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40章 夜深几何
    “惜儿……”

    “看我……”

    顾长卿声线靡靡,耐着心性徐徐善诱着她,他一边玩味的说着,一边慢条斯理的退衣裳,先是上衣,然后缓缓起身,退下衣裤

    捂着脸的顾清惜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离开她的身体,然后又重新贴合了上来,除去衣衫遮掩的躯体是那样的热,熨烫着她的肌理,令她又羞又恼,气不得要将他推开,只是她却是不敢去推,只怕这一推手掌碰上他的胸膛,后果会更加的糟糕。

    这厮这样的腹黑狡猾,肯定会抓住她不让她有所逃脱的机会。

    “惜儿,你在害羞什么呢?”

    他俯***去,将热气哈在她的耳畔,伸舌故意舔了下她的柔软娇小的耳垂,低声一笑。

    他健壮的躯体压下来,与她身体相互紧贴的那一刻,顾清惜的心脏碰碰乱跳,男子阳刚之气的气息那样的浓,那样的烈,完完全全的充斥在她的鼻息之间,这种被包裹的感觉,这种与他如此亲近的感觉,令她有些慌张无措,甚至是害怕。

    见她依然死死捂着脸遮住眼,也不说话,顾长卿勾唇而笑,魅惑道“惜儿,你一直都是喜欢闭着眼睛,你这样如何能看到我为你动情的样子呢?乖,把手放下……”

    顾清惜深吸一口气,“我不要看。”

    “不看么?那你岂不是吃亏了?”

    吃亏?

    顾清惜心中暗自诽腹,不明白他这吃亏两字从何说起。

    顾长卿却是绕了一缕她的发丝在指尖把玩,凤眸微眯,戏虐道:“上次牡丹花丛中交颈缠吻。

    他的吻像狂风暴雨一样催城而来,吻上她的唇,咬上她的舌,狂吸她口中的汁液,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

    密密麻麻的吻在她唇齿之间泛滥成灾,顾清惜只觉得自己被吻的头昏脑涨,肺腑之间极度缺氧,破碎的呻烈,仿佛就要跳出胸膛一般,在他密如雨点的吻中,顾清惜觉得自己身子麻了,软了,好像虚脱一样的无力。

    她想要推开他,想要喘一口新鲜的空气,可是却无法做到,他就像突然发怒的猛兽,势必要将这惹怒他的猎物拆吃入腹,嚼的连骨头都不剩!

    她就这样沦陷在他的攻势中,无声无息的丧失了自己的领地,在他的强取豪夺之下随着他一起癫狂。

    他咬上她的脖颈,狠狠的吸激惹人血脉喷张!

    顾清惜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感受着脖间那火热而又刺痛的冲击感,这样疯狂而凶猛的进军令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抱住了他的头,身子跟着他的啃噬而不安的扭动,她的手指深深的插摸着他,抱紧着他。

    顾长卿的唇激感令她难以自控的嘤咛叫出声,身子微微弓起,竟是在亢奋的瑟瑟发颤。

    “惜儿……”

    低沉沙哑的声音飘散在寂静的夜风中,他将头颅埋的更深,狠狠的吻着她,直到见那雪峰上的红梅红艳如血。

    牙齿轻咬而过,带来更为动情的颤抖,她喘息着,呢喃着,昏昏沉沉着。

    湿昧的姿势面对面而坐。

    “惜儿……”

    他抚摸上她的面颊,柔情脉脉:“惜儿,愿意给我么?”

    顾清惜早已在他猛烈的攻势中溃不成军,身子虚软无力,若不是他的手揽住她的腰,只怕她是坐不住的,她的清水双眸已蒙上一层浓浓的迷aa情,从微微半开的一条缝隙中,软软无力的望着他近在咫尺,魅惑异常的俊颜。

    他原本白皙的面此刻已是染了几分极力隐忍的红,精致惑人的凤眸早已迷失了理智与清醒,棱角分明的薄唇微微勾着,正是一瞬不瞬的锁着自己。

    “惜儿……”

    他低唤。

    “嗯?”

    她无力的轻嗯一声,随后整个人瘫软在他身上,她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眯着眼睛看着他好看到不像话的侧脸,竟是情不自已的将唇凑过去,轻轻的亲了一口。

    “你的脸竟是张的比女子都要好看。”

    她说罢,柔柔笑开来,趴在他肩头呆呆的看着他。

    “在好看,也没惜儿好看。”

    突如其来的被夸奖,顾长卿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将两手紧紧环住了她不胜盈盈一握的腰,将她猛的拉近自己,劲腰一挺,侵入她美好的身体,彼此贴合,再无缝隙。

    这一刻,他似脱缰的野马,不顾一切的放纵奔驰,而她在他的驰骋中被上下颠簸,那一次次的深入直欲将她灵魂都撞碎。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rajbypt

    她的身子随着高低起伏,迷离的双眸中倒映的是他俊美无涛的谪颜,视线下移,散落的墨发隐隐晃动,有意无意扫过他纤细精美的锁骨,在那精美的锁骨之下竟是比女子都要莹白光滑的肌肤,结实坚硬的胸膛上挂着晶莹的汗滴,闪着亮亮的光芒,看的她眼前更是一阵的迷离,那腰腹上的肉,平坦而匀称,正是多一分显胖,少一分嫌瘦,比例匀称,堪称完美。

    这样的一副躯体,果真是上天完美之作。

    顾清惜在他给予的震荡冲击中,眯眸看着他,却是不曾想竟也是看的微微痴了,下意识的低头往下看去,眸光一瞥间瞬间心神大乱,忙别开眼,不去看,因了他的冲击,她身体虚软的向后仰去,脖颈后仰,满头乌发垂在半空中飘飘荡荡,她眼睛望着屋顶上的月光承影浅浅,迷醉在他的魅惑之下,不知归路。

    夜,不知深几何。

    情,不知缠几何。

    夜风中,弥散了一室春光潋滟。

    顾清惜不知自己是何时睡去,等到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是枕在他的手臂上,依偎在他胸膛里,一抬眼,正是撞进他黑如乌玉的凤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