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091章 搜院扑空
    陈氏一听,心里一喜暗道这大女儿是个心思玲珑的,整个计划她都不曾透露给她分毫她却是全能猜测的道,让人去搜顾清惜的院子这正是她想要接下里说的话啊!

    “就是,乔儿所言不差!大小姐若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唯有让人去搜查你的庭院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大小姐为证明自己,唯有这个法子可行了。”陈氏眼睛眯了眯,满是算计之色。

    “搜院?”顾清惜挑了眉梢冷哼,“倘若我不让搜查呢?”

    “不让搜查,只会证明大姐心中有鬼,证明了邱道姑所言不虚……”沈菀乔紧接了话茬,“大姐,你是让搜还是不让搜呢?”

    面对沈菀乔的话,顾清惜只是无声了勾了勾唇瓣,未语。

    “大姐,你不说话莫不是心虚害怕了?生怕你院中藏着的东西被查了出来被赶出府去?”沈菀秀杏眼睁的圆圆的,嘴巴上带着恶毒的冷嘲,“你放心,咱们姐们一场,到时妹妹会给姐姐求情的,让爹爹给你些银两衣物再扔你出府的……”

    顾清惜闻言,心中冷笑,这沈菀秀怕是疯了吧,竟然要口口声声赶自己出府?而且话语中满是虚伪的怜悯,给些银两衣物?呵呵,害人的凶手都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里来,这脸皮果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三妹,提醒你一下,这个公主府里我才是当家作主的女主人,你要赶女主人出府,就算是我依了,只怕太后与皇上也不会依,大姐劝你这混账话还是莫要再说了,免得自己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是因为为什么!你要给我牢记一点,这府邸的牌匾上写的是公主府而不是丞相府,而你能住在这里不过是因为我娘当年的仁慈宽容,就说现在,我让你三更收拾铺盖走人,你五更走,我都是不依的,你明白么?”

    顾清惜话音轻飘飘的,听上去似夜风拂过脸颊,可话音里的凛然与冷冽却又像是寒刀刮着骨头,令人听的全身都一阵恶寒!

    顾清惜这一番话,不光是单单骂了沈菀秀,而是训斥了陈氏母女三人,暗指他们不过是公主府好心收留的狗,如今狗要咬主人,这分明是乱了主仆尊卑,如此狂妄自大的试图赶走主人自己来称霸,这岂不是可笑?

    这话一落,陈氏母女的脸色都纷纷的僵了僵,就连沈弘业也是神情阴沉的吓人。.

    是以,那句这府邸上的牌匾些的是公主府而不是丞相府,将沈弘业惹毛了,触到了他的痛楚,他如何能有好脸色?

    一瞬间,所有人都面色不善,二房亦是如此,陈氏都被贬低的一文不值,更何况她们了,一个公然来蹭吃蹭喝蹭住的寄生虫?

    花园里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与宁静,顾清惜眉眼淡淡的扫过所以有人的脸,见他们个个不吭气,她才收回了目光,呵,有些人不教训一番是不行的,今儿她就要发威一下,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公主府真正的主人,想要越俎代庖发号施令,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算计她,可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

    顾清惜唇角缓缓绽放出一抹清冽的笑来,她眉眼温软的看向沈弘业,柔声道:“父亲,我之所以不让搜院子并不是因为我心虚,而是我觉得单单搜查我的院子对我很是不公平,总不能因为那道姑一句话你们就都指责我,在我看来府上谁都有可能是陷害祖母的那个,既是要搜查院子,何不一快都搜查了?如此一来也显得父亲做事公允,办事公平,不是么?”

    沈弘业抬了眼去看顾清惜,见她笑容灿烂夺目,声音温柔如水,与刚才疾言厉色的模样是截然不同,他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的抽了抽。

    如此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人,他的心脏实在是承受不住。

    可既是询问他,他也总该是要表个态度的,见沈弘业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道:“既是如此,那搜院就一块搜吧,多加派些人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的。”

    顾清惜一笑,“还是父亲最是公允,如此甚好,惜儿同意搜查。”

    说完,顾清惜眼睛扫了陈氏,道:“陈姨娘可是同意搜查你的院子?”

    陈氏哼了一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贱妾如何不同意?”

    “好。”顾清惜柔柔一笑,复又看向沈菀乔与沈菀秀,“两位妹妹可是愿意?”

    “父亲开了口,我们自是愿意让搜的。”

    “好。”

    一旁的二房眼见顾清惜下一个就要询问自己,不等发话,他们就主动的点头同意搜查。

    于是,为了证明搜查的公开透明度,让各位主子都各自派出了一位嬷嬷,彼此岔开去搜查对方的庭院。

    余下的人从花园一并回到了老夫人的福寿堂,等候搜查回来的结果。

    屋内,烛火幽幽,顾清惜端坐在圈椅中,笑容清浅,纤白的手指微曲放置在桌面上,偶尔轻敲两下,姿态很是清闲优雅,她眼角微抬间瞥到陈氏正是眸光幽冷的在看自己,那眼神冷的仿佛不是在看待活物。

    顾清惜略微弯了弯唇,又去看向了沈菀乔与沈菀秀,见这对姐妹看着自己的眼神同样是充满了轻蔑与冷笑,一副高高在上得意洋洋的胜利者姿态。

    眸光在这母女三人身上游走一圈后,顾清惜收敛了眉眼,略微低首一笑,现如今只怕陈氏母女三人心里是说不出的快活吧,自以为今天的计划会完美落幕,以为她们胜券在握就等着搜查的人来了后将她打入无底深渊?

    呵呵,俗话说的好,计划没有变化快,这事还未出结果她们就沾沾自喜,未免有些太过于急躁了吧。

    要等待着搜查的人来么?

    那就等着瞧吧!

    半个时辰后,搜查的人齐齐回来禀告结果。

    陈氏看到自己心腹明嬷嬷的身影时兴奋的面容如何隐藏都隐藏不了,明嬷嬷是去搜查顾清惜院子的,院子里墙角处埋着的东西她可是一早就叮嘱了明嬷嬷,如今明嬷嬷回来了也就是顾清惜的死期了。

    “明嬷嬷,你可是搜查出了什么东西?”问这话的时候,陈氏的嘴角满是笑意,若不是极力压制着估计都要笑出声来了。

    明嬷嬷被点到了名,心里头一震,上前回话道:“启禀陈姨娘,奴婢在大小姐的院子里什么也没发现,大小姐的庭院是干干净净的!”

    陈氏唇角的笑容瞬间僵硬住,不可思议道:“没东西?这怎么可能,明明是……”

    “明明是什么?”顾清惜眸子晶亮的射向陈氏,陈氏恍然意识到自己险些说了不该说的话当即闭了嘴,换了话,道:“贱妾想说明明邱道姑是说大小姐您是加害老夫人的凶手,按照推理来说不会发现不了一些腌臜东西的呀……”

    顾清惜眨了眨眼睛,“刚才我不是说过么,我与二妹站的极近,那邱道姑指不定不是说的我,而是二妹,当时姨娘却是一口咬定是我,我为自己辩白,陈姨娘还说我心虚,呵呵,现在如何?搜查的人可是证明我的院子是干净的,我的的确确的是被冤枉的呢,陈姨娘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陈氏眉头拧成了疙瘩,她明明是派人在墙角处埋了个包袱,里面放着老夫人的头发丝还有剪下来的指甲与一个稻草扎的娃娃,怎么会没有呢?这不可能啊!

    陈氏没搭话,倒是知晓一些的沈菀秀站了出来杏眸死死的盯着明嬷嬷,“你可是搜查仔细了?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仔细检查了?”

    “三小姐,奴婢都仔细查看了,的确是什么都没有!”明嬷嬷心里头也纳闷,她去南墙角下挖了半天也没见陈氏说的那黑包袱,真是奇了怪了。 [

    “怎么会呢,应该是有的啊!”沈菀秀暗自小声嘀咕,那稻草人还是她扎的呢,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三妹,怎么?没从我那里搜出东西来你好像很失望?”顾清惜似笑非笑的说道。

    沈菀秀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说话,而是拿着疑问的眼神扫向了陈氏,半空中母女俩眸光一交汇暗自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是什么情况。

    顾清惜抿唇一笑,她们自是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因为是她将东西命人悄悄转移了,夜宸与素问武功高强她们二人受命守护清韵阁,自是对一切异常的举动都了如指掌,她之前回去清韵阁已询问了他们二人,在得知院子里有丫鬟在半夜里埋了东西在墙角时,她就命他们将东西挖了出来了。

    打开包袱见到里面的东西后,顾清惜计由心生立刻将东西转到了别处,为的就是现在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一旁的沈菀乔见没有从清韵阁搜出东西来便猜测一定是顾清惜不知道事先从哪里听了风声或者察觉了什么,暗暗将降头术的东西处理掉了,既是这次栽赃陷害不成那就尽快收线吧,看顾清惜那一派悠然自得不骄不躁的样子,再纠缠下去她们只怕是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弄不好顾清惜也挖了坑等着她们,如此一来,可就不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