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25章 叫声小姑姑(一)
    “玉佩?”顾清惜心里疑惑越深,皇宫里什么珍奇宝贝没有?为什么皇帝一定要追问一块玉佩?

    虽然不知道皇帝追问玉佩所为何事,但心里对任何人都存了几分忌惮防备,顾清惜一脸难过道:“这个臣女倒没什么映象,只依希记得母亲临终前交给臣女一个十分漂亮的紫檀盒子,里面放了很多银票和金银珠宝玉器,当时臣女只顾着伤心,并没有细看那个盒子,没想到第二天醒来,那个盒子便不见了踪影。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这话一说完,皇帝若有所思地挥了挥手:“退下罢!”。

    走出御书房,顾清惜几乎是重重地松了口气,抬眼却看到门口的四人,眸色不禁冷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神情是说不出的冷傲挑衅。

    四人看到她从里面出来时,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夜在长留宫发生的事情,再看眼前的女子,眉目如画,绛唇映日,皓齿星眸,云鬓步摇,一身玫红色曳地长裙,浑身透着一种从容淡雅的气息,即使笑意冰冷也是眉目生辉,端得是灼灼其华,妙世无双,即使是这些年见惯了环肥燕瘦各色美人的四人,心都不由猛地一跳,这真是那日在长留宫丑陋不堪的疯子?

    顾清惜只停留了片刻,便朝站在廊下等侯的柬墨,珠云走了去。

    “郡主,方才太后着人来知会,说已命御膳房准备了午膳,请郡主用过午膳再回去也不迟。”

    “嗯。”顾清惜淡淡地应了声。

    随着顾清惜人已走远,四人才收回目光,均是诧异,不敢置信。

    其中属顾景南最为郁闷,想到那日在长留宫让手下煽她的几个耳光,再想起方才顾清惜那比寒冰冷还的目光,就感到心里发毛,不禁怨怪地看了眼顾沐尘。

    “大哥,你看到德阳郡主方才那眼神没有?跟要活剥了咱们似的。”

    “什么咱们?那日可只有你说要把她扔给侍卫享用,也是你让手下煽她耳光的,那支箭更是大哥下令射的,可与我没半点干系。”顾逸辰冷幽幽地撇有关系,便率先踏进了御书房的门。

    半个时辰后,四人从御书房里出来,顾长卿抬头看了眼天色,抬脚便走了。

    顾景南见他走了,立刻看着顾沐尘道:“二哥定是去寿康宫了,大哥,我们好像有一段时间没去向太后请安了。

    “你不怕德阳郡主剥了你的皮?”顾沐尘侧过头,戏谑地看着他。

    “我堂堂和王府世子,凭什么要怕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顾景南心虚的时候,声调会特意扬高。

    “既然想去向太后请安,那就去罢。”说罢,顾沐尘便头也不回地朝着寿康宫方向走去。

    顾景南这才明白原来不止他一个想去寿康宫探探德阳郡主的虚实,大哥是早等着他说这话了。

    顾逸辰冷笑道:“真是没用,连个女人都怕成这样。”

    只是话落,也径直朝寿康宫走去。

    顾景南见了,奚落道:“你不怕,你跟上来做什么?”

    “当然是去看好戏。”顾逸辰眼角微挑,声音凉幽幽地,带了些幸灾乐祸。

    *****

    顾清惜从御书房回来便一直陪着太后在殿内说话,只不过没多久,便看到顾长卿走了进来,一身绛紫色锦袍,绣有麒麟和四爪金莽暗纹,颀长的身材衬得高贵异常,尤其他鬓若刀裁、又细又长的凤眼,高贵而华丽,漆黑的眼瞳里仿佛容纳着无尽的星空与最尊荣的深沉,俊美非常,浑身透着一股威严气势,却又让人感到一种很难接近的冷淡和压迫感。

    “听太医说您最近身子不太好,可有好好服药?”顾长卿对这寿康宫很是熟络,进来行了个礼,还未坐下便关心地问道。

    “年纪大了,也都是些老毛病,你有一段时间没进宫了,听你母妃说皇帝前一阵子派你去巡视江南河道,可是把事情办妥了?”太后对顾长卿很是和蔼,说话间也没有什么隔阂,倒像极了平常人家里祖孙闲话家常一般。

    顾清惜若有所思地看向顾长卿,如果她没弄错的话,这应该是明贵妃所生宸王萧清誉的嫡长子,明贵妃是风国公的妹妹,这顾长卿算起来与风意潇也算得上是表兄弟,世人皆谓宸王世子风姿绝世无人能及,更是经常有名门闺秀看痴了眼大庭广众失态摔跤的故事发生,但在顾清惜看来,此人心机深沉,绝非善类,更不是容易亲近之人。

    “已经办妥了,今日皇上诏见,刚从御书房过来。”顾长卿淡淡地点了点头,目光深沉地看了一眼顾清惜,多了几分探究和疑惑。

    顾清惜不躲不避,直视了过去,眸光却极为冰冷,那夜在清风台所受的羞辱和伤害她可是铭记在心啊。

    见她这幅神情,顾长卿很是疑惑,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她,此刻他完全没想到顾清惜因清风台一事,已将他视为同顾景南,顾沐尘等人一般的宿敌看待。

    太后并未发觉两人之间的诡动的情绪,只笑着道:“已经这个时辰了,便留下来用过午膳再走罢”。

    “太后,那我们几个也要留在您这里用午膳。”太后话刚落下,大殿外面便跟着传来一阵清朗的声音。

    太后一怔,待人进来,虽然有些惊讶,却笑得温和道:“哀家这寿康宫今日是怎么了?你们四个来得这么齐全。”

    “听说太后您这里来了稀客,特意过来看看,顺道儿蹭饭,太后不会是舍不得几口饭菜给我们几个曾孙吧!”顾景南倒是直白大胆。

    “你这个泼猴,也敢拿哀家打趣了是吧!哀家这里全是斋饭,还怕你这吃惯了荤腥的嫌弃呢!”太后嘴上虽这么说,却是瞪着顾景南笑出了声。

    “老四向来爱胡诌,听说太后您最近凤体欠安,可曾好些了?”顾沐尘进来行过礼后便坐到了顾长卿对面的椅子上,冷漠的神色敛尽,面上关心地问道。

    “人老了,毛病就多了。”太后笑容淡了下来。

    “太医可曾来看过?有没有开什么调养的方子?您老人家慈悲为怀,佛祖定会保佑您健康长寿,福泽绵延。”顾逸辰进来便没有吭声,此时便接了话过去劝慰道。

    “你们都有心了,命数总归有尽时,哀家到了这把年纪已经看开了,只愿佛祖能保佑我卫国风调雨顺,子民安乐,国祚昌盛,万世绵长。”太后欣慰地点了点头,说到佛祖时,神情顿时敬畏期盼。

    四人均是神情认真地点了点头,唯有坐在太后身边的顾清惜却是一脸淡淡的。

    虽然,历史中并没有这个朝代和周边那些国家的存在,在她看来也许这是存在于另一个平行空间,但先不说唐国,姜国以及滇国对卫国虎视眈眈,就是这种古代封建王朝又怎能兴盛不衰,有压迫的地方便会有反抗,一个国家的兴衰也全看当权者,开明的皇帝自然能创造一个盛世开明的时代,可是谁又能保证后面就不出个昏君直接导致国破家亡呢?这种事情,在历朝历代中可是屡见不鲜。

    同时,她又觉得,人活着就是充满野心的,即便太后信奉佛祖,却仍是充满野心地期盼一些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又或者是感受到了潜在的巨大危机,需要靠佛祖来安定心中的惶恐不安,譬如太子之争,又譬如一统四国。

    今日,这四人代表了四大王府,表面和谐,但实则斗到怎样的地步,谁又知道呢?至少,那日在清风台,她可是没有忘记那个顾沐尘与顾景南是有意针对顾长卿的,至于顾逸辰又与几人形成对立,如此看来,荣王,和王府联成一派,宸王,怡王各自一派,再加上倒向皇帝的一派,正好形成一个稳定的四角关系,但只要其中一角出现坍塌,情势必定陡然急转,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太后虽不过问后宫和朝政,但身居高位,必定会考虑立储一事,而皇帝如今已六十五的高龄,却仍未确立太子,怕是对四大王府心存忌惮考验之心。

    再说那姜国,唐国和紧挨唐国边镜的滇国,就真如表象中那样平静?即便是卫国,最近这几年频频加重军防,怕不是单纯地为防别国侵犯,而是有成为一统四国,做真正霸主之心。 ~~~~

    “太后,这位可是前些日子刚被册封的德阳郡主?”顾景南进来之后,目光便时不时地转到顾清惜身上。

    他到现在仍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坐在太后旁边气质清雅,瑰姿月貌的女子就是那日在清风台里又邋遢又凶悍的疯子。

    “瞧哀家这记性,这是你们过世的皇姑***女儿,按辈份,你们几个也得叫上一声小姑姑,是个极孝顺懂事,性情温婉的孩子,日后你们谁要是敢欺负她,哀家就揭了你们的皮。”太后看向顾清惜,眼底除了疼爱还是疼爱,看向四人时,脸上不乏警告之意。

    “太后她可比我们都小,叫小姑姑会不会太...。”顾景南是一脸不乐意了,想到那日在清风台差点死在这个女人手里,仍觉得后怕,现在还让他叫小姑姑?怎能甘心。

    而其他三人虽未说什么,心里却是与他一样的想法,想到方才在御书房外看到的那眼神,都有种这个女人绝非善类的想法。

    且不说那日在清风台凌厉迅速的身手与那浑身狂傲凶狠的气息,便是她能装疯卖傻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便不是泛泛之辈所能承受得了。

    想到这里,四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顾清惜,却见她一脸楚楚可怜地看着太后,声音带着一丝怯意道:“太后,惜儿如今的身份,怎敢托大,让四位世子叫姑姑?说出去,别人怕是又要编排惜儿些什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