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沈弘业刚下朝便听明嬷嬷禀报陈玉莲身体有恙,想到自太后驾临,已有好几日未曾见过,不禁心里痒痒的,想也不想便往望月居走去。---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到了望月居,刚进到屋里,便见陈玉莲躺在床上,神色凄然,一幅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怜之态,沈弘业的心顿时软成一团,便快步走了上去。

    “莲儿,你是哪里不舒服,怎地没叫大夫来瞧瞧?”沈弘业早没了当日打人时的阴狠,此刻倒是一幅深情意重模样。

    陈玉莲泪水立刻流了下来,故作堵气地将身子转到了里面:“让贱妾病死算了,省得让老爷添堵。”

    “莲儿,你这是什么话,你我夫妻一场,你病了难道我不心痛?那日打你,实属情非得已,实在是不那样做,若太后追究下来,你和乔儿,芸儿的性命也不保啊。”沈弘业又耐着性子好言劝慰了几句。

    陈玉莲深知沈弘业性格,若是太强势反而会令他厌弃,本来让明嬷嬷出去便是为了引他过来,如今目的已经达到,虽心里仍有埋怨,可是为了自己,为了儿子和两个女儿,也只能装作体贴懂事转过身,双手在沈弘业胸前轻抚,声音更是娇软柔情媚地哭求道:“妾身知道老爷为难,是妾身不好,平日里只忙着打理府上的事情,管教儿女,却忘了大小姐那里...妾身只求老爷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伤了你我的夫妻情份。”

    沈弘业欲望立刻被勾起,一把握住陈玉莲的手便倾身压了下去,只听到一声娇软的吟哦,两人便缠在了一起。

    刘管事跑到望月居,见门口无人,刚要上前禀告,却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立刻惊得身子一抖,退到了院子外面。

    但想到那几位世子不是好招惹的人物,还有方才大小姐给的那张银票,刘管事壮着胆子上前,大声道:“老爷,荣王世子,和王世子,与怡王世子正在前厅等侯。”

    沈弘业与陈玉莲正是纠缠得难舍难分之时,听到刘管事这么一喊,心里憋了团火,但待他反应过来时,立刻没了兴致,甩开陈玉莲的纠缠连忙翻身下床,穿上衣袍便走了出去。

    陈玉莲见沈弘业折腾到一半,说走便走,气得脸色发青,伸手便将床头的一个青花瓷瓶给挥到了地上。

    ****

    沈莞秀回到自己的灵妍阁后,越想越不甘心,于是叫来李嬷嬷:“去前厅看看,现在几位世子可还在?”

    李嬷嬷并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转身便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折身回来:“小姐,老爷刚从姨娘那里出来,正前往醉心居。”

    沈莞秀听完,眼珠子一转,起身便匆匆忙忙地往前院走去。

    醉心居紧挨着湖边而建,湖水清澈碧绿,湖里栽了许多荷藕,每到夏季便盛开满湖的莲花,景色实是美不胜收,沈弘业没什么本事,却极爱些风庸附雅之事,便经常在这醉心居的湖面凉亭中招待客人。

    而此刻,顾沐尘,顾逸辰,顾景南三人坐在醉心居的亭子里喝茶,神情却是十分不悦。

    “大哥,不是二哥叫我们来的吗?怎么我们都到了,反倒不见他人影?还有,他为何要叫我们来公主府?他难道不知道德阳那个女人就住在这里吗?”顾景南看到安平公府就想到顾清惜,心里便窝着一团火想要发作,不由神色阴郁地问道。

    顾沐尘背对着他,似没听到他这一连串的问题似的,兀自一人默默注视着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逸辰与顾景南心存同样的疑惑,见他没有说话,以为他在隐瞒着什么,正要起身上前追问,却听到一阵嘻戏轻笑声。

    只见一位穿着粉裙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束鲜花朝亭子里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丫鬟。“来啊,快来追我啊。”

    顾逸辰见女子似没看到亭里站的人一般,直朝顾景南那边撞了过去,又想起他们到这府上半天也不见沈弘业前来迎接,顿时了然,眼里带了一抹戏谑的神色看向顾景南。

    顾景南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跑来的女子,只见顾逸辰那看戏般的神情,火气越大,刚要上前质问,却感到手臂被人用力撞了过来,顾景南猛地偏过头,见是个想要投怀送抱的女人,若换作是以前,定会好好调戏一番,此刻哪还有这种心思,抬起左脚,用足了内力便是猛力一踹。

    顾沐尘只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便看到湖面扑通一声大响,溅起许多水花。

    “怎么回事?”顾沐尘沉着脸问道。

    “没什么,只是把一个想勾引我的蠢货踢进了湖里。”顾景南终于感到火气发泄了不少,拍了拍衣袍,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顾沐尘却是皱了眉,看着在水里扑通想要喊救命,却因呛了太多水发不出声音的女人。

    “小姐,三小姐...快来人啊,三小姐掉水里了,快来人啊。”跟在沈莞秀身后的芸香吓得立刻高声呼救。

    顾景南听到,立刻又站了起来,上前捉住那婢女道:“她是谁?”

    “那是三小姐,你竟敢把三小姐踢到湖里面,还不快下去把她救上来,陈姨娘呆会一定饶不了你。”芸香并不知道顾景南的身份,平日里伺侯在沈莞秀身边,也跟着嚣张跋扈惯了,心里害怕受到陈玉莲的惩罚,又不敢下水去救人,便对顾景南颐指气使道。

    顾景南是个混世魔王,素来只有他嚣张凶横的,京里知道他的名门千金见到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断然不敢招惹,听完芸香一番恐吓,却是邪邪一笑,又是一脚,将她也踹进了湖里。

    应声赶来的沈弘业见到这一幕,又急又气,却是不敢得罪了顾景南,只得支使着家丁赶快下水救人。

    沈莞秀和芸香被救上来时,已是只有出气没进气,一旁顾沐尘几人也只是冷眼旁观。

    陈玉莲得知沈莞秀被踹到湖里的消息,立刻顾不得还在禁足期间,惊惶地跑到醉心居,见到小女儿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生死不明,心里焦急怨愤至极。

    “是谁把三小姐害成这样的?”陈玉莲气急,完全不顾身份,厉声质问道。

    亭子里所有人,包括沈弘业在内一片寂静,无人回答。

    陈玉莲还从未被如此忽视过,气得浑身发抖。

    这时,芸香突然吐出几口水,缓缓睁开眼,见到陈玉莲一脸盛怒地站在那里,心里猛然一惊,指着顾景南控诉道:“姨娘,是他,是他把三小姐踢到湖里去的,奴婢要她去救三小姐,他不但不肯,还还把奴婢也踢到了湖里。”

    顾景南听了,却是一脸满不在乎。

    陈玉莲气极,见顾逸辰一身华服,气质不凡,却因怒火中烧,也不问顾景南是谁便上前质问:“你到底是谁,竟敢在这里撒野,若是芸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定要你以命相抵。”

    沈弘业正着急不知该如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又听到陈玉莲不顾身份就这样质问和王世子,心里一惊,立刻沉了脸过来喝止道:“和王世子面前也敢放肆,还不退下。”

    陈玉莲听到,也是一惊,可看到躺在地上仍昏迷未醒的小女儿,护犊之心令她再度厉声道:“老爷,他将芸儿踢进湖里,芸儿现在生死不明,就算是世子又如何?这事即算闹到皇上面前,妾身也要为芸儿讨要一个公道。”

    沈弘业见顾景南脸色冷了下来,暗道不妙,正要叫人将陈玉莲给拉下去,却见顾景南充满嘲讽轻蔑地笑道:“这事儿真要闹到皇上面前,沈相怕是丢不起这个脸。” 本书地址:【t/ral98bd】

    陈玉莲脸色一白,指着顾景南的手指微微颤抖:“你什么意思?”

    沈弘业虽不知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只要细细一想便能猜出个大半,这醉心居依水而建,也是连接前院与后院的必经之所,今日三位世子到来,他命人在醉心居招待,按理说女眷是要回避的,可是小女儿却出现在这里,还被踢进湖里,当初的情形便可想而知了,想到这,沈弘业的脸色愈发地阴沉难看。

    顾景南冷笑:“我道这公主府怎么会有如此轻贱不知廉耻之人,原来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也难怪,庶出的品行自然是无法与嫡出的相提并论。沈相,三小姐莫不是想当世子妃想疯了,以为就凭着她这样的身份,来个投怀送抱我和王府就会接受,这如意算盘未免也打得太好了?”

    这话是极恶毒了,将沈莞秀骂了一通的同时连带着也将陈玉莲也给骂了进去。

    陈玉莲一直对自己妾室的身份耿耿于怀,这也是她为何处心积虑想要当上正室夫人的原因之一,如今,被顾景南当着下人的面贬低轻贱,心里的恨意可想而知,然而却也因着这低贱的身份让她连反驳斥责的权力都没有,只能把满心的怨恨全都往肚子里咽。

    沈弘业听完,脸色也不甚好看,毕竟丢脸的是自己的女儿和妾室,又惧着荣王府和和王府的势力,只得忍气吞生道:“这中间是有什么误会吧?”

    “好了,不管是不是误会,事情既已发生,沈相还是快请大夫为三小姐瞧瞧吧,再拖下去怕才是真的会出大事。”一直皱着眉没有作声的顾沐尘出声打断了争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