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11章 谋(一)
    这时,与陈玉莲一同进来的明嬷嬷与管家对视了一眼,磕头道:“启禀太后,现在府中一切事宜皆由陈姨娘掌管。”

    然,话才刚说出口,便听到云嬷嬷道:“放肆,一个贱妾也敢自称主子?你们大小姐呢?现在在何处?太后来了为何也不出来迎驾?”

    云嬷嬷这话无疑是当着一众奴才的面打着陈玉莲的脸,也是在敲打警告所有人,这公主府里真正的主子只有顾清惜,让他们别忘了本份。

    陈玉莲跪在下面已是吓得浑身发抖,没了往日的气焰嚣张,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同时心里也是恨极的,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太后竟突然跑了过来,现在那印月阁里的傻东西不管死与不死,她都进退两难,一有不慎,怕是连自己和三个儿女的性命都不保。

    思及此,她咬了咬牙,磕头道:“禀太后,大小姐说昨日受了风寒,便让臣妾出来迎接。”

    她想阻止太后与顾清惜见面,同时又让太后以为顾清惜心怀怨对才不肯出来迎接,欲彻底断了顾清惜最后一丝希望和依傍。

    若是以前,太后或许会信,但想到今日在明珠阁里听到的那些话,思及女儿早亡,留下的唯一血脉也受尽欺辱,此刻正是心如刀绞,听到陈玉莲这番说辞,当下,脸色一沉,手中的烟雨青花瓷杯便朝陈玉莲头上狠狠地砸了过去,冷哼一声,声音威严冷肃道:“大胆,你一个贱妾也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真以为哀家老糊涂了不成?既然你说惜儿受了风寒,哀家倒要亲自去探望。

    陈玉莲没想到太后如此震怒,额头被砸,顷刻间破皮出血,却无瑕顾及容颜受损,吓得浑身发抖,平日能说会道的嘴此刻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太后瞧了她这幅模样,唇角划过冷笑。

    “太后要去探望你家大小姐,管家还不带路。”云嬷嬷见太后起身,立刻沉着声音喝令道。

    赵管家被吓得不轻,整个人跟打摆子似的颤颤歪歪站起,佝偻着腰便朝前领路。

    待太后一走,陈玉莲整个人才瘫坐在地上,重重的喘息,完全忘了脸上的伤和那触目吓人的鲜血。

    明嬷嬷上前将她扶起,小声道:“夫人,还是快去包扎一下吧。”

    陈玉莲听到“夫人”这二字,打了个激灵,甩手便是一个巴掌便打在了明嬷嬷脸上:“什么夫人,叫我陈姨娘。”

    这话,说出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这府里上上下下都尊称她一声夫人,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只要顾清惜不死,公主府不变成右丞府她就永远不是名正言顺的正室夫人,可她依然心安理得的受着夫人这个称呼,是因为她从来都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当上这个夫人,但是,今天太后的到来,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都说祸从口出,即便心里现在恨得发毒,她也不得不咬牙咽下满口的鲜血,因为眼下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明嬷嬷被这一巴掌打得头眼犯晕,心里委屈却是大气也不敢吱一声,没有谁比她更了解陈玉莲的手段,这个时候不能触怒了她,会比死还难受。

    “快去请老爷回府。”陈玉莲缓过来,才觉得额头疼痛难忍,倒吸了口气,想到印月阁那边心火又涌了上来,连忙对明嬷嬷吩咐道。

    明嬷嬷不敢怠慢,立刻着人往宫里去报信。

    陈玉莲顾不得额上的伤,心急火燎地往印月阁而去,这个时候,可出不得一点差错。

    印月阁是公主府最北面的偏院,房屋陈旧,常年失修不说,更是野草横生,清冷凋敝,出了花园进入北院,一路上全是泥泞坑洼,与院外的青石台阶,鹅卵石小路天壤之别...

    越往印月阁走,太后脸上的神情越发阴冷严厉。

    就连长年跟随在她身边侍侯的云嬷嬷瞧了这凄凉的景色,也不禁蹙眉,心生怒意。

    进了印月阁的半月门,管家看到满院的狼藉,屋檐房梁颓败不堪,窗户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破洞也是一愣。

    “好,很好,想不到哀家的孙女竟然住在这么一个破落地方。”太后脸色阴沉到极致,声音夹杂着怒气和寒意。

    赵管家脸上抽畜,双腿发软,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

    “这就走不动了?管家怎地连我这个老婆子都不如。来人,把他架起来带路。”云嬷嬷见了,冷声嘲笑,却一点也不给管家喘息逃避的机会,立刻着禁卫军下令道。

    进了屋,赵管家已经浑身哆嗦,口齿不清地指着里屋道:“禀太后,大小姐此刻正在里面。”

    太后推开房门,就见屋里除了一张挂着白色帐幔的木床,便是一张漆色都掉了底的四方木桌,桌上放着一碗发叟的饭,苍蝇在饭上面飞来飞去,早晨的阳光透过破败的窗户照射进来,屋里呈现出一种荒凉死气。

    床上,顾曦神色怏怏地靠在床栏上,月容站在旁边瞧见她将药喝了下去,眼里诡光闪过,嘴角噙着笑接过碗,刚转身却被突然出现在屋里的阵仗吓了一跳。 一嫁大叔桃花开 地址:t/rajbypt

    月容不知来人是太后,但看为首之人身着华服,神情威严,侍侯在旁边的婢女,婆子也是穿得华贵得体,不禁惊慌疑惑,立刻退到一旁,想要趁人不注意之际悄悄离开。

    云嬷嬷眼尖,尤其见她穿着打扮如体面人家的小姐般,全然不像丫鬟,再瞧床上的顾清惜蓬头垢面,衣服脏污破败,心底便明白了几分,沉着叫住:“你是小姐的贴身侍婢?”

    月容心里不悦,却被云嬷嬷的气势镇住,怔怔地点了点头。

    “那便在旁边侍侯着,太后还要传唤你问话。”云嬷嬷神情严厉地瞧了她一眼,淡淡说完,便抚着太后往床边走去。

    顾曦见到满屋子人,露出惊恐惧怕之色,身子瑟瑟发抖地缩到床角。

    太后出宫时,已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她亲眼所见,才发现自己所想的远不及此刻所见的,想到女儿唯一的孩子竟过着这样悲惨的生活,心中巨痛,顾不得身份,便急急坐到了床边。

    “惜儿这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