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78章 蛇蝎母女
    顾清惜卧床养伤的时日,陈氏隔三差五的总是带了补品慈眉善目笑盈盈的来探望,沈菀乔谨遵太后懿旨每日乖乖拜佛颂经祈祷,沈弘业也整天忙着奔走朝堂,所有人仿佛对那天的事都忘记了一般,照常饮食起居,日子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然,顾清惜却是知道,风平浪静的海面下往往都隐匿着不可人知的风暴海啸,陈氏母女毕生的心愿就是霸占公主府,置她于死地,心愿未成又怎肯罢手?

    是夜,印月阁,灯火通明,祷告声与木鱼声隐隐从房门中传出。

    院子外来往过路的丫鬟婆子听去了都说沈菀乔是个心善的慈悲心肠,自从大小姐顾清惜受伤后,她便日夜的念经求佛祈求佛主保佑大小姐身体早日康复,可怜二小姐双手受伤还未痊愈就如此不辞辛苦,这份姐妹情深当真是日月可见,情真意切。

    然而,守候在屋外的夏嬷嬷听着丫鬟们的小声议论声,心里却是冷笑连连:二小姐会好心的为大小姐念经诵佛,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屋内,一袭雪白色薄纱的沈菀乔坐在桌前,有丫鬟在悉心的为她的十指涂抹药膏而后用纱布小心翼翼的裹起来,她的手已是伤到了骨头如何能做到敲打木鱼?屋外听到的木鱼声不过是丫鬟豆蔻在替她演戏罢了。

    蒲团上,豆蔻跪着一手撵动着珠子一手敲着木鱼,口中还不忘念念有词,连续跪了好几天,她只觉得自己现在是头疼欲裂,耳朵嗡嗡作响,膝盖僵硬的都麻木了,但即便在辛苦她也不敢吭声。

    沈菀乔看着自己的手,拶刑之下这双手已经是彻底的废了,太医说以后不能在弹琴作画做女红了,终日的汤药只能维持着双手表面的完美无瑕,这残酷的现实她是知道的,但争强好胜的她又怎么能容忍自己在别人面前成了废人?

    所以,对外她只是说修养些时日就好未曾伤到筋骨,只盼着有朝一日她能遇上个医术高超的神医来解救自己,整天的祈祷敲木鱼也是如此,她要让外人都知道她沈菀乔的手还是好的。

    手被废,又挨了太后体罚,这可都是与顾清惜脱不了干系,一想到顾清惜的嘴脸,沈菀乔芙蓉美面上立刻浮现了一抹怒色,灯火下的美眸中闪着狠辣。

    “去望月居将我娘叫来。”

    沈菀乔想起陈氏可是跟她说等不几日就会给顾清惜颜色瞧瞧的吧,算算日子已好几天了,怎么还不见有丝毫的动静?

    “乔儿,为娘来了,带了你最爱的绿豆酥。”话音将将落,陈氏恰好就是到了。

    “娘。”沈菀乔起了身,阴了一整天的脸终于是露出了个笑容来。

    陈氏拍了拍宝贝女儿的肩背,眸子扫了一眼屋内的丫鬟,吩咐她们都出去后,与沈菀乔双双坐了下来。

    “娘,我听说顾清惜那小贱人的伤已是无碍了,女儿这没完没了的诵经念佛的苦日子是不是也该停了?”整天听木鱼声听的她脑袋都是快要炸了。

    “来,先吃块糕点,这可是娘才令厨房新做的。”陈氏笑容异常温和,随后又道:“左右不是辛苦你,这样子咱既是做了就该多撑几天,如此也好向太后交代不是。”

    “女儿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烦死了!”

    “再忍耐几天吧。”

    “又是这句话,你难道忘了你之前不也是说过几天就让顾清惜那小贱人好看的,你也不看看这都几天了,等的黄花菜都凉了。你总是让女儿等,可等到什么时候才算是头?”沈菀乔娇颜一沉,满脸都是不情不愿。

    见此,陈氏笑了一笑,安抚道:“乔儿,你难道没感觉那顾清惜十分之古怪么?痴傻疯癫了好多年突然间好了不说还心思缜密手段毒辣,表面看上去柔柔弱弱却惯会捅阴刀子一出手就是招招致命,你说她那个愚蠢柔弱的娘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一个狠辣的怪胎?”

    沈菀乔秀眉一蹙,思衬道:“女儿也是觉得奇怪,这小贱人以往都是被打的跪地求饶的份啊,怎么就如此厉害了呢?像是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似的。”

    “哪里有人能变的如此彻底,与其说是变了,娘倒是觉得她被什么妖魔附体了更靠谱些。”陈氏,说道这里,诡异的一笑。

    “妖魔?”沈菀乔惊呼,“娘是说有什么脏东西入了她身体,她才会性情大变?”

    “自古怪力乱神的事屡见不鲜,弄不好顾清惜就是中了邪,现如今,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

    沈菀乔秋水美眸转动一圈,低声道:“娘的意思是?”

    “找个巫师神婆来府上,若是妖魔作乱就收了它,好还公主府一派安宁。”

    “若是没有呢?”

    “没有?”陈氏掀了掀眼皮,冷声道:“既是请来了人,没有也得有……”

    这话中意思一揣测就通透,沈菀乔心思又是个玲珑的自然是能领悟到陈氏的意图,略作思量,沈菀乔幽幽一笑,“这就是娘你说的好法子?”

    “这法子可不仅仅是如此。”陈氏在心中默默说道,但为了避免沈菀乔牵连其中,她还是决定封住嘴巴,秘而不言。

    “乔儿,等过两日,你祖母就要抵达京城了,以后大家住在一起,你对待祖母可是要多多上心,好生侍奉着,万不可缺了礼数。”陈氏转而换了个话题,不在谈顾清惜。

    “祖母?”沈菀乔脑中快速过滤一遍,记忆里映出一张苍老而清寂的老妇人面庞,那布满深刻皱纹的脸上可是有着一双凌冽精明的三角眼,她曾见过这位祖母几次,虽是几面之缘她却觉得这位祖母不够亲近更不好相处。

    “她来干什么?是上京来看望爹爹的?”对于这位祖母,显然沈菀乔是不太欢迎的。

    “刚才娘不是说了么,以后大家是要住在一起的。”

    “娘的意思是说,祖母以后就住在府上不走了?”沈菀乔愕然,“娘,你怎么能让祖母住在这里,你难道不知道,祖母打心眼里就是不待见咱们的么?咱们哪次去探望她不都是受尽刁难,她嫌弃你与爹爹私相受会更不齿你放着名门闺秀不做硬是跟在爹身旁做妾,她要是在府上常住不走了,往后的日子咱岂不是更不好过?一个顾清惜就够乱的了,在加上个老太婆,还能活么?”

    “休要说你祖母!她再不济也是你的长辈,是你爹爹的亲生母亲,容不得你如此诋毁!”陈氏的脸色黑了黑,“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这一次就罢了,休得在外面胡言乱语,若是被哪个嘴碎的传了出去,你这柔宁郡主的封号也别想要了。”

    沈菀乔不乐意的翻了个白眼,“女儿还不都是为娘担忧,要知道祖母以往可是没少给你下绊子穿小鞋,之前隔着远了一两次无妨,可要是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娘可是要如何应对?”

    “不用担心,娘自是能应付自如,之前忍气吞声不过是不想让你爹爹夹在中间难做人,倘若日后老夫人逼得紧了我自也是要反抗一二的,总不能让她平白欺负了咱们母女去。”

    沈菀乔一听也觉得说的在理,她娘有什么手段她是见识过的,于是便点了点头。

    这时,陈氏却忽而又笑了一下,笑道:“你祖母最是贪财好利,见不得别人高高在上,你想一想,她若是进了公主府是想要对付娘多一些,还是想要对付顾清惜多一些?”

    “眼下,公主府是顾清惜那小贱人做主,手握着中馈大权,一人独大,祖母要是来了肯定是打她的主意……”话说到这里,沈菀乔的眸子倏地亮了起来,欣喜道:“娘,原来你请祖母来府上竟是打的这个主意?”

    “呵,你现在明白了也不算晚。”陈氏笑着抚了抚耳边的发髻,“以前顾清惜的娘还再世的时,老夫人就想一人独霸公主府大权,可那时畏惧儿媳是公主的皇家身份不敢轻易造次,现在将她接来住无疑是给她了个绝世的好机会,毕竟顾清惜可是比她娘好拿捏多了。”

    “还是娘的算盘打的好,女儿自愧不如。” 本文最快\无错到

    陈氏欣慰一笑,“现下,你可是愿意好生侍奉你祖母了?”

    “女儿自是领娘的法旨,好好伺候祖母,闲来时吹一吹耳边风,让祖母去对付顾清惜,我们娘俩渔翁得利,等着祖母两腿一蹬,这公主府可不就是咱的么……”

    灯火幽幽,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各自畅笑出声来。

    末了,陈氏笑够了后,又说道:“你大哥来信,再过半月就要从南方游学回来了,说是带了很多礼物给你与秀儿呢。”

    “真的?”沈菀乔满眼欣喜,“大哥不爱仕途却独钟爱与医理,游学四年,大哥的医术一定非常了得,或许等大哥回来就能治好我的手呢!”想到大哥要回京了,沈菀乔仿佛在黑暗中突然看到了光亮,将自己的手寄托在了沈文涛身上。

    陈氏也同样兴奋不已,“说的不错,兴许你妹妹的伤也能让你大哥治好呢,想来乔儿你是知道的,你妹妹的胸被狗咬了后一直吃药却始终不见好,现在都有些溃烂了,等着你大哥来了,一定会想法子医治的。”

    一听到沈菀秀的胸口开始溃烂了,沈菀乔脸上的笑僵了僵,勉强一笑,“是的,相信大哥一定有办法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