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碎了少女梦身经百战 > 第3章 怡红院还是潇湘馆
    我想想以前确实是有精神病,初中、高中,都有,有时还很严重。

    这样也解释得通了,我如今的下场。

    我一直不能正视自己严重的疾病,越不能正视,就越是痛苦。痛苦只会让人一路走错。

    从小到大命途不顺,遭遇很多挫折,但我一直都很快乐,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年纪,直到上了初中。

    世间凡事,期待越大,失落越大。

    刚上初中时,我十分兴奋,心里满满的期待,又是人生一个新的阶段,只待我大展手脚。但很快我陷入了失落,这一次陷落,延续了一生。

    刚上初一时起初很快乐,我还是我,那个活泼快乐的我。

    第一次期中考试我考了大概十一还是十三的样子,我回到家,像往常一样开心,却不成想我妈勃然大怒,她总是希望我考第一,这样的成绩在她看来简直差到极致。

    她对我大发脾气。我感觉我不开心了,感觉就好像从那一天开始我的整个人生再没有一天快乐和开心的日子。

    我从小生下来便很要强,一直都是属于早熟早慧的,学什么都一学就会,不像身边其他很多孩子很笨,什么都不愿意学,怎么学都学不会。

    我很喜欢学习,不像很多孩子天天上学但从来都没有真的学习,只是偶尔装装样子。

    后来考试时我考的挺好的,年组第二。

    但由于孤独和不合群,我滋生了很多心理疾病。

    刚上初一迎来人生的初潮,之前就懂这方面的事情,因为我的知识广播,月经遗精这些男生女生进入青春期身体发育的事都很懂,可是真的发生在我身上却仍旧不好意思。

    那时太过于保守,觉得自己逐渐发育的胸脯都是一种羞耻,每天都不好意思挺胸抬头,走路时都是弯腰驼背,总想隐藏自己的胸。

    第一次来事就特别特别的多,上课一起立,动一下都会感到一股泉涌,我很愚昧,以为不喝水就会少一些,每天就不喝水,太愚昧了。

    那时总是傻傻的,不像其他同学生龙活虎,一次我在操场傻傻沉默站着,一个男同学跑过我身边与我开玩笑,“失恋了啊。”

    我想了一下,我有可能真的是这样。

    父母总是想让我上最好的学校,让我受最好的教育。我们那时是按学区上初中的,正常我们对应的是另外的初中,但是父母还是想让我来这所好的,这是所重点初中。

    邵欣彤和林烁与我上了同一所初中,这是噩梦的开始。

    刚开始上学时,我见到了邵欣彤还热烈兴奋地同她攀谈,我问她:“你认识的新朋友多吗?”她说不多,我说我认识了好多新朋友。

    后来很快我被自己的炫耀打脸,我融入不到集体和同学,别人都玩的很好,我却没有朋友,这成了我最初的自卑,我的自卑与日俱增,渐渐地我变得越来越丑,被各种心理问题折磨,每天的生活就只剩自卑。

    我的自卑使我每天都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我不想让他们看见我,所以我一看到他们就会紧张害怕东躲西藏。

    邵欣彤和林烁是我的噩梦,我无时无刻不在躲藏。我的日子真的很难熬。

    我活的不顺心,经常哭,两天一小哭三天一大哭,父母不理解我,每天都在数落我、骂我,这让我病得更重。我写过很多我想对她说的话,但她从来不看,她并不从不关注我的心理状态。

    我一直喜欢写东西,写日记,写散文,诗歌,写各种东西。

    每次我哭她都气的半死,她气的不停地叹气,这让我太过于痛苦了,我只想找一个我可以随便哭随便发泄的地方。

    我不想在父母身边,让他们每天都气的要死,每天骂我是世界上最气人的孩子,早知道我这样在我出生时就把我掐死好了。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光,有时还会做噩梦。到了高中,我和妈妈的战争已经到了极点,每天如同仇人一样,事态的缓和是大学,我终于离开了家,我们之间一直紧张到极点的战事终于缓和了。

    我活着就是丢脸,每个人都受欢迎都有朋友,但我活着只是感到孤立,这让我觉得很丢脸很自卑。

    我不知道这种自卑的心理疾病什么时候可以完全恢复,从2003年到如今,它一直困扰我,它使我为了求得认可求得关爱求得爱情做了很多很多不应该做的事,它使我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爱,那些偷来的快乐和偏得的幸福,但是它给我的折磨和伤痛更多。

    初中四年没有任何快乐可言,只有自卑和痛苦,只有折磨。

    直到高中,我想终于又可以重新开始,可以将自己完全洗白,不再悲哀,重新快乐,改变自己的性格,打造全新的自己,可以拥有朋友,我很期待。

    从军训开始我就想好好地重新开始,很大很大的决心,最后,没好几天,慢慢地还是回到了初中痛苦折磨行尸走肉孤立无援的状态。亦如以前,我千万次地想改变自己,可是没有一次成功。

    高中林烁又和我去了同一所学校,我便又要万分紧张害怕地躲藏。初中、高中,我整整躲了七年才熬到大学。

    后来我居然偶然发现了我另外一个小学同学也来到了我的高中,我就又要躲他。

    我的一生都在自卑、自惭形秽,都在躲避认识的人假装不认识,这样的人生万分的凄惨与痛苦。

    不论初中还是高中,每一次路上、走廊或者是哪,遇到我的同学,我都不知如何是好,我感到不适,我很尴尬,我不会打招呼,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打过招呼,所以现在也没法再改变,如果我突然跟他打了招呼,他会感到很异常,这样更加地尴尬,我也说不出口。

    所以,每一次,都像没看到不认识一样走过。直到上班工作,我都没有学会打招呼,我见到人仍然尴尬。

    我缺少很多正常人有的东西,我的生命并不完整,我想要人与人之间亲密交流的感觉,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得到。

    高中一直喜欢冯永旭,伴随着对他的爱结束了高中。大学、大学毕业都还始终期待他,难以忘却对他的爱。

    爱是深情的期待,是长久的守望,直到时光被染白,岁月被洗刷,所有人都再没有任何音讯,我才终于放过了对温文凯、对冯永旭的期待。

    我总觉得冯永旭是喜欢我的,不成想这又是我的错觉空想罢了。喜欢一个人,就总觉得那个人也是喜欢自己的。

    他开的那些轻浮的玩笑,让我觉得他是对我有意思的。

    那时,我俩坐一桌。有时我打他,他会佯装发狠说:你说把你送到怡红院还是沧海文学网馆,你选一个。有一段时间他又总自娱自乐换了新的口头禅:我去你的,我娶你。

    我一直喜欢他,他有时开我玩笑,很容易给我这种错觉,我觉得他或许对我有意思才会搭理我,和我开玩笑。

    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他和另外一个同伙总在下面搞笑接话,或者出怪动静,他还称之为口技。而我每天就指这些乐子活着就指他活着,想到他的表情、他的动作、他说的话,我就很兴奋。他的一颦一笑我都深深迷恋。

    我爱他也许就是因为他一个搞笑的表情,从此他是我的爱情。

    他还经常学我取笑我,我便揍他,他更加有说辞,说我说的字字珠玑,句句在理,……

    我如此的喜欢他内心一直迷恋着他,他在我的脑子里在我的心里,一直在。

    有一次,我在等陶琳,每天放学我们一起骑自行车回家,我一边等她一边想着冯永旭,想到他我忍不住露出开心的表情,陶琳走过来看到我问我,“你笑什么呢?”

    我其实只是想到冯永旭的表情抑制不住喜悦,遂露出甜蜜微笑,但我无法说实情,我便说,我想起一个笑话来,她说那你给我讲讲,我实在想不出笑话就说我又有点忘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