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53章 阴险诡计
    入画,你带着德阳郡主去我闺房换套衣衫。

    顾明语见顾清惜要离开立刻吩咐了贴身丫鬟入画前去指引。

    入画领命,前方带路,恭敬道:德阳郡主请随奴婢来。

    顾清惜出门备下的衣裳此刻在放在王府外面的马车中,若是前去马车中更换这一来一去怕是要耽搁许多时辰,故而只能微笑颔首谢过顾明语的好意,跟着入画走了。

    顾明语眼瞧着顾清惜的身影走远后,目光才阴冷的射向沈菀秀,沈小姐的手可要将杯子握紧了,万一在将热水泼在别人身上,那可就不好办了!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嫡姐姐如此宽容大度的!

    沈菀秀听了,忙装作惊恐状,脑袋点头如捣蒜,文昌郡主教训的是,秀儿定当谨记在心。

    顾明语看着沈菀秀那副装腔作势的小人样,心中别提是又多么的厌恶,这沈菀秀简直是与沈菀乔是一路货色,一样的令人作呕!

    语儿,来吃一口水晶虾仁。顾明语身侧的裘清莲夹了一只肥美虾仁放倒顾明语的碟盘中。

    一对姐妹,两朵伪白莲!实在难以想象太后未驾临公主府前清惜过着什么样的日子。顾明语心思纯善,打心里为顾清惜感觉到愤愤不平。

    德阳郡主会应付的,倒是你心眼子直藏不住心思,你与其忧心别人倒不如担心下自己,你这性子日后嫁到夫家可该怎么办?

    一听到嫁人两字,顾明语小脸红了红,表姐太坏了,人家才刚刚及笄,嫁哪门子的人……

    见她脸红,裘清莲笑了,两人私底下继续不停的咬耳朵。

    两人的声音虽小但是却也足以令坐在一桌子上的沈菀乔能听去一二,听到顾明语骂自己与沈菀秀是伪白莲时,她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扎了一根刺,难受的五味杂陈,不曾想顾明语袒护顾清惜袒护到如此地步,她一直以来可是都不成招惹过顾明语,她这番言辞谩骂,实在是令她可恨!

    哼,不过是仗着宸王府在朝野的地位而高傲自大罢了,来日方长,日后等她收拾了顾清惜自然再回头找顾明语算账!

    顾明语的这番话沈菀秀自然也是听见了,然而她的脸上却是不见丝毫的怒气,反而是抿着红唇一派悠乐的姿态。

    沈菀秀的性格她是最了解的,飞扬跋扈容不得别人说自己一句不好的话,按照以往来讲此刻的沈菀秀即便是不与顾明语口舌交锋脸上也该多多少少变现出些怒气与不甘心的,怎地眼下这般平静?

    实在是不同寻常……

    沈菀乔心中思量片刻,萌生出一个念想来:莫不是三妹她早已打了顾清惜的主意?刚才那她弄湿了顾清惜的衣衫……

    若果真的是这般,那等下是不是有好戏上演了?

    呵呵,不等她出手,三妹已经按耐不住了,如此,甚好甚好……

    顾清惜在入画的指引下一路穿花拂柳,七拐八拐后才终于是来到顾明语的沁心阁,正打算踏入房中时,忽然从屋内窜出一抹雪色直扑到顾清惜的身上,顾清惜被这雪球突然一扑惊的愣了愣,还没等反应过来,雪球却已汪汪的冲顾清惜大叫起来,声音洪亮且尖锐,四只爪子在顾清惜衣裙上疯狂的抓着,那模样简直是跟疯狗无异。

    这是怎么回事?

    顾清惜的眉眼暗了暗,雪球是贵妃的宠物据说性子素来是乖巧柔和的,怎么眼下却在如同疯了一样将她的裙子撕扯成了碎布条?

    啊!郡主小心!

    身后入画见雪球忽然张开了嘴要咬伤顾清惜的脚裸,她吓的忙大叫出声。

    同一时刻,顾清惜也察觉到了危险,狗牙可是带毒的,在这封建落后的古代若是被狗咬伤日后指不定会得狂犬病!

    思及此,顾清惜第一时间内做出反应,立刻旋身躲避,正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却不料雪球又再次扑了上来,摆明了一副不咬顾清惜个血肉模糊誓不罢休的狠劲,顾清惜一看情况不妙,出于本能的抬脚去绕过雪球的进攻,熟料她这一抬脚正是撞上了雪球狠扑过来的狗脑袋。

    郡主,雪球可是贵妃娘娘赏赐给我家小姐的宝贝,且小姐最是疼爱这只小狗,你怎么能去踢它!郡主这是存心无视贵妃娘娘,存心要伤我家小姐的心是不是!

    一道极其尖锐的声音插了进来,见一丫鬟装扮的少女匆忙冲过来将雪球抱在怀中,随后一双眼睛带着怨恨的目光瞪向顾清惜。

    顾清惜被丫鬟的目光看的极其不舒服,她微微眯了眯眸子,笑意薄凉,春桃姑娘,本郡主是见雪球可爱,适才正逗它玩耍玩的兴起,何来踢雪球一说?倒是文昌郡主将雪球托与你仔细照看,你何故跑的没踪影,半天了都不曾露面?若说存心无视贵妃娘娘,存心伤文昌郡主的心的话,本郡主觉得这天大的罪过非春桃姑娘莫属呢。

    春桃的脸色顿时一白,压根没想到顾清惜竟如此的伶牙俐齿,一句话就轻易将她安在顾清惜身上的罪名反扣给了自己……

    德阳郡主,或许并不是她个小小丫鬟能搞定的……

    顾清惜见春桃一时无话可说,她幽幽的笑了,一个小小丫头竟敢如此高声质问自己,不管青红皂白就给自己戴了一顶藐视贵妃娘娘莫大的罪名,实在是有趣有趣呢……

    天光下,顾清惜伸手抚了抚衣袖并不存在的尘土,心中冷冷笑开,今日这宴会上看来是有人对自己起了什么歹心啊……

    入画姑娘,劳烦你为我更衣。无视春桃的存在,顾清惜径自踏入了房中。

    春桃被晾晒在空气里,小嘴唇被咬的煞白一片,抱着雪球的手隐隐发颤。

    宴席上,顾清惜一袭雨过天晴碧春裳,裙裾摇曳于地,衣裙上秀朵朵玫红海棠春睡,每一瓣妖艳的花蕊中都嵌了拇指大小的雪白珍珠,随着脚步挪移,那裙裾上的妖艳海棠似***中初醒花开烂漫明艳无双,松松挽就的金步摇在乌黑如瀑的云鬓间划出朝霞炫丽的光芒,映衬着她雪肤凝脂的容颜,当真是美的令人叹息。

    顾清惜一出场,便引来无数议论纷纷之声。

    顾清惜原本穿戴的蓝色水芙茉莉裙装是淡雅之色,给人看上去一种淡淡的清灵水秀之感,如今换上了这雨过天晴的妖艳玫红海棠,却是令她整个人换了一种气质与味道,舍了清灵水秀小家碧玉之姿色而平添了七分妖艳妩媚的韵致,这变化就如同从一个稚嫩少女而蜕变成了灵韵妩媚的女子,一举一动间光华万丈,不容人忽视。

    就连在宫中看管了环肥燕瘦嫔妃的贵妃娘娘也不由为顾清惜的换装而感觉到眼前一亮,辰王妃的眸中也是同样难掩惊艳。

    王府四位世子,也皆是眸光一震,顾长卿狭长的凤目中染了灼灼光华,以往他所见的顾清惜都是衣着清雅淡丽的却从不曾见她穿过如此妖艳的裙装,如今这一见,却是真真实实的晃到了他的眼。

    此刻,他脑中不知怎地忽然想起那夜他在梁上偷窥她洗澡时,她那一身如羊脂白玉的娇嫩肌肤……

    想到这里,顾长卿忽然感觉到自己下腹处有股灼胀之感,察觉到自己的异样,顾长卿忙错开锁在顾清惜身上的视线,心中则是暗暗怒骂自己竟三番两次的为这丫头失神……

    不,这一定是体内的情毒再作怪,这丫头处处对他狠厉,他怎么会为她燃起了那些想法!

    对,一定是这样的。

    顾长卿如此安慰着自己。

    这衣裳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极了!顾明语毫不吝啬的送上对顾清惜的赞美,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赞美。

    郡主的这套衣裳做工精致,美艳无匹,换做旁人穿上也都是一样的好看。

    顾清惜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她是在夸赞顾明语的衣裳本身就是明艳动人,即便是丑女穿上也能穿出美感来,美的不是她顾清惜而是顾明语的这套衣裳。

    谁说的,这衣裳只有清惜小姑姑穿着才最最好看,其他人绝对穿不出这等效果。顾明语自然是能听懂她的言外之意但她心里却是真心的认为顾清惜穿的衣服美,她说道这里话语顿了顿,随后小声的凑到顾清惜耳边,笑眯眯道:你不知道,刚才我大哥看你的眼神都快看直了呢……

    顾长卿? w≥ww.{替换}⌒

    顾清惜闻言笑了笑,只怕顾长卿看着自己不是因为惊艳而是因为痛恨吧,要知道前几天她开始将人家绑了活活吊了他一夜。

    其实,她本不想穿如此鲜艳夺目的衣服亮相,可顾明语的衣裳全都是明媚炫丽的靓装,这一套雨过天晴还是衣橱里最为淡雅的,事急从权,她也是没有办法才取来换上……

    沈菀乔与沈菀秀见顾清惜如此高调亮相,两人皆是恨不得将她的脸撕成碎片!

    沈菀秀强压下对顾清惜美貌的嫉妒,眼中划过狠厉的目光,顾清惜,你越是这般的光鲜亮丽,等会你的下场将越是狼狈不堪!

    眸光一瞥间,见远处有丫鬟疾驰而来,沈菀秀的唇角得意的弯了弯,摆出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郡主!不好了!

    丫鬟春桃行色匆匆还未走进顾明语便是大喊了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