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 第166章 真假难辨
    “大哥烹制药膳辛苦了,由惜儿来伺候祖母用早膳吧,大哥先行坐下休息。”

    顾清惜主动上前接过沈文涛手中的食盒,笑着请沈文涛入座,沈文涛一笑,道:“那就有劳二妹了。”

    “你们两兄妹真是有心了,都挂念着我这个老婆子。”老夫人难得和蔼的说着,面露慈笑。

    “照顾祖母是孙儿们应该的。”

    顾清惜与沈文涛异口同声说道,说完彼此相视一眼,微微而笑。

    当沈弘业从外面进来时,见到屋内如此言笑晏晏的场面,他到是一怔,面露疑色,眸光扫了一眼沈文涛,像是在询问着事情办的如何了。

    “父亲大人。”

    面对沈弘业那深究的眸光,沈文涛则是十分恭敬的笑着起身相迎,几乎是几不可查的对沈弘业微微点了点头。

    沈弘业一看之下,心知肚明,悬了一晚上的心也在沈文涛这满脸堆笑的笑容里有所松懈,他径直走到雕花的圈椅中坐了下来,与老夫人有一搭没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顾清惜将食盒里的药膳摆出来,安静的侍奉老夫人用膳,有时候老夫人嘴角沾了汤汁,她便悉心的用帕子给擦了。

    沈弘业看着这个容貌姣好,风姿卓卓的顾清惜,不得不说她的长相与庄敬十分的相似,尤其是现在那安静恬阔的模样,简直是令他一阵眼花,以为是见到了亡妻……一想到那死去的妻子,沈弘业的眸光却是忽然的一冷,瞳仁中有似有万千毒箭倾巢射出,要在一瞬间将顾清惜射成肉筛子。

    这个养了十六年的女儿,到头来却是他的妻子与外男私种,这让他一想起来,气的浑身血液都在逆流!他直勾勾的盯着顾清惜,心中的怒火想要将她烧成一把灰烬!

    这样强烈又不善的目光,顾清惜自然是能感觉到,她微微侧目,朝着沈弘业看来,抿唇一笑,似是天真道:“父亲这样盯着女儿看,莫非是女儿脸上有脏东西?”

    沈弘业没想到自己的情绪外漏的如此明显,他一怔后,忙说道:“没有,只是见你如此贴心的侍奉老夫人,觉得你是个好孩子。”

    “呵,若说贴心侍奉祖母,惜儿可不敢当,大哥才是真的辛苦,日日做了药膳来给祖母调理身体,这让惜儿自愧不如。”

    沈弘业勉强一笑:“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为父,甚感欣慰……”

    顾清惜笑了笑,没说话,心道让你深感欣慰的沈文涛,今儿怕是要让你颜面尽失,大发雷霆了……

    不消片刻,自将军府被抄家灭门后就一直窝在自个儿院子里足不出户的陈氏竟也是难得的来向老夫人请安了,她身后还跟着沈菀秀。

    陈氏表面客气的向老夫人说了几句话随便找了位子便坐下了,顾清惜打眼瞧了陈氏一眼,见她面色憔悴,精神恹恹,知道她这近许是心伤的厉害了,日日头疼的厉害,一直都这个样子,顾清惜还听说,沈弘业每次去她的院子都是尽兴而去,败兴而归,几次之后,沈弘业索性都睡在了自己房中……

    “今儿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伙聚在了老夫人这里?”

    门帘挑动,二房孙氏也来了,一进门就瞧见满屋子的人,她便俏笑着迈着细碎的步子走来,那一双桃花眼上挑的弧度,就想是一弯金钩,勾人心魂。

    孙氏一进门,沈弘业的眼前仿佛突然绽放出了一朵娇艳的桃花,他的眼睛亮了亮,然后又恢复了平静,眸光似有厌念的扫过陈氏憔悴的面庞,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顾清惜看着满屋子的人,心道今儿当然是个好日子,杀人放火的好日子,怎好缺了看客,既然大家伙都到场了,那好戏是不是就该开始上演了?

    正是这样想着,不多时门口忽然响起了一道急切的声音,是府上的刘管事冲了进来,神色慌张道:“老夫人!相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下人们在印月的树底下发现了一具尸体!”

    尸体?

    顾清惜端着汤碗的手微微一停顿,暗道一具尸体?这是沈文涛的开场秀么?

    “以为是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不过是具尸体随手处置了便是,没得饶了老夫人清净,下去吧!”刘管事是他的人,虽不知沈文涛是如何安排的,但沈弘业认为这刘管事不会无的放矢的跑来闹场,他自然是觉得这尸体大有文章,但是为了表示自己是一概不知情,他只能当场呵斥了刘管事,挥退他。

    大户人家里总会有人莫名其,悄无声息的死去的,死去的人多半都是府上的丫鬟奴丁,根本无需在意,这都是私底下的规矩,没什么大惊小怪。

    屋子里的人都这样认为着,然而刘管事却是不肯走,擦了脸上的汗水,说话有些哆哆嗦嗦道:“相爷,死可不是寻常的丫鬟,那人的面貌与郡主一模一样啊!小的惶恐,不知如何是好!”

    死去的人,容貌与自己一模一样?

    顾清惜低垂了眼睫,微微一笑,沈文涛原来是在设下了这样一个精的局……

    “刘管事你是老眼昏花了么!郡主明明正是在为老夫人用膳!”

    这个时候,沈文涛‘挺身而出’呵斥一声,“你在这样诅咒二妹,散布谣言,依着我看,你这管家也不用当了!”

    “大公子,老奴说的是句句实话啊,哪里敢撒谎!老奴已把人抬了来,不信您看看!”刘管事直言无畏,继续说道:“老夫人,您现在是当家的,您说怎么办,奴才们是发现的那女子真的是与郡主的脸面一样的啊,奴才在看到眼前的郡主还活生生的在,实在是吓的胆子都要裂了,怎么会有两个郡主啊!”

    老夫人无心在用膳,一大早上的就有人来报死了人,真是晦气!

    老夫人三角眼看了一眼面前的顾清惜,这郡主好端端的在自己脸前,心道怎么会在印月发现了另一个人?

    “惜儿,这事你怎么看?”老夫人谨慎的问了一句。

    此话一出,满屋子的人都直勾勾的将目光射向了顾清惜,其中疑惑有之,不解有之,幸灾乐祸有之,眸光各异。

    顾清惜神色淡然,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将手中的碗筷放下,不急不躁的抚了抚衣服上的褶皱,清浅一笑,道:“惜儿很是好奇,这世间竟还有一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既然刘管事把人都抬来了,那就抬进来让大家都看看吧,我也是想知道,这女子究竟是谁……”

    沈文涛听着顾清惜要将人抬进来,他暗地里笑了,他到是要看看,人抬进来后,顾清惜如何收场!

    沈弘业不知道沈文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神色有些焦虑的扫了对面的沈文涛一眼,疑惑他如何弄来一个死人,且死人还与顾清惜容貌一致?

    陈氏本来是无精打采的,今儿来福寿堂请安也不过是经不起沈文涛的念叨这才勉强来了,然而这一刻她却是突然意识到今儿可能是一个局,一个阴谋,一个对付顾清惜的日子!她病恹恹的神色立刻有了些激动,她看了一眼沈弘业与沈文涛,暗地思量这是谁下的手……

    在众人满怀疑虑的目光之下,刘管事将在印月里发现的尸体抬了进来,雪白的担架上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那女子是从树下被挖出来的身上都是带着土,头发上甚至还有野草,唯有一张脸似是被人擦洗过,绽放出精致的五官与清丽的容色,看一眼,那容貌竟真的是与顾清惜如出一辙!

    “天呐!这是郡主!”

    孙氏首先是一声掩嘴尖叫,然后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一个顾清惜还活生生的站着呢,下一刻又是飞快的噤了声,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顾清惜,那眼神像却是在看待鬼一样看着她。☆百度搜索:☆\\

    “这!这!怎么会这样!”

    沈弘业惊的立刻弹跳了起来,舌头都有些不好使了,他这一惊倒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十分震惊!震惊沈文涛在哪里弄了一个与顾清惜一模一样的脸,若不是事先知道这是个阴谋,他怕是真的要相信,那死去的人就是顾清惜了!这真的是太令人吃惊了!

    “二妹!”

    沈文涛竟也是难以控制的脱口而出,起了身,神情显得很是复杂。

    “这脸怎么与惜儿一模一样,还有这身段竟也这样相似……老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了!”老夫人显然也是被震惊了,不可思议的将三角眼瞪大成圆,看了一眼地板上的死尸,又看向了顾清惜,两张面孔重叠,老夫人一下子惊的脸色都白了。

    “这是谁啊,怎么会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呢?”全场震惊中,唯有顾清惜神色淡定,她起了身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审视了一遍那女子,淡淡的说道。

    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道哭声,凄凄惨惨道:“郡主啊,我可怜的郡主,你怎么就这样被奸人所害,没了啊!奴婢一定誓死也要揪出那贼人的面目,让您走的安息,老夫人!相爷!奴婢有话要说啊!现在的郡主是假的,死的那个才是真的大小姐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