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77章 深夜送药
    皇帝笑声森寒,肃杀的眸光冷的如同腊月飞霜横扫在陈南城的脸上。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陈南城心下一骇,面色苍白,伏地不起,道:“皇上,将军府是清白的!”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陈老将军无需多言。”皇帝面色犹如乌云罩顶,阴暗的不见天光,他说着起身,眸光在荣王身上扫了一圈,而后摆了手道:“起驾回宫。”

    满屋子的人立刻跪地恭送皇帝,荣王更是忙不迭得行礼,刚才皇帝眼神扫过他,虽未曾说话但那眼神却犀利的仿似削薄的刀片割着他的面皮,他深知这一记眼神是什么意思,此刻的他,内心惶恐不已……

    皇帝走后,屋内的人也跟着逐渐离去,转眼只剩下太后与将军府的人。

    太后揉了揉眉心,叹气一口气,幽幽道:“陈老将军起身吧,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将军府若真是对吾皇忠贞不二,相信皇上不会冤枉了忠良的。”

    “太后所言极是,老臣先行告退。”陈南城老脸绷的僵硬,行礼告辞。

    “爷爷!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直到现在为止,陈明珠也都还没搞明白为什么皇帝龙颜不悦,不过是不起眼的一剂毒药而已,怎么就怀疑起将军府的忠诚来了?

    陈明珠不想被送去青云观,见陈南城要走立刻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腿,眼里泪花飙升,“爷爷,我不要去那该死的地方,你救我,救救我啊!”

    “若不是你惹是生非,将军府又何故蒙冤受屈,自作自受,你且去那庵堂好生思过去吧!”陈南城胸膛中怒火焚烧,眼下整个将军府都如临大敌,他人更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管陈明珠的死活。

    这一切若算起来,可都是陈明珠惹出来的祸端,眼下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陈南城下颚上的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狠厉甩开了陈明珠,甩袖大步离去。

    “娘,娘你救我!你救我,你帮女儿去求求太后她老人家好不好……娘……”见陈南城甩袖而后,陈明珠只好转而去求王氏。

    然而王氏一个妇人又哪里敢去顶撞太后,即便是求也是无用功,王氏泪眼婆娑摸了摸陈明珠的脸庞,泣声道:“女儿,你且去吧,娘会经常去看望你的……”

    “不!我不要去!你还是不是我亲娘,怎么能让去那种地方!”陈明珠猛的一把推开了王氏,王氏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正好歪倒在沈菀乔的脚边。

    “舅母,您没事吧。”沈菀乔弯腰不得不去扶王氏。

    然,陈明珠听到沈菀乔的声音,却是霍然的抬头,杏眸中厉光迸射,她犹如疯了似的朝沈菀乔扑了过去,“都是你!你这个贱人,是你骗我说二哥是被顾清惜害的,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你,都是你!”

    “啊!”

    猛力袭来,沈菀乔尖叫一声,整个人被陈明珠扑倒压在了地上,这一摔将她的腰都快要摔断了。

    “表姐,你在说什么,乔儿怎么都听不懂。”沈菀乔眉毛吃痛的笼起,芙蓉美面上冤屈不已。

    “休在我面前装无辜,都是你!你自己对付不了顾清惜就拉我来当枪使,我被送去尼姑庵,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我恨你!”陈明珠伸手要猛的掐上沈菀乔的粉嫩的脖颈,沈菀乔登时喘不上气来。

    “明珠,你这是要掐死你表妹么!”陈氏哪里肯见自己女儿吃亏,忙上前将陈明珠拉开。

    “明珠,你疯了么!”王氏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陈明珠不知收敛却还硬是撒泼,这看在太后眼里岂不是更心生厌恶。

    陈氏与王氏合力好不容易才将陈明珠拉开,奈何陈明珠不肯放过沈菀乔,末了还一脚踹上了沈菀乔的小腹,沈菀乔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好不可怜。

    “统统给我住手!”

    太后再也看不下去,凤目一瞪,高声厉喝。

    登时,吓的满屋子人大气不敢喘一喘。

    “将人给哀家带出去!”

    一声令下,陈明珠被驾起来就往外拖,陈明珠死活不肯,瞪着沈菀乔的目光凶残的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沈菀乔,是你害我的,都是你!”

    沈菀乔心里害怕极了,但面上却依旧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美眸垂泪,抿紧了樱唇,默不言语,任谁看上去都觉得她是天底下最无辜的哪个。

    陈明珠被拖走了,王氏赶去看女儿最后一眼跟着出了去,喧闹的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太后捻动着手里的佛珠,低垂着眼角凉凉的扫向了沈菀乔与陈氏,别人不知道这对母女心肠如何,她却是知晓的是,陈明珠被拖走时候都口口声声的咒骂沈菀乔,想来她说的是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沈菀乔乱嚼舌根子,扇动陈明珠来找茬,不然何故陈明珠会针对上顾清惜?

    “柔宁,你嫡姐今日遭遇恐多多少少都与你少不了瓜葛,德阳中毒不浅需静养多日,你这个当妹妹的平日里就多多抄经念佛祈祷,祈求佛祖保佑你姐姐平安无事吧。”

    太后眉眼半瞌,语气很淡,可绝对是掷地有声,那种凛然与清冷砸的沈菀乔心口一震。

    抄经念佛?太后这是要让她去跪祠堂?

    这把火终究还是烧到了她的身上……

    沈菀乔心中愤恨不已,却又不得不听从太后的旨意,她徐徐半跪起身来,娇弱的身段仿似一朵飘零无依的小花,我见犹怜,美眸染泪,垂眉颔首,只听得她用谦卑且真诚的声音,缓缓道:“柔宁定会日夜为姐姐祷告,祈祷姐姐早日好起来。”

    “如此甚好。”太后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就挥了手,“你们都下去吧,哀家和德阳说几句体己话。”

    “是。”

    闻声,陈氏、沈弘业、沈菀乔等闲杂人都恭敬退了出去。

    走出清韵阁不久,沈弘业忽而停下了脚步,儒雅的眉眼中闪过一丝暗沉,他望着陈氏,道:“上次你说的事,赶紧操办吧。”

    陈氏一听,喜从心来,看来沈弘业也是看不惯顾清惜作威作福了,于是忙媚笑一声,“相爷放心,贱妾一定尽快将沈老夫人接来京城。”

    太后留下来与顾清惜说了些好好养伤,注意修养的话后便离开了公主府,清韵阁内,顾清惜躺在床上,浑身无力,面色依旧是苍白,回想刚才这一场喧闹,不由心生好笑。

    怎么也没想到,因为陈明珠而将将军府牵扯进叛国不忠的激流中,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下子将军府可谓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

    将军府到底有没有居心不良谁也不知,但值得庆幸的是,一旦皇帝起了疑心想必定会彻查到底,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水落石出。

    陈明珠被送去青云观,将军府又受置疑,连带着荣王府也牵连其中,今天这一仗,实在是打的漂亮……

    顾清惜微微抿了唇角,唤了段嬷嬷来,道:“林趣可是醒了?”

    “回郡主,林趣服下了解药,伤口也及时处理了,已转危为安刚才已是醒了。”

    “嗯,醒了就好。”顾清惜松了口气,又道:“等她好了,就提上来当一品丫鬟吧。”

    “是。”段嬷嬷应承了一声。

    深夜,顾清惜从睡梦中幽幽转醒,见床前坐着一抹人影,屋内未曾点灯,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隐约可见大致眉目。

    “世子何时来的?”

    醒来后的顾清惜嗓音有些沙哑。

    “刚来。”顾长卿随口一说,便是起身到桌案上倒了一杯水而后递到了顾清惜面前,“喝点润润嗓子。”

    顾清惜的确是渴了便坐起了身,然而一动却是扯到了胳膊上的伤口,顿时痛的她眉头一皱轻嘶了一声。

    “何必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法呢,倘若这毒没有解药,你岂不是小命不保?”

    “我还活着,说明我赌对了不是么?”顾清惜不答反问。

    “这次算是你走运而已。”顾长卿轻轻一笑,而后眸光忽而暗沉下来,肃声道:“下次,不许你再如此莽撞,置性命与不顾。”

    这是关心?还是命令?

    顾清惜看了一眼顾长卿,她与他不过是暂时的同盟关系而已,只有利益不需掺杂感情,何来他如此训斥?

    “我自有分寸。”依旧是淡漠疏离的声音。

    见她如此,顾长卿仅是置之一笑,不在继续这个令人发闷的话题,他从怀中掏出一管药膏,“这是御用的祛疤润肤灵药,你每日涂抹到伤口处,便不会留下伤疤。” w≥ww.{替换}⌒

    “有劳世子挂心了。”这一刀扎下去,顾长卿可是受益最大,既然来送伤药,她不收岂不是亏本了。

    收下药膏,顾清惜将盘旋心中已久的一个疑问抛出,问道:“世子是什么时候知晓半日殇是滇国皇室秘药的?”

    依着顾清惜的聪慧,顾长卿早就才想到她会识破他的心思问及半日殇,这已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既是预料之中那自然也是有备而来。

    “道听途说而已,不想今日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只是套听途说?”顾清惜挑眉,不信。

    “不然呢?”顾长卿回答的滴水不漏,而脑中闪过的却是一张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娇媚面容。

    “但愿如此。”顾清惜浅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