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59章 换血大法
    顾清惜却是没什么心情看沈文涛哄老夫人的那一套,于是便笑了笑,道:“祖母,惜儿还有些事要办,等晚些时候在来跟您请安。---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说罢,顾清惜步履轻盈的走了,老夫人望着桌上顾清惜留下来的食盒,眼神逐渐清冷下来,看了一眼沈文涛后,语气淡淡道:“涛儿,祖母不想吃了,暂且将药膳先端出去吧。”

    沈文涛眼睛眯了眯,暗道老夫人的心里竟是如此看重那顾清惜,他心里波涛暗涌,面上却是恭敬的笑了笑,将药膳撤了出去。

    出了屋,沈文涛将东西一应扔到了荷花池内,大步流星的走了。

    顾清惜,绝对是不能留了!

    “哎呀,这大哥表面上看着斯斯文文,如温如玉的,怎么脾气还这么大。”

    一棵枝繁叶茂的大芭蕉树下,走出两道身影,跟在二房孙氏身后的沈婕敏满脸惊讶的说道,若是不亲眼看见沈文涛扔东西,她简直是不能相信这位大哥还这么粗鲁。

    “从陈氏肚子里爬出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孙氏嘲笑一声,又道:“看样子,沈文涛是从顾清惜那里吃瘪了,瞧着顾清惜才出来他也紧跟着出来了,还将东西扔了,看来是被气的不轻啊。”

    “郡主就是厉害。”沈婕敏眼睛一眯,笑了。

    “沈文涛回来了,免不了又是一阵的闹腾,就让他们去闹吧,等着他们一个一个的被顾清惜收拾干净了,咱在粉墨登场。”孙氏摇着香扇,挑了桃花眼,笑的极其风韵妖娆。

    灵妍。

    “大哥,你可算是来了!快帮我看看,我还有没有救!”

    沈文涛从老夫人那里离开后就去了沈菀秀的居所,沈菀秀一见到沈文涛,简直是如同见到了救命菩萨,围上来一脸兴奋。

    沈文涛从陈氏那里听闻得知了沈菀秀的情况,被狗咬去了胸,身上又因为中毒而流脓溃烂,现如今整个上半身都烂的不成样子了,每天出门都整盒整盒的香粉往身上扑,深怕被别人闻到了她身上的腥臭气。

    沈菀秀这一围上来,香气弥漫,呛的沈文涛皱起了眉,“秀儿,你身上本就是溃烂,怎么还能扑打胭脂水粉,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会加重你的病情?”

    沈菀秀一愣,“我只是将这些香粉喷洒到外衣上,并未沾染伤口啊。”

    “那也是不行!你快去沐浴更衣,将身上都洗干净了,我在为你好好看一看伤势,快去吧。”

    “好,那大哥先坐下喝会儿茶,我片刻后就回来。”

    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沈菀秀不敢马虎,忙出去命丫鬟去烧水沐浴。

    沈文涛一个人坐在屋里,双手垂放在扶手上,眸光望着对面的多宝上摆放的一应物件儿,思绪逐渐飘远……

    顾清惜,他在想着用什么方法将人给解决了,他是沈弘业唯一的儿子,断不能让顾清惜永远的都压在他头上……

    小半个时辰后,沈菀秀回来了,身上穿了一件粉色宽松的裙装,头发散落,洗去脂粉的脸露出青稚眉目,看上去到是清新怡人,然而没了胭脂水粉香气的遮挡,她身上那股子恶臭血腥之气四处弥漫,闻一口就令人想吐。

    亏得是沈文涛是个大夫,对此像是早习以为常,他定了定脸上的神色,道:“去屏风后,我为你看伤。”

    沈菀秀脸似乎有些泛了红,她的伤势伤在女子的私,大哥若是要查看的话,岂不是等于她要在大哥面前脱了衣?

    这么一想,沈菀秀似是有了些犹豫也有了些不好意思的窘况。

    沈文涛却是径直拎了药箱现行转入了屏风后,道:“救死扶伤是大夫天职,大夫的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病的人,一种是无病的人。”

    沈菀秀听了,知道这是大哥在开导她,在想一想自己现在烂的不成样子的身子,她索性也就打消了心里的顾虑,转身向清儿说道:“你退下,把门关上在外面守着。”

    屏风后,沈菀秀一直低着头,小心的解开自己的裙装,撩开肚兜,露出了狰狞腐烂不堪的伤口。

    只见那被咬去的胸脯蔓延上了那好的胸人可以拿来换血了,你说她的血对于我能有用么?”

    “咱们身上都留着一样的父亲的血,按照道理来说是可以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提前要将你的血与顾清惜的血拿来比对一下的。这换血是一件大工程,稍有差池就会一尸两命,丝毫马虎不得。”

    沈菀秀闻言,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之处,但是为了能痊愈,能不在腐烂,她决定不顾一切的豁出去了!☆百度搜索:☆\\

    “早就想弄死那顾清惜了,这次到是个好机会!”

    沈菀秀阴险一笑,脑中就勾勒出一幅割开顾清惜血脉将她血放干的画面,想一想顾清惜被放干了血死亡,这种死法简直是太令人兴奋了!

    沈文涛也正是在思量着如何对付顾清惜,借着沈菀秀这一事,他忽然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方法,将顾清惜的血导入沈菀秀体内,将沈菀秀的毒血输入她身上,这么一来,沈菀秀会好起来,而顾清惜则会因了那毒血也全身溃烂腐败,慢慢烂死……

    还有什么比这种折磨人的方式来了解她的性命更有趣的么?

    思及此,沈文涛,眸子一眯,笑了。

    “大哥,顾清惜平日里深居简出的,咱们如何能得到她的血?她的院子里的人一直都十分谨慎的,想要近距离得到她的血,谈何容易?而且她心眼多的是,保不齐还没等到我们下手,她已经有所差距了……”沈菀秀高兴之余,也不免心生了疑虑。

    沈文涛喝了一口茶,慢慢起身,抚了抚衣袍,笑容柔和,道:“这个大哥心有计较,自由办法,你就不用操心了,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