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57章 狗咬胸脯
    就是,德阳小姑姑,你莫不是傻了!顾明语也跟着跳脚,心道好不容易才抓到了真凶,岂有轻易放过的道理?沈菀秀这朵伪白莲看着就堵心,不教训她实在是不足以畅快人心。

    作为当事人的沈菀秀没想到顾清惜替自己说好话,心里虽不知她为何这般做,但也只能顺着顾清惜的话往下撸,一下子扑倒在贵妃娘娘面前,哀求道:娘娘,您也听见了,大姐她是相信我的!您的雪球真是不是我害死的啊!

    人群里的沈菀乔此刻心里却是大骂沈菀秀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以往的顾清惜可受够了她们姐妹的虐待,如今她好不容易咸鱼翻了身又怎么可能不计前嫌的袒护?

    顾清惜说这话,一定是藏着什么阴谋!

    果真,沈菀乔猜测的一点不假,顾清惜见沈菀秀顺着她的梯子下了,她唇角微微抿出了一朵笑容,柔声道:三妹,眼下你的嫌疑最大,想要证明你是清白之身,如今只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沈菀秀心里打颤,不知道顾清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惜她吃了顾清惜抛出去的诱饵,此刻想要吐出来已是晚了,只能摸不着头脑的去接话茬。

    顾清惜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媚灿烂了,只听得她笑眯眯道:下毒之人的身上肯定是还残留着毒药味道的,只需要牵过来一条狗过来便可,狗朝谁的身上扑过去,那谁就是真正的凶手!

    此话一出,犹如一盆子冰水浇在了沈菀秀的头上,她原本还燃着一丝希望的眼睛顷刻间昏暗了下去,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旦牵狗过来,她还有什么活路?

    就知道顾清惜这小贱人没安什么好心!果真是如此!什么好心袒护,这分明是彻底的将沈菀秀推向了悬崖边!沈菀乔心里暗自叫骂顾清惜心眼子好贼!

    听的顾清惜的话后,顾明语与裘清莲暗自交流了个眼神,彼此相视一笑,哈哈,没想到顾清惜还留着后手,刚才只怪是她们太着急了,以为顾清惜要存心放过沈菀秀呢,这下子,沈菀秀可是要哭鼻子了。

    德阳说的话不无道理。贵妃目光阴鸷的从沈菀秀身上飘过去,冷哼出声。

    来人啊,去后院牵一只狗来。贵妃既是已发话,辰王妃作为府上的女主人自是要派人去牵狗来的。

    不一会儿,一直体型高达又威猛无比的黑色大狼狗被下人带了过来,众女眷见此狗面相凶狠不由纷纷后退,沈菀秀见到这狗的瞬间吓的腿都软了,要是被这狗咬上一口岂不是要被撕扯去一大块皮肉,这可还得了?

    沈菀秀吓的小脸惨白,眼眶子里都是雾气,本想着提了裙子快跑,可谁知脚步才一迈动一个锦囊从她身上掉了下来,里面滚出一颗莹润的珠子,沈菀秀见这珠子模样与贵妃赏赐的南珠一模一样,脑子顿时愣了愣,还没弄清楚南珠怎么会从她身上,却不料那大狼狗见立刻''汪汪''大叫一声直冲沈菀秀而来,张开锋利的狗牙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啊!院子里传来沈菀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狼狗体型魁梧,站起来比人都还要高上一截,沈菀乔被狼狗这么一扑就被扑倒在了地上,狗发狂一口咬下去将沈菀秀还未发育成熟的娇小左胸给撕掉了一块去,血从她被咬的胸口涓涓的往外冒,染红了她的衣裙,情景甚是血腥。

    不少世家小姐哪里见过狗将人的胸咬去咔嚓咔嚓吃的惊悚场面,个个是吓的花容失色,也有受不了恶心的女子跑到一旁哇哇呕吐去了。

    三妹!顾清惜大叫一声扑了过去,忙将沈菀秀抱起在怀里,冲着看狗的下人喊道:这狗发狂了!

    那下人也是被狗咬掉人胸脯的一幕给彻底惊傻了,听的顾清惜大喊这才回过神来,狗发狂后最是凶残暴躁,万一让狗冲撞了贵妃或其它官家小姐那可还得了,下人当即抄起木棍子打在狼狗后颈上,狼狗闷叫一声砰的倒在地上,狗嘴里还叼着半块还没嚼碎的肉。

    此时此刻,狼狗咬了沈菀秀,南珠也从沈菀秀身上找到,这足以说明,毒死雪球与偷到南珠两件事都是沈菀秀所做的,这已经是铁定的事实!

    三妹,你没事吧,你醒一醒!顾清惜不顾身上被染满了鲜血,拿手不停拍打着沈菀秀的脸,声音是无尽的悲切。

    沈菀秀自知此事逃不过,索性趁着自己被狗咬了装死挨过拶刑之苦,一心指望着贵妃能看在她毁了胸的份上不在追究她,可顾清惜偏偏不断的打她的脸,下手的力气大的很,分明是想要趁机将她的脸打成馒头!可恶!

    还有那南珠根本不是她偷得,怎么会从她身上掉下来,真是奇了怪了!沈菀秀很想醒过来为自己辩解,可她也很清楚辩解也是没用的,倒不如一心装死来的划算,贵妃总不能对晕死的她再用刑吧?

    大姐,三妹昏过去了,你唤她,她也是醒不过来的!到底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沈菀乔最终还是见不得顾清惜对沈菀秀''姐妹情深''的打脸虐待呼唤法,开口说了话。

    二妹,秀儿不会有事的你说对不对?顾清惜脸上表现的又是心伤又是悲恸,慌张的一把握住了沈菀乔的胳膊使劲了掐了掐,沈菀乔立刻眉头拧了拧,这该死的顾清惜竟然故意的掐她!若不是碍着如此场景,她真是恨不得扇顾清惜十几个二十几个耳光子!

    沈菀乔强行按下心中的怒气,面上扯出一抹安慰的笑来,道:大姐放心,秀儿她不会有事的。

    恩,那就好,那就好。顾清惜像是得了安慰,点了点头,将沾满了血的手在沈菀乔衣袖上不经意的抹了抹,鲜红的血染了沈菀乔半只袖子,沈菀乔的脸黑成了锅底。

    顾清惜是知道沈菀乔有个洁癖的臭毛病的,所以她才故意的去拉扯她的胳膊故意的将血染在她身上,就是为了狠狠的膈应她!

    娘娘,看在三妹被咬伤了胸脯凄惨的份上,柔宁祈求娘娘饶恕了三妹一回吧,柔宁跟您磕头了。沈菀乔觉得自己在和顾清惜耗下去绝对会被她满手的血恶心的呕吐,遂下忙撇开了头去求贵妃饶恕,她双手伏在地上,额头触地,一个又一个的向贵妃磕头,已求得贵妃高抬贵手。

    这个时候,作为沈菀秀的亲姐姐,沈菀乔岂能有不出面求情的道理,她声音柔美的似三江春水,姣好的面皮一派的真诚无比,虽是求情却是不哭不闹,也不喊也不叫,只是安静的伏在地上磕头,如此乖巧懂事,性子恬静,大方从容的模样令人看去了不免感叹她做姐姐的情深意重,就连贵妃见她长跪不起,一个又一个头磕下去不知停歇的执着,心中也隐隐的升起了一丝不忍。

    顾清惜眼瞧着沈菀乔不动声色的引起大家对她的怜悯之情,心中不禁嗤笑,沈菀乔若是真心的疼爱她这个妹妹早该从春桃指认沈菀秀那时候现身说情的又何故拖到现在?

    人都被狗咬完了,这会儿又来凑什么热闹?终究目的不过是想要借着沈菀秀的落魄情景来衬托自己虚伪的无上高洁罢了。 me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首发

    你越是想要充当优雅圣洁的救世主,我越是想拉你下阿鼻地狱!顾清惜悠长的睫毛扇了扇,一张清丽绝俗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无比羡煞的神情,红唇一抿略带感慨道:二妹与三妹到底是陈姨娘亲生的,一起长大彼此感情亲厚亲密无间,这会儿见二妹替三妹求情实在是令我心生嫉妒,要是德阳也有个姐姐或者哥哥就好了,如此一来在德阳受诬陷时他们也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来袒护德阳的……哎,只可惜娘去世的早……

    戚戚哀哀的声音随着轻风飘到所有人的耳畔,众人闻言不免跟着一阵怅惘随后又是一阵的懊恼,顾清惜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沈菀乔只顾自己的亲妹妹求情却是不为家中嫡姐鸣冤,当顾清惜被人陷害围攻时不见沈菀乔出面说一句话放一个屁,这会儿却是为沈菀秀来长跪不起,这摆明了就是对嫡姐的不尊不敬么?其心不正,实在是歹毒!巴不成是要盼着顾清惜被当做凶手冤死呢!

    一瞬间,大家看着沈菀乔的眼神丰富多彩起来,鄙夷有之,厌恶有之,嘲笑有之,令沈菀乔难受的如坐针毡般不适。

    贵妃刚才那点不忍也顿时化为乌有烟消云散了,复又想起那些陈姨娘母女之前对顾清惜做下的种种令人发指的行径,越发的觉得面前的沈菀乔空负美貌却蛇蝎心肠,对这种人怎么能轻易心软呢。

    沈菀秀下毒谋害不说还偷盗南珠,此等其行径恶劣至极,纵使是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本宫念在她负伤昏迷不醒便不予以追求,至于这拶刑,就让你这作为姐姐的来替她受了吧!贵妃眉眼半瞌,眸光幽幽的盯着沈菀乔,笑意薄凉。

    贵妃娘娘!沈菀乔失声尖叫,为什么要让她代替拶刑之苦?她不想被废掉一双芊芊玉手啊!

    这是怎么回事?不该是她虚情假意的上演一出姐妹情深的戏而博得同情,既让贵妃饶恕了沈菀秀自己又可博得一个心善的美名才对吗,怎么到头来自己要受这拶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