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12章 花下相约
    她身上滚烫的厉害,口中干燥的厉害,她被他压在身下,难受至极,朦胧醉意间,被吻咛之声音……

    那声音细弱蚊蝇,听在他耳中却恍若惊雷一样,令他身子猛的一震!

    “惜儿……”

    他声音低迷,哑着嗓子,身下已是十分难捱……

    他的手从她肩头滑落,猛的握上她胸耸

    “嗯……”

    在他手猛力握上她时,她口中难以抑制的惊呼出声,那声音软娇无力,绵绵无骨,撩吼一声,两手用力捏上了她的浑前,近乎贪婪的嗅着她的浓烈的女儿香。

    他的手,在她身上揉捏摩绵,万般迷恋……

    感受到他的抚念似乎已被全部撩动……

    黑暗中,传来衣衫薄衾撕碎的声音,窗外吹来的夜风扫在身上,顾清惜只觉全身一凉,迷乱的神智有片刻的冷却……

    一片衣角如柳絮般飘飘悠悠的覆盖在自己脸上。

    她下意识的掀去脸上的薄纱,指尖轻捻着,黑暗中的瞳孔似乎有些不明所以的呆滞。

    下一刻,有滚烫的掌心抚上她的腿,而后轻轻拉开。

    “惜儿……给我……”

    低沉的沙哑之声透露着迫切与忍耐。

    顾清惜混沌的脑子还未咀嚼透彻这句话的暗中之意时,有火热之物已抵在她身下……

    许是被那滚烫之物烫醒,许是意识到那是什么,顾清惜瞳孔骤然一缩,抬手劈来,毫不犹豫一掌击在那人胸膛!

    噗通——

    人体落地的声音,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两字。

    可在顾清惜脑中却是惊起千层浪!

    意***迷的顾长卿根本没有预料到会突然挨了顾清惜的掌风,毫无预防之下的她被击落在床下,黑暗中他捂着胸口,剑眉微蹙,猛咳了两声。

    这声音,听到顾清惜耳中却像是带了几分痛楚的意味。

    情急之下击出去的掌,难道是伤到了他?

    顾清惜暗自捏紧了手,顾长卿是习武之人武功高深莫测,她这一掌该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才对……

    此刻的她,疑惑,不知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竟可连续两次使出了奇怪的招式,阻止了白天里的伏击,现在竟又完全无意识的击了顾长卿一掌……

    “下手,挺狠。”

    黑暗中,传来顾长卿的笑声,这笑声丝毫没有为刚才险些要了她身子而感到抱歉的意思,反而是带着些许乐在其中的意味。

    “趁着夜深,世子还不去找件衣服穿?”

    顾清惜冷冷的哼了一声。

    两人现在对此刻情况都最是了解不过,刚才险些云雨相交,两人的衣衫尽数碎落在指尖,已是赤aa条条。

    所以,两人没有一个敢起来去点灯。

    仿佛只有这无尽的黑暗能遮挡住彼此脸上的尬尴之色,才能掩饰去刚才险些发生的一幕,才能平和的让他们而人气定若闲的在此交谈。

    地上的顾长卿起身,走到了床前。

    感觉到属于他身上的气息弥漫过来时,顾清惜拉了薄被将自己裹了裹,道:“还不走?”

    “走?”顾长卿挑了挑声线,“去哪里?要知道你现在呆着的地方是我的卧房,而你睡的床是我的床,这是我地方,我为什么要走呢?”

    嘶——

    顾清惜心中冷抽了一口凉气,惊道:“这是你的卧房?”

    “不然是谁的呢……”

    黑暗中,顾清惜没说话,只是一想到自己睡在顾长卿的房中她的头立刻有些大了,原本她以为自己是被安置在宸王府一处空的卧房中养伤的,却没想到自己竟是睡在了他的房中?

    他的卧房?

    这么说现在裹着自己的薄被也是他贴身盖过的了?

    顾清惜有些厌恶的想要甩开这东西,可一念及扔了这被子后自己就是赤身的情况,她忍了忍,没动弹。

    “给我套衣服!”

    这既是顾长卿的卧房,也断然是没有她一个女子睡得道理,穿了衣服走人,最合适不过。

    宸王府这么多空置的房间,而她却偏偏在顾长卿这里养伤,府上的人明天该是如何要说她?

    “现在找衣服给你穿,你就不怕别人猜想什么?”

    顾长卿立在那里不动,笑声里充满着戏谑。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知道我现在缺一套衣服!”顾清惜声音幽冷幽冷的。

    “已是很晚了,下人们都睡了,那里去给你弄衣服?”他风轻云淡的浑然不把她的话当回事,而是大手一捞将裹成了粽子的她拉到面前,笑道:“被子分我一半,要知道我也是没有穿衣服的,凉在外面久了,会不小心染了风寒的……”

    躲在墙角的顾清惜就这么如同小鸡一般被拎到了顾长卿身前,且不容她有丝毫的挣扎的在此点了她的穴道。

    “对你的仁慈,就是对我的残忍,我可不想在被突然踢下床去。”

    “……”

    顾清惜反抗。

    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因为这一次,顾长卿不禁点了她身上的穴位,还点了她的哑穴,将她变成了一个不能动不能说话的傀儡娃娃抱在了怀里。

    “睡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放心。”

    他的唇贴在她的耳边上微微吹了一口气,然后拉过被子盖住了她们两人的身体,他的手环绕在她腰部,柔柔的抱着她。

    “顾长卿!我真的很想很想拍扁了你!”

    顾清惜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两眼望天,她气的胸口都快要炸了,她想要叫骂,可惜那些话根本说不出口,她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念叨:“躺在我身边的是个太监,太监,死太监……”

    “不要再咬牙切齿的骂了,闭上眼睛睡吧,我抱着你,你会睡得很香甜……”

    卧榻之侧,岂容别人酣眠?

    更何况旁边这人已化身为狼,她能睡着那才见鬼了!

    顾清惜在心中暗自悱恻,神经紧绷,丝毫不敢大意,唯恐顾长卿会对她做些什么……

    然而,没多久,她的身边已经传来他呼吸均匀的声,他人已睡着了。

    顾清惜想着他许是假装的,可转念一想,这一夜他陪着她都不曾合眼睡觉,应该是极其的累了,这才一沾枕头就沉睡了过去……

    听着他轻微的鼾声,顾清惜不禁心下叹息了一声,刚才的怨念丝毫在这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不多时,见身侧之人没有丝毫的动静,困意袭来,她也渐渐的睡了。

    睡着了她,不知道身旁的人已悄然的睁开了眼,抬头在她唇间落下一吻,解开她的穴道,紧紧的拥着她入眠……

    翌日,清晨的阳光通过窗棂,在床上洒下一片淡淡光影。

    顾清惜眼睫眨了眨,悠悠然睁开了眼睛,她侧首转身,身侧已没了那人的身影。

    顾清惜伸手摸了摸他睡过的地方,那里的温热已不在。

    他何时走的?

    顾清惜眸光四顾环视了房中一圈,收敛了眉眼之后才发现在她的床头上整洁的叠放了一套浅蓝色裙装,裙装的上面还放着一支花瓣层叠的牡丹。

    牡丹花瓣嫣红如血,上面还沾着莹莹点点的露珠,显然是清晨太阳未升起时新鲜折下的花枝。

    顾清惜眸子一动,将牡丹拿在鼻尖轻嗅时,见花蕊之中放着一张字条,她展开看后,起身,玉白的手拿起那浅蓝的裙装,轻轻抖开。

    浅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上水芙色的茉莉淡淡地开满双袖,一针一线缝制精细无比,那双袖上的茉莉花逼真的仿佛活物,顾清惜凑过去一闻果真是嗅到了茉莉花开的沁雅幽香。

    这衣裙,是顾明语成人礼宴会后,他夜里送到清韵阁的。

    当一睁眼看到这熟悉的浅蓝色时,她心中已是起了猜疑,心道这衣物看的如此熟悉,会不会是那一件?

    果真,袖染芬芳,正是他赠与她的裙衫。

    这衣服是他前去清韵阁特意找出来的么?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妙

    顾清惜心下微微动容,而后起身穿戴,不多时铜镜之中,折射出一抹清丽绝艳面容。

    女子,肩若削成,腰若束素,水眸蕴华彩,柳眉凝寒烟,琼鼻红唇,铅华淡淡,清冷之外,更添绝艳。

    一袭浅蓝色茉莉花开满袖的逶迤长裙裹着纤细玲珑的身段,满头墨发散落身后,发梢仅仅是挽着一枚碧玉扣,样式虽具是简洁,但气韵却是绝俗出尘,姿态清远悠然。

    薄唇轻轻抿起,顾清惜淡淡一笑,而后提着罗裙踏出了房门。

    清晨,天色微亮,空气里都是飘荡着淡淡草木的清新气息。

    顾清惜垂眸,看着路上洒落的片片牡丹花瓣,一步一步跟着它的方向走出了轩然居,字条中说沿着花瓣寻路,他与她有事相商。

    清晨的宸王府里一派宁静,主子们还未起床,下人们也还未曾忙碌起来,一路沿着路上的花瓣行走在偌大的宸王府中,却也未曾惊起别人的发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