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58章 兄妹心思
    “大哥可曾来了清韵?”

    顾清惜回来洗漱之后,询问着束墨。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来了,没见到郡主便是要走的,可是恰好碰上了卷碧为珠云去送药,大公子见药后称自己是大夫说是可以为珠云看看伤势,然后……”

    束墨小声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顾清惜的脸色,像是在思衬着接下来的用词,该是怎么说才不会惹顾清惜生气一样。

    顾清惜听到束墨的停顿,看着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坐在摇椅上,眉眼一弯,笑了笑,道:“大哥游学在外,见多识广,兴许能治好珠云的腿呢,然后呢?大哥怎么说?”

    束墨愣了愣,没想到顾清惜丝毫不在乎陌生男子不经允许而探视了自己的丫鬟,而且还对大公子心存幻想,想他能不能医治好珠云……

    郡主实在是太大度了些。

    本来,这大公子与自己的丫鬟平白无故的接近就是有失礼数了,即便是医者父母心,这大公子想要救死扶伤也是要趁着郡主在,有了郡主的应允后才可以接触院中丫鬟的,而珠云身为丫鬟没有郡主的点头也是不可私下接触任何男子的,且不说那男子还是陈氏的儿子……

    束墨这样想着,心道郡主看来是对珠云的伤势很的在乎的,竟也是为她舍去了这些规矩礼数,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大公子说,他可以医治好珠云的腿伤……”束墨老实禀告道。

    顾清惜听了,心情似乎很是高兴,道:“是么?那我明儿可是要好生去谢谢大哥了。”

    谢谢?

    郡主这是同意让陈氏的儿子来为珠云医治伤势了?

    束墨心中还是微微有些忌惮,小声道:“郡主,大公子可是陈姨娘的人,跟咱是不对路的,万一……”

    “你是怕他趁机伤害珠云?”

    “奴婢有这么点担忧,但更多的是害怕大公子常来清韵的话,会对郡主有什么企图,或者是做什么手脚……”

    顾清惜坐在摇椅里,眉眼盈盈的望着束墨,不得不说束墨真的是越来越会为自己着想打算了,她浅浅一笑,说道:“我无妨的,主要是珠云,她现在对自己的情况很是失望,心情不好,我去看她的时候一直都听她在哭,若是大哥真的能将她医治好,那相信珠云一定会很高兴的,大哥既是给了她希望,我便不能做那个掐灭她愿景的人,我们就放宽心的让大哥来为珠云诊治吧,相信他即便是心存着什么想法,短时间内也不会轻举妄动的,毕竟他才刚刚回府……”

    屋内顾清惜与束墨的话隔着珠帘,隐隐约约的传出来,卷碧站在门外,手里端着一盘新鲜的瓜果,眉眼低垂,不知在想什么,停顿了半响后,才端着东西入了屋子。

    “郡主,今日大公子来时碰巧了奴婢给珠云去送药,大公子说起自己是个大夫,热心肠的想要探望珠云的伤势,奴婢没拦住,这才使得大公子入了珠云的房间,奴婢知错,还请郡主责罚。”

    卷碧放下了果盘,说起今儿的事情来,便是垂头认错请罚。

    顾清惜却是笑了“我已是听束墨说了,大哥说能医治好珠云,这可是个大喜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怪你们什么?再者说若换做是我见到大夫都是要忍不住让他来给自己的瞧一瞧的,有病乱投医,这是人之常情,我理解!你们与珠云情同姐妹,自是日日盼着她好起来,我也是与你们一样的心理,御医都说没法子的事情大哥却是说可以,这无异于天降喜事了,又说什么责罚不责罚的,这话我可是不想听见第二遍。”

    卷碧听着,鼻头忽然一酸,竟是啪嗒啪嗒掉起泪来,这可是一下子惊坏了顾清惜,顾清惜掏出丝帕来,递了出去,微微蹙眉,“怎么了这是?怎么还掉起金豆子来了?”

    卷碧抽泣着哽咽,“没,没什么,奴婢是觉得郡主您太好了……对奴婢们太好了……奴婢有愧……”

    顾清惜听了,嗔道:“快擦了吧,不知情的还以为我怎么虐待你们了呢,这对我的声誉可是不好哟……”

    这略带调戏的安慰话,令卷碧一时破涕为笑。

    “好了,瞧这满脸的泪痕,快出去洗把脸去吧……”顾清惜眨了眨眼,轻笑一声,有些无奈的样子。

    “是。”

    卷碧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而,顾清惜脸上的挂着的笑容也在下一瞬凝结了下来,道:“束墨,你说卷碧这是怎么了?”

    束墨同样的有些纳闷,拧眉道:“不知道,卷碧并不是个动不动就爱哭的丫头,她心里兴许是装着什么事……”

    顾清惜以手支起下颚,眸光幽幽,而后唇角一勾,绽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翌日,顾清惜起了个大早,去福寿堂为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从被踩踏出内伤后,顾清惜每日除了晨昏定省之外,还特意去厨房做两道可口的小菜来亲自服侍老夫人的早膳,今儿她拎着食盒进来,却是不曾想老夫人屋内已早早有人来了。

    一袭暗纹祥云白袍,头带玉冠的清秀男子,正端着汤碗,笑意柔和的喂老夫人用膳,再看床前的小几上摆放着四五碟颜色鲜亮的小菜,老夫人今儿显然也是很高兴的样子,那一双三角眼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涛儿这药膳做出来的味道,真是十分的可口,十分的称祖母心意……”老夫人一边吃着一边不忘夸奖。

    “祖母喜欢就好,孙儿回来了,以后天天做给您吃,保您吃了这药膳之后,强筋健骨,无病无痛,身上的伤啊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好起来。”

    沈文涛清秀的脸上带着令人看一眼就觉得十分舒心柔和的笑,顾清惜望着他,不免心中好笑,沈文涛么?呵呵,这俊美的皮囊下倒还是藏着一颗不愿服输的心呐。

    怎么?

    是知道她每天早上为老夫人打理早饭,他便是跟随效仿,竟是带着药膳比她早来一步讨老夫人欢心了么?

    顾清惜唇角溢出一丝的笑。

    “二妹?”

    顾清惜还没说话,沈文涛已发现了她的到来,继承着陈家优良血统的他,正脸望过来时那一张脸更是英俊不凡,观之十分养眼。

    “大哥。”

    顾清惜柔柔的叫了一声,走过去,将东西放在桌子上,道:“昨儿出府未曾见到大哥,本打算给祖母请安后便去看大哥的,却是没想到大哥竟也在。”

    沈文涛一笑,望着五步之外,一身藕荷色束腰长裙的顾清惜,觉得她容颜清丽绝秀不俗,身上气质优雅清寂,整个人盈盈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株盛夏绽放的白莲,气韵悠扬,暗吐芬芳,令人看一眼便忍不住心生绝艳之感。

    他离家时,她还是个疯癫狼藉的痴儿,没想到他回来时,她却俨然成了京中才女,国色天香,身份更是贵不可言。

    沈文涛眼底飞快划过一抹妒忌之色,温润如玉的面上却是有温和的笑意荡开而来,道:“大哥得知这段时间妹妹照顾祖母十分之辛苦,便想着替妹妹分担一二,祖母受伤在身,于是便做了些药膳来为祖母调理身体。”

    “听说大哥之前一直是在外游学学医的,想来这医术一定是十分之高明,我院子里的丫鬟的腿伤大哥说可以医治的好,那祖母身上的伤在大哥眼里肯定也是药到病除的吧,有大哥的药膳为祖母调养身体,相信祖母一定会很快痊愈的。”

    顾清惜一番话说的尽是恭维,将沈文涛可谓是捧吹成了神医,她做在椅子里,眉眼笑盈盈,望着沈文涛的眸光清澈无比,似乎很是以自家有个神医大哥感到骄傲。

    然而,沈文涛听在眼里却是不觉如此,只是觉得顾清惜这张嘴好生厉害,竟是不动声色的将老夫人的伤势都压在他身上,若是老夫人不能很快的好起来,那岂不是说明了他医术也不过是尔尔,没什么作用?分手妻约http://tcn/RAjjjgi

    医不好老夫人,可是等于自砸了招牌。

    之前在书信中听母亲说顾清惜是何等的厉害与狠辣,他全然不以为意,认为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厉害的手段?

    今儿一见,却是果然不一般呐,实在是他小瞧于她了。

    “妹妹说的是,祖母的伤势虽是严重了些,但只要按我开的药方调理,用不了多久却也一定会好起来的,大哥对祖母的伤还是很有把握的。”沈文涛也不谦虚,直接应承下了这事,顾清惜想让他出丑,他偏偏不如她意。

    顾清惜望着沈文涛,浅浅一笑,道:“祖母多年不曾见大哥,今儿一见,想来一定会有好多话想跟大哥说,那祖母这边便劳烦大哥照顾了,我等晚些再来看祖母。”

    老夫人一听顾清惜要走,忙开口,叫住,道:“惜儿,你也一块坐下来陪祖母说说话吧。”

    她可是不想让顾清惜认为她见沈文涛这个孙子回来了就不稀罕她了,这若是惹了她不高兴,这可是得不偿失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