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63章 陈二公子
    表妹这是打趣我呢?我这等粗人那里比得上乔儿妹妹妖娆可人,秀色可餐?一年不见,乔儿妹妹的姿色才是越发的倾国倾城,美艳无双,让人恨不得一亲芳泽。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陈瑞杰,一身紫色劲装,英俊不凡,言语之间便伸手抬起了沈菀乔漂亮的下巴,一双上挑的眉眼含了浓烈的戏虐之光,略微倾身,作势就要亲上去。

    表哥!沈菀乔偏头躲避,急呼出声。

    怎么?不愿意被我碰?陈瑞杰眸色一沉,皱起了眉头,神色有些不悦。

    沈菀乔见他薄怒,芙蓉美面上淡淡晕染开一朵羞涩的笑,声音柔若无骨,表哥,现在光天化日,恐不太好……

    两年前,沈菀乔就知道表哥陈瑞杰对她有意思,曾不止一次的想要与她亲近,可惜她一直倾慕与宸王世子只能对陈瑞杰的爱意装作浑然不知,熟视无睹,今日若不是有用到陈瑞杰的地方,她断然是不会主动约他来府上的。

    她这位表哥虽看上去仪表堂堂但骨子里却是个喜好风流的主,府上侍奉左右的丫鬟几乎都被他宠幸了个遍且听说还在外面养了几位容色不凡的美人,这些隐晦的事若不是沈菀乔从她娘那里听来她也不会知道的如此清楚,对待如此一个风流成性的表哥,沈菀乔心里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被碰的,可又偏偏陈瑞杰的性子是吃软不吃硬,所以她只好采取迂回战术哄着他。

    果真,陈瑞杰一见她这般娇羞脸红的模样心里乐了,脸上的不悦一扫而光,挑人?两人距离是极其的近,陈瑞杰捧上她手的那一刻就嗅到了沈菀乔身上的芬芳,此刻的他心猿意马恨不得将佳人抱在怀里狠狠疼爱一番,他强忍着体内的冲动暧aa昧的呵出一口气吐在沈菀乔的耳畔,姿势是无比的亲昵与放浪。

    沈菀乔不曾与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呵出的热气吹在她耳朵的瞬间她的全身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情不自禁酥麻了一下,俏脸一红,道,乔儿听说,表哥的箭术是承舅父亲手教导,可百步穿杨,威力无比……

    的确如此,乔儿想要我做什么?沈菀乔本就生的貌美,如今小脸一红更是平添娇艳,陈瑞杰见之更是欣喜不已,激动的声音都沙哑了,两只手更是放肆的环上了她的腰。

    感觉要腰上传来的滚烫热度,沈菀乔心里一惊,厌恶的想要推开可又念及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不可前功尽弃,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一笑,佯装了三分娇嗔,道:不知,利箭***掌心的痛苦比不比得我受过的拶刑之痛……

    闻言,陈瑞杰勾唇邪恶一笑,原本以为乔儿妹妹是朵温柔美丽的牡丹,却不想到头来是个带毒的罂粟,骨子里还是个狠辣的主。用箭射穿顾清惜的手,亏她想的出来。

    沈菀乔心中冷笑,她何止是想要废掉顾清惜的手,她想要杀她的心都有!

    只有顾清惜死了,整个公主府才能是她的地盘,她才能彻底改变庶女的身份成为嫡出,可惜啊,现在顾清惜有那该死的太后老妖婆罩着,想要弄死她只能徐徐图之,不过相信用不了多久,顾清惜就彻底消失了……

    表哥,你曾口口声声的说喜欢乔儿,倒是不知道表哥这喜欢到底是不是真?

    沈菀乔媚眼一抛,陈瑞杰只觉得魂都要被勾走了,立刻谄媚讨好道:自然是真,你且等着看吧!只是我为你做了这些后,你要该怎么报答我?

    报答?沈菀乔恶心的想吐,面上不显却已是悄然退后半步,躲开了陈瑞杰不安分的手,笑的无比诱人灿烂,只要表哥能把事情做好了,你想要什么,乔儿就给什么……

    这可是你说的,绝不能反悔!陈瑞杰的眼睛顿时亮了。

    不悔……沈菀乔巧笑嫣然。

    凉亭中两人秘谈着不齿勾当,却浑然不知有人将这一切已尽收眼底。

    不远处的木桥之上,顾清惜眯眼瞧着两人,略微勾起唇角柔柔一笑,心道沈菀乔这是要准备做些什么了么?

    外面日头晒,大小姐怎么在这里站着?

    这时,陈氏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打断了顾清惜的思索。 /妙/笔/笔~~

    顾清惜转身,便见陈氏穿了一身暗红色八宝胭脂罗裙,头上斜插三根赤金石榴花簪,耳坠翡翠水滴坠儿,娇美的面上敷了淡淡的粉,她此刻唇角轻翘染着潋滟的柔笑,一眼看去正是妩媚心生,明艳动人,一点儿都不像已生养了儿女的人,顾清惜一笑,如此一个美娇娘,也难怪沈弘业会对她万千宠爱。

    与陈氏一道前来的,还有一位同样端庄貌美的妇人,妇人一身猩红色蜀绣锦缎,头配一支羊脂白玉雕花芙蓉簪,肤色白皙面带着三分笑意,看上去一团的和气但那双眼睛里却闪着一抹掩饰不住的轻蔑之色,这个人顾清惜脑子里是有点的印象的,正是玉将军府的大夫人王氏,也就是陈玉莲的大嫂。

    玉将军府老爷子陈南城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儿子陈淮,女儿陈玉莲,兄妹俩个关系很是亲厚,王氏身为陈氏的亲嫂子自然对她也是不错的,如今才不过是打个照面而已,王氏就对自己有了敌意,想来陈氏定然是没少吹耳边风呐。

    不过,即便是有敌意也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倘若玉将军府上的人执意要横插一脚,那她也没必要客气了。

    顾清惜款款一笑,道:闲来无事出来走动走动,走到这里恰好是看见了二妹妹与陌生男子在亭中亲昵,清惜认为这关天化日下两人行径怕是有伤风化,正想着去告知陈姨娘一声,没想到姨娘正好是来了。

    此话一出,陈氏脸上的笑僵了僵,心道这顾清惜说话可真是狠,一句话险些要噎死人,话里话外竟说沈菀乔与陌生男子行为不检点,实在是可恨。

    大小姐误会了,那亭中的少年是玉将军府的二公子陈瑞杰是贱妾的侄儿,他们兄妹二人许久未见,这次难得相聚不免相谈盛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