同桌聊天,一直在我后面晃悠桌子,我便回头对他说:“你是抽疯了吗。”

    也许是这句话让他喜欢上我。

    别人都很怕他,以前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他觉得我很特别,他更加兴奋还总在乐呵呵自娱自乐地重复着我的话。

    好多人还让我小心,说他很厉害,别惹他。我都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这只是学校难不成还是黑社会。

    他一直对我很爱慕,我能感觉到,所以我总是躲避。

    我的同桌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淘的男生,叫庞骏。

    林烁叫庞骏回头和他说话,他们说完后,庞骏回过头告诉我:“林烁说他不喜欢你。”

    林烁听到了依然兴致非常高昂,指责庞骏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我便知道了林烁鬼鬼祟祟对庞骏说的是他喜欢我。

    喜欢我但是并不敢对我直接表白,总是表现得对我很好。

    看见我和我谈话总是很兴奋很开心,很欣赏我的才华,但更多的是揶揄我;喜欢我的身材长相,觉得别人不如我;会帮助我,会为我打抱不平,甚至去打别的女生。

    几乎没有人能打过他,他打架厉害,又是班长是三道杠,黑白两道都如同老大。

    我从上学前班起便有一项无人能及的才华,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那就是写作。可能也是伤仲永吧,学前班时就得到了所与人的称赞与赏识,后来就变得很一般了。

    在以前的小学,班主任就说过论写作我是班级里当之无愧的第一,我也时常引以为傲,觉得自己可能如同老师说的那样真的就是世界上最会写作的人。我很喜欢写作文,总是想写出一些华美的让人赞不绝口的文章。

    而转学后,在新学校,我也曾因为我写的一篇赞颂秋天的作文惊艳了四座。林烁说我是抄的,他觉得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不可能是我写的。

    后来说了些其他的有的没的,他开玩笑说要向我学习,我们握了握手,我感觉身体接触还是很美妙的。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向往着爱情,就像那些青春偶像剧里演的一样。

    刚来时,班主任找我谈话,因为我做算术题时每次都出现马虎,她说我觉得你可以更好。我是不经说的,她说了我就哭了,我一直哭的眼睛通红,我回到班级后,望向林烁,他一直看我笑,我就一直看着他。

    我想,是不是因为我的爱哭使他喜欢上了我。他一直都表现得很在乎我维护我,我在心里也很在乎他,但我表面上永远是躲避,我不知道我对他的爱情是真的还只是我对爱情的一个幻想。

    和我一同转到这个学校的,还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女生叫张岩,我和她很快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总在一起,形影不离。

    庞骏很喜欢张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菜,林烁知道后还有嘲笑过他,说张岩矮、矬要身材没身材要什么没什么。

    班级里那个战神,个头很小,但是打仗特别有名,远近闻名,脸上还有一道疤。

    有一阵他宣称他喜欢刘蕊,还在班级里广发喜糖。不止下课发,上课也发。

    他坐第一排,老师上课时,一背过去写字,他就朝后面撒一把喜糖,一背过去,他就朝后面撒一把喜糖,我们就站起来争抢喜糖,很有趣。

    刘蕊对此从来都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她从来都不是故事的主人公一样,她本来就是非常老实,所有人都说她老实。

    后来段金龙又说喜欢张岩,我也弄不清他到底心里喜欢谁了,今天喜欢她,明天喜欢她,可能就是觉得好玩而已吧。我对待感情从不是这样的,我只希望喜欢一个人,就一直喜欢。

    班级里经常这样绯闻不断,还听他们流传这样的顺口溜:一年级的小偷、二年级的贼、三年级的美女没人追、四年级的帅哥一大堆、五年级的情书满天飞、六年级的夫妻一对对。

    我赶上的是课改,我们之前和之后都是六三制,唯有我们这届是五四制,小学五年,初中四年,所以可能五年级就是顶峰了。

    学校就像一个小江湖。这个学校里,还流行认妹妹认弟弟。

    我和张岩也入乡随俗紧跟流行,大课间的时候在操场上找了两个我们觉得长得挺可爱看着挺顺眼的一年级的小女孩,认了妹妹,并对她们说:以后你们有事,有谁欺负你们了,就找我俩。

    我们拿出大姐大的派头,还送了她们礼物和吃的。

    班级里分帮派,下课之后一起玩都是拉帮结伙的,女生主要有两帮,各有各的领导人物。我和张岩左右摇摆,她们都想拉我们入伙。

    但我觉得我俩就挺好的,我挺喜欢二人时光。后来刘蕊又有意拉拢我俩,说要和我俩结拜姐妹,送了我俩一些信物,后来她又反悔,要回了给我俩的东西。

    现在想来,还是小学的事是最复杂的,经常有人打架,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今天和她好,明天和她好,说也说不清,理也理不明,还有朦胧发酵的爱情,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却是事事都能触碰到内心最敏感的地方,我难以忘怀。

    后来放假回老家,和以前的一个小学同学王萍萍出去玩,我们也谈论了“喜欢”这个最隐秘的话题,她说我走了后,我以前班级里也开始都是这些事了。她还给我讲了她之前转学到北京有一个喜欢的男生。

    我俩说好先说那个男孩名字第一个字也就是姓的笔画,再说第二字的笔画,结果很巧,姓的笔画数一样都是八画,连第二个字的笔画数也是一样的,而且他们还都是班长。

    怪不得古代女子很早就出嫁了,其实11岁是很懂爱情的,情窦初开,柔肠百转的少女们心里藏着自己心仪的男孩,心里满是对爱情美好的幻想。

    自从全班都知道林烁喜欢我后,我觉得我就经常很尴尬。

    一堆一起玩的女生,毽子怀了,她们就让我去管林烁借,她们觉得我去借一定可以借的来。

    张岩还说我有人给我撑腰,我为所欲为。她差不多是开玩笑说的,那时每天中午吃完饭,我俩就满教学楼的晃荡溜达聊天。

    还有一次,好多女生起哄要拉我去见他,我在厕所躲避,拽住木头围栏,她们硬拉我,我的胳膊都被室外简陋厕所的木头茬划了好几道檩子。

    还有一次我妈来学校找我,同学就都纷纷传林烁的丈母娘来了。真的臊的我不行。

    后来,我们之间变得很淡了,他又转而喜欢别人了,是我来之前班里转走了的一个女孩,叫江雨薇。

    听说他一直都喜欢那个女孩,我也不知那个女孩是怎样的美丽或者怎样的独具魅力,喜欢她的人很多,有人说我和她长得有一点像,可能是因为长得像所以林烁才会喜欢我的吧。

    有一次体活课,他们几个回到教室里,林烁想要江雨薇的电话号。

    杨梦姣还和江雨薇是朋友,还有联系,知道她的电话号,但她不告诉林烁,她说:“你跪下我就告诉你。”

    林烁就真的跪下了。那一刻我感觉我看到了爱,为了一个女孩下跪。我想这才是真的爱吧,我只是一个短暂的替代品。

    我和张岩一起在校园里晃荡,我讲起以前小学的事。有一次我们班主任在操场上监督我们做课间操时,把脚扭了,医院来救护车给她接走的。

    下一节是体育课,我们都没有心情上课,一点也不配合体育老师,女生全都在那哭,只有王萍萍没哭,她上学期去北京上的学,这学期又回来了,以前老师待她最好,她却心那么硬,都不哭,我便觉得她不哭最对不起老师。

    体育老师知道了原因后极力逗我们开心,但我们更加生气,把脾气都撒到他身上,还说又不是你的老师,你怎么能理解我们类似这样的话。

    我讲着讲着讲到动情处没忍住又红了眼圈,我觉得很丢人,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感情丰富呢,想到什么就会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张岩也取笑我说:“你这是要哭吗?”

    “我只是想起以前的同学们和老师,想起以前的风风雨雨。”

    我只是太重感情。后来有一次我听闻林烁在家里挨打,听同学们说他爸用电棍揍他,我也哭了,我觉得心疼他,我觉得他喜欢我他就是我的人,我心里是喜欢他的。

    我总是哭啊哭的,我也许真的是林黛玉转世,班主任有一次找我谈话说我最近的学习表现,我就哭的很厉害,怎么都忍不住,然后红着眼睛回到了班级,我也有想过,也许林烁看见我哭,所以喜欢我,就像贾宝玉喜欢林黛玉十分地爱怜她一样。

    那时我和张岩总一起在校园溜达,她还教我唱《快乐老家》。

    后来我和张岩的关系渐渐变得淡了,她和班里一个天天和男生一起玩的假小子走的很近,她们家住得近。

    再后来张岩又转学又要走了,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的时候,班级里还开了欢送会,林烁主持的,主持的很好,很感人,他还唱了《十年》,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他唱得那样好,多才多艺,我觉得他真的是个完美男生,他好像是我眼中的明星,我一直仰望和崇拜。

    有时我也觉得奇怪,小学的事正常上高中我就应该都忘了的,就像其他同学一样,以前的事都忘掉,上了初中忘了小学,上了高中忘了初中。可我却一直忘不了,时间打磨掉了我的一部分宝贵的记忆,但并不是全部。

    我很难忘我这一生所有的经历,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高中,还是后来各种可怕的事。除了记忆,我一无所有,我没有同学和朋友,我只有记忆来陪伴我这一生,我不想忘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