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33章 宫中偶遇
    听闻珠云受伤,太后神色一凝,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宫女到底还是存了几分情的,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珠云有此遭遇与惜儿却是没有多大瓜葛的。

    “好孩子,人各有命,珠云遭此不测许是命里有此劫难,你虽为她的主子但此事却是与你没有关联的,快,擦擦眼泪别哭了……”

    太后心疼的递上了帕子,见她听话的擦干了眼泪,又道:“等下走时,哀家派御医跟你回府一趟仔细为珠云诊查一番,兴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你就不要在自责了,祖母可是见不得你落泪的样子……”

    太后没有自称是哀家,也没有说是外祖母,而是直接说祖母……

    可见,太后是真的心疼顾清惜,见不得她掉泪的。

    “惜儿谢祖母不怪之恩……”顾清惜抖动着双肩,抽泣的说道。

    “好了,别哭了,陪哀家到花园里走一走吧。”

    御花园,六角凉亭临水而设,掩在翠林红花之中,别有一番幽雅精致。

    桌上,摆着两碟精致糕点,一壶香茗,亭中宫女静默的打着华扇,送来一阵阵清凉的风。

    顾清惜执起了茶壶,一线浅翠自她指尖流泻而出,落在白玉杯中琳琅有声。

    “太后,请用茶。”

    顾清惜双手将斟满茶水的茶盏奉献给太后,太后笑着接过,“惜儿最是乖巧懂事。”

    顾清惜笑而不语,换做任何人在场都会向太后敬茶的,但因太后对她过分的宠爱却总是不由的夸赞她两句,她也只好默默的受了这夸奖。

    只是顾清惜却是没有想到,太后的夸奖却还有后话,只见太后抿了一口茶汤,望着她笑盈盈道:“惜儿如此乖巧识大体,美丽且又聪慧,若是嫁人了一定也是个难得的贤妻良母……”

    顾清惜端着白玉杯的手微微一滞,而后莞尔一笑,嗔道:“惜儿还小,还多想陪伴太后几年,才不要当什么贤妻良母……”

    太后却是不以为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且你已经十六岁了,并不是小孩子了,想当年哀家十五就嫁给了先皇,算起来年纪可是比你还要小一岁呢……”

    顾清惜眨了眨睫毛,太后此意怕是有为自己择选夫婿的打算了,毕竟女子十五及笄后便要开始嫁人了,之前她过了及笄没人管婚嫁事宜是因为她那时候疯癫痴傻,整天蓬头垢面,纵然是庄敬公主的女儿却一样是不招待见,而如今她已旧貌换新颜,知书达理,才学兼备,又因头上郡主的封衔,整个人发生了脱胎变骨变化,而她的婚事也就这么自然而然被推到了人前,太后许是忧心她年方十六不嫁,在等上几年,就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了……

    脑中情不自禁的回忆起宸王妃对她说过的话,太后为她操劳婚嫁是出自真心的对她好,期望着能找一个夫君来依靠,护她一生安乐无忧,然而太后的这份真心,她却是无法消受。

    下意识的垂眸看了一眼右手之上那枚牡丹戒,顾清惜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太后,惜儿不想嫁……”

    半响,她缓缓开口,清幽幽的说道。

    “哀家也不是要催着你着急忙慌的嫁出去,哀家只是想选替你选一选合适的人选,等待回头你们可以多多相处些时日彼此多了解一下对方,这对惜儿其实是没有什么损失的……”

    太后徐徐善诱着,面上挂着和蔼的笑,一双眼睛凝望着顾清惜,似是想要在她眼中察觉些什么东西,女子到了适龄年纪就该嫁了,她的惜儿怎么却是不愿提及此事?

    顾清惜听到太后这一番话,心里是十分为之动容的,婚姻大事多半是媒妁之命父母之言,很多婚姻缔结的男女在婚前都是不曾见过面的,而太后却是让她挑选中意的人选然后接触相处,让彼此更深入的了解对方,如此不碍世俗眼光恩宠,足以说明太后是极其重视她的,也是极其希望她能够自己挑选出秉性脾气好,说话又谈得来的夫君来疼爱一生,太后处处为她考虑着想,如何不让她心生感激?

    然而,她却是身不由己,陷害庄敬公主,欺凌自己多年的陈氏母子还好端端的在她眼皮子底下活蹦乱跳,一心试图霸占公主府而对自己冷酷无情的爹还稳坐高位,多次谋害自己性命未遂的陈将军府尚且对自己虎视眈眈,诸多如此繁杂的事情没有善后,她哪会旁生出挑选夫君嫁人的心思?

    至于她自己,清白之身已丢失在牡丹花丛之中,高门子弟的公子谁又会愿意娶她?

    且,她的心已在挣扎过后决心交付给顾长卿,不容在中途变改……

    太后对她的恩宠,只怕她是要让太后失望了。

    “太后,惜儿还未思虑婚嫁一事,惜儿,不想嫁人……”

    顾清惜抬眼,黑白分明的眸中波光闪闪,她直视着太后,神色平静,一字一顿咬字清晰的说着。

    四目相对,太后望她,看见的唯有是她眸中意志坚决的态度,那清澈的眸眼没有任何异样的波澜,显然,她是真的不愿意提及婚嫁一事……

    太后望了她半响,而后缓缓道:“原本,哀家是想要跟你提及一下风国公的两个儿子的,嫡子风流景,庶子风意潇,以你郡主的身份本是该与嫡子相配才算是美满,然而哀家却是觉得身为丞相的风意潇却也是十分之不错的,年纪轻轻位列宰辅,且风华正茂,你若是有意与他,哀家自是可以下旨将他已故母亲抬为平妻,让他成为嫡次子的……”

    风国公府,风意潇?

    顾清惜微怔,没想到太后竟也是看中了风家,记得上次宸王妃说的正是风家嫡子风流景。

    京城中世家权贵不在少数,虽有些比不得风国公这等高门府邸但却也不乏富贵之家,为何,太后与宸王妃都有意将她指给风国公府?

    这其中的微妙关系,怕是经不起推敲的。

    风国公府是明贵妃的母家,而宸王又是明贵妃所生,风国公府在四王争霸中又隶属于宸王府一派,而这个时候,宸王妃为加大自家势力或者说是声誉将她许给风国公府正是在情理之中,虽她的身份不怎么高贵却也是皇帝亲妹庄敬公主所生之女,嫁入风国公府无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宸王妃这所作所为她可以完全的理解明白。

    只是太后,竟也有意将她许入风家,这从另一种意义上理解,她是不是可以认为太后在四王争储的风波中早已寻找好了自己的位置?

    她是暗地里支持宸王一派的?

    顾清惜眯了眯眼,心中暗道,若太后真的支持宸王府一派,那么对于宸王一派来说可谓是添加一大助力,无形中又是加了三分胜算,要知道太后现在虽久居深宫,但在她年轻时却是先皇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虽这些年不理朝政但在朝堂之中却是还留有一定号召力与影响力的,她,毕竟是太后,一些决策甚至说可以影响到皇帝……

    思透其中所在,顾清惜心中不免有些涩然,四王争储,她怕自己也是难以置身事外。

    “太后,您只怕有所不知,风丞相已有了心上人。”

    太后有意让她与风国公府风意潇联姻,却是不知道风意潇的心并不与风国公府一条心,他是有意偏向荣王一派的,与其让太后将风意潇视为优秀的人选,倒不如她现在就切断了太后的念想,以免日后再生枝节。

    果真,太后有些意外,“哦?风意潇已有了喜欢的人?是哪家女子?”

    “沈菀乔……”

    顾清惜呵气如兰,轻飘飘的吐出那人的名字。

    太后闻言,脸色却是乍沉,冷哼道:“竟看上了她?风丞相的眼睛怕是染疾了吧?”

    显然,太后是十分厌恶沈菀乔的,以至于原本还对风意潇抱有幻想的她,立刻将风意潇贬低的一文不值。

    见太后薄怒,顾清惜心中却是在窃窃偷喜的。

    沈菀乔被送去了青云观回京之日遥遥无期,而风意潇却是承诺等沈菀乔归来便迎娶她为妻,这样美好的誓言在今天却是因为她的横插一脚而要葬送了吧?

    沈菀乔想要抱紧的大树,被她一手折断了……

    既是在婚嫁事宜上话不投机,太后也是善解人意的换了其它话题,顾清惜陪着太后闲聊了半个时辰之后,便离开了。.首发

    出宫门时,却不曾想遇到了怡王世子顾逸尘与荣王世子顾沐尘。

    “这么巧,德阳郡主也是进宫了?”

    侧目望去,顾清惜见顾沐尘一身银白长衫,头带玉冠,拿着一双笑意淡淡的眸子正看着自己。

    对待顾沐尘,顾清惜是从来都没有一分好感的,当下抿了抿唇,清寂道:“本郡主进宫是看探望太后娘娘的,比不得怡王世子政务繁忙。”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我们两个人根本不搭边,话不投机半句多。

    顾沐尘是个心思老练的狐狸,自是听得懂顾清惜言辞中拒人千里的冷意,于是他儒雅的一笑,没有在给自己找不快。

    倒是身旁的顾逸尘摇了摇手中桃花扇,俊美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玩味的笑,道:“太后最是宠爱三哥与郡主的,今儿既是来探望太后他老人家,你们何不一块儿进宫?这样太后见了,岂不是欢喜异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