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24章 初进宫(二)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勾起了太后浓浓的怜惜心疼之情:“好孩子,你身体还没好全,就这般费心,以后这些事情便交给柬墨她们去做。

    “奴婢也是这样说的,这种粗活本该由奴婢们去做,可郡主感念太后恩德,必须要亲自做的才有心意,奴婢们是怎么也拗不过郡主,后来郡主被奴婢们惹得烦了,索性将奴婢们关在了厨房外面。”旁边,柬墨笑着把话接了过去,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向太后和皇后证明这些小菜和点心全是顾清惜亲手所做。

    皇后本想借着这事,让太后与顾清惜生出些隔阂,却不想顾清惜几句话便令太后生出怜惜之心,柬墨更是出面证明,一时间倒显得她在这里搬弄是非了,顿时,再也不想坐在这里。

    “母后,臣妾想起来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找贵妃商议,先告退了。”皇后找了个借口起身,便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走出了寿康宫。

    看着皇后离开的背影,太后抿着唇一言不发,神色晦暗不明。

    直到殿内静得连呼息都清晰可闻时,太后这才转过头慈祥地看向顾清惜道:“呆会记得去太极殿向你皇帝舅舅谢恩,哀家已经老了,你皇帝舅舅以前也是很疼你母亲,只是后来...也罢,不说这些了。”

    顾清惜心里虽然对这个所谓的皇帝舅舅不喜,但也知太后此番话的苦心,便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惜儿明白。”

    服侍太后用过早膳之后,又特意煮了一壶茶,陪着太后在庵堂抄了一个时辰的经文这才起身前往太极殿。

    顾清惜离开之后,云嬷嬷拿起她抄写的经文,脸上满是诧异之色。

    “太后,您瞧...郡主真是写得一手好字。”

    太后接过经文,看着上面整齐娟秀的字迹透着一种行云流水,潇洒灵动之态,确实写得一手极好的字:“这孩子,活得那么艰难,还能练就出这样一手好字,真是难得啊!”

    “老奴觉得郡主不仅聪慧孝顺,就连煮的茶汤,宫里的茶师也不一定能煮得出那味道,老奴见过这么多官宦世家小姐,哪个能有郡主这般才情容貌,更没有谁能像郡主这般安静地坐在庵堂里抄写经文?”云嬷嬷知道太后是真心疼爱顾清惜,为了让太后欢心,便不遗余力地夸赞道。

    太后听完,果然喜笑颜开。

    *****

    顾清惜到了太极殿,却得知皇帝已经下朝,正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不得又朝御书房走去。

    刚走到御书房门口,却见远远地走来的四人,脚步猛然停住,双眼微眯露出一抹危险的光芒。

    “郡主...那是荣王,宸王,和王,和怡王府的四位世子。”旁边,柬墨见她停了下看向着慢慢走近的四人,以为她不认识,便开口提醒道。

    “嗯,知道了,我先进去了,你们在外面侯着便是。”顾清惜见四人走近,迅速将情绪收敛,转身走进了御书房。

    顾沐尘四人奉诏进宫,刚到御书房便远远地看到站在门口的顾清惜,却没有立刻认出来,只是疑惑哪家的小姐有此般荣竟能面见圣上,待走到近前,人却已经随着内侍走了进去。

    柬墨与珠云在太后身边服侍得久了,见到四人便从容上前行礼:“奴婢参见四位世子殿下。”

    当四人看到二人,便立刻明白方才站在这门口之人是谁了,纷纷露出惊讶之色。

    虽然刚才只是远远地瞧了一眼,但顾清惜的身姿却令他们印象深刻,虽然只是那静静站在那里,但身上散发的那种优雅冷傲气息却是让人不能忽视。

    “烦请公公向皇上通报一声。”顾沐尘在四人中为长,便率先开口向守门的内侍道。

    “德阳郡主来向皇上请安,皇上交待了任何人不得打搅,还请四位世子稍等片刻,待郡主出来之后,奴才再向皇上通报。”内侍将方才皇上的话转告四人,便合上了门走了进去。

    “大哥,这德阳郡主真是那日在长留宫的疯女人?”待内侍离开,顾景南终于忍不住问道。

    顾沐尘没有作答,因为沉默已很好地回答了顾景南方才的问题。

    “什么疯女人?若是疯了,皇上怎会册封郡主?你说话不经脑子,也别将我们几人拖下水。”顾逸辰白了一眼顾景南,冰冷的语气充满了讽刺和警告。

    顾景南素来只敬重为长的顾沐尘,偏他性格狂妄嚣张,而顾逸辰性子冷漠,还长着一张刻薄狠毒的嘴,怡王,荣王,宸王三党明争暗斗多年,所以每每两人碰到一起总要生出些事端。

    听到顾逸辰这话,顾景南火气就噌地冒了上来,眼睛一瞪,刚要发作,却被顾沐尘喝住。

    “胡闹,平日也就罢了,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顾景南气焰陡然一歇,耸拉着脑袋不吭声了,顾逸辰心虽不服,却也知这话没错,他们虽是皇孙,可皇帝就是皇帝,威严绝不容一丝侵犯。

    见两人不闹了,顾沐尘这才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顾长卿道:“二弟,你说皇上在里面和德阳郡主说了些什么?”

    顾长卿目光一直停在黄色的宫檐与雕龙刻凤的梁柱上,听到顾沐尘的问话,却是不咸不淡地回了句:“不知道。”

    顾沐尘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却又不好发作,只冷哼一声,便不再多言。

    御书房,顾清惜刚进到里面,便看到坐在桌案后面低头批阅奏章的皇帝,一身明黄的龙袍,端正的坐姿,偶尔抬首时蹙紧的眉峰,微抿的唇都昭示着这位帝王之尊此刻正在怒火爆发的边缘。

    果然,她刚向前移动了三步,便只听到啪的一声震响,方才还在皇帝手中的奏折已经飞了出来,眼见着那奏折要砸中自己,顾清惜猛地跪了下去,磕头,随着奏折落地,御书房里响起了顾清惜清脆而又从容的声音:“臣女顾清惜叩见皇上,愿皇上龙体康健,福泽万民。”

    皇帝震怒中,听到这的声音似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缓和,却是紧紧地盯着跪在下面额头还挨着地面的顾清惜,目光晦暗难辩喜怒。

    御书房里,静得有些压抑。

    顾清惜一时间倒也弄不明白皇帝这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还是有其它目的,就在她跪得已经不耐烦,心里忍不住想要开骂的时候,皇帝却开口了。

    “平身吧。”沉稳而充满威严的声音。

    顾清惜暗暗地松了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抬头,直视皇帝。

    就在皇帝看到顾清惜面容的那一刻,神情猛然一震,深沉的双目已透了些不敢置信还有顾清惜以为自己看错的动容。

    “你...你是...你是柔儿?柔儿,你还活着...。”皇帝眼神渐渐恍惚,猛然站起来,眼里隐隐有激动的泪光。

    “皇上,臣女是顾清惜。”顾清惜皱了皱眉,声音清冷地的打破了皇帝的幻觉。

    皇帝回神,却是叹了口气:“是朕糊涂了。来人,赐座。”

    一直站在旁边的刘公公先是一愣,却不容多想,即刻叫人搬了张椅子过来,只是离开时多看了几眼站在那里的顾清惜。

    “朕听太后说了你的事,这些年也是可怜了你,为何去年在及笄礼上不向朕禀报,反而弄了那么一出?”皇帝又坐回了桌案后面,威严的神色却比往日多了些温和,更是隐晦地提出顾清惜当年在及笄礼上怎会突然发疯出丑。

    顾清惜自然是明白皇帝态度转变为何,怕因为自己这张实在太过肖似安平公主的面容让皇帝对早亡的妹妹唯一留下的女儿生出了一丝怜惜之心。

    “回皇上,臣女当时也不知怎地,喝了丫鬟呈上的茶水,突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待清醒后听旁人说起才知道。”顾清惜将当日之事轻描淡写地道了出来,虽然喝了丫鬟递来的茶突然失了心智,但她心里清楚,那日因她发疯而受惠的是谁,能指使丫鬟在那茶水里下药的不是陈玉莲和沈莞乔还能是谁?

    只是,当时沈莞乔的柔宁郡主之位是皇后提议皇帝册封的,此刻若她将沈莞乔扯出来,无疑是在说帝后识人不清,这种话说出来,对自己可是百害而无一利,总之,她日后定要那些人将抢走的全都一件不落地还回来。 w≥ww.{替换}⌒

    果然,皇帝听完,神色未变,颇赞许道:“你很懂事,今后有朕和太后,你又是公主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如今又有了郡主身份,再也不用担心受人欺负。”

    顾清惜听了,心里只是冷笑,面上却是乖顺地福身谢恩:“臣女谢皇上和太后恩德。”

    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神色严肃道:“德阳,你母亲在临终前可有什么遗言或遗物交予你保管?”

    顾清惜很是疑惑,想了想才道:“母亲离开时倒是对臣女说过一些话。”

    “哦?快说给朕听听。”

    皇帝显然很是焦急,催促道。

    顾清惜将当初对太后说过的那些话复又对皇帝说了一遍,待说完,皇帝又再度追问:“就只有这些?难道没有其它?你母亲可曾交给你一块玉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