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21章 惩刁奴(一)
    待人都离开,珠云才重重地松了口气,虽然一直久处后宫,可她素来与人为善,确实很少这般气势汹汹地对待过别人,更别说如今还是这府里的主子了。---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她有些不安地转身,看向顾清惜:“郡主,今日之事,怕是三小姐不会善罢甘休,奴婢怕她...”

    “怕什么?她又何时消停过?今日发生的事情,我即便让着她又如何?只会让她变本加厉地欺负于我,还不如给她点教训,让她长点记性也好。以后,你们在这府里只需谨言慎行,不去主动招惹是非,别让那些歹毒之人钻了空子去,若是非找上你们,更不必怕她,别忘了,太后可是让你们几个来照顾我的,可是不让你们来受欺负的。懂了?”顾清惜抬眉,警告地看着四人,神情甚是威严与凌厉。

    柬墨等人今日是见识了这位郡主的真正手段,先是将太后哄得百依百顺,又连消带打地借着太后的手严惩了陈氏,更是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了郡主的封号与那么多赏赐,就连如今这公主府里最好的一处地儿都被她抢了回来,想必不要多久,整个公主府也会被她全部掌控在手。

    她们更瞧出了她的心机和手段,在宫里呆了这么些年,自然知道跟了什么样的主子才会有前途,顾清惜如今看似羸弱不堪,可身上散发的那种强势、威慑气息,却让她们这些一直在太后身边侍候的人都感到了一种莫明的心惊和畏惧,然,她今日为了替珠云、卷碧讨个公道不惜与三小姐沈莞秀交恶确是十分感动,这样的主子,她们不能不服。

    “奴婢懂了。”四人屈身行礼,不敢有半点逾矩。

    早上,顾清惜是被人吵醒的。

    “郡主,您醒了!”柬墨见顾清惜从床上坐起,立刻过来将帐帘收挂好,卷碧则端着洗脸水和丝帕走了进来。

    “外面怎地这般喧哗?”她掀开被子,眉轻蹙。

    “郡主,赵管家说是奉陈姨娘的命令来把薛嬷嬷带回去的,这会子被珠云和宝笙挡在外头,吵着闹着就是不肯罢休。”说着,柬墨便扶着顾清惜下床,细心的伺侯她净脸穿衣。

    顾清惜心里冷笑,看样子陈玉莲昨儿个吃了亏,今日便想方设法的要讨回来,好证明她在这府里的地位并未因为自己成为郡主而有所改变,这是变相地杀鸡儆猴呢!

    只是,她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任她捏扁搓圆?

    “薛嬷嬷呢?”

    “正在外面侯着,奴婢现在就去请薛嬷嬷进来。”柬墨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顾清惜推开木窗,只见楼下赵管家带着几名家丁站在园子里,正吵着闹着要闯进来。

    宝笙与珠云阻拦得十分吃力,却仍是强悍地不肯让步。

    薛嬷嬷进来,便看到顾清惜穿着一身云缎白灵花香色纹相间,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发绿叶裙,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黑缎般的长发披肩,脂粉未施却是肌肤赛雪,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竟有九分肖似当年的安平公主顾宁柔。

    回过神来,立刻走到顾清惜面前跪下行礼:“老奴给郡主请安。”

    “嬷嬷快起来。”顾清惜并没有忘记薛嬷嬷在她困顿无助之际的雪中送炭,这份情比任何事物都要来得珍贵。

    听着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薛嬷嬷担心地看着顾清惜道:“今日能够见到郡主,已然安心,这些年老奴早就习惯呆在后院,陈姨娘今日明摆着是有意为难郡主您,还是让老奴回去吧!”

    顾清惜却是摇了摇头,走到窗前看着园子里嚣张放肆的赵管家:“走,下去会会他!”

    “快让开,再不让开,夫人责备下来,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刚到院子,便见到站在赵管家旁边的一名家丁凶神恶煞地朝珠云与宝笙叫嚷,扬起手作势就要打人。

    “公主府何时多了一位夫人,竟然连本郡主都不知道。”顾清惜看着站在院子里的赵管家及几个家丁,嘴角带着浅笑,眼底却染了层冰霜,散发着一股凌厉慑人的威严,让人莫明产生一种惧怕退却。

    赵管家显然也没料到顾清惜不早不晚,偏这个时候出来了,更没料到自己侄儿如此口无遮拦,被顾清惜抓到把柄,心中不由懊恼,警告地瞪了一眼身边的侄儿,不急不缓地上前,咧着嘴道:“大小姐,陈姨娘虽未扶正,但这么多年辛苦操持全府上下,大家伙都是这么称呼的,相爷也从未表示过反对!大小姐何必为了这等小事而伤了父女之间的情份!”。

    顾清惜听了这番说辞,面上的笑意更浓:“管家这话在这里说说便罢了,若是让外人听了去,怕是要笑话咱们府上和父亲了,管家别忘了,这里可是公主府,真正的夫人姓顾,是太后的女儿,皇帝的亲妹妹安平公主,陈氏虽然为父亲生了一儿两女,那也是当初母亲宽宏大量才让人将她接到府中,如今你们乱了尊卑,称一个贱妾为夫人,是要置本郡主过世的母亲于何地?是要置父亲于何地?这话传出去就不怕言官向皇帝舅舅参上一本?若是害得父亲丢了官职,你可负得起这个责?至于本郡主与父亲的父女之情,更不会因为一个贱妾而生份,管家只管操心自己该做的事,其它的不该管的还是少管的好。”

    她的声音轻柔缓慢,却一字一句,如同重石一般砸向赵管家及那些家丁。

    赵管家被昨日太后驾星的阵仗吓得做了一夜的恶梦,现在仍心神恍惚不宁,此时听得顾清惜这么一说,心里害怕起来,连连赔笑应声道:“是是是,大小姐所言甚是。”

    话毕,便朝着自己侄儿狠狠一脚踹了过去,道:“你个没长眼的,还不快跪下向大小姐磕头赔罪。”

    方才还叫嚣着要打人的家丁顿时被赵管家一脚踢中跪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道:“奴才嘴笨,请大小姐恕罪,饶奴才一命。”

    “大小姐,这厮才来府里不久,不懂规矩,还请大小姐饶他一命,相信他一定会感恩戴德,报答大小姐的不杀之恩。”赵管家也一脸惊慌地求情。

    顾清惜瞧着这两人唱的双簧,眼中冷意渐深,她这还没有下令惩罚呢,他们竟连饶命都说出来了,是想让她落得一个凶狠毒辣,专横跋扈的名声吗?

    她漫不经心地看着园子里盛放的花朵,神色淡淡道:“管家应该知道这府里的规矩吧?”

    管家被突然问到,一时间摸不准她到底要做什么,心有忐忑道:“奴才知道。”

    “他应该不是这府里的家生子吧?”顾清惜又继续问道。

    管家听她这么一问,双眼陡然一眯,以为她要将自己侄儿发卖,想到自家哥哥就这么一个儿子,若真要是发卖了,哥哥嫂嫂非跟自己拼命不可,连忙道:“不是,他是奴才的侄儿,前些日子府里缺人,奴才便把他叫到府里做事!”

    “那就是说连卖身契都没有,不过是府里的雇用的一个长工罢了?”顾清惜轻轻一笑,素净的脸庞顿时如同绽放的昙花,光芒尽显,绚丽夺目。 [

    管家不禁恍惚怔愣,在他的印象里,顾清惜素来不是篷头垢面,便是画着如同鬼脸一般的妆容,让人瞧了心生厌恶,却不想她此刻素颜时笑起来竟是如此的美丽逼人,比起那以才貌名动京城的二小姐竟还要美上几分。

    只是,他还没有缓过神来,便见顾清惜笑意转冷,眼中寒芒聚集,声音更是严厉冰冷:“看来你们是成心想要坏了本郡主的名声啊!”

    管家心里一个咯噔,顿时慌了神。

    “奴才怎敢坏大小姐的名声啊!奴才冤枉啊!”管家以为顾清惜仍是以前那个软弱好欺的,便想借此让她服软,也顺道传出个歹毒的名声出去,他便好去陈姨娘那里邀功请赏,却不想她如此精明,轻易便打翻了他的如意算盘。

    “不敢?他既不是府里的家生子,又无卖身契,本郡主还未发落,便哭着喊着饶命,你倒说说,本郡主何时说了要他的命?你这不是想让本郡主落个歹毒狠辣的名声,是什么?这样的奴才,咱们公主府可不敢用,来人啊,把这个家丁撵出府去,从今以后再不得雇佣。”顾清惜冷笑,目光如利刃般刺向管家。

    她的话让平日里作威作福的管家顿觉像是被当众煽了一记耳光般地羞辱难堪,心里生出一股怒意,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瞬间站直了身子,面色不服且带着一丝恼怒道:“大小姐怕是不能做这个主,府里素来由陈姨娘打理,用什么人,辞退什么人都须经过陈姨娘同意方可,恕奴才不能从命。”

    “哼!好一个不能从命。我倒不知道,原来在这个家里,我堂堂郡主却连个姨娘都不如了,看来,管家是忘记昨儿个太后说过的话了?”顾清惜语气幽幽,透着一丝寒意,说话间,不知何时从袖口掏出了一块晃得人眼睛犯花的金牌出来,在手上掂了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