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22章 惩刁奴(二)
    当众人看到金牌的那一刻,脸色骤然大变,尤其是管家,双腿颤抖,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其它家丁也慌忙跪下磕头,整个院子顿时被一种凝重紧张的气息笼罩。

    顾清惜冷笑,不管如何嚣张,但天生的奴性是改不了的,一块金牌便吓成这样。

    “管家,你说本郡主现在能不能做得这个主?”轻柔的声音十分好听,就像是一阵微风拂过,带着丝丝彻骨的凉意。

    管家此时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狠煽了一巴掌之后,还要笑着回答被打得很舒服是一个道理。

    他颤颤惊惊地点头:“能...能...。”

    “嗯,这便好办了,这个奴才不分尊卑,企图坏了本郡主的名声,重打二十大板之后赶出公主府,再不得雇用。其余人吵扰本郡主养病,每人重打三十大板,扣半年月奉...至于管家...念他这几年对府上也算尽心尽力,便罚他在门房跪上两个时辰。柬墨,你去将此事报与父亲知道,就问本郡主如此处置是否恰当。”

    她的话刚落,院子里便响起了一片哀嚎求饶之声。

    “别急,等父亲同意,你们到时再嚎也不迟。”她看着面如土色的管家和那些家丁,嘴角勾起了一丝奇异的笑。

    旁边,宝笙等人看着管家和家丁脸上那种想哭不敢哭的抽畜神情,终于忍不住捂着嘴笑了出来。

    柬墨带着金牌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沈弘业的书房陶然居后,便将清韵阁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

    沈弘业听完,脸色铁青难看,眼底闪过一抹狠戾之色。

    “右相大人,太后对郡主慈爱,派我等四人留在公主府里伺侯,为的便是怕郡主受人欺侮,今日那几个奴才如此不但不将郡主放在眼里,还妄图坏污了郡主闺誉,顶着为姨娘办事的名头在郡主面前这般嚣张放肆,郡主仁孝,怕伤了父女情份派我过来请示,可若太后得知郡主在这府里过得如此委屈求全,怕是会十分伤心震怒啊!”

    柬墨这话说得十分巧妙,顾全了沈弘业面子的同时又隐晦地指出陈玉莲在这府里故意唆使奴才欺负顾清惜一事,更将太后抬出来提醒沈弘业不要忘记了顾清惜如今的身份和背后的靠山,更不要为了一个妾室和一群奴才而惹得太后震怒。

    沈弘业虽为官不作为,又善狡诈,却是极会权衡利弊,虽然这两日心里一直对于大女儿翻天覆地变化而耿耿于怀,同时也知事已至此,无力改变,倒不如借着这个大女儿甚得太后欢心的机会为自己谋得一个爵位,到时候自己也不用再因/为谋取官位入赘公主府一事在京城的那些达官贵胄面前抬不起头来,那时,再将陈姨娘抬为正室,她所生的儿女也名正言顺地由庶变嫡,自己的爵位也就后继有人了。

    心里如是一想,沈弘业竟有几分沾沾自喜,面上仍是方才那幅怒气阴沉的神情。

    “来人。”

    听到沈弘业的传唤,一直守在外面的刘管事走了进来。

    “吩咐下去,以后大小姐若有事情,可自己做主,不必通过陈姨娘。至于,那几个胆敢对大小且放肆的奴才,全凭她处置,以后若有府中奴才乱了尊卑之事发生,也不用请示,直接按府规严惩便是。”

    柬墨见沈弘业避重就轻,知他有意袒护陈姨娘,心中虽愤怒难平,却也明白不能相逼太紧,否则使得大小姐徒添麻烦,便不再多话,而是与刘管事一同出了陶然居。

    清韵阁里,顾清惜坐在廊下品着昨日太后所赐的贡茶,宝笙与卷碧在两旁打扇,偶有幽幽凉风吹过,十分惬意;院子里,管家与一干家丁跪着,炎炎夏日,日光毒辣,没一会儿便大汗淋淋,然,这还不是最让他们难受的,自柬墨去陶然居请示沈弘业之后,几人的心里便七上八十,忐忑又惊惧。

    本来,若顾清惜直接下令处罚了也就罢了,偏还要派人去请示沈弘业,这令他们又升出一丝希望,沈弘业会不会看在陈姨娘的份上饶过他们,但想到太后赐下的那块金牌和顾清惜的变化,又有种怎么也躲不过这一劫的预感,这样思来想去,加上头顶烈日曝晒,心里饱受煎熬,那种痛苦比挨板子还要痛苦几分。

    当柬墨带着刘管事出现在清韵阁时,管家便知糟糕。

    果然,听完刘管事将沈弘业的话一字不落地背了出来,便见管家一脸灰败地跪坐在地。

    护卫进来,将一干家丁拖了下去,很快,便听到啪啪的板子声和一阵阵哀嚎惨叫声。

    “郡主,外面热,还是进去吧!”柬墨将金牌交回顾清惜手中,又温声劝道。

    顾清惜轻抬眉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管家,缓缓起身走了过去。

    管家抬起头,便看到顾清惜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笑容看似天真无邪,却让他心里莫明发毛。

    “大小姐...不知...不知大小姐有何吩咐。”

    “有句老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这做人呢,得因势利导才能无往不利,尤其是在这公主府做奴才,就更要认清了主子再做事,否则啊...那下场可不是跪两个时辰或者挨几下板子就能完事的,管家你说对不对?”顾清惜一边温和地笑道,一边上前客气地将管家扶了起来。

    经这么一遭,管家即使心有疑虑,却再也不敢公然地与顾清惜对着干,当即点头哈腰赔笑道:“大小姐说得对,说得对,奴才一定谨记。”

    回到屋里,宝笙终忍不住问道:“郡主,昨日奴婢打听了一下,管家仗着陈姨娘得宠,平日在府里总是欺人太甚,心胸又狭隘,经此一事,还不定会怎么记恨咱们,可方才奴婢见郡主有示好拉笼之意,但奴婢觉得以管家的为人...怕是不妥。”

    “宝笙...郡主自有主张,岂容你多嘴胡说?”柬墨听了,立刻沉着脸,斥责道。

    宝笙与柬墨关系素来要好,被这么一喝斥,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瞬间变白,连忙跪下:“郡主,奴婢再也不敢了。”

    顾清惜却是轻轻笑了起来:“柬墨,宝笙她又没说错,更何况我倒是很高兴她方才的话,你又何必责怪于她?还不快扶她起来。”

    柬墨听完,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上前将有些傻愣愣的宝笙扶了起来。

    “我今日这么做,不过是想打乱他们的阵脚而已,你也说了,管家深得陈姨娘信任,所以才敢在这府里耀武扬威,可一旦这份信任被破坏,又会怎样呢?”顾清惜看着远处迎风摇曳的枝叶,目光渐渐变得幽远难测。

    几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过了一会儿,薛嬷嬷才语重心长地开口道:“郡主,陈姨娘在这府里的势力根深蒂固,非一朝一夕所能剪除,凡事都需小心谨慎。”

    “嬷嬷,陈玉莲这种人我太了解了,当年就是母亲太过忍让,才会令她的野心过度膨胀,母亲被她害死之后又几次三番地加害于我,你说得对,在这府里生存的确是要小心,但要对付这等歹毒之人,谨慎还不够,还要有过人的胆量和别人所不及的心智,你放心吧,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不管接下来他们会怎样算计坑害我,我都等着接招呢!”

    顾清惜突然站了起来,双眼迸射出一道冷厉坚定却又自信十足的光芒,她的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弧,素净美丽的面庞像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盈白光晕,美得就像落入凡尘冰凌仙子,惊艳绝美却不沾一丝俗世气息。

    短短两日内发生的事情,立即在公主府掀起了轩然***,尤其今日相爷竟准许了大小姐惩罚管家和那些家丁,这让公主府所有人纷纷对这位以前痴傻懦弱,却在太后驾临之后突然变得强势精明起来的大小姐充满了好奇与敬畏! 一嫁大叔桃花开 地址:t/rajbypt

    有关于顾清惜的各种传言四起,许多人猜测,这公主府怕是要变天了,至于公主府里的下人们,也都被一种复杂凝重的气氛笼罩,想到以前那个谁都能踩上一脚的大小姐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太后最宠爱呵护的德阳郡主,紧接着帝后及各宫娘娘纷纷下了赏赐,连带着京中各大豪门贵宅也纷纷送来了贺礼以及帖子,那些曾经跟着陈姨娘和管家一起欺负羞辱过顾清惜的顿时人人自危,整日惊惶难安。

    而当事人似乎并觉察这府里的变化,也无意顾忌外头的流言,只慵懒地倚在榻上,瞧着柬墨与卷碧二人登记着送来的贺礼。

    “郡主,这是宸王府送来的红珊瑚和血玛瑙,对了,还有一座玉白菜,咦?这是什么?”卷碧一边看着清单,一边拿起一个白瓷瓶子,疑惑道。

    顾清惜被册封德阳郡主,四大王府在皇帝圣旨下达的第二日便着人送上了许多贺礼,且都十分贵重稀有。

    当柬墨把贺礼念出来时,顾清惜只静静地闭目养神,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唯独那捻着扇柄的指尖泛白。

    她心里清楚,那日与四大王府的四位世子结下了梁子,如今他们送来这么多贵重且世间罕有的贺礼怕也是因着太后这一层关系。

    当她是个无依无靠的傻子时就玩弄欺辱,现在她有了太后庇护又来讨好巴结,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见怪不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