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72章 夺命飞刀
    “走,去会会她,我倒是要看看是她厉害,还是我手里的鞭子厉害!”

    清韵阁。

    “陈小姐,请您在此稍等片刻,奴婢这就向郡主禀报说您来了。”

    “陈小姐,陈……”

    “贱东西,还不让开!”

    陈明珠杏眸一瞪,单掌挥出将拦路的丫鬟打飞了出去,丫鬟倒地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陈明珠见状冷哼一声,大步流星朝内院走去。

    “郡主,陈明珠闯进来了,还打伤了一个丫头。”容嬷嬷火急火燎的跑来禀报。

    海棠花下,顾清惜坐在青石板凳上翻看诗集,听的薛嬷嬷着急的声音,她放下诗集抬眸一笑,“不用拦着,让她进来便是。”

    “花下品书,真是好雅致。”

    顾清惜话音不过刚刚落下,陈明珠响亮清脆的声音便紧接传来,眸光一瞥,见来人穿了一身大红色劲装,腰系红绸,墨发高束,白皙的瓜子脸上镶嵌着柳眉杏眸,天光下一派英姿飒爽,俏丽逼人。

    不得不说,陈将军府的人都生了一副好皮囊,陈玉莲长相妩媚摄魂,陈瑞杰一张脸更是英俊不凡,如今这陈明珠容色也是出尘脱俗的,不过可惜啊,一个个虽是金玉其外却败絮其中,全都不是省油的灯。

    收回目光,顾清惜抿唇冷笑:“不经通传,擅闯别院,这难道就是将军府小姐的教养?”

    陈明珠气势汹汹来此,想必是特意来找茬的,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给她好脸色看了,敢打伤她的丫鬟,呵,当她是死人么?

    “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昨晚有人曾看见我二哥进了你的院子,顾清惜,你老实交代,我二哥是不是你害的!”陈明珠不可一世的抬着下巴,杏眸里满是戾气,手里的九节鞭正直直的指着顾清惜的鼻子,一副全然目中无人的样子。

    顾清惜扫了一眼指着她的鞭子,清澈的瞳孔一暗,慢悠悠了起了身,“没想到堂堂将军府的教养竟然差到这种地步,你一个没有品级的小姐闯入本郡主庭院不但不知行礼跪拜竟还口出狂言试图蓄意诋毁本郡主清白!陈明珠,你是疯了么?”

    “你,顾清惜你竟敢骂我是疯子!”陈明珠的脸气的一阵青一阵白,本以为顾清惜是个软柿子没想到竟是个狠角色,看来沈菀乔说她是个毒辣的主,这话一点都不错。

    素来娇生惯养的野性子,哪里容得人说她半句不好,当下,陈明珠杏眸一狠,手中鞭子凌空一甩,下一刻就要打花顾清惜的脸。

    “郡主,小心!”薛嬷嬷吓的高呼出声。

    陈明珠自小习武,一鞭子挥出去的力道大的异常惊人,长鞭呼啸而来不但凶猛更是快速,顾清惜想要躲闪却已是来不及,眼看着鞭子要抽打上自己的脸,电光火石之间有什么念头自脑中一闪,下一刻只见顾清惜的身子猛的向后折去,柔软的腰腹竟弯成了弓形,横扫而来的鞭尾堪堪刮着她耳鬓而过削断了几缕发丝。

    时间在这一瞬间恍若静止,飘飘悠悠的断发映入顾清惜的眼帘中,倘若她没有及时躲闪那么如今的这一刻她的脸肯定是要被陈明珠给毁的鲜血淋淋。想到这里,顾清惜心头一冷,手臂一挥身形一转,伸手快速抓住了即将要被陈明珠收回的鞭尾,狠狠用力绷紧。

    两人对峙,鞭子横在其间被扯的绷成一条直线。

    陈明珠眼见鞭子被拽住,她心下吃了一惊,没想到顾清惜竟能躲过自己的鞭子,然而目光在触及到她紧紧握着鞭尾的手渗出一片血迹时,她忽而幽幽的笑了。

    “鞭尾可是布满了倒刺的,郡主你来抓我的鞭子,难道是傻了么?”

    顾清惜抓上鞭子的瞬间,便感知有无数细小如针的倒刺扎入了她的手,十指连心顿时痛的她心如刀绞,然而即是如此她却仍然是咬牙没有松开手,因为这个时候放开无疑是等于落了陈明珠的下风。

    “敢伤本郡主,我看是你嫌弃命活的过长了!”顾清惜冷喝一声,周身戾气暴涨,抓着鞭子的手猛的一震一拉,那头的陈明珠忽然道胳膊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力量震的发麻,五指一松,鞭子竟被顾清惜打落,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陈明珠愕然,不可思议的瞪着顾清惜,从来没有人能从她手中夺走九节鞭,她竟可以?难道她会武?

    就在她怔愣的瞬间,顾清惜已是厌恶的丢了鞭子,身形在天光下笔直站立,犹如帝王般下了命令:“段嬷嬷你是宫里头的老人,眼下陈小姐三番两次不知礼数对本郡主不敬,你该知道如何做吧?”

    “是,奴婢知道!”

    段嬷嬷应声上前,立刻招呼了两个粗使婆子,高声道:“将军府陈明珠,一无品阶二无诰命,见德阳郡主却不知行礼参拜实数不识礼仪莽撞无知,今日特由老奴代替将军府教导陈小姐礼训一二。”

    话落,段嬷嬷一脸阴沉呵斥道:“还不请陈小姐跪下!”

    请字一落,两个粗使婆子使出蛮劲立刻将陈明珠摁倒在地,噗通一声将其压地上双手反剪让她动弹不得丝毫。

    这噗通一跪,沙土里的粗粝砂石顿时搁进皮肉,穿的单薄又细皮嫩肉的陈明珠顿时疼的柳眉倒拧,一张脸疼的挤出好几个皱褶,怒道:“顾清惜,你敢让我下跪,我一定饶不了你!”

    “哦?饶不了我?呵呵,陈小姐真是好大的能耐啊,堂堂太后亲封的德阳郡主,写进皇家族谱里的顾氏一族,原来在陈小姐眼里竟是一文不值么?压根值不得陈小姐下跪是么?呵呵,你可知你这话若是传到了圣上的耳朵里,你将军府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顾清惜拿着束墨递过来的帕子仔仔细细将手上的血擦干净,而后笑盈盈的迈向陈明珠,蹲***来,拍了拍她的脸,道:“出言不敬,可是要掌嘴的。”

    “你敢!你敢动我,我爹非杀了你不可!”一听要掌嘴,陈明珠红着眼吼了起来,她想要动弹可惜无奈身子被婆子死死的钳制着,只能胡乱的扭动着,叫喊着:“顾清惜,你若不信你大可试一试,将军府可不是你惹得起的!”

    闻言,顾清惜噗嗤一声笑了,这一笑,正是眉眼含秋波,红唇染戏虐,说她惹不起将军府么?呵呵,真是可笑。

    “惹起惹不起的,总归是要惹了才知道的呢……”

    顾清惜唇角的笑意浓的如玫瑰花蜜,雪白如根葱的手指捻了染了血的帕子猛的塞进了陈明珠的嘴巴里,而后凉声道:“给我掌嘴!”

    啪啪啪!

    段嬷嬷咬牙瞪目,打起人来毫不马虎,不消片刻,陈明珠俏丽的小脸就肿成了肉包子,嘴角渗出了血迹。

    陈明珠呜呜的哀嚎,脑袋被打的七荤八素,盯着顾清惜的眼睛都在发晕,身子摇晃的如秋天里的枯叶,模样看上去甚是狼狈。

    “够了。”

    半响后,顾清惜示意停手,陈明珠整个人顿时虚软的瘫在了地上,发丝凌乱,面目全非,哪里还有先前来时狂傲的样子。

    头昏脑涨的陈明珠躺在地上喘息,缓了神后才吃力的将自己口中的血帕子拔了出来,一想到自己嘴巴里塞了顾清惜的血,她恶心的就只想呕吐,口中血气蔓延,她伏在地上呕呕的干呕了两声后拿着衣袖抹干净了流血的嘴,恶狠狠道:“顾清惜,你今日对我如何,来日我一定要你千倍万倍的受!”

    还是不知悔改?

    顾清惜掀了掀眼皮,抿了唇,“何必如此恨我?要知道今天要不是你受人蛊惑来我这里找茬,你我姐们此刻不该是在温馨的赏花品茗吟诗作对么?”

    “想的美!”陈明珠咬牙。

    “陈小姐,我明确告诉你,陈二公子的遭遇跟本郡主没有丝毫关系,你不要听信谗言错冤了好人。”

    “府上二妹妹一直对本郡主心存芥蒂,不用猜也是知道是她让你来找我的。如此煽风点火的事已屡见不鲜了,时辰不早了,本郡主会派人带上补品伤药送你回去。”

    “谁稀罕你的东西!”

    陈明珠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依旧是满脸的怒气滔天。

    顾清惜不理会招手唤来段嬷嬷去安排,束墨站在顾清惜身侧,心道郡主这招够狠毒,打了人再给个甜枣吃,即便是将军府有何不满也只能窝着火气了。 /妙/笔/笔~~

    “好了,卷碧,宝笙,你们二人先送陈小姐去二妹妹那里道个别然后在送出府去。”

    “是,奴婢遵命。”卷碧宝笙出列走到陈明珠身前,道:“陈小姐,咱们走吧。”

    陈明珠看了一眼左右两人,默不吭声,顾清惜见她原地不动丝毫,也无暇再去理会,她的掌心疼的厉害若不上药怕是不行,于是转了身朝屋子走去。

    然而,没走两步,顾清惜忽觉背后有疾风掠起。

    她霍然回头,却见一柄柳叶飞刀疾驰而来。

    飞刀银亮,刀尖儿却是闪着黑影,显然是啐了毒的!

    这一刻,顾清惜脸色瞬变,瞳孔睁大,她出手拦挡已晚,她急身后退也已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