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58章 拶刑之刑
    见沈菀乔满脸的惊诧神情,贵妃秀长的眉尾一挑,拔高了声线,侧目道:怎么?你不愿意?刚才本宫可是见你真心实意的为妹妹求情的,现如今变卦了?呵呵,本宫倒是不知你对妹妹的这份宠爱却是经不起任何考验的……

    沈菀乔心中悔恨懊恼不已,但面上却是丝毫不敢表现出一点的不情不愿,只得被逼的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她深吸一口气后虚弱的扯出一抹笑来,道:妹妹不知好歹犯下糊涂事,是作为姐姐的监管不严之过,柔宁在此甘愿为妹妹请罚受过,还望娘娘莫再生气,以免伤了凤体。

    说罢,沈菀乔一个头又磕在了地上。

    辰王妃见此,和蔼的笑了笑,都说公主府二小姐仪态万方,为人端庄心善,性子最为恬静,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光是替妹妹揽下这拶刑之罚的善举就足以成为全京城兄友弟恭,姐妹亲善的典范了,实在是令人深感敬畏。

    王妃谬赞了,柔宁只是做了自己的分内之事罢了。沈菀乔心里明明是恨的在滴血,可脸上却又不得不装作笑靥如花,什么狗屁的善举,什么狗屁的典范,她一点都不稀罕!这辰王妃当真站着说话不怕腰疼!

    一想到下一刻自己精心保养了十几年的雪白玉手要被木棍夹成一片血肉模糊,沈菀乔的身心都止不住的在打颤,美眸含了戾气阴毒的射向顾清惜,都是这个贱aa人横插一嘴才害她落到如此下场,等着瞧,她不好过,顾清惜的日子也别想安稳!

    行刑!

    一声令下,两个膀圆腰粗的嬷嬷带了夹棍来二话不说的将沈菀乔的手套了起来,二人合力一拉。

    啊!从小娇生惯养的沈菀乔哪里受过一点苦,这手被一夹她感觉骨头都快断了,忍不住的惨叫,哀嚎连连。

    一旁的顾清惜似是不忍看沈菀乔受刑罚而垂下了脑袋,可只有躺在她怀里的沈菀秀眯着一条眼缝看见了她是在笑,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得意之笑。

    三妹妹,你果真是聪明绝顶,若不是你装晕,这拶刑你是逃脱不了的,如何,听的你二姐在哀嚎,你的心里是怎么滋味?

    顾清惜一早就知道沈菀秀是在装晕不过是没有揭穿罢了,眼下见众人都被沈菀乔的叫声所吸引了去,顾清惜故意冲沈菀秀挑了挑眉,讽刺道:身为一个女人却是少了一个胸脯,呵呵,今后妹妹的日子可该如何是好呢?啧啧,姐姐真是为你感到忧心……

    沈菀秀气的想破口大骂可碍于她现在是个昏死过去的人不能动弹而作罢,只有暗地里拿着愤恨的眼神去瞪顾清惜,倘若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相信顾清惜早已被削成了千片万片。

    三妹,你莫要拿这种眼神来看我,你要知道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你落得这般田地也只能怪你咎由自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顾清惜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笑的花枝乱颤格外晃眼:你以后倘若老老实实呆着兴许还能保全一条小命,但倘若你自不量力再与我作对的话,那就休要怪我这个当姐姐的不留情面了,要知道你之前欠我的,我可都是铭记在心呢……

    闻声,沈菀秀一惊,贝齿咬着双唇死死的,两眼看着顾清惜的眼神充斥着无边的怒火,但却楞是一个字没说出来,这还是从前逆来顺受,痴傻不堪的顾清惜么?为什么她感觉顾清惜的体内像是被植入了另一道灵魂?这灵魂阴狠毒辣的令人感到心惊胆战……

    啊……啊……

    那厢,沈菀乔已是被折磨快要没命了,两只手上血迹斑斑,一张脸惨白如纸,额头上冷汗涔涔,满头的发簪朱钗掉了一地,头发散乱着一副狼狈不堪模样,哪还有一点儿先前的光鲜亮丽。

    最终,沈菀乔受不了十指连心的锥心之痛,哀嚎一声后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宸王府文昌郡主的及笄之宴也在这场风波后落下了帷幕,贵妃娘娘轿撵回了宫中,各世家小姐也陆续的告辞,顾清惜命束墨与卷碧将沈菀乔与沈菀秀抬进了马车,而她自己则是笑语嫣然的迎上了正一瘸一拐走来的林若兰。

    林若兰一见到顾清惜这张脸,脑中闪现而过的是沈菀秀被狗咬掉胸脯与沈菀秀被鲜血直流的手指头,这两姐妹能落得如此惨象可全都是拜顾清惜所赐,直觉告诉她顾清惜绝对不是好惹的!

    之前她是没摸清她的底细才存了偷她南珠的心思,实在是不应该,不应该没查明敌手的实力而擅自行动,幸亏珠子半路上丢了,若是真的从她身上搜查出南珠,那她不死也要被剥层皮……

    林小姐。顾清惜一脸纯真无害主动的打起招呼。

    德阳郡主有何赐教?若是有就请直说,若是没有那我就先行回府了,天色可是不早了。林若兰心里头发虚,不愿意与顾清惜又过多交涉,她那厉害的手段她可算是见识过了,反手逆转乾坤的能耐令人惶恐。

    其实也没什么事,德阳不过是想问一下林小姐可否听过这样一句话。

    什么话?林若兰疑惑的抬眼去看她。

    顾清惜略微伸手挽了挽耳边的乱发,笑容柔的简直能溺死人,只见她朱唇轻启,一字一顿说道:这句话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林小姐可有所耳闻?

    不作死就不会死?顾清惜这是什么意思?

    不给林若兰揣测的时间,顾清惜坦言讥笑道:本郡主知道南珠是你拿去的,你想要陷害本郡主的心思我都明白。之所以没有当众给你难堪揭露你才是那真正的偷珠之人,是本郡主觉得林小姐此次不过是受人蛊惑才一时迷了心智,特此来劝慰林小姐莫要被人卖了还浑浑噩噩的给别人数银子。

    你……原来一切的一切顾清惜都知道!林若兰看着顾清惜远走的背影,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

    恰逢这时候护国公府的薛妤婷走了过来,亲切的挽了她的手臂,道:妹妹,你跟顾清惜聊什么聊的这么欢?

    一想到薛妤婷就是那怂恿自己去偷珠的人,林若兰面上闪过一丝的不耐,妹妹腿受伤了需要赶紧回府医治,在此先跟姐姐告别了。

    说罢,林若兰甩开薛妤婷的手走了,徒留下薛妤婷站在原地,一张俏生生的脸气的有些扭曲,呵,你林若兰真是能耐了敢跟我甩脸子,等着瞧!

    顾清惜回到公主的府上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当下人们将昏迷不醒的沈菀乔与沈菀秀抬到正厅中时,整个公主府沸腾了!

    夫人,不好了!二小姐与三小姐出大事了!明嬷嬷一路上跑的极快,奔到望月居时已经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一把老身子骨扶着桌子呼呼喘粗气。

    陈玉莲正坐在床头梳头发,冷不防的听到两个女儿出事了,猛的站起来,她们两个是去宸王府参加宴会的,好端端的出了什么事!

    夫人,二小姐她受了拶刑一双手要废了,三小姐更是凄惨,被狗咬去了一块胸脯……

    什么!手中象牙梳子啪的掉在了地上,陈氏火急火燎的冲了出去。

    乔儿,秀儿,快醒一醒!赶来的陈氏见地上躺着的两个一双女儿,个个面如白纸,浑身是血,她吓的身子都打起了颤,若不是旁边明嬷嬷扶着,怕是她早就倒在了地上。 本书地址:【t/ral98bd】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临走的时候都是好好的,怎么回来都成了这副可怜模样!谁给我来说清楚!陈氏强忍着心痛,声音颤抖着扫视一圈大厅里的人,最后将目光直勾勾的锁在顾清惜的脸上,道:这是不是跟你有关?是你害她们成这样的是不是!

    陈氏毕竟是在府上当一把手当惯了,即便是顾清惜如今翻了身成了贵不可言的德阳郡主也才不过是两三天的事,爱女心切的陈氏见女儿个个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哪里还顾得上顾清惜如今的身份,一张口就是劈头盖脸的指骂,权当她还是曾经的那个可随意欺凌的颠疯傻子。

    顾清惜安静的站着,一袭长裙逶迤幽雅铺展,清丽娇艳的眉目笼罩在微黄的烛光中,令人看上去恍惚生出一种仙女玉立婷婷与雾霭中的朦胧错觉,见陈氏上来就将所有罪过都推在自己身上,顾清惜不禁微微抿了抿唇,清幽一笑,陈姨娘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身为嫡姐心疼两位妹妹都还来不及又怎么去害她们?姨娘可是冤枉死我了呢。

    那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是一天的功夫,两个女儿都弄成了残废,这可让她该如何是好?陈姨娘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陈姨娘,事情是这样的……束墨上前一步将今天在宸王府发生的事详细讲了一遍。

    不可能!三小姐怎么会愚蠢到去害贵妃的狗,更不可能偷了你的南珠!我不信!听完始末的陈氏秀眉倒拧,坚决不相信沈菀秀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来!

    当时人证物证皆在,贵妃娘娘秉公处理可是不曾有一点儿冤枉三妹,倒是眼下姨娘一口一个不信情绪如此激动,难道说姨娘是嫌命活的太长了胆敢来置疑贵妃,置疑皇家天威?顾清惜面上笑意不减但这话却是犹如泼出的一盆子冰水直接将浇在了陈氏的头上,陈氏兀的浑身浑身一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