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11章 暗夜失魂
    顾清惜用目光送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开,然后微微抿了唇角。---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半夜三更,能得到顾长卿的如此厚待,真是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不多时,顾长卿回来,手中端着一小半碗的米粥,还有三碟清淡可口小菜。

    看着碗中的米粥还冒着丝丝热气,顾清惜心中不免有些动容,这个时辰了,按照常理来说厨房早就歇工了,顾长卿却是能端来热乎乎的米粥,难道是说为了能让她醒来时吃上东西,他竟让厨房一直坚守到现在?

    “怎么?不合胃口?”

    顾长卿微微挑了眉头,随又道:“你不喜欢吃的话,我在让厨房去弄些其它的。”

    话说着,他起身就要往外走。

    “不是。”

    顾清惜情急之下忙伸手拉住了他,道:“这些都很合我的胃口,你不要去了。”

    顾长卿回身,眉尾舒展,凤眸之中缓缓荡开一抹春风扫柳絮般飘飘悠悠的笑意,这笑容温软绝艳,与他一袭白色锦袍交相辉映,越发衬得他润白如玉,丰神毓秀,这等风姿,叫顾清惜不禁怔了一怔。

    顾清惜心中再想,他何故笑的如此潋滟?

    她一低头,这才猛的发现自己在无意识之下竟是拉住了他的手臂,此刻他站着,她坐在床上,那伸出去的手拉着他,顿时生出一种如同小孩依赖大人,恋恋不舍不让他离去的错觉……

    顾清惜顿时感觉自己脸上火急火燎起来,她忙松开了手。

    顾长卿见她难得露出这般害羞的姿色,凤眸中笑意更浓,“我来喂你吧……”

    “不用!”顾清惜急忙开口,“我的伤还没有严重到不能自理的程度,吃饭这种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

    顾清惜脸上的尴尬之色还未消除此刻又被顾长卿的话惹得耳边一热,不用看,想来也知道那里已是刷上了一层薄粉,红了……

    顾长卿眼睛微微眯起,望着她珍珠耳垂后的腾升起的红晕,他心中缓缓有一股温暖水流熨烫而过,仔细品来,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甜,很是奇妙。

    他便享受着这甜而暖的奇怪感知里,凤眸染笑,望着她吃东西,她像是很是尴尬窘迫似的,吃的十分之快,才没吃几口就停下了筷。

    “吃这么快做什么,像身后有狼追着似的?”

    之前他觉得顾清惜的防御如同堡垒一样坚不可摧,他想侵入却始终无门,然而眼下,他却是发现了个妙发子,似乎她这个人内心深处很是害羞,受不得温言软语的攻击,且容易脸红……

    以往与她正面大动干戈的较量时,斗的是心智手段,而她偏又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子,两人碰撞起来的戾气都是不相上下,他强她便更强,而且变强的速度简直是如雨后春笋疯长!

    遇强而强,越挫越勇!

    这便是她的心性,与其对着干,不如来个背道而驰,让她难以招架……

    如此,想来一定是甚好……

    果真,不出他所料,顾清惜听到他那话,耳后的红晕又深了一分……

    “你的耳后怎么红的这么厉害?是哪里不舒服么?”

    顾长卿笑着,凤眸中的光芒简直是比夜幕上的星子都要璀璨!

    顾清惜没说话,只觉得顾长卿这人实在是可恶,他明知道她因他的话而羞的全身不适应才红了耳根,他却还偏偏以此来挑弄她,这厮实在是可恨!

    顾清惜捏了捏手,抬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

    那眼神中的意思很是明显——你再敢说一句,就要你好看!

    顾长卿虽是得了警告,但却依然不知收敛,他上前一步,俯身望她,他头压的很低与她的脸庞只隔着一指的距离,近在咫尺,鼻息相闻,这般姿势已是逾越了,可他却丝毫不畏惧拿着一双波光潋滟的凤眸细细的打量着她,那眸光落在面上,如同火把一样的炙热,顾清惜直觉得自己如坐针毡全身不适。

    她依旧是抬着脸,眸光不肯退让的瞪着他,然,虽是不动声色的较量,可她的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红晕从耳根处一路晕染到面颊,似火霞一样铺天盖地的烧了起来。

    顾长卿盯着她,见她之前略显苍白的面颊此刻烧成了晚霞,红光艳艳,这一刻,他心中忽然像是打了胜仗一样的开怀,‘噗嗤’一声轻笑起来。

    顾清惜羞怒之下,抬手就要扇他,可未碰到他分毫,她的手已被他先一步握住,然后用他温热的掌心将她的手一点一点的包在掌中。

    “恼羞成怒?”

    顾长卿笑意阑珊,薄唇愉悦的高高勾起,“你这般小女人姿态的娇羞样实属是不多见,这一见之下,真真是令我惊艳的心猿意马……只想……”

    他话没说完,顾清惜锋利的眼刀已狠狠的射来,那眼神凶悍的简直是要在他脸上烧出个窟窿来。

    只是,顾长卿对待她警示的目光却依旧是当做不曾看见,他眼梢上挑,继续说笑:“在下心猿意马,只想一亲芳泽……”

    “无耻!”

    顾清惜终于是被逼的发怒,张口训骂。

    然而,下一刻,她的腰间猛的一热,他的手已捏上她的腰,一捏之下不痛却感知到全身一阵酸麻,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已被他欺压在床,惊眸中,只见到头顶上他墨发低垂,薄唇微勾,俊逸的面容上浮着惊心动魄的美……

    顾清惜为这突如其来的天地转换,怔了怔,随后,她奋起反抗想要将他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然而,她全身却如同化作了一潭死水,掀不起任何的波澜。

    “我怎么动不了?!”

    顾清惜错愕的睁大了美眸。

    头顶上的人,微微一笑,语气中满是得意之味,“刚才碰上你的腰肢,一不小心戳到了麻穴,很是抱歉……”

    一不小心?

    抱歉?

    顾清惜被顾长卿这番轻佻傲慢的言辞呛了一口,暗骂他不要脸!

    他分明就是故意这样做的,却还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实在是可恨。

    顾清惜瞪着他,真想朝他脸扇上几巴掌来泄恨。

    “快点放开我!”她磨牙低声咆哮。

    “我好像还没有亲到你……”他的笑容六畜无害。 分手妻约 t/rajjjgi

    如此露骨的话,令顾清惜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脸上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怒的,红霞漫漫,娇美如花。

    他在上,低垂的凤眸看着她此刻不胜娇羞的姿态,勾唇一笑,而后突然俯***去。

    谁的唇,香甜芳香,似是蕴藏了千万年的琼花玉露,一触及便是惊艳,再深入便是迷醉。

    谁的唇,软糯娇美,如三月春风拂杨柳,柔的夺魂,美的倾城,一吻生情,再吻失魂。

    齿叩在她的唇上,将她两片软嫩的唇瓣含在齿间,用湿滑的舌允,将她的芬芳吸入肺腑,舌尖儿灵巧的扣开她的牙关,不邀自请长驱直入,在她湿吻着她的唇。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她想要推开他可惜不能动弹丝毫,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只有两人唇齿交慰玩滑的唇时如中了罂粟之毒,不愿舍弃不愿放开,情不自禁的转而更深更浓的索取……

    他的手扣上她的肩膀,凤眸微闭,凭着心中那强烈的骚渴的埋在她项颈间不断的吸舐,落在她身上时,都引起她身子强烈的颤粟与颤动,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身上有无数的细小电流在横冲直撞,理智逐渐被消灭殆尽,剩下的仅仅是迷aa乱的失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